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677

  第677章 万山主,崩!

  沈鑫贱了一脸血,忍不住浑身一颤,尸首倒地的重响,则让他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他摘下眼镜,用餐巾擦拭干净,带着血,露出笑容:“谢谢张先生教会我兄弟做事。”

  楚坏、林栋、单建国在枪声的那一刻就身形呆滞,一动都不敢动,这时came back to his senses 也是表情僵硬,吞着口水,不敢说话。

  李成豪放下枪,把枪丢回桌上,出声道:“下手快一些,痛苦一少一些,够温柔了。”

  “够了。”

  “够了。”

  沈鑫僵笑。

  由于开枪角度的原因,Zhang Guobin 身上没有溅到一滴血,said solemnly :“这次的账还完了。”

  “江湖事,一码归一码,来我的地头杀人,就得问过我的同意,不然,以命还命。”

  “欠沈Boss 的人情,下一次再还。”

  沈鑫nodded :“好!”

  Zhang Guobin 也不想有人受伤,有人死,可事情终是发生了。

  宝莲禅寺里众僧对枪声非常敏感,很快就有一群僧人进入饭厅,推开厅门,闭目行礼:“Amitabha ,施主在Buddhism 清净之地屠造杀孽,罪过,罪过。”

  李成豪站起身道:“秃驴,人是我杀的,罪过我来扛!”

  沈鑫把聚会地址选在禅室里,说不定有利用禅室之地,Buddhism 信仰,为周末脱死的想法,奈何碰上一个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无所顾忌的大波豪!

  Zhang Guobin 起身道歉:“对不住了,圣一禅师。”

  “不过,对一个将死之人来说,死在禅室或许是一件善事,起码超度可以马上做。”

  寺庙主持圣一法师身披袈裟,合十念叨:“Amitabha …..”

  “辛苦了。”

  Zhang Guobin 鞠躬回礼。

  圣一法师捏着佛珠,转身吩咐Disciple :“马上处理一下。”

  李成豪看着僧侣们动作迅速,着急忙慌的清理现场,暗道:“秃驴们destroy the corpse and evidence 的速度道很快。”

  沈鑫站起身,叹道:“麻烦法师帮我兄弟超度,希望下辈子他不要做我兄弟了…骨灰就请存在寺庙当中。”

  “明年我一定多捐善款。”

  圣一法师满脸感怀:“不用。”

  他匆匆带人退去。

  Zhang Guobin 站在桌前,出声道:“阿豪,下个月记得给寺庙拨香火钱,往后,每年记得来给阿末上香。”

  李成豪nodded :“我知道了!”

  Zhang Guobin 苦笑着道:“沈Boss ,现在我也不适合再呆在大屿山了,饭就改天再吃吧,往后,你我还是好友。”

  沈鑫低头看下身上的血迹,helplessly said :“我也不适合再送你出去了,以后,阿末的生意将交给楚坏负责。”

  “日化生意希望还用你的船。”

  Zhang Guobin nodded :“没问题。”

  海面。

  李成豪脱下西装,甩手把衣服抛进海里,上身穿着衬衫,点起一支雪茄,深吸一口:“沈Boss 还跟我们合作。”

  “不怕我们把他的人杀光?”

  Zhang Guobin 坐在椅子上,背靠船沿,呲笑着道:“我们不是想他的人,想把他杀光的另有其人,相比之下,他更需要跟我们合作,但合作中又有博弈、竞争。”

  “阿末那个人做事不不行,死都自找的,沈鑫又怎么会记仇?不过,沈鑫不记仇,沈鑫手底下人会记!”

  李成豪吹着海风。

  “if the rabbit dies, the fox grieves ,同仇敌忾,我懂!”

  Zhang Guobin said with a smile :“之后跟远鑫集团的合作,让brothers 少跟他们发生冲突,现在他们就是条疯狗。”

  “碰见谁都可能咬一口!”

  Stranded Beast’s Struggle 。

  忘乎生死。

  “得离远一点。”

  李成豪nodded :“知道了。”

  ……

  年关将至,和义海各类商铺、场子里最早开始的是促销活动,趁着春节消费力大涨,各间店铺都在抓紧机会。

  等到大年三十那一天,就是长达一周的市场空白期,除了饭店,影院,KTV等娱乐场所,其它店铺都很难有生意。

  梦工厂下半年主打的三部电影,《wyvern 猛将》,《最佳损友》,《新上海滩》都安排在春节档上映。

  其中《wyvern 猛将》是程龙、洪晶宝主演的动作电影,《最佳损友》则是王晶自编自导,刘德桦、邱淑真、陈玉莲and the others 主演,《新上海滩》改编自《上海滩》,主演为张帼荣,刘德桦,导演徐客。

  这是刘德桦版丁力、张帼荣版许文强的强势登台,在影视圈影响力比不上“周闰发”版本,但也是一时之翘楚。

  Zhang Guobin 一天开三场财务会,每个子公司的年终报告,都要交由总公司集团审核。

  这天,开会开到一半,Conference Hall 房门被人推开,打靶仔带着礼帽,手握电话,鞠躬说道:“张先生。”

  “旧金山的电话。”

  Zhang Guobin 在会议桌上站起身,交代道:“接下来的会议交由元总主持,我先出去一下。”

  他合拢西装在众人瞩目下离开会场,低声问道:“什么事?”

  “阿公打的。”

  打靶仔道。

  Zhang Guobin 接过电话,来到转角,出声说道:“阿公,新年快乐,大年初三去北美看您。”

  “阿宾。”

  “万老山主,崩了!”

  黑柴在电话里的嗓音沙哑。

  Zhang Guobin 愣了一下,心血上头,堵得慌,发问道:“什么时候的事了?”

  柴山主道:“昨天夜晚,心梗没有救过来,早上医生宣布医学死亡,各分区的扛把子都已经在赶来旧金山的路上。”

  “我订最早的班机。”

  Zhang Guobin 说道:“万山主的丧礼,我一定不能缺席。”

  黑柴叹道:“注意安全,万老山主最后一句话都还在讲伱,让我同你说,千万不能忘记world 洪门,天下为公!”

  “我明白。”

  张生的眼睛微微有些发红。

  万山主就算一切都是为洪门总堂plot against ,数次对他的倾力相助却是真的,丢下一个大包袱给他。

  他觉得是累赘。

  别人却认为是恩惠!

  首先,这份提携之恩是不作伪的,其次,万山主对他的欣赏,扶持更是情深意重。

  Zhang Guobin 挂断电话,用手抹了下眼角,感触良多的说道:“包一架中型客机,晚上就飞去旧金山。”

  “明白。”

  打靶仔接过电话,出声答应。

  两天后。

  一架航班抵达机场,grandiose 五十几人走出机场通道,在停车坪里换乘轿车,车队直接向唐人街驶去。

  Zhang Guobin 身穿西装,坐在后排,望向窗外。

  细雨纷飞。

  车队停在唐人街入口。

  整个唐人街里large and small ,沿街的两百多间店铺,restaurant ,夜总会全部挂满白布。

  靠近中华restaurant 的通道里,层层叠叠,挤满了前来送行的洪门兄弟,众多洪门兄弟都只能远远给老山主鞠躬。

  唯有扎职人才能进入礼堂瞻仰,上香,就算如此,唐人街门口都站着数千人,其中还有大公集团高层及大公华人公会的管理层,加州警察厅派出上百名警力在唐人街出入口维持秩序,鬼佬警员们不得不对悲伤中的华人山门敬而远之。

  这时,restaurant 入口外围的人群忽然齐齐分开,让出一条通道,对着中间俯身行礼,人潮就像海浪一般的伏低,一群举着black 雨伞,身穿black 西装的人马沿着通道前进,来到restaurant 门口时带头者稍稍抬高雨伞,露出胸前别着的一朵white 纸花,又展现一双情绪感伤的桃花眼,最后才是一幅神态镇定,表情肃穆,英俊帅气的面容。

  “张董!”

  “张总!”

  “President Zhang !”

  一句句称呼回荡在耳边。

  唯独少了一声和煦的阿宾。

  restaurant 大门处,一个个贴满挽联的花圈堆满两侧,更多的花圈沿着地毯摆进restaurant ,restaurant 两侧的圆木柱上挂着一幅white 挽联。

  白纸黑墨写着:洪英五贤Five Sects 五祖五义五杰三英,天下洪门永忆历代山主英雄气概!

  一位位上完香,行礼完的洪门叔父,大佬聚在restaurant 大门,望见前往来人连忙鞠躬行礼:“President Zhang !”

  “President Zhang !”

  “宾哥!”

  Zhang Guobin step one stopped ,站在台阶前,朗声大喊:“香江义海二十六间字号恭送万会长,万老山主长青!”

  打靶仔替大佬收起雨伞。

  李成豪,东莞苗,海伯,元宝,马王,天堂,丧狗,生菜,大头一共十六位和义海大底,二十五位和义字号香主,六位香江社团代表站在雨中,齐声大吼:“恭送万会长!”

  “山主长青!”

  细细的雨珠打在不同人脸上,一张张面孔都很快浮满水珠,众人都一言不发的跟随前方总Branch Lord 鞠躬行礼。

  大公堂的人连忙闪开,让出restaurant 大门口,不敢受二十六位香主之礼,又有人手忙脚乱的准备茶水。

  胡念中身穿棕色长衫,胸口别着白花,快步跑出restaurant ,目睹面前的阵容,眼中泛起波澜,肃声说道:“家属请张总Branch Lord 进堂!”

  Zhang Guobin 重重nodded ,大步踏上台阶,一步步进入内堂,来到乘放棺椁的Spirit Hall 区,万会长的诸位子女,孙子全都穿着缟衣,扎着white 头巾,一排又一排在坐垫上跪好。

  黑柴、苏爷、胡先生and the others 也侯在Spirit Hall 区,帮忙家属做迎来送往的工作,万山主一生交友众多,很多都是商界巨鳄,政坛大佬,国际富商,需要足够身份、地位的人负责接待。

  大波豪,东莞苗,天堂and the others 则被兄弟请进休息区,一人奉上一杯泡着冬瓜糖的甜茶,用来给brothers 暖身子。

  红白喜事都用冬瓜糖泡茶一来是南方城市的传统习惯,二来是希望宾客味蕾多一分甜味,心里少一分悲凉。

  Zhang Guobin 来到棺椁前鞠躬行礼,又上香三鞠躬,奉上帛金,受了家属答谢,最终才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天子之死,天下缟素,山主之死,洪门缟素,万山主一生功绩盖棺之时才有定论。”

  黑柴说道:“这一天,是最接近万山主人生志愿的一天,天下洪门字号来者八九,阿宾!”

  “你做的好!”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