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515

  第516章 吊起来!

  北投。

  农庄。

  篱笆庭院,“大申”手持一把镰刀,叼着香烟,单脚踩在一口深井前,举刀搭在柯成亮的左耳“zhi zhi zhi 。”

  满脸狞笑的捏着耳朵,慢慢用力把左耳割掉。

  ”Ah!”

  柯成亮嘶声惨叫,整个身子被麻绳束缚,悬挂在水井上空。

  大申把耳朵丢在地上,吼道:“忠义信支持谁!”

  “和义海!”

  柯成亮咬着牙齿,满脸恶气。

  “FUCK!”

  大申举起手,招一招:“再让他下去清醒清醒。”

  “oh la la !”

  一个小弟松开滑轮,麻绳迅速飞抽,柯成亮peng sound 落进水井,呜咽的挣扎声再度响起……

  大申回到老大身边,出声道:“魁哥。”

  “足足一个晚上了,这家伙persist in your own wrong doings !”

  斗魁面色沉重,吸着雪茄。

  “呼……”

  俊朗的面孔浮现憎恶之色。

  他见忠义信的人马死扛台北警察扫荡,坚决不肯对台北警察低头,忽视了台北目前的政治活动。

  干脆直接向柯成亮下手,希望用江湖手段,逼迫柯成亮低头。

  this move 暴力解决忠义信是中策,中规中矩的处理方式,实则success rate 是很大的。

  但忠义信提前考上了和义海,冲着和义海的名头,也impossible 再答应大公堂。

  何况,大公堂不由分说杀了他的人马。

  在没选择的情况下低头很正常,可明明有选择谁愿向仇人低头?

  死都impossible !

  柯成亮也是二十多年的老江湖,骨头比想象中硬!

  斗魁先前不知道和义海用利诱方式已经摆平了忠义信,如今既然已经知道那就一不做二不休……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Zhang Guobin 上位,

  否则,

  丢人可丢大了!

  斗魁摘下嘴里的雪茄,弹弹烟灰,said solemnly :“再劝一次不行就把绳子割了。”

  “忠义信死掉一个话事人只是小事,把矛头往Zhang Guobin 身上一引,我们扶柯成亮的younger brother 上位,忠义信照样还得听我们的。”

  “是!”

  “魁哥!“

  大申把烟头丢在地上,皮鞋尖狞灭,大步迈向井口,挥手说道:“再把上吊上来一次!”

  “收到!”

  马仔喊了一声。

  “bang! ”

  山林里,一道巨大的枪声回荡,斗魁全身一震,连忙扑倒在地,大申脖子上的西瓜炸开,瓜囊红汁炸的遍地开花,马仔脸上沾满黄white 的液体,双手握着轮柄呆立当场。

  篱笆外,窸窣的脚步声响起,one after another 身穿迷彩服,抱着枪械的silhouette 飞奔而来。

  三十人分成五支squad ,在不同的角度破门而入,互相间隐隐有着配合,但透露出一股粗犷的军事特征。

  这是受过职业训练的士兵squad ,行动间配合非常默契,可见其实战经验丰富。

  并且非常熟悉丛林地形,奔跑跳跃时依旧可以做到射击,翻滚,交叉掩护。

  粗狂的imposing manner 不是一种野蛮,而是一种自信!

  “有枪手!”

  斗魁拔出腰间的枪,四肢着地想要匍匐前进,da da da ,一串子弹却猛然扫在他前方,吓的他混身僵住。

  几名腰间挂枪的马仔举枪瞄准,作出战斗姿势,却提前被暗处的狙击手one after another 搞定。

  “是雇佣兵!”

  斗魁眼球泛着血丝,乖乖趴在地上motionless ,望着all around 纷纷倒地的手下,eye socket cracked ,胆战心惊。

  “da da da 。”

  “da da da 。”

  庭院里花泥飞溅,芳草伏地,三十名加强连士兵迅速占领现场,结巴仔戴着头盔,抱着阿卡盯住斗魁脑袋,抬起军靴一脚踩住他脖子:“don’t, don’t, don’t ……别动!”

  银纸坐在山下一辆吉普车上,叼着雪茄,接起电话:“OK。”

  ”pa 。”他挂断电话,把大哥大丢向驾驶座,收起窗外的双腿面带不屑:“什么乐色,first round 都没撑过去,也敢跟我们大佬争上位?”

  十辆绿色吉普车停在山脚,一Brother Ban 们坐在车里,仅有两辆车是空的,剩下八辆车还可以再交替四轮攻势!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Zhang Guobin 绝不会用缅北brother 去碰草莓兵,但却很乐意拿来欺负欺负古惑仔,斗魁在北美就算brother 再多,又能派多少到台岛?

  ……

  东莞苗在Peach Garden 大饭店的包厢里接完电话,回头朝向沙发上的西装青年鞠躬讲道:“宾哥,人在路上了。”

  “好。”

  Zhang Guobin 翘着二郎腿,指间夹着雪茄,半依在沙发座位。

  东莞苗道:“brothers 会把人用最快速度带来。”

  十3 minutes 后。

  “da da da 。”

  直升机的螺旋桨声回荡在酒店,一班人坐在包厢里透过窗户都可望见直升机在空中驶来。

  Zhang Guobin 手中的雪茄尚未烧过一半,柯成业没吸几口,烧的更慢,还剩2/3/2022 。

  他在望见直升机抵达的时候,瞳孔不禁闪过一丝骇然。

  一行穿着迷彩服的人马扶着柯成亮走过长廊,进入包厢大厅,路上队医给柯成亮包扎过伤口,喂了一瓶葡萄糖水,经过一夜拷打的忠义信大佬,气色比想象中更好。

  “大哥!”

  柯成业连忙放下雪茄上前扶住大哥,Zhang Guobin 面带微笑的望着,银纸则立正吼道:“报告长官,任务已经完成!”

  “幸苦了。”

  Zhang Guobin 挥挥手道。

  “不幸苦!”

  银纸大吼。

  柯成亮则patted younger brother 的肩头,转身正对着沙发,深深鞠躬:“many thanks 张先生!”

  柯成业连忙跟上,鞠躬喊道:“谢谢张先生!”

  既然张先生能够把人给带回来,那么就不存在下黑手的可能。

  Zhang Guobin 却大笑:“hahaha ,不用谢,我这个人最看重友谊,柯先生作为我的朋友,遇见困难我一定鼎力相助。”

  “对了,刚刚听我手下讲柯先生被人吊了一个晚上?”

  柯成亮面色颓败,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是。”

  “行!”

  “帮人帮到底,他怎么样对你的,我就怎么样对他。”Zhang Guobin 身着西装,分开双腿,unceremoniously 的坐在沙发中间,举起双手用力鼓掌:”pa ,pa! ”

  “把他吊过来给柯先生道歉。”

  银纸答道。

  “是!”

  “宾哥!”

  银纸拿起大哥大拨了一通电话,da da da ,大饭店楼顶的直升机再声度响起,正当柯氏brother 疑惑之时:“shua!”

  一根麻绳在高空迅速落下,急停悬挂在包厢窗外,one silhouette 正在奋力挣扎。

  “呃…呃……”

  他的脖子给套进麻绳当中,麻绳不高不低刚刚好悬在房间窗外。

  斗魁身穿西装猛的落在窗前,左摇右摆,双手死死抠住绳索,正在想方设法的昂首呼吸。

  他的两条双臂青筋暴起,面庞没几秒就被勒的通红,两只皮鞋更是早早甩落。

  Zhang Guobin 站起身用双臂搂住柯氏brother 的肩膀,口中着雪茄带二人走到窗户玻璃前,欣赏着空中的舞蹈,问道:“你们觉得满意吗?”

  “满。”

  “满,满意。”柯成亮cowering 的答道。

  左耳的伤口都不痛了。

  Zhang Guobin 面带笑意,再度问道:“够了?”

  “够了。”

  柯成亮忙不迭nodded 。

  “行!”

  “这个人我还有用,先留他一命好吧?”

  Zhang Guobin 松开二人肩膀。

  “好。”

  柯成亮答应。

  斗魁已经频率肌肉无力,双手渐渐在绳索滑落,最终放弃猛的被绳索勒住。

  Zhang Guobin 转身接过银纸手上的一把手枪,回头对准玻璃开了一枪:“bang! ”

  oh la la 。

  整面玻璃破城细渣,雨点般的滑落在地,绳索上的silhouette 则被甩进窗户。

  Zhang Guobin 随手把枪丢给一个马仔,银纸则抽出腿上一把匕首,蹲下将斗魁的绳索隔断,旋即拉着斗魁来到茶几面前:“bang! ”

  重重把脑袋砸在台面上。

  “cough cough 。”

  斗魁则不断深吸着气,时而带上咳嗽,整个人都意识不清。

  Zhang Guobin 双腿翘在茶几上,望着柯氏brother 说道:“阿亮,我跟这家伙有点过节,想必你昨夜也听说了。”

  “这样,我把事情处理干净再找伱。”

  “好好好。”

  柯成亮连连答应。

  younger brother 搀扶着大哥离开。

  东莞苗将一张纸,一支笔拍在桌面。

  Zhang Guobin 说道:“把支持你的叔父理事,名字地址一个不落的写出来,不要让我失去耐心。”

  斗魁瞪着双眼,无动于衷。

  东莞苗果断举起他的脑袋fiercely 砸向桌面:“嗙!”

  “写啊!”

  嘶声大吼。

  半小时后,Zhang Guobin 回到酒店卧室的窗前,打着跨洋电话,把单子上一个个人名念给黑柴听:“这十三个人就拜托阿公帮忙搞定了。”

  黑柴提着鸟笼在别墅里逛圈,口中said with a smile :“放心,我让他们全支持你,投票嘛,不会投还留着票干什么?干脆撕票咯!”

  “现在旧金山也是一片foul wind and bloody rain 啊,一个个old bones 一把年纪了,也该知道怎么才能享受天伦之乐。”

  “麻烦了。”Zhang Guobin 挂断电话,把手头的单子揉成一团,顺手丢进垃圾桶里。

  要争天下洪门山主的位置,还是要讲究江湖道义的,杀同一个区的候选者名声不好。

  Zhang Guobin 打算放斗魁一条生路,但是在山主之位选好时,就别想离开台北了。

  当然,监禁same sect 的名声也不好听,但可以带柯成亮回总堂作证,把斗魁残杀same sect 的黑料抖出来,斗魁一样得玩完。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