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675

  第675章 升官发财死.

  “吱啦。”

  “吱啦。”

  七辆海关警车在路边陆续急停。

  警笛嘹亮。

  汤Prominent Sect 喊道:“sir,马上回去救阿嫂啊!”

  “救什么!”

  上官高翔怒道:“成major event 者,不拘小节,对方是贼,我们是兵,海关怎么能跟走私犯投降!”

  “报警,绑架案救人的事情归警方,我们的任务是缉私!”

  汤Prominent Sect 喉结鼓动,吞下口唾沫,握着方向盘:“sir,你真的…要让阿嫂和child ……”

  上官高翔眼Divine Ability 红,攥紧拳头,声嘶道:“我要守住自己的位置,我要做华人第一个海关长!”

  汤Prominent Sect 情不自禁的道:“为一个助理关长的位置值得吗?”

  “我在尽忠职守,你问我值不值得?”

  上官高翔却怒道:“我就是要跟尉伯韬争助理关长的位置!我死都值,家人死也值,全家一起富贵,全家就一起填海,妈的!”

  “我看他到底敢不敢拿我家人填海!”

  年底。

  海关四位助理关长之一即将退休,海关高层有意在两位华人总监督当中,提拔一个做助理关长的位置。

  以符合港督府任用华人,争取控制力的决策,海关内部又充斥着献金,贪污之风,是一个深受鬼佬影响。

  廉记从不涉足的领域。

  这样,想要登上助理关长的位置需要很多钱,至少两百万美金,幕后没有大水喉撑腰,普通关员根本上不去。

  上官高翔原本有和义海一直支持,登上助理关长的位置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可随着日化走私的生意线断裂。

  和义海缩小对海关的投资规模,第一受益人立即就察觉到形势变化,加上,远鑫集团开始找海关合作。

  找上他的老上司,直接竞争对手尉伯韬,尉伯韬一下成即将过气的old bones ,变成hot enough to scald one’s hands 的候选人。

  在局面上的竞争力,一下就超过他,使他不得不兵行险招,主动找尉伯韬开战,同时,希望用忠诚换得和义海的下一步支持。

  这一套棋走的稳扎稳打,很有冲劲,可惜,远鑫集团并非一个任人揉捏的小角色,发起狠来直接绑了他全家。

  汤Prominent Sect 作为上官sir亲信,仕途上也是跟上官sirif one prospers, all prospers ,一损俱损,此刻,也变得沉默下来,出声说道:“sir!”

  “我跟你!”

  上官高翔complexion ashen ,浑身恶气:“继续行动,我就当把全家豁出去了,赌一把,不为家人!”

  “就为我和brothers !”

  对方绑票不一定会真把事情做绝,也有很大几率是恐吓,毕竟,杀害一名海关high level 官员的家属,性质恶劣。

  后果严重!

  想再做海面上的生意基本impossible ,所以,就算上官高翔选择继续行动,家人依旧有活命的机会。

  汤Prominent Sect 二话不说踩下油门,心里震撼之余,也涌现着浓浓的感动:“没有跟错大佬!”

  海关亦是江湖。

  能够带领brothers 往前走的大佬,才是海关督察们要跟的大佬!

  ……

  白沙角。

  一艘快艇扬头,乘风破浪,渐渐放缓速度,把船尾的电机关闸,轰鸣的发动机恢复安静。

  一个男人带着两名小弟跳下船头,皮鞋踩进水里,一步步向岸上走去。

  只见,带头男人戴着眼镜,长相斯文,穿一件皮夹克衬,手里拿着电话拨出号码:“big brother 。”

  “到岸了。”

  entire group 眼神警惕,目光扫视all around 。

  周末嘴角挑起笑容,轻声said with a smile :“我知道了。”

  “以后这条线风平浪…..”

  一个静字还未说完。

  “da da da 。”

  “da da da 。”

  海面上就响起一连串激烈的枪声。

  三人根本来不及有什么反应,胸口就被十几枚子弹击穿,抖了几下就扑倒在碎石滩涂。

  汤Prominent Sect 挂着防弹背心,双手持冲锋枪,一马当先,率小组冲锋:“船上还有人!”

  “一个都不要放走!”

  “干!”

  周经理在仓库里握着电话,口中爆出脏话,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的跺脚大骂:“连老婆child 的命都不管!”

  “伱真他妈是个畜牲!”

  穷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宅男都能崩首相。

  in this world 有人决定豁出全家的命,还有什么事能拦得住他?

  无敌之人。

  无所畏惧!

  周末反而陷入一个两难的困境,究竟要不要做掉上官高翔的家人?

  他先前潜意识就认为对方会被迫低头,压根没有想到后续的处理方式,转瞬间却做出决断,打电话道:“把人丢进海里!”

  “知道了。”

  “周哥。”

  平头男挂断电话,回头望向一家三口,眼神里流露出look of pity ,举手打出一个手势:“干活!”

  ”Don’t!”

  “不要……”一个mother 苦苦哀求。

  平头男道:“别怪我,我只是一个打工的。”

  仓库里。

  周末骂道:”Damn it, 出来混就是要说到做到,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否则,将来谁还怕我!”

  “生意还怎么做?”

  “嘟……”

  他打电话内地。

  岸边。

  上官高翔把一个black 皮箱打开,里面是一袋袋价值不菲的克拉钻。

  南非High Level 货。

  “打电话跟总署汇报。”

  “是!”

  汤Prominent Sect 肃声应道。

  隔天。

  上午。

  Zhang Guobin 在家里睡了一个好觉,精神十足来到办公室,正决定让阿耀把海关的人约出来聊聊,桌面上一份报纸的标题却很扎眼。

  《百万珠宝走私案,海关总监督全家受害》

  “丢雷老母,一家人性命都丢进去了,有必要玩这么大吗!”他翻了翻报纸,结合阿耀汇报的情况,心底对局面有一个大致了解。

  “叫阿耀进来!”

  Zhang Guobin 出声喊道。

  秘书连忙前去财务总监办公室,将掌数大爷叫来。

  耀哥身穿azure clothes ,踩着布鞋,推开办公室玻璃门,鞠躬行礼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坐馆!”

  “新闻看了?”

  Zhang Guobin 坐在椅子上,用手指点了点报纸。

  耀哥直起腰,nodded :“早上就看过电视新闻了,警方已经在新界抓到凶手,击毙四个,拘捕两个。”

  “根据罪犯口供,上官sir的家属都在赤柱湾被抛尸,水鬼正在加班搜查,近期没有台风大雨,搜查的机会很大。”

  Zhang Guobin 上下打量着他,故意询问道:“现在民众普遍同情上官高翔,觉得他是一个刚正不阿的警官,海关署借机大力宣扬他的功绩。”

  “你觉得是不是该扶他一把?”

  耀哥pondered then said :“是该扶,但更罚!”

  “喔?”

  “怎么说。”

  Zhang Guobin 问道。

  耀哥直言不讳:“上官高翔明知道和义海跟远鑫有合作,但继续跟远鑫集团开战,其中坚定站在公司这边不假,可升职上位的私心很重,现在他家里人出事,反而成为他最好的政治资历,助理关长的位置板上钉钉。”

  “这时候给他钱疏通关系,就只是锦上添花,关键是要罚他的居心叵测,利用社团,他要是服就可以再用,若是不服气,敢跟我们呲牙。”

  “这条狗就该杀了。”

  上官高翔的功利心重,耀哥的杀心更重!

  Zhang Guobin 心里的killing intent 却淡化很多,轻飘飘的说道:“我知道了,约他中午一起吃饭,其它的事情交给我来。”

  “是。”

  “坐馆!”

  只要耀哥没有跟外边的勾结,沈鑫、上官高翔都是小事一桩,中午,Zhang Guobin 出门的时候敲了敲隔壁办公室:“阿豪!”

  “跟我一起去吃饭。”

  “知道了。”

  李成豪拿起衣架上的white 西装,挂在手臂上,急匆匆的跟上大佬。

  旺角。

  有骨气。

  一辆轿车驶来,停下,又驶离。

  车走了。

  一个人出现。

  上官高翔昂首望着restaurant 牌匾,整理好black 西装,眼神中带着悲色,踏出步伐进门。

  二楼。

  Zhang Guobin 坐在一张椅子上,望着进来的熟人,露出笑容,招呼道:“上官sir!”

  “来!”

  “这里坐。”

  上官高翔规规矩矩的来到餐桌前,欠身致意:“张先生,中午好。”

  Zhang Guobin 提起茶壶,关公巡城,清澈的茶汤落下。

  “阿豪!”

  “点餐!”

  李成豪打开菜单,随口就点了几道主菜,Zhang Guobin 则递上一杯茶给客人,摊手请道:“饮茶。”

  上官高翔举起茶杯,浅饮一口,出声请罪:“对唔住,张先生,你不在香江的时候,给你惹出了大麻烦。”

  “诶!”

  Zhang Guobin 放下杯子,举手劝道:“不要提麻烦,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没有早点出手帮你,让你家里人出事。”

  “这件事情,我有责任。”

  上官高翔脸色伤感之色渐浓。

  Zhang Guobin 叹道:“我打算拿一笔钱出来,替你把尉伯韬买下台,将来海关署就是你说的算!”

  “也算是我给阿嫂,侄子的一点心意。”

  上官高翔拱手道:“many thanks 张生,等到尉伯韬除职,我自然会报仇,我也希望能将内地那个surnamed Zhou 的…..”

  “这件事情交给我。”Zhang Guobin 露出微笑。

  上官高翔感叹道:“这样,我老婆child 也能瞑目!”

  Zhang Guobin 又道:“另外,你会跟深城的女teacher 结婚吗?我没记错的话,你们有一个child 吧?”

  “助理关长,上官sir!”

  上官高翔脸色骤变,眼神惊恐的说道:“张先生……”

  “害,升官发财,死老婆,这算是件好事,搞这么紧张干什么,做major event 情不拘小节,我理解。”

  Zhang Guobin 挥挥手道:“以上官sir现在伟岸,高大的警界形象,做海关部话事人没问题,就是私生活方面要处理好嘛。”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