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608

  第609章 非常愤怒

  Zhang Guobin 约了柳文彦来到半岛酒店饮茶。

  咖啡厅里,柳文彦身穿西装,戴着眼镜,两鬓斑白,面色严肃:“张先生,医疗器械的事情和你有关?”

  Zhang Guobin 表情诚恳,先摇摇头:“我不想做这个生意的,但是when in the world, one cannot move freely ,我跟沈鑫的合作不少,不得不帮他运这批货。”

  随后,他又坦诚道:“不过,我已经拜托ICAC的朋友去帮我查货,借此中断跟沈鑫的合作。”

  “现在沈鑫已经表示放弃。”

  柳文彦扬起眉角,疑惑道:“街面上都在传,昨夜在家死亡的ICAC调查主任是你……”

  Zhang Guobin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柳生讲笑了,我是who 你不知道吗?和气生财!”

  “ICAC廉政专员都是我好友来着,庄sir上回更是帮我调查韩礼荣的贪污案,我怎么会和他们动手?”

  “唉。”Zhang Guobin sighed ,面露哀伤:“等他的丧礼,我must 封帛金,派人前去吊唁。”

  “害,也算我一个吧。”柳文彦打开一个钱夹,掏出两百港币,惆怅道:“庄sir是名好警员。”

  “是啊。”

  Zhang Guobin slightly nodded ,收下帛金,再度询问:“沈鑫那头到底是什么情况?”

  柳文彦端起咖啡杯浅尝一口,斯斯文文的放下杯子:“伱同沈鑫的合作国内早就知道,利用海上渠道跟港口城市降低沿海发展成本,理论上是一条对抗国际环境的路子,但实际上也是compelled by circumstances 。”

  “关键,运回来的东西不能差,差了,就是bringing calamity to the country and the people ,偏偏那批医疗器械都是二手服务,第一批货送进国内的时候就引起了多起医疗事故。”

  “其中就有一位老兵。”

  Zhang Guobin 面色骤变:“然后呢?”

  柳文彦惋惜道:“然后,老兵家属告到院子里,老同志们出来讲话,签字同沈鑫合作的人被规了。”

  Zhang Guobin 心头吓了一跳,暗道:“我要是在国内也得玩完,幸好我还有统战价值,否则扑街定了!”

  柳文彦讲道:“现在沈鑫在医疗方面的合作者没了,医疗器械的生意肯定做不下去,不过其它生意……”

  柳文彦意味深长的望他一眼:“其实都是国家的掌握之中,近几年陆陆续续该断则断吧,有些生意不must 同沈鑫合作。”

  Zhang Guobin nodded ,叹道:“many thanks 。”

  柳文彦没有话说透,但是指点一二,局面就拨云见日,看来沈鑫真是命不久矣了。

  只是国内诞生一个地区大佬不容易,倒台也要时间,倒台要先倒后台。

  两三年的平稳期还有。

  柳文彦laughed 道:“张生,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好谢的?你是受人蒙蔽威胁,主要也是想办好事嘛。”

  “对不对?”

  柳文彦在西装口袋掏出一包香烟,打开塑封才发现半岛酒店,餐桌旁挂着禁止抽烟的牌子。

  他又默默把香烟收起。

  Zhang Guobin 笑着举起手,招了招:“服务员。”

  一位女生走近前,面带微笑,一袭短裙,轻轻鞠躬道:“先生。”

  “我想在这里抽支烟。”Zhang Guobin 自信道。

  服务员笑吟吟道拿走禁止抽烟的牌子,出声道:“张先生,你是我们的high level 贵宾,我现在为您封锁这一区。”

  “请您自便。”

  “谢谢。”

  Zhang Guobin extend the hand 道:“柳先生,分我一支先啦。”

  柳文彦laughed heartily ,递出一支香烟,两人一起坐在角落吞云吐雾,坐左边区域的半个咖啡厅都被人拉起封锁带,空调也全部打开。

  半岛酒店,咖啡厅不能抽烟,但却能抽雪茄,但Zhang Guobin 尊重柳文彦的喜好,抽烟就抽烟,规矩还是人定的?

  有钱就大晒!

  柳文彦吹出一道白气,双指夹烟,情不自禁的点点手道:“张生,我知你在担心什么,勿惊。”

  “你受不法商人蒙蔽的事情,本人表示非常愤怒,强烈唾弃,肯定会为你向内地说明,义海中港物流该运货运货。”

  “该扩张扩张。”

  Zhang Guobin 面露笑容,弹弹烟灰,颔首道:“那就many thanks 柳先生了。”

  他个人是不害怕出什么乱子的,毕竟this life 界活出的价值够高,些许小错误罚酒三杯啦,顶多义海中港多分些利润出来。

  有柳文彦guaranteed 好像连利润都不用分,有惊无险的渡过一关。

  傍晚。

  Zhang Guobin 走出酒店大门,弯腰进入一辆平治车内,挥手同柳先生告别。

  李成豪开着车,踩下油门,回头问道:“大佬,搞懂什么事没?”

  “搞懂了。”

  “沈鑫那个扑街仔要完蛋了。”

  Zhang Guobin 靠着椅子,双手枕头,感叹道:“一代大佬,终有落幕之时。”

  “切。”

  李成豪却不屑道:“我见这么多江湖前辈,same sect 兄弟,沈鑫那个楞货算什么大佬,整天装得很聪明人,却是一个受人摆布的傀儡罢了。”

  “咦?”

  Zhang Guobin 觉得有些道理。

  阿豪又问道:“那柳先生没怪你吧?”

  “没有。”

  “老同志怎么会怪我小同志呢?哪儿有人会不犯错,知错就改才是好同志。”Zhang Guobin 笑着打趣。

  “那就得。”

  阿豪nodded 。

  “不过,柳先生对沈鑫的做法表示非常愤怒,强烈唾弃。”Zhang Guobin 喝了口水,说道:“我也愤怒、唾弃沈鑫这个bastard 。”

  “呸!”

  李成豪朝窗外唾弃一声。

  和记大厦。

  阿豪把宾哥送回办公室就来到楼下,把四眼杰叫道面前:“阿杰,你去查查昨晚过海做事的几个人在哪儿。”

  “豪哥。”

  “不用查,回内地了。”

  四眼杰答道:“早上苗哥就联络过大圈彪,那伙人就是坐船离港,船老大是潮州邹的同乡。”

  “人呢?”

  李成豪道。

  “还在潮州呢。”

  四眼杰答道:“那伙人是蜀地来沿海开工的娃子,结完账肯定要潇洒一番再回老家盖楼啦。”

  李成豪sneered ,抬起手表道:“现在安排船送我去潮州,办完事还赶得及回来陪宾哥食宵夜。”

  四眼杰惊讶道:“豪哥,你要做乜?”

  “宾哥说他很愤怒啊!”

  “当然是干他啦!”

  李成豪吼道:“你当我们是泥捏的啊?大佬生气了还跟人放水炮?不给他点记性怎么警告surnamed Shen 的!”

  “干掉一个ICAChigh level 调查主任,罪名按照我们身上,别看廉政专员不敢做什么,我们声望、名誉该有多大损失,又该花多少钱解决!”

  四眼杰心头一怵,连忙道:“知道了,大佬。”

  李成豪乘车来到码头,乘船抵达时候也不过晚上七点。

  李成豪带着几名兄弟很快就在步行街一间日式洗头房找到人。

  一名马夫坐着板凳,守在洗头房门口,见到有人来忙起身拦住:“sorry ,几位Boss ,店里的younger sister 都被人包了。”

  “这是小弟的名片,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带您换一家店?”马夫笑的非常市侩,毕竟,李成豪穿着西装,戴着手表的样子一看就是Big Boss 。

  李成豪接来名片,狞笑一声:“包了啊?”

  “还挺会玩。”

  “带他一起进去!”李成豪一声命令,四眼杰就隔着衣服,用黑星顶住马夫,马夫知晓厉害,当即不敢反抗,马上被人捂住嘴巴,推进洗头店。

  洗头店一楼贴着日本明星的海报、剪影,有一张长沙发,十几坪的店面角落有一个小楼梯。

  李成豪带人踏步登上楼梯,上方是个三十多坪的阁楼,用屏风分灵活分割成几个小间。

  每一间都摆着一张按摩床,床上躺着赤膊的男人,身旁一张塑料椅上则坐着一位位服装廉价,露肉却多,长相中等的少妇。

  一个男人躺在床上,口中还在抱怨:”Damn it, 昨晚那个狗肉是真难吃,一辈子没吃过这么丑的狗肉火锅。”

  “big brother ,我们晚上去restaurant 吃顿好的。”

  两名小弟上前踹翻屏风,洗头女郎都是面露惊吓,床上的男人却率先扑向椅子,想要拿起椅子上的武器。

  一把枪却顶住他脑袋。

  男人问道:“兄弟,哪条道上的?”

  李成豪一脚踩在按摩床上,掐住他的后脖颈儿,低头说道:“**!”

  男人咽了口水:“我和几个兄弟在酒店还有笔钱……”

  “谁看得上你那一点鸟钱。”

  “在香江挣得吧?”李成豪狞笑一声,举起一张凳子就朝男人头上砸去:”peng!”

  “爷就是来干你的!”

  男人直接砸趴在地,all around 三个同伴看的神色畏惧,但有人举枪对准他们,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反抗。

  李成豪脱下西装,举着一张凳子连续把四人砸趴,又冲着带头的人后背fiercely 给了几下,丢掉凳子喊道:“把他们right hand 拿枪的手指全部剁下来!”

  “是!”

  “豪哥!”

  马上有兄弟动手。

  一阵惨叫后。

  李成豪道:“我告诉你,香江是我的地盘,没有我的允许,就算是一只苍蝇都不能飞过去。”

  “你要飞了,做了,我一定就干死你!”

  “老子和义海大波豪!”

  李成豪挥挥手:“你们继续玩吧。”

  现场,一阵血腥,狼藉。

   晚上还有更新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