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601

  第602章 晚上八点

  1 month later 。

  李成豪拖着行李箱,走出九龙机场,拿着电话说道:“宾哥!”

  “我回来了!”

  Zhang Guobin 出声道:“行。”

  “晚上八点,有骨气,约brothers 一起吃顿饭。”

  李成豪道:“没问题!”

  “阿坤啊,今晚八点有骨气,宾哥叫你过来吃饭,不说了不说了,有什么话见面再说。”李成豪打电话给大头坤。

  大头坤坐在一间赌档里,叼着香烟,大喊道:“Brother Hao ,欢迎回来!”

  “细苗,晚上一起吃饭,不要迟到了啊!”李成豪又打电话给东莞苗,东莞苗站在和记大厦的走廊上,单手插袋,一身风衣,语气平静的道:“我知道了。”

  “阿昌。”

  “听人讲你也回香江啦?”

  “快点,晚上一起吃饭,记得来啊!”李成豪忙着联系brother 。

  状师昌笑吟吟道:“Brother Hao ,我比你晚half a month 登机,早伱half a month 到。”

  “你登的是拖拉机吗?”

  李成豪甩甩手道:“你不懂,我在缅北玩好玩的,改天带你一起玩,对了,明年多给缅北批些预算啊。”

  “明年的事,明天再说,晚上见。”状师昌挂断电话。

  李成豪把行李箱交给马仔,弯腰坐上一辆大巴车,四眼杰坐在驾驶位上,双手把着方向盘,坐直说道:“Brother Hao ,去哪里?”

  “到拳馆吧!”

  李成豪挠挠脑袋,出声道:“把肌肉练皮实点,晚上更扛揍。”

  “哈?”

  四眼杰表情惊讶。

  李成豪道:“宾哥早就叫我回来,我贪玩了一个月,打电话不骂我就算了,偏偏还要请我吃饭?”

  “我观他是要K我一顿,得提前做点准备。”

  四眼杰hearing this 道:“feast at hongmen 呀!”

  “唉。”

  李成豪颇为感慨:“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挨揍就挨揍吧,先去热热身。”

  “收到。”

  义海形意国术馆。

  一名马仔hands behind ones back ,站在门口,穿着white 练功服,见到大佬的车队缓缓停泊在门口,小跑上前拉开车门,鞠躬说道:“Brother Hao !”

  “Brother Hao !”

  ”en. ”李成豪照例nodded ,大步进入martial arts hall ,沿途Disciples 都纷纷问好,最终来到内场的一个擂台上。

  他脱下西装外套,动手解着衬衫纽扣,眼神瞥见角落一个在打木人桩的silhouette 。

  李成豪神色骤变:“她怎么也在?”

  梅雁芳穿着一套玫red 运动服,扎着一条马尾辫,正专心致志跟木人桩对招。

  小弟说道:“Brother Hao ,梅小姐每天上午都会定时来martial arts hall 练拳,下午再坐车去片场拍戏,讲真的,这年头要找一个像梅小姐这么自律,勤奋,喜欢功夫的女仔可不容易,你真是收了一个好disciple 。”

  李成豪心脏跳了一下:“以前我在的时候也没见她这么努力啊?”

  虽然,梅雁芳自从学拳之后,每周最少都会来martial arts hall 两趟,长期训练下来有了底子,身体素质很不错。

  但是远远没有到天天联系,定时定点的程度,毕竟梅雁芳不是一个武痴,也不是武行,是一个歌手、演员、艺人。

  李成豪甚至觉得梅艳芳是来堵他的!

  梅小姐则脚踩梅花步,五指捉紧,形同鹤喙,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的打完一整套拳法。

  李成豪早把练拳的事情丢在一旁,静静来到梅小姐身旁,见其收拳鼓掌称赞:“犀利,犀利,猴塞雷!”

  “阿梅,你的功夫越来越有长进,将来拍武打片、动作片绝对没问题,到时做个女武行多威风啊。”

  梅雁芳brow beaded with sweat ,扭头望向他,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道:“many thanks master 夸赞。”

  “不过在演艺圈里演文戏的,可是要比演武戏的更吃香,武行是一个卖命活。”

  李成豪递上一条毛巾,讪said with a smile :“没错,没错。”

  梅雁芳接过毛巾,表情松弛不少,擦着汗道:“这么久你去哪儿了?”

  “张生、苗生都回来一个多月了。”

  李成豪顿时眉飞色舞:“去缅北了!”

  “每天开坦克,开飞机,没事干就上天转两圈,好好玩的,不知几开心。”

  梅雁芳表情顿时耷拉下来,捏着毛巾冷笑:“缅北那么好玩?”

  “比香江好玩多了,要不是怕宾哥揍我,我起码再玩一个月。”李成豪道。

  梅雁芳气的胸膛起伏,脸颊发红:“那你来拳馆干嘛?”

  她希望李成豪回港的理由里有她,更希望李成豪来拳馆是为了找她,不会辜负一个多月的提心吊胆,暗自祈福。

  毕竟,李成豪是用前往北美办事的理由离港,到北美参与洪门的江湖major event ,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他大佬、细佬都已经回来,偏偏他没有回来,能够不让人担心吗?梅雁芳甚至想过阿豪会不会在北美出事了,几个晚上没睡好觉,失眠症又犯了,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张生才确定没事。

  气疯了!

  李成豪却道:“我来拳馆当然是打拳啊!”

  “好!”

  “好!”

  “好!”梅雁芳连道三个好字,双目盯着对面的男人,越看越是恨得gnash the teeth 。

  李成豪挑挑眉头:“阿梅,你气息更足了。”

  “我就说打拳对唱歌有好处吧?”

  梅雁芳吸了口气:“既然Master Li 要来拳馆打拳,那不如我陪你打?”

  “不是吧?”李成豪面露惊诧,拒绝道:“我怕一拳打死你!”

  梅雁芳拉高擂绳,登上擂台,生气道:“被打死算我技不如人,来吧!”

  李成豪为难道:”Not good 吧?”

  梅雁芳觉得自己又太过分,怎么能拿Mister Li 的功夫开玩笑?她走向台下,兴致不高:“那我先走了。”

  李成豪却连忙冲上擂台,出声道:“来!”

  “我陪你打!”

  两个人换上正规护具开始打假赛,男人完全让着女人,时不时露一个weak spot 给女人进攻,偶尔反击一下又点到即止。

  一个绝不在擂台上放水的男人,终于破例放了一次水,唯有在人心中的份量大过面子,有人才会甘愿认输。

  半小时后。

  梅雁芳放下双手,摘掉拳套,出声道:“算了。”

  “我回片场拍戏。”

  她白了李成豪一眼:“many thanks 你给我放水。”

  李成豪讷讷道:“你心情不好啊?”

  虽然,他根本不知道阿梅心情为什么会不好,但是光看阿梅出拳的感觉就知道,拳头是乱的,心是就乱的。

  “没有,是我脑袋有问题,每天想些不该想的。”梅雁芳道。

  李成豪递出一瓶水,劝解道:“不要想太多,做人呐,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谢谢你喔。”梅雁芳接过水。

  李成豪关心道:“失眠症又犯了,晚上要不要替你守夜?”

  “NO!”

  “NO!NO!NO!”梅雁芳连忙摇头,said with a smile :“你可千万别来,来了还要给你做夜宵。”

  今时不同往日,勾妹子,一招用过,第二次就不管用了。

  李成豪nodded ,也不勉强道:“那下午就别拍戏了,先休息两天。”

  梅雁芳said with a smile :“我在拍的《川岛芳子》是梦工厂年度力作,大投资,大卡司,停一天机损失十几万。”

  “谁耽误得起?”

  李成豪耸耸肩膀,casually 的道:“这两天刮台风天气不好,全体剧组放假,你已经收工了。”

  “我说的。”

  “呃……”梅雁芳想起Mister Li 的身份,无言以对,Mister Li 的性格又绝不会收回说过的话。

  “那洗个澡去逛街?”

  她忽然冒出a single thought 。

  李成豪竟然爽快答应:“没问题,今天太阳不大,天气爽朗,很适合逛街。”

  晚上。

  旺角街头。

  李成豪身穿white 西装,左手拎着几个购物袋,right hand 拎着一袋水果,购物袋里面三件衣服有两件是他的衬衫。

  梅雁芳路过一盏yellow 街灯,左手unconsciously 挽上了李成豪的right hand ,灯光下,李成豪表情波澜不惊,心里却慌的一批。

  四眼杰叼着香烟,腰间戴枪,带着几名brother 不急不慢的跟着,眼神时不时扫视all around ,落在两人搭在一起上的手臂忍不住吹起口哨,但吹了一声就连忙停下,要是惹Brother Hao 回头,破坏气氛就完蛋了。

  李成豪路过一个电话亭,忽然出声道:“那年我刚出来混,和阿king一起收生鱼佬的数,didn’t expect 被七个人用刀砍,扑进电话亭里想叫宾哥救我,摸便全身却没有一分钱。”

  梅雁芳抓着手臂的right hand 一紧,comforted :“都过去了。”

  “后来,宾哥还是来了,一个人用根铁棍就干翻了他们。”

  “干,晚上八点约了宾哥在有骨气!”李成豪惊叫一声。

  梅雁芳道:“那你快点去。”

  “一起去!”李成豪beckons with the hand ,一辆轿车就停下,他弯腰坐进车门,拉着梅雁芳一起:“去有骨气。”

  “晚上八点,都超时半个钟头了。”

  有骨气。

  restaurant 。

  Zhang Guobin 同brothers 摆了一桌,本来是想要为好brother 接风洗尘,未曾想饭都吃完了,人才来,一来还来了俩。

  “宾哥!”

  李成豪放下购物袋,喊道。

  Zhang Guobin 低头放下碗筷,扭头四顾,问道:“大家都吃饱没?”

  东莞苗、状师昌、大头坤几人都是said with a smile :“吃饱喝足了。”

  Zhang Guobin nodded ,望向李成豪,说道:“唔好意思,没有留你那份,你跟靓女在旺角逛街来着。”

  “我也不好打搅。”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