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598

  第599章 烟火

  “003,003,目标客机有VIP,目标客机上有VIP,请勿射击。”基地塔台传来紧急信号,指挥官已经在雷达图像上看到目标客机作出的危险动作,连忙劝阻巡逻机的对抗动作。

  “目标向我冲撞!”飞机员大声咆哮。

  “约翰!”

  “请服从命令,否则就上军事法庭吧!”塔台传来信号。

  “FUCK!”

  飞机员约翰大骂一声,将手指在red 按钮上收回,抓住操纵杆向上一推。

  发动机迅速作出响应。

  “bang! ”

  咆哮如雷。

  巡逻机马上拉高距离,在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升高百米,于千米高空之上留下一道white 起浪,弥久不散。

  客机则替补巡逻机原先的位置上,沿着高空继续向前,战机飞行员低头望窗户下一瞥,额头也不禁泛起冷汗:“真的撞过来了!”

  但凡他在决定拉升的时候多犹豫一秒,两架飞机的机翼就会缩短至极限距离,根本不需要机体发生碰撞,光是气流紊乱就会导致飞机失事。

  这是一起空战!

  一弹未发而生死一线,二战之后美领空唯一发生的一起空战,角逐的不是性能、科技、技术。

  是勇气!

  夫战,勇气也,任何一次战争都离不开勇气,对方毫不露怯,一步不退,作为先退的一方就将失败。

  李成豪活一辈子不知什么叫后退!

  更不会跟阿美利肯退!

  “hahaha ,白皮开着战斗机都是一个软脚虾,蛋散!”

  机舱,李成豪叼着雪茄,放声大笑。

  班尼brow beaded with sweat ,shiver coldly ,心中惊诈:“上帝,这到底是什么魔鬼!”

  打靶仔走出驾驶舱,掌心转了一圈枪,拎着枪,语气随意的近前说道:“Brother Hao ,巡逻机上升了两百米。”

  “我知道了。”李成豪翘起二郎腿,掏出一台卫星电话,拨出一串号码之后,用手比出嘘的姿势。

  “嘘……”

  班尼连忙捂住小孩的嘴,secretly said in one’s heart :“不,这是一群魔鬼!”

  “宾哥,我是阿豪,我在天上飞着。”李成豪对着电话汇报:“马上就要出美联邦领空,打算先飞到澳洲降落,再转航班回到香江。”

  Zhang Guobin 站在中华restaurant second layer 的席位上,低头望着restaurant 大门前的街道上,dozens 白皮警员正在同两百多名大公paternal male cousin 激烈对峙,语气calm and composed 的讲道:“首先,你要告诉我,你为什么在飞机上。”

  “总不会真的是旅游吧?”

  “hehe ,大佬。”

  李成豪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我是作导游啊,一人成团,高端游,出境还有巡逻机一路护送呢,威不威风啊?”

  Zhang Guobin 眼神几次闪烁,问道:“你不怕死吗!”

  “这里可不是缅北,有完整的防空体系,有world 上强大的空海军,伱搭一辆客机就敢带FBI的高管出国旅游?”

  “是不是等着我给你包帛金!”

  李成豪hearing this 踹了班尼一脚,不屑大笑:“怕个屁!”

  “老子中国人从来不怕鬼佬,在香江就把鬼佬揍的scared witless ,在美联邦照样揍!”

  “我让飞机过去跟他肉搏他都不敢,他还敢干什么,用空空弹炸我啊?大佬你要是关心我,下回给我买几个窜天猴,把范围瞄准旧金山,我就什么都不怕啦,Great Commander 都敢踹两脚!”

  Zhang Guobin 骂道:“bastard ,迟早要给你收尸!”

  “那撞美国佬的飞机也是英雄,我一辈做一个英雄值了。”李成豪大笑。

  Zhang Guobin 有点生气,不耐烦道:“我劝你别在澳洲降落,澳洲那里肯定有CIA、警察和飞机大炮等着你。”

  “澳洲可是一条美美丽丽的好狗。”

  李成豪frowned :“那去那?”

  “开到不莱梅加油,直飞缅北降落,乘车回去,做事情一起要周全,谨慎,不要逞一时之勇。”Zhang Guobin 教育道。

  李成豪脸上不服气,心底里warm 的,口中答道:“内鬼我揪出来了。”

  “废话!”

  Zhang Guobin 不爽道:“FBI高管都被你请走了,有什么东西问不出来?”

  “谁是内鬼快点说,楼底下马上开战了,我要出面去跟差人谈判,没工夫理会你太多。”

  李成豪出声道:“表爷啦。”

  “就是那个留着白胡子,eyes high above the top 的old bones 。”

  Zhang Guobin 眼神斜了一下身旁出声道:“我知道了。”

  “注意安全。”

  ”pa ta 。”

  电话挂断。

  李成豪出声喊道:“改道去不莱梅。”

  打靶仔戴上帽子,拔出手枪,再一次走进驾驶舱。

  班尼坐在椅子上长sighed then said ,心脏早已经被折腾的没有情绪。

  ……

  Zhang Guobin 挂断电话,放在一旁,right hand 探出抓起一个红酒瓶,转身就结结实实砸在表爷头顶。

  表爷眼神正在被楼下的冲突吸引,心底暗忖山主将会如何收场,下一秒就感觉脑袋上传来巨痛。

  “嗙!”

  因为长期储存要求,比啤酒瓶更为坚硬的红酒瓶,瓶底炸开一个豁口,碎玻璃顿时溅满整个酒桌。

  one after another red 酒液淋在白发之上,殷红的鲜血沿着伤口蔓延,表爷惨叫一声,跌坐在椅子上,低头捂着脑袋:“啊……”

  Zhang Guobin 甩手把红酒瓶口一丢,出声喊道:“把他押起来!”

  三名大公paternal male cousin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就冲上前将表爷死死压住,当着一众大公堂头目,洪门大佬面拖进一间房间。

  黑柴双目微眯,眼神犀利,马上就知道表爷是FBI的线人,是内鬼,是New World 计划的核心人物。

  该杀!

  万潭渊坐在一旁却突受惊吓,心脏狂跳,表情略显难看。

  “表爷可是万会长的心腹,柴爷刚刚登上山主之位,President Zhang 就在酒席上公开砸破表爷脑袋……”

  一众大佬们眼神复杂,内心波涛汹涌。

  Zhang Guobin 接过马王递来的一条白巾,擦了擦手上的红酒渍,出声说道:“下楼!”

  他一马当先的带众人走下楼梯,马王、元宝、飞麟一干大底紧随而后,大公堂头目,大底们也连忙跟上。

  和义坐馆,武兆楠、大圈彪and the others 对视一眼,也都默默跟上,grandiose 五六十人都跟着会长,黑柴laughed ,回头讲道:“万会长,我们几个old bones 就不下去凑这个热闹了吧。”

  “好。”

  万潭渊slightly nodded ,端着茶盏道:“真有什么擦枪走火的事情,我们下去也帮不上什么忙。”

  “对啊,老胳膊老腿的,磕着碰着很麻烦,不如坐在上面饮茶,看youngster 们怎么办事。”黑柴叹道:“如果都跟表爷一样不服老,同FBI一起搞什么新计划,天下为公的牌子怕是要被搞砸。”

  万潭渊神情一凝,肃声问道:“有一段时间没有管大公堂的事了,大公堂内部有什么情况也不明了。”

  “有证据,有证人,该办的就办了。”

  黑柴点着头道:“是,表爷好歹为大公堂献力了一辈子,死也该做个明白鬼,绝不能给brothers 留下the birds are over, the bow is put away 的印象。”

  言下之意,如果是个没地位,没辈份的小头目,怎么办都可以。

  ……

  “会长!”

  “会长!”

  “会长!”

  restaurant 大门前的brothers 让开一条通道,Zhang Guobin 带人站道前方,望向带头的一位白人警长,斯斯文文的问道:“阿sir,请问有什么事?”

  “宾哥。”

  “雪茄。”

  元宝递上一支点好的雪茄。

  Zhang Guobin 单手接过叼进嘴里,继续讲道:“今天是洪门五祖的生日,中华民族的大型传统节日,如果谁有人破坏我们的节日庆典,我很难向你保证不会发生什么事件。”

  警长捏着一根警棍,穿着防弹衣,腰间挂着枪,tall and strong 说话却很有条理:“张,我知道洪门五祖是五个人。”

  “难道五个人一起过生日吗?”

  Zhang Guobin 笑了:“忠义Heaven and Earth 同,我们奉的心,你们洋人懂个屁,今天我话五祖是同一天生日,五祖就是同一天生日。”

  “这条街,节日大不大,我说的算!”

  警长怒气冲冲,吼道:“如果你保证班尼长官和家人的生命安全,以及和平的交出警方线人。”

  “我可以带警察离开。”

  “不影响你们的交接ceremony ,但是必须,must 满足我的条件,否则,我今天就要逮捕你跟黑柴!”

  Zhang Guobin said with a smile :“勇气很大。”

  “放场烟花给他们看!”

  Zhang Guobin 咬着雪茄,一声令下,整条唐人街都响起尖啸声,一束束烟火冲上天空,绽放出绚丽的花火。

  灰色的烟雾,刺鼻的火medicinal smell 弥漫街头巷尾,警员们昂头looked towards 烟花都是一阵骚动。

  Zhang Guobin 靠近警长两步,朝他耳边吼道:“警官,你觉得我们现在开枪好不好?街道外的警员们听不听得见,你们的直升机敢不敢升空?”

  “今天真的是我们五祖生日啊,像这样的烟火唐人街有很多。”

  “如果我的brother 回不来,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祭日!”

  警长breathed deeply ,举起警棍指向Zhang Guobin 的鼻子:“记住我说过的话!”

  ”get lost! ”Zhang Guobin 吐出一个汉子。

  警长收起棍子,回头说道:“收队!”

  Zhang Guobin 率领人马站在restaurant 门口,目送警员们彻底走出唐人街,举起手拍掌叫道:“烟火放完了。”

  “走走走,回restaurant 饮酒!”

  一班江湖大佬望见President Zhang 的手腕都不禁为之叹服,就连吃饭喝酒的时候都还在掌控局面,提前做好布置。

  够威!

  大晒!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