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676

  第676章 上菜!

  上官高翔right hand 拾起茶杯,茶汤起伏不定,手指都在微微颤抖:“张先生,我会处理好家里的事情……”

  人在海关,上内地是常事,包养一个女人很正常。

  上官作为海关高层,在内地有豪宅,有二奶,有illegitimate child 。

  事情做的很隐蔽。

  就连妻子都不知道。

  和义海哪里来的消息?

  Zhang Guobin 却自信一笑,畅快的道:“没关系,你不方便处理的事情,我帮你处理,现在形象第一嘛!”

  “未来海关总长,怎么能跟内地人结婚,在内地养小孩呢?”

  在香江有权有势的人养illegitimate child 是小事。

  资本主义社会。

  舆论接受力很强的。

  这一点根本不会影响上官高翔的前途,特别海关还是一支纪律部队,内地提拔任命受外界舆论小。

  可纪律部队的升职,讲背景,讲政治。

  一名海关高层在内地有家有子,在97年是一个政治污点,一旦暴露海关总长的位置就飞了。

  上官高翔不怕死,不怕牺牲一家人,却怕付出巨大代价的成果飞走,feel ill at ease ,陷入巨大的恐慌当中。

  “张先生,对不起,对不起……”

  上官高翔弄洒茶杯,站起身,连连道歉:“我错了!”

  “请张先生放过他们母子,他们是无辜的,无辜的……”

  如果,连内地的child 都死了。

  他就真的绝后了!

  一个人很难承受接连两次家人死亡的打击,罪魁祸首还都是自己。

  放弃香江三十年感情的妻儿。

  上官高翔做的出来。

  可一样心痛。

  这两者并不冲突,毕竟,人心是肉长的,而他只是一时欲望战胜了亲情,加上有内地妻儿作底气。

  才有放手一搏的资本。

  如果再来一次,上官高翔真的会崩溃,光是精神压力就撑不住。

  要要送他去精神病院了。

  Zhang Guobin 则笑着道:“你错了?”

  “伱错在哪里。”

  上官高翔甩手用力闪着巴掌:“pa! ”

  “pa! ”

  “pa! ”

  仅一下就脸颊通红,一下接一下,耳光响亮,非常用力:“我错在不该为一己私利,利用公司。”

  “公司给我的才是我的,公司不给我的,我不能拿,我拿了就是有错。”

  海关最红的红人。

  华人之头。

  这时在Zhang Guobin 面前却卑微的向一条狗。

  李成豪在旁sneered :“知道有错还敢做,罪加一等!”

  “对不起!”

  “宾哥!”

  “有什么事都冲我来,我都没有一句二话,求求你放了我老婆child ,不要对我老婆child 下手。”

  上官高翔眼神带着恳求。

  Zhang Guobin 摇摇头,感叹道:“下一次底牌要藏好,怎么能用我给你开的户头给内地的老婆转账呢?”

  “上赌桌,连底牌都藏不好,活该你倒霉,不过,看在你这么蠢的份上,我还是打算继续支持你的。”

  Zhang Guobin 眼神一扫。

  上官sir重新看见希望。

  “内地的老婆child ,我会派人帮你送到旧金山,旧金山那里有我很多兄弟,负责照顾他们的安全。”

  “放心,吃穿用度,小孩读书,这些事情我都会帮你解决,不过,你就得忘记他们。”Zhang Guobin 笑笑:“在香江该干嘛干嘛。”

  “有空去看看就行。”

  继续把上官高翔的老婆child 留在地内,很容易给其他在形成把柄,毕竟,未来随着上官高翔的位置越高。

  盯着他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放到国外最好。

  手上还能捏一张牌。

  上官高翔双目中则流露出不甘愿的神色,可惜,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道谢:“many thanks 张先生。”

  “我以后一定会……”

  “诶。”

  Zhang Guobin 叹气道:“别谈以后,就谈现在。”

  上官高翔举手起誓:“现在开始香江海关华人警员,一定以张先生马首是瞻!”

  “hehe 。”

  Zhang Guobin said with a smile :“其实海关的权力很重要,就是和义海的国际贸易不多,将来有上官sir帮忙。”

  “是可以开展更多的国际贸易了,上官sir以后再碰见工作上的困难,记得同我讲,我一定代表洪门全力相助。”

  “大家都是自己人嘛……阿豪,快点让鸡叔快点上菜。”Zhang Guobin 开口催道。

  李成豪happily 的站起身:“知道了,宾哥。”

  上官高翔brow beaded with sweat ,面露庆幸,有逃过一劫的感觉,坐回椅子上nodded and said :“我明白,宾哥!”

  他现在一是后悔拿账户给内地妻子转账,二是后悔擅作主张,私自做事,三是感觉后怕。

  他倒也不傻。

  只是,谁能想到当初包的一个二奶,生的一个庶子,转眼间会成为最后的底牌?

  人生很奇妙的。

  Zhang Guobin 则一直都有在投资海关,但作为和义海的龙头,投资海关的回报率较低,毕竟和义海主要在做内地生意。

  港口城市的海运生意早被霍、包等大佬瓜分。

  大佬们直接跟鬼佬对接,只做正行,又没必要扶持中层人马。

  Zhang Guobin 对海关的要求也是够用就好。

  不过,将来真正执掌洪门以后,开始做全球贸易,对海关力量就更渴求了。

  他是打算等到那个时候,

  再抬上官高翔升职。

  怎么样也不会让上官高翔输给一个尉伯韬啊!

  偏偏上官高翔有小勇小谋,没有大智大勇,按耐不足,吃了瓜落,但他也就顺势而为,把上官高翔给抬上去。

  这钱会多花一点。

  上官高翔则是从同等地位的朋友,沦为手下的马仔,失了大局,远不如蔡sir……

  散场后。

  李成豪肩上头挂着一件西装,用牙签剔着齿缝,站在街头嘟囔道:“大佬,接下来去哪里?”

  “上街逛逛。”

  “晚上再去吃一餐饭。”

  Zhang Guobin 弯腰迈步上车。

  李成豪惊讶道:“还要吃饭啊?”

  “还有一个朋友要找我道歉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要在我的地头上搞事,麻烦。”Zhang Guobin 翘起二郎腿。

  李成豪坐在副驾上,顺手把牙签丢出窗外,nodded and said :“好吧。”

  打靶仔开车平治车缓缓驶在旺角街头,和义海夜晚开张的场多,白天开张的店铺更多!

  如今,义海龙头巡场最好的时间已不是夜晚,而是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的正午。

  Zhang Guobin 坐在车上把旺角、Tsim Sha Tsui 、油麻地、铜锣湾的店铺都看过一圈。

  时间很快来到傍晚。

  车队来到屯门码头,换上几艘快艇,在海面上飞速行驶,moved towards 离岛区的大屿山驶去。

  大屿山。

  码头。

  沈鑫穿着中山装,脸上布满胡渣,神情中透露着疲倦,望见entire group 登岛却是精神一振,连忙带着小弟上前握手。

  “张先生!”

  Zhang Guobin 跳下船头,踩在木板上,热情的握手道:“沈Boss !”

  他抬头looked towards wooden fish 峰。

  一尊莲花宝尊上,天坛大佛骨架分明,轮廓已现。

  Zhang Guobin 赞叹道:“天坛大佛距离完工already not far 了。”

  沈鑫顺着目光看去,said with a laugh :“内地工厂正在进行铜板锻造,按照计划,明年骨架就会搭设完毕。”

  “后年外观铜板就会送到岛上,等到铜板拼接完工,天坛大佛就可以举行开光ceremony 。”

  Zhang Guobin nodded :“到时must 请我来参观。”

  “一定!”

  沈鑫跟Zhang Guobin 一路畅谈,相安无事,就像单纯的老友叙旧,直到众人抵达宝莲禅室的斋饭厅内坐下,沈鑫斟好茶水,才出声道歉:“唔好意思,张Boss ,手底下的人做事过火,给张先生的人添麻烦了。”

  Zhang Guobin 坐在椅子上,手指轻敲着桌面,said solemnly :“沈Boss ,出来行,要讲规矩,你不跟义海继续合作搞日化生意,我理解。”

  “我也绝不会为此生气,买卖不成,仁义在,何况,两家集团还是有合作的,但是,动辄就杀人全家。”

  “这种做事方法过界了吧?”

  沈鑫将茶杯放下,扭头说道:“阿末!”

  楚坏、周末、单建国、林栋四人都站在桌边。

  “远鑫五虎”除掉折戟的毒头江澄外,全数出场,Zhang Guobin 身边却站着打靶仔,坐着李成豪……

  周末脸上浮现凶悍之色,探手在腰间取出把枪,关掉保险,转过枪柄,将枪口对准自己,把枪柄递向前。

  沈鑫said with a smile :“张先生,做错事,就要罚,在我眼里跟义海的关系最重要,如果张先生看不惯阿末的做事方法。”

  “可以把阿末杀了。”

  “就当替我解决一个麻烦。”

  杀?

  还是不杀?

  不杀,远鑫大概率会继续跟和义海合作走原料,先前损失的一条财路又能续上,面子谈不上丢。

  但是跟远鑫集团的合作中就会少一丝主动,毕竟,沈鑫不是一个记人情的人,是一个精于plot against 的profiteer 。

  杀。

  上一回Zhang Guobin 还欠沈鑫一个人情,二话不说就动手干掉别人生死兄弟,面子上有一点说不过去。

  好在,Zhang Guobin 有他做事的风格,伸手端起茶杯,送到嘴边……

  沈鑫眼神里露出一丝得逞。

  周末嘴角略带讥讽。

  Zhang Guobin 却顿了一下,出声道:“阿豪!”

  “温柔些。”

  ka-cha 。

  一个健硕的silhouette 在椅子上起身,一把将桌面的手枪抓起,迅速熟练地拉动枪栓,举枪顶住面前的脑袋。

  “再见!”

  砰!

  斋饭厅,第一道菜,上菜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