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516

  第517章 我先表个态

  “宾哥,花了一笔钱,北投的事情搞定了。”长毛仔汇报道:“不过缅北的brothers 不能在台岛继续呆下去了。”

  “否则台北市的警察局长压不住。”

  Zhang Guobin nodded :“我知道。”

  “晚上安排brothers 上船。”

  昨天的事情办的又快又狠,后果就是引来当局的不安,一些黑帮斗争玩玩枪手没什么at worst ,可是派境外雇佣兵入场就会让当局害怕。

  今天,你敢用雇佣兵摆平黑的,明天,要不要摆平白的了?

  台北分公司养着一位Master ,继承杨灯魁的白道关系,每个月都通过Master 送钱。

  事情才压得下来。

  “是!”

  “宾哥!”

  长毛仔肃声应诺。

  当晚。

  银纸带着brothers 登船先赶回北美……

  缅北?

  还早着呢!

  既然手里最猛的一直枪都拎在手上,那么,不猎取到猎物,impossible 放低。

  second day ,上午。

  Zhang Guobin 带人来到机场,见到等候已久的台岛Boss 王咏庆,二人共同登机赶赴香江。

  Zhang Guobin 确实有跟内地交往甚密的背景,但港台公司商业间的合法经营,不需要惧怕被当局发现。

  因为,当局impossible 拦住台商跟港商的交流,否则将引起台岛资本的强烈反对,至于是否通过港岛跟内地合作?

  管不着!

  这就是港岛贸易窗口之妙,更显内地开放口岸之brilliant ,港岛可谓吃尽时代红利。

  九龙机场。

  Zhang Guobin 跟Boss Wang 并肩走出大门,两行人马托着行李跟在后头。

  李成豪一身white 西装,戴着墨镜,站在门口张开双臂:“宾哥!”

  “欢迎回家!”

  “hahaha 。”

  Zhang Guobin 朗声大笑,上前跟李成豪拥抱,再跟状师昌拥抱,旋即搭着brother 肩膀向外人介绍:“Boss Wang ,这位是我的结拜brother 阿豪,义海集团的副总裁,这位是我的结拜brother 阿昌,义海集团特聘财务顾问,我的私人财务总监……”

  王咏庆弯腰握手:“Mister Li 。”

  “邹先生。”

  李成豪握住王咏庆的手:“Boss Wang 下午好,我常听宾哥提起你,宾哥说你是他在台岛最好的朋友。”

  邹永昌推推眼镜,said with a smile :“Boss Wang ,旅途辛苦了。”

  “不幸苦。”王咏庆戴着眼镜,refined in manner 。

  Zhang Guobin 招呼道:“好了,大家上车聊吧。”

  “Boss Wang ,我们先到半岛酒店休息。”

  “OK。”王咏庆nodded 答应。

  两位Boss 各自带人坐上一辆商务车,其余人马坐进轿车,一支豪车队伍grandiose 驶向维港。

  李成豪坐在车内烧好一根雪茄递给大佬:“宾哥用烟。”

  “many thanks 。”

  Zhang Guobin 接过雪茄抿嘴吸了一口。

  李成豪又嘚瑟的道:“我给伱安排的人手好用吧?我早就说国外不安全,出门多带点人。”

  “你看,你明明是帮阿公去争山主,转头来自己争去了吧。”

  状师昌问道:“大佬,台岛的事情都搞定没?”

  “搞定了。”

  Zhang Guobin 道:“一个扑街仔被我托朋友关进监狱里,正good spear 击案要抓捕罪犯,那就安排进绿岛进修两年。”

  李成豪拍腿大笑:“hahaha ,大佬,台北的学历北美认不认呀?”

  “你说呢?”

  Zhang Guobin 一翻白眼,吐着烟雾:“野鸡大学全world 除了台岛边个认?”

  状师昌嗤笑一声:“争山主争到坐班房,北美也真是人才多。”

  Zhang Guobin 说道:“北美那头还在想方设法搞倒对手呢,我现在回去白白惹麻烦,倒不如回香江先把生意谈一下。”

  “说到底北美只是一个添头,香江才是自己家,杀人放火不如赚钞票啦。”

  Zhang Guobin 发出笑声。

  李成豪忽然表情沉了下来:“宾哥,我有件事很内疚,希望去北美跟阿公道歉。”

  “什么事?”Zhang Guobin 扬frowned ,非常意外。

  李成豪却一本正经的讲道:“阿公明明是叫我支持他坐山主,我也已经答应阿公了,可回到香江跟你聊完。”

  “你去北美却抢了阿公的位置,本来说好让被阿公先坐第一届,可现在……”

  “出来混的,忠义信勇,一诺千金,我对阿公失诺,必须要前往北美向阿公磕头请罪,求阿公原谅。”

  阿宾弹了弹烟灰,感叹道:“应该派你带兵去北美的,那样一切都将是最好的答案,不过阿豪你既然有心的话。”

  “行!”

  “下次去给阿公多嗑几个头。”

  这就是惩罚!

  坑他去北美的惩罚!

  李成豪喊道:“是,宾哥!”

  “另外……你坐完洪门山主下一届给阿公坐得唔得,反正都是自家人来着。”

  “pa! ”

  状师昌弹了他一个脑瓜嘣:“阿豪,阿公比宾哥大几十岁,你要阿宾坐完给阿公坐?”

  “你当阿公是妖怪啊!”

  “不过给阿公一个名誉会长的头衔,倒是还在情理之中。”

  Zhang Guobin 忽然觉得是该给阿公一个头衔,否则体现不出大佬重情义的一面,有人以为他刻薄寡恩就不好了。

  更不能有踩着阿公上位的嫌疑,看来状师昌是在侧面提醒他,不要忘了阿公为社团的奉献。

  Zhang Guobin 想到一个完美的计划,畅快一笑:“做名誉会长有什么意思?”

  “要坐就坐天下洪门山主!”

  状师昌表情错愕,慌张道:“宾哥,我没有那个意思,你坐洪门山主是众望所归,有意见的都该归西……”

  “阿昌,我是讲认真的。”

  Zhang Guobin 说道:“其实我早就觉得没有几年耕耘,impossible 坐稳洪门山主的位置,大公堂是多少人的社团?”

  “那可是一百万华人组成的合法工会!岂是我坐在位置就能享受到的权利?open strife and veiled struggle ,党同伐异,路线冲突,至少要一届五六年的时间梳理干净。”

  “这次我选山主是万会长支持的,但我觉得万会长只欣赏我的眼光,却不清楚我的为人,但以人论,阿公比我更适合当洪门山主。”

  阿昌闭口不谈此事。

  阿豪愣愣道:“不是吧?大佬!阿公都退休了……”

  “返聘。”

  “返聘。”

  Zhang Guobin 可不会放弃挣扎,但凡有一丝可能达成平衡,活得舒适一些都得。

  阿公opened mouth, closed mouth 都是理想,都是民族,那就一起为民族奉献吧。

  大公堂三权分立,就职大公Hall Master ,工会会长,手握财权兵权,把洪门山主的位置先给阿公坐一坐。

  那也不是不行!

  他可没有竖阿公当靶子,立阿公作炮台啊!

  真没有啊!

  也不知阿公扛不扛得住,还有没有时间乐享天伦。

  “阿嚏!”

  唐人间。

  一间茶餐厅。

  黑柴单手握着木杖,扭头打了个喷嚏,再回头跟十三位洪门理事said with a smile :“唔好意思,身体不行了。”

  “我想大家都支持斗魁出来选,都是希望选一个有能力,有声望的新山主,保证各位的退休金。”

  “其实我也一样是为了赚笔退休金,但人一老啊,最怕有命赚钱,没命花……”

  十三位洪门理事面前摆着茶盏,互相交换眼神,眉宇间都非常忌惮。

  …….

  “柳先生,晚上有没有空来半岛酒店饮杯茶呀?”

  Zhang Guobin 打着电话,望着海景,吸着雪茄问道。

  柳文彦在办公室里笑着答应:“张先生邀请肯定得闲,晚上几点?”

  “七点半吧。”

  Zhang Guobin 看了眼手表。

  “when the time comes 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柳文彦表情惊讶:“who ?”

  能是张先生主动介绍给他认识的人,必是拥有巨大的统战价值,每一个人都是一件大功。

  这个“功”表面上看是记载他的履历上,实际上,是载入祖国经济发展史,是写在民族资本家的功劳薄上!

  “王咏庆,台塑集团的Boss ,特意跟我来香江见你的。”Zhang Guobin 挑明了说。

  柳文彦讶异道:“Boss Wang 可是台岛商人!”

  这是台办的活啊!

  “怎么?”

  “一家人还把港澳台分那么清啊!”Zhang Guobin 出言调侃。

  柳文彦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没有,主要是听说隔壁办公室的同志,私下里跟Boss Wang 沟通了好几次,Boss Wang 一直死咬着不松口,张生竟然把这尊大佛给请来了?”

  “隔壁的同志知道怕是得高兴死。”

  Zhang Guobin nodded 道:“行,那就准时赴宴吧。”

  晚上。

  Zhang Guobin ,柳文彦,王咏庆三人相谈甚欢,很快就敲定了合作细节,Boss Wang 跟柳办之间更是一见如故,推杯换盏,喝杯酒差点打起波来,简直让人害怕!

  两人既然决定见面肯定是打好腹稿,坐好准备的行程,impossible 出现谈不拢的状况,酒意正酣时,柳文彦还举起酒杯:“张生,many thanks 晒。”

  “没有你呀,我还不知道要等几年,才能跟Boss Wang 成为好朋友。”

  Zhang Guobin 举杯敬道:“不用谢,我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出来行,多一个朋友多条路嘛。”

  “要不然,你呆在香江干嘛?Boss Wang 又何苦来香江一趟?”

  “是是是。”柳文彦面色坨红,一口把酒饮尽:“这杯我先干了!”

  “pa! ”

  “pa! ”他拍着胸脯:“我先表个态!”

  “全力支持你在北美的事业!”

  柳文彦忽然闭起嘴巴,瞪起眼睛,斜斜瘫倒在桌面。

  酒后失言必须装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