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606

  第607章 走货,暗查

  一艘游艇马力全开,起伏不定,留下一条white 尾浪。

  轰隆隆……

  大屿山,码头。

  Zhang Guobin 身穿西装,跳下游艇,带着几个跟班踏上一节节石梯。

  宝莲禅寺。

  沈鑫展开臂膀,大步迎上,搭住来人的肩膀,laughed 道:“张先生,我请住持Master 备了一餐晚宴。”

  “如不嫌弃的话,就在斋饭厅用晚餐吧。”

  “many thanks many thanks ,久闻宝莲禅寺斋饭大名,有机会肯定要试试。”Zhang Guobin 进入一间古香古色,典雅幽静的饭厅内,正面是一扇镂空雕花Arhat 壁,左右两条长廊,一条通往用膳大厅,一条通向一间间包厢。

  每间包厢门口都有一盏青灯,灯火如豆,光阴烁烁。

  青灯下方挂着一块牌子,写着“Azure Lotus 居”,“得闲居”,“法喜居”等,格调,装修,档次毫不亚于high level 酒店。

  Zhang Guobin 坐在一张椅子上,望着四方桌上one after another 造型精致,飘香满室的素菜,不由said with a smile :“我终于知道宝莲禅寺的素菜为何做得出名了。”

  这one after another 菜主要以汤、羹、烩、炒为主。

  没有跟后世的素菜馆一样,特意把素菜做成荤菜的样子。

  素就是素。

  荤就是荤。

  把素菜做成荤菜就是吸引客人的卖点,花里胡哨,一吃就露馅,相反,保持素菜的本味进行烹调,糅合更显美味。

  沈鑫夹了一筷子烩春笋参入碗中,笑着介绍:“宝莲禅寺的香客众多,不乏富豪,高官,一些人需要待客,就需要有一间好的餐馆。”

  “一座古刹想要弘扬佛法没那么容易,就跟经营一间公司一般,处处都需要为顾客考虑。”

  “不过,这间饭厅是去年刚刚装修好,大厨也是高薪请来的团队,荤的素的都能做。”

  Zhang Guobin 玩said with a smile :“看来古刹想要焕发生机,也得跟上时代啊。”

  沈鑫赞同道:“适者生,劣者汰,物竞天择。”

  Zhang Guobin 想来就知道:“看来斋饭厅也能做荤菜。”

  “是。”

  沈鑫nodded :“香客来自world 各地,难免有人吃不惯素菜,寺庙僧人不破解,但香客们无所谓,美国的大领导也不能管国内的游客啊,还得感谢他们为经济作出贡献给。”

  “通透!”

  Zhang Guobin 吃了几口素菜,感觉味道都还错,就是稍稍有些寡淡,看餐盘里的调料,素菜也并非不沾荤腥。

  葱姜蒜油,该有的都有,只是食材无肉罢了。

  徒有其表。

  倒很合沈鑫的风格。

  Zhang Guobin 喝了口茶漱口,吃到一半,问道:“沈Boss 要来找我谈什么生意?”

  他放低筷子,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吹捧道:“沈Boss 每次谈的可都是大生意,每次电话打过来我都接得trembling in fear 啊。”

  “同张先生比我经营的只是小公司,哪儿比得上张先生几十亿的集团,上百万会员,全world 通吃。”沈鑫斯斯文文的放平筷子,用毛巾擦了擦手。

  Zhang Guobin 举起手道:“打住啊,沈Boss 。”

  “这么夸我的话,等会你谈生意会吃亏的。”

  沈鑫笑笑,两臂摆在桌面,十指合什,靠在下颚,很是认真的道:“好在张先生是做海外生意的,若张先生出生在内地,沿海一块的brother 都要没饭吃。”

  “不过this time ……是一个积德的生意,我想从海外运点医疗器械回内地,把沿海城市的医疗价格给打下来。”他两手搓摩,静静陈述。

  Zhang Guobin brows knit :“医疗器械是性命攸关的生意,可不是说做就做。”

  沈鑫嘴角轻咧,profound mystery 的举起一根手指:“其一,国内医疗器械生产水平低,其二,国内有庞大的医疗器械市场,其三,国外公司很多器械不肯卖进国内,就算卖了也有专利限制,国内根本不敢仿造。”

  就算现在国内没有加入世贸组织,但既然“改开”,就有遵守经贸条例的需要,已经开始承认专利限制。

  盗版都是盗写设计、军用、医疗方面不敢大张旗鼓的玩,器械仿制也是需要时间。

  主要是机构需要压低成本,优化质量,才能跟国外器械竞争市场。

  这跟仿不仿得出来没关系,不过医疗器械要是走水路的话,成本倒是大降,在市场上非常具有竞争力。

  Zhang Guobin 情绪紧绷,严肃的问道:“沈Boss ,你货源能保证品质、保证价格?”

  “当然,我跟国外的医疗企业高管已经谈拢,尖端有最新的人工心脏,中端有氧气机,X光机,心电机,血液分析仪,低端有手术刀,轮椅,针管等等……”

  沈鑫说道:“绝对正版!”

  Zhang Guobin 笑了一下:”puff!”

  沈鑫盯着他道:“张先生,我们合作这么久,你不会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吧?我可是非常珍惜伱同我的感情!”

  Zhang Guobin 爽快道:“当然不会,我在香江散仿药,你从香江走医械,来来来,我们握个手!”

  “大家都是积德行善!”

  沈鑫真的起身弯腰伸出right hand 同他握了一下,Zhang Guobin 收回手重新坐好,出声道:“先说说看钱怎么分?”

  “三七分!”

  “我的货从海上来,不走香江风险太高,我只有你这一条路走,我愿意让你拿三成!”

  “和义海负责运货就行!”

  Zhang Guobin 摇摇头:“不是我的我不要,我就拿自己应得的那一份,按照市价收走货的车钱就好,当然,沈Boss 刚刚既然夸我是Big Boss ,那我就多收沈Boss 三倍价格,圆一个Big Boss 的梦怎么样?”

  “沈Boss ?”Zhang Guobin 笑的大有深意。

  沈鑫举起手道:“成交!”

  “pa! ”

  二人一拍即合。

  随后,Zhang Guobin 又跟沈鑫在大屿山上走了两圈,最终看着沈鑫在Hall Of Great Strength 烧了一柱高香,捐了十万港币的香火钱,下山登上快艇离开。

  李成豪身穿白西装,站在床头,开着快艇,拉满油门,见面前one after another 水浪分开,朗声喊道:“大佬!”

  “观你好像不太开心啊?送上门来的生意多好,什么都不用干,多派几辆车就能赚一大笔,hahaha !”

  Zhang Guobin 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手指轻敲大腿,said with a sneer :“放他妈个屁,伪药同器械能一样吗?”

  “那些药在国外是合法的,病人拿着医嘱对单子买,可是那些器械合不合规?是不是二次器械,有没有病毒遗留谁TM懂?”

  李成豪错愕的松开油门,回头道:“surnamed Shen 的这么没良心?”

  “他可是信徒啊!”

  “烧香拜佛捐钱的不一定是信徒,也可能是做了亏心事。”Zhang Guobin 朗声道:“你去庙里也烧香,你believing or not 啊?”

  “不信,我信二爷的。”李成豪摇摇头。

  Zhang Guobin 心弦紧绷,内心堵得慌。

  80年代内地吊水还在用玻璃瓶呢,很多地方都反复消毒使用,民营医院也还没有发展起来,医疗市场确实很大,一台机器随便几十万,一个订单就是几千万。

  可谁有资格消化这么大的订单呢?

  考虑到沈鑫往常的生意风格,就知道不是民间,不是个人……他肯定是先拿到订单再打通的渠道,哪种商人TM的能赚到这种钱?

  这项生意无论是成本、货运、路线方面又必须跟他合作,导致他不想掺和都不行。

  “阿豪。”

  “你跟物流公司的brother 交待好,货物到港都要抽检,如果有问题的话就不送。”Zhang Guobin 不会跟钱过不去,但也不敢一下祸害千万同胞性命。

  他怂!

  “我知道了,大佬。”

  李成豪nodded 。

  楚坏跟在big brother 背后,出声说道:“big brother ,Zhang Guobin 不想跟我们合作了。”

  沈鑫轻笑的回头看他:“连你都看得出来,看来我们两家分道扬镳的时间快到了。别人上岸,不想跟我们玩也正常,不过红油生意一天不关张,一天就不用担心,Zhang Guobin 捏着鼻子也得陪我们玩。”

  “有钱大家赚,出来混的,要退哪有那么容易。”

  庄政廉推开一扇玻璃门,站在门口:“sir!”

  班仁信beckons with the hand :“请进!”

  他近前几步。

  班仁信拿起桌面一份文件夹,站起身来到他面前,把文件夹重重拍到他胸膛:“上一次蓝sir的案子必须照规矩办,不过你的能力有目共睹,这次案子好好办,以后我看好你。”

  庄政廉双手接住文件,错愕道:“长官,我还在社区关系处呢!”

  “差点忘记告诉你,你现在是A组的high level 调查主任!”班仁信挥挥手道。

  庄政廉面露喜色,立正敬礼:“many thanks 长官!”

  班仁信望着他:“我提醒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你先看看要调查的是谁。”

  庄政廉打开文件夹,表情肃然,既然长官不怕死,他也没有怕死的理由。

  ……

  half a month 后。

  荃湾码头。

  楚坏靠着一辆平治车,望向刚刚抵港的国际货轮,抬手指向甲板上几个货柜:“这四个都是我们的货。”

  “四眼杰。”

  “让专家上去验货。”李成豪大手一挥,一群马仔就带着几个医疗专家登上货轮,直接在货轮上开仓验货。

  同时,庄政廉正在整理义海中港的物流清单,ICAC不仅可以查政府部门贪污,对商业受贿也有管辖权,正打算查处义海中港内的受贿案件。

  根据调查显示,义海中港内的司机行贿、贪污成风,为了拉一批分红更高的货,甚至可以包出几千,上万的红包。

  这种职场贪污也是廉政行动的整肃对向,ICAC就是想要用此回应和义海的行贿动作,告诉和义海廉洁是ICAC的立根之本。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