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685

  “Mister He ,请讲。”

  何said with a smile :“大丰银行有意进行房地产开发,希望邀请义海集团共同入局,成立合资的房地产公司。”

  90年代Early-Stage ,濠江迎来一场房地产大涨,一直到90年代末期结束。

  张国还以为对方是要跟他讲和,didn’t expect ,第一句先开口谈生意,心情一下就愉快很多。

  有钱赚。

  谁不喜欢?

  小Mister He 的格局马上突显出来了。

  Zhang Guobin 感兴趣道:“有大丰银行在濠江作为支持,义海集团出人出力,房产开始的脚步一定很快。”

  何透了一个政府面消息:“濠江政府即将进行大规模的老旧民居拆迁,做好渔民上岸工作,楼市是有利可图的。”

  “我何家经商没有盖楼的经验,但是有一间银行、一间水泥厂,可以提供银行贷款和水泥出售。”

  “利息、价格一定优惠。”

  Zhang Guobin 懂了,许诺道:“只要Mister He 的价格合适,义海集团马上就能签合同。”

  何举起酒杯,满面春风:“两家公司签完合同,葡澳当局会优先给我们批地。”

  “干杯!”

  两人面带微笑的对视一眼,昂首举杯饮下。

  濠江地区的房地产规模不大,毕竟,岛就是那么大,人就那么多,需求有限,曾经葡澳当局穷。

  濠江人更穷。

  人人都没钱,楼市做不起来,加上又有赌业一大块招牌压着,濠江真正做楼市起家的Big Boss 没有。

  历史上,90年代Early-Stage ,濠江地产都是香江公司入局,本地公司承建,承建公司尤以Three Great Gangs 为主。

  拆迁,沙泥,抹墙灰,一桩桩赚钱的土生意,都离不开local tyrant ,崩牙驹真正名声大噪的爆炸案。

  其目标就是为了争夺濠江楼市的承建权,90年代初的濠江,哪家社团接到地产大单,哪家社团就能红。

  不过,现在葡澳当局靠赌业赚了点钱,赌业的利澜也分到市民们头上,已经到一个可开发阶段。

  何闲家族是不做地产,赌业等生意,但手上把持着大丰银行,银行主都喜欢放贷,自然都会对房地产行业感兴趣。

  一来可以放贷给地产公司标地,二来可以放贷给业主置业,双面收息,利益巨大。

  两位Big Boss 在88年决定90年代初的行业走势,就算是顺势而为,影响到整座澳岛的民生。

  这一波楼市风潮中置业的濠Jiang City 民,未来都只会涨,不会跌,很有好处!

  何放好酒杯,伸手进西装内袋,忽然掏出一个名片夹,取出一张名片,压在桌面递出去道:“这是濠江司警局的high level 督察,石岐嘟的名片,麻烦张先生交给手底下人的去联系,做生意,和气生财嘛。”

  “把濠江名声给打臭了,对你对我,对司警局都不好。”何jokingly said :“你看,这回司警局都专门托人让我传话,麻烦张生了。”

  Zhang Guobin 接过名片,很自然的收进口袋,捏着衣边,slightly nodded :“Mister He 说的对,和气生财,你surnamed He 。”

  “我也姓和,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hahaha 。”

  包厢里,一阵爽朗的笑声传出。

  Zhang Guobin 回到车上,第一件事就是取出名片,递给前排的飞麟:“找到崩牙仔,让他不要再打了。”

  “牌面已经够漂亮,清一色可以慢慢做,大佬要赚钱了。”

  飞麟在副驾驶扭过头,接过名片:“识得啦。”

  “大佬。”

  崩牙驹是一个非常醒目的人,当天收到名片就让brothers 收手,既给濠义堂休整的时间,又给黑白两道一份面子。

  前几场急功猛打拼下来,别看公司一天扫两条街,堂口brothers 的损失也很大。

  大圈帮注定会被扫到角落。

  濠义堂在有洪门的支持,即将吃尽濠江的时代红利,一涨一落,差距彰显,清一色只是时间问题。

  石岐嘟在濠江司警当中则是“雷洛”式人物,名号不如雷洛响,但,该有的能力都有。

  崩牙驹跟他勾搭上以后,天天好酒好菜,暗暗送礼,最后竟然认他做了“契爷”,有石岐嘟帮忙,崩牙驹更是顺风顺水。

  镜湖医院。

  ICU。

  何Boss 面色虚浮,躺在病床上,低头一口口吃着瘦肉粥,皮肤不带血色的惨白,看起来垂垂老矣。

  医生护士24小时监控,子女日夜守在陪护区,家里的律师,会计师都在,生怕错过什么临终遗言。

  三位姨太,八位子女,大小全都在站在床前,one after another 人头目不转睛看着他,看到何鸿笙心底都有点发渗,张开嘴,问道:“澳娱的情况怎么样了?”

  “公司运转很的好,没出甚么大问题,几名叔父一直守着家呢。”正房长女何朝英语气冷淡的说道。

  何Boss nodded :“外边呢?”

  二姨太道:“笙哥,执行爆炸案的罪犯已经自首,警方怀疑有幕后主使策划,调查还在进行。”

  “澳督派人来询问你的安全,港岛的霍先生,包先生,Mister Li 也都有致电慰问。”

  何Boss 皱frowned ,放下汤更:“说点我不知道的。”

  二姨太表情复杂,hesitantly said :“水房反水,改了名跟和义混,现在是洪门濠义堂,九江帮跟濠汕帮连输几场。”

  “和字头正式踩进了濠江。”

  “Zhang Guobin 也跟小何勾搭上,两个人一起成立了地产合资公司,一边在标地,一边在运河沙,另一边在产水泥,分工的挺明确。”

  何Boss 看了她一眼:“伱知道的也很详细。”

  二姨太道:“我们错过了濠江的楼市。”

  何Boss 摇头道:“不是错过了什么,而是我这辈子只配做一个赌档佬了。”

  人贵在自知,其实被炸一次,未免不是坏事,否则,尾巴翘上天,都不认识自己了。

  这次他并没有道歉,也没有施压警方问责,默默就把事情带过。

  Zhang Guobin 把崩牙驹叫到酒店一起吃饭,放下餐具,突然问道:“崩牙仔,你觉得濠义堂该守洪门的规矩,还是该守和义的规矩?”

  崩牙驹不假思索的答道:“该守张生的规矩。”

  Zhang Guobin nodded :“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懂!”

  崩牙驹绝不犹豫的答应:“以后濠义堂有我在一天,就绝对不会碰白粉的生意。”

  Zhang Guobin 非常满意:“好,将来公司在濠江的建筑、墙灰生意也全交给你做,按照规矩给公司抽水就行。”

  “那些生意谁爱做谁做,我同香江大圈帮的彪哥是好朋友,有潮汕Chamber of Commerce 的人给他托话,我也sorry 拒绝他。”

  崩牙驹呲着口大黄牙:“就让他们当赚黑心钱去吧,我以后跟张生赚干干净净的钞票。”

  Zhang Guobin 用毛巾擦手,nodded :“懂得食脑,你有前途!”

  两个月后。

  柳文彦打了一个电话给Zhang Guobin :“张生,濠江有一间叫濠义的公司,给内地捐了200万澳元的助学基金。”

  “根据接触的行政人员说,对方是打着你名号来捐钱,你有没有印象?”

  Zhang Guobin frowned ,语气不悦:“打着我名号进内地捐钱的人那么多,我怎么会记得是哪一个?”

  “下回只要不是我公司走帐的捐款,全部算他们自己名下,扑街,邀名还要来傍我,我这么好傍的吗!”

  柳文彦curl one’s lip :“you brat ,问你两句还喘上了,下次喝酒灌趴你!”

  濠义堂的名字自然早在一个月前就上报洪门总会,黑柴在旧金山兢兢业业的维持大公堂运转,收到报告的时候气得不行。

  他怒气冲冲的找到苏齐铭,把堂口名册拍在桌面,气急道:“阿苏,你看,我在总堂替他累死累活的打工。”

  “他在外面给我招新堂口,现在好了,都不用和义的字号,直接打着洪门的名号,功劳,名声全给他一个人赚了。”

  “现在我又要替他擦屁股。”

  苏爷身穿azure clothes ,正坐在茶几前,忍俊不禁的said with a smile :“这不是好事吗?”

  “给你的山主任期添光加彩,将来Disciples 数起来,好歹,你这个山主没有白当。”

  黑柴大骂道:“他也不怕brothers 去濠江把他绑回来!”

  “oh! ”

  “不成器的家伙!”

  苏爷奉上一杯热茶。

  “来来来,喝杯茶消消火,做人还是要开心嘛,不要跟不成器的Junior lower oneself to somebody’s level 。”

  黑柴coldly snorted :”hmph ,后生仔,不懂事!”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