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417

  “中环的电价还要再便宜?”陆志辉面露惊讶。

  “中电集团不希望廉价电进新界,破坏他在新界的供电市场,我一个人的力量肯定打不过中电集团。”Zhang Guobin 指指天花板,意有所指。

  陆志辉年轻面容当即露出愤恨,激动万分:“那我们新界怎么发展?”

  “看中环,九龙过大都市生活。”

  “我们做一辈子的乡下人,上市区打工,永远抹墙灰,做服务生吗!”三个地区的发展不平衡早已埋下种子。

  阶级撕裂更是香江的一块伤疤。

  youngster 最为痛恨。

  因为,他们看着中环一步步繁华,望着新界日渐落后。

  乡下又点样?

  往前数三十年。

  中环一样是乡下!

  Zhang Guobin 喝着茶,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youngster 没有经历过曾经的困苦,眼里只有憧憬的未来,心底是不会满足的。

  为何go through water and tread on fire ,勇于牺牲的永远是youngster ?

  因为youngster 心里有团火。

  有youngster ,民族就有未来。

  Zhang Guobin 只是坦诚相告,不利用任何人,有的只是互惠互利,既然光靠陆志辉一个人成不了事,那就等陆志辉有一群人的时候再说。

  其实大亚湾核电站建起来,势必要通过新界走电,但是商业角度上看,是否输电进新界属于两可之间,因为把电力留在中环一样能给卖钱。

  中环同样电力紧缺。

  李家城收购港灯的案例在前,没有拿到大亚湾核电站,中环电价十五年七连涨。

  疯狂捞金数百亿。

  各個大厦不照样乖乖交钱?

  因为大厦主们有钱啊。

  Zhang Guobin 个人觉得可以复制李家城的涨价路线,可以供平价电给中环,但很难放弃输电进新界。

  因为,大亚湾核电站是新界人的发展机遇,标得大亚湾核电站项目的同时,就等于承担起新界人的发展责任。

  把港灯做到香江第一大,跟供平价电给香江发展并不冲突,估计香江政府也不会坐视电力能源浪费。

  协会谈判结果,最大可能就是中华电力入局,单独对大亚湾结算电力能源,给核电站赚,不给港灯赚。

  Zhang Guobin 可以赚一手,不能赚两手。

  这个互相妥协的过程,Zhang Guobin 理智上也可以答应,心里却不愿答应,如果港灯直接输电到新界,一方面港灯市价会飞速飙涨,一方面新界电价会被人多赚一手。

  要是新界人愿意扛起旗搏一搏,他正好可以试试鬼佬的斤两。

  陆志辉急切的想要为新界创造发展窗口,得不到张先生的承诺,却得到张先生指出的明路。

  他回到新界工地继续干完工,晚上,便召集一班族brother 商讨对策,很快,众人都达成一致。

  隔天。

  上午。

  陆志辉换了一身得体的西装,再度进入和记大会,不过这一回却在茶水间足足等了三个钟头,中午时分,张先生才带着几名洋大班路过茶水间,望见陆志辉表情还非常惊讶:“阿辉?”

  “张先生,我同几位brother 来找你,是想求你为新界通电。”陆志辉带着几名小班主站起身,满脸殷切的说道。

  几名小班主更是目光期盼,神色坚定,清一色的都是youngster 。

  Zhang Guobin 给几名洋大班打过手势,独自靠近陆志辉,望向他们郑重说道:“阿辉!这可是跟电力行业对着干。”

  “说不定有mortal danger ,你要考虑清楚。”

  陆志辉却said with a smile :“张生,电力行业不是还有伱吗?”

  “只要张生答应支持我们,我们死也要为新界搏一个未来!”

  Zhang Guobin 眼神严肃的兜过一圈。

  陆志辉背后的五位小班主神色振奋,重重nodded ,脸上都有press forward 之色。

  新界工业发展起来不仅薪水会高,机会更多,楼价,地价都会as the tide rises, the boat floats ,很大一批新界乡民摇身一变就会成为包租公,楼哥,房叔。

  还可以在家门口开饭店,做排档,上工。

  什么是美好未来?

  这就是!

  “你们进来同我讲话。”Zhang Guobin 放下手里的文件,低头吩咐一句,领着六人进入办公室,洋大班见Boss 有事要谈,各自回去开始处理公务。

  Zhang Guobin 让秘书给六人递来茶水,站在办公桌后,端起茶杯望着六人,语气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新界要通优惠核电办法不多,风险最小,收益最大的办法就一个。”

  “悄悄的把电路接通,赶在有法例条规发布前,造成既定事实。”

  “这样一来港府也不really strong 行断你,你们稍微闹一闹事情就会解决了。”Zhang Guobin 不怕六人知道,开诚布公的说道:“这件事情其实对港灯也有大利,既然你们想通了,我肯定会支持你们。”

  “我将其誉为《新界乡村振兴计划》。”

  陆志辉带人静静听着。

  Zhang Guobin 递出一支雪茄:“我会派地主带公司员工,配合你们抢铺电网,具体施工方案会有专人跟进。”

  陆志辉接过雪茄,保证道:“张生,我一定会brother 们鼎力支持,有什么要动手的事情交给我,新界人能扛!”

  “嗯。”Zhang Guobin 饱含深意的望他一眼,颇为欣赏的讲道:“新界乡村能否振兴就看你们了。”

  陆志辉深吸一口:“一定不让张生失望。”

  六人走出办公室,细佬陆志涛问道:“辉哥,为什么大佬们都喜欢发布发展计划啊?我感觉都是忽悠我们的。”

  陆志辉朝走廊垃圾桶呸了一口唾沫,骂道:“港督的《新界市镇发展计划》也配同张生的《新界乡村振兴计划》比?”

  “港督就是乐色,要是有的选,我选张生!”

  “我也选张生!”陆志涛跟随道。

  Zhang Guobin 在办公室里暗想:“这个youngster 很勇啊。”

  他记住陆志辉了。

  当天,他就派地主调集建筑工人,挖机,准备开铺电缆,同时通知港灯派出工程师协助。

  陆志辉带着新界工程班进工地,开始联系乡民进行配合。当晚,电力工程对就开始进行勘测,争分夺秒的跟鬼佬抢时间。

  陆存久收到陆志辉带头搞电力铺设的消息,没有出声阻止,还让陆氏家族进手协助。

  只有在寂静无人的黑夜,他才会暗暗惋惜:“youngster 就是容易被骗,又错过一个捞钱的机会。”

  “张生白嫖我Lu Family 啊!”

  ……

  “张先生,港灯董事局在协会上全力发声,坚持要将核电输入新界,理由是大亚湾核电可以平抑全港电价,对促进全港经济都有巨大利好,不能因电力公司的区域垄断影响全港经济蓝图。”马世明站在办公桌前,回报首次电力协会的会议进程。

  Zhang Guobin 很是欣赏的说道:“董事局找的理由真不错。”

  鬼佬果然最懂鬼佬,掰扯法律是没用的,直接谈钱才有用。

  “结果呢?”Zhang Guobin 打断长篇累牍的汇报,蹙眉追问道:“我要听结果!”

  “本次电力协会并没有商定是否输电进新界,因为会议开到一半,港灯董事局成员亨利举椅子砸翻了中电集团主席’嘉道理”的发言台,中电集团副主席麦恩在呼叫安保的时候被港灯董事局成员迈克扯下了假发……”

  Zhang Guobin 脑袋里都有了画面。

  “会议不得不开到一半就中止。”

  Zhang Guobin 举手鼓掌:“干的好啊,干的好啊,真是聪明的政治智慧。”

  虽然,鬼佬很讲究绅士风度,但是,在会议开到一半,对己方不利的时候,采用打架方式可以中断会议,为己方争取时间,是一个拉下臉皮的狠招,鬼佬能为港灯搏到这个地步,可见对第一大电力集团有多心动。

  他派鬼佬去打鬼佬,didn’t expect ,鬼佬真去打鬼佬了!

  不過动手的董事局成员,估计要被踢出电力协会,得换两个spokesperson 上场。

  马世明又道:“港灯在新界已经完成工程勘探,昨晚工程队正式开始施工,目前新界已经铺设出五百米线路。”

  “接下来到扛住压力的时候了。”

  Zhang Guobin 抽着雪茄,心头沉甸甸的。

  工程一旦进行就impossible 完全屏蔽中电集团的信息,因为,中电集团会定期检修电缆,维护线路,破土动工动静也不小,新界警署会有察觉。

  这个信息差打不了太久,能在开工后被发现就是胜利,關键是工程被发现后能拖多久,战争有时候拖住就赢了。

  施工队完全可以独自施工,为什么要他这个Big Boss ?他这个Big Boss 就是用来顶住压力的。

  “让工程队二十四小时三班倒抢铺!”Zhang Guobin 果断ordered :“总共就十三公里的电路,我不希望一条路都走不完。”

  “张先生,是不是派一个人去督工。”马世明问道,Zhang Guobin 语气疑惑:“地主不是在现场吗?”

  “现场需要一个港府出面也可以斡旋的人。”马世明属意派港灯董事局的亨利,Zhang Guobin 却听懂了暗示,眼神奇怪的望向马世明:“这个鬼佬学坏了啊!”

  “你通知李副总裁去现场吧!”Zhang Guobin 饮茶道:“你话他知,为了新界乡民的福祉,must 把这条路打通。”

  马世明觉得Big Boss 决心要派心腹出場,也不好再提出其它人选,答道:“好,我会去转达。”

  新界,

  风云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