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599

  第600章 罪罚

  大公堂,香堂。

  两名洪天佑一左一右,将一个唐装老者推进堂内,一张张Imperial Tutor 椅摆在两侧,有名有姓的大公堂红棍都坐在椅子上。

  香案前,一排排蜡烛,灯火摇曳。

  Punishment Hall 大爷持刀上前,大声shouted :“秉山主,大公堂四二六红棍徐长表带到!”

  黑柴端坐在上首的龙头椅上,right hand 搭着木椅扶手,朗声道:“徐长表57年入大公堂,72年授职双花红棍,为旧JS区扎职人,为洪门立下赫赫大功。”

  “今日既上Punishment Hall ,就得让brother 服众。”

  Punishment Hall 大爷用刀尖拍向前人后背,中气十足的吼道:“徐长表上下窜连,判门通敌,目无山主,共犯七条洪门大誓。”

  “当处以万刀斩死!”

  Zhang Guobin 坐在左手的第一张椅子上,看着地上跪着的旧金山扎职人表爷,心里不禁有点惋惜。

  表爷前半身为大公堂立下的功绩不可磨灭,到头来一步踏错还是该名正典刑,江湖社团无规矩不成方圆。

  曾经的功,奖过,现在的罪,该罚!

  若功可抵罪,居功自傲者将数不胜数……

  当然,表爷被卷入是非之中应有一份歹意,但究其原因,跟其旧金山扎职人及万山主心腹,大公堂叔父等身份离不开。

  换一个坐这些位置一样容易被FBI策反,因为一个人有了实力就会诞生野心,有了机会就想要豪夺。

  这些都是人性。

  可偏偏人就容易倒在人性上,能够克服人性弱点的人才强大,无欲则刚!

  万潭渊坐在右侧第一个位置上,面色萧瑟,摇头叹气:“何必……何必至此?”

  胡先生回头望了老山主一眼,表情平静的收拾心绪。

  黑柴则道:“Mister Xu ,你认不认?”

  “不认我让Punishment Hall 再查!”

  徐长表白发上还染着污血,德高望重的形象一破,竟然显得有些可怜。

  而FBI同加州警察厅的退出,代表FBI在这一局上弄巧成拙,一切棋子都将成为被牺牲的筹码。

  徐长表摇摇头,哭嚎道:“我认,我认!”

  许是死到临头,形象全被抛掉,嚎叫声撕心裂肺:“是我对山主有不从之心,是我受不了FBI的利诱,我害死了一大Brother Ban ,当时黑柴你奸诈,你cunning ,伱故意让brothers 聚起来送死!”

  “如果你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不给我们机会,我们不会走到this step 的,现在死了一Brother Ban ,一个个都是当年同万会长打江山的人。”

  “旧金山,大公堂,现在都是黑柴你一个人说的算,你满意了吧,柴爷!”

  “嗙!”他突然prostrate oneself in admiration ,用脑袋直直撞向地板,撞的额头乌青,脑袋发晕,整个人摇摇晃晃大喊:“山主!”

  “祸不及家人!”

  “帮我啊!山主!”

  “嗙!”他又再一次用尽全力,以头捣地,第二声闷响传来,表爷却再也直不起来了。

  Zhang Guobin 眼神望向万老会长,万老会长在闭上眼睛,睫毛微跳,呼吸沉重,黑柴则道:“拖下去。”

  “送给FBI吧!”

  本来大公paternal male cousin 在旧金山有专门的华人墓地,全部大公paternal male cousin 可以优先安葬,美籍华人也可以买陵园。

  但表爷既然背叛社团,就没资格葬入华人墓地,给美国佬当狗。

  就看美国佬葬不葬他了。

  Punishment Hall 大爷却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秉山主,徐长表本应万乱战死,现在私自结果,再犯一条洪门大誓。”

  “我建议将其万刀分尸,挫骨扬灰,warn others from following bad examples !”

  这条刑罚真的下令,那就真是万分凄惨,die without a whole corpse 。

  一万刀,一刀不多,一刀不少。

  黑柴却sighed :”Ai, 算了,表爷毕竟为大公堂效力一生,念在往日的情份上,也该留他一具全尸。”

  “柴爷高义!”

  “山主仁慈!”

  一班列席的大佬们纷纷举手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Zhang Guobin 跟黑柴对视一眼,slightly nodded ,黑柴就挥挥手道:“走吧!”

  ……

  当晚。

  唐人街,一条巷子里,万潭渊身穿长衫,牵着条金毛犬,出声念道:“威叔没有活过七十岁。”

  “往后,我就来照料你了。”

  胡念中手持纸扇,漫步跟随:“渊哥。”

  “一代新人换旧人。”

  “江湖是这样的,阿宾、柴哥没有针对你的意思。”

  万潭渊付之一笑,随性道:“去年杀一批,今年杀一批,就职典礼的过程中还要布局抓一个祸首杀了。”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血洗了one third 的老派势力,各种理由全都用,是赤裸裸的立威。”

  “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整个大公堂,未来的日子,他们爷俩说的算。”

  胡念中叹道:“黑柴杀性确实有些重了,不禁杀性重,人还很狡诈,本来表爷他们敲打一下就行。”

  “谅表爷也不敢把路走绝,黑柴却按耐不发,等待时间,murderous intention 毕露。”

  万潭渊放慢脚步,遛着狗,叹道:“算了,我们是彻底过气了,往后在大公堂讲话也不好使了。”

  “一切都交给后来人吧。”

  胡念中said with a smile :“阿宾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万会长甩甩手。

  “不关我的事了!”

  胡念中却笑的更开怀。

  确实,大公堂的事情不能再管了,甚至一句话都不能说,不能讲。

  不管有没有人听。

  讲了都是祸。

  不然,亲手培养的接班人将会成为死敌,大恩也将变成大仇,古今中外,若非身体不行,哪个帝Royal General 相甘愿让权?

  四十年Crown Prince 都有啊!

  而一旦让权就绝对没有再插手的道理,否则就是一个字——死!

  没人会甘心让出拿到手的权力。

  胡念中、万会长都是聪明人,有心胸,有格局,敢于挑选最优秀的继承人。

  可优秀的Leader 必定代表very ruthless 、果决、formidable person 之风。

  万会长and the others 做了。

  就要服气!

  但饶是他们这般人杰,放弃权力之后,心底有些微微不适应,可见权力对人的吸引力。

  ……

  中式庭院,水榭之中。

  水光潋滟,飞檐翘角,古香古色。

  Zhang Guobin 坐在一张椅子上饮着茶,看黑柴坐在椅子上指点江山,传下一道又一道的命令:“把表爷、Seventh Uncle 他们家里的钱财留下,属于公司的产业就收回来,个人资产就不予追缴了。”

  “让他们的家人好好生活,算是为大公堂做事的回报,但绝不允许他们的亲属再加入大公堂。”

  “再盯紧点,有加入其它社团,替警察,FBI办事的直接做掉。”

  “至于威叔那条狗?万老会长爱养就养吧,人到老了,总要有些念想。”黑柴sighed ,很有感触的道:“多派几个护士照看着万会长,物质上的一切需求都帮万会长满足,尽量让万会长身体多撑一段时间。”

  “让他看见大公堂的未来,他就知道阿宾一定不会辜负他的期望。”

  飞麟弯腰俯身,鞠躬道:“知道了。”

  “阿公。”

  Zhang Guobin 放下茶杯,感叹道:“今天万会长恐怕不会太开心,我观他的表情,唉。”

  黑柴笑出了声:“今天是我最风光的一天,也是万会长最失落的一天,一步步放权,最终放光了所有权力。”

  “虽然,他知道这是对的,但是人心嘛,害。”

  黑柴喝了口茶,jokingly said :“别看他今天表情不好,但其实你叫他回来,他还不愿意呢!”

  “过几天心情就好了。”

  Zhang Guobin nodded :“好像也是。”

  黑柴一本正经道:“就是!”

  “这种感觉我最懂。”

  “不过……”他又话锋一转,出声道:“如果万会长真的,或者有人打着万会长的名义搞事,那不管就必须彻底解决了。”

  “这对我们和万会长都好。”

  这种事情speaking of which 有些残忍。

  黑柴点到即止,Zhang Guobin 更不接话茬,不过,黑柴心中却觉得:“或许,阿宾让我来当山主,是为了最后防万会长一手。”

  “真出了事,我干掉万会长,他再干掉我,死了两个old bones ,却保证了洪门大计。”黑柴大为赞叹:“原来还有这么一层意思呢?”

  “看的真远!”

  隔天早上。

  一辆面包车路过加州警察厅,一个麻袋从车上滚落,警员们上前打开袋子,发现里面是一具华人老者的尸体。

  当晚。

  一架客机在不莱梅降落,随后又启飞前往缅北,经停时则放了一家鬼佬离开。

  鬼佬立即带着家人前往领事馆,向参赞汇报了事件经过,消息传回FBI。

  “FBI高管跟线人都全须全尾还给他了。”

  ……

  second day 。

  李成豪走下客机弦梯,机场上停着三十辆军绿色卡车,两个连的士兵迅速下车集合。

  银纸戴着哈雷帽,立正敬礼,上前喊道:“报告上校,帕敢保卫营一连、二连,总计三百一十人前来待命。”

  “请上校指示!”

  李成豪敬礼一记军礼,又放下手道:“上校饿了,给老子炸个鸡块!”

  “是!”

  “长官!”

  去年自保卫营有了坦克,战机之后,帕敢军就被授予了李成豪上校军衔,他已经是帕敢one of the very best 的实权人物。

  下午。

  李成豪坐在军营里,用叉子吃着鸡块,对着电话说道:“宾哥,我在缅北吃鸡块。”

   今天有点中暑,脑子很混沌,晚上想休息一下,明天可能不定时更新。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