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688

  1 month later 。

  濠江,花地玛堂区,《赌城风云II》片场。

  Zhang Guobin 带着一班西装马仔,来到片场外围探班,同时把崩牙驹引荐给王经:“王仔,将来在濠江拍戏,有什么事情可以找驹仔来解决。”

  “我明白。”

  王经nodded 哈腰,递上香烟:“Boss ,抽烟。”

  “驹哥,来支烟。”

  崩牙驹站在张先生背后,接过香烟,表情亲善的笑笑。

  王经吓了一shivered ,转身挥挥手道:“阿欣,给Big Boss 倒杯咖啡。”

  Li Family 欣连忙冲了杯速溶咖啡,整理好头发,上前语态轻盈的说道:“Big Boss ,喝咖啡。”

  “many thanks 。”

  Zhang Guobin 接过咖啡,浅尝一口,laughed 。

  王经私下在片场找到Li Family 欣,出声提醒:“欣姐,Big Boss 来濠江为了甚么,我想你是知道的。”

  Li Family 欣nodded :“我明天请假陪Big Boss 去旅游。”

  “陪什么游啊!”

  王经语气焦急:“Big Boss 住的酒店我打听好了,晚上你可以去敲门,Big Boss 会给你开门的。”

  Li Family 欣脸色有些失望,陪游的过程都没有,那就不是女朋友,是单纯的送上门了。

  “好。”

  她轻咬唇齿,下定决心的答应道,跟倪振分手之后,能够傍上张Boss 绝对值,就算当不成女朋友。

  多捞几部车,几个包都赚到,何况只要上一床,说不定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慢慢的就有名有钱了。

  晚上。

  Zhang Guobin 刚刚跟崩牙驹,黑仔,肥仔坤,水房赖吃过饭,站在窗户前看着赌城夜景,门外就响起敲门声。

  “da da da 。”

  “宾哥。”

  打靶仔喊道。

  Zhang Guobin 手指间夹着雪茄,回头looked towards 门口:“请进。”

  打靶仔推开房门,穿着西装,站在门口鞠躬道:“宾哥,有位叫Li Family 欣的小姐,说是想要跟您请教剧本。”

  他说讲话的口气一整本经,表情非常严肃,就像在讲一件正事。

  Zhang Guobin 表情非常意外,但laughed ,讲道:“请她进来。”

  套房大到一个人住冰冷,多一个人多些温度嘛,Li Family 欣进门后规规矩矩的弯腰问候:“张先生。”

  “Young Lady Li 。”

  Zhang Guobin 打量着一身纱裙,扎着头发,戴着钻石项链,挂着珍珠耳环,手里还提着爱马仕皮包的港姐。

  第一眼就被对方身上珠光宝气,衬托出的high level 感所惊艳,从里到外无一在告诉外人。

  “我很贵的,一般人玩不起。”

  但是当素色的纱裙落下,亮片的灰色高跟鞋踢开,内里火红的打扮却挑动人心,把衣服一件件的丢进火堆里,将火烧的又高,又旺,懂得吹风,田里有油,用最少的布料烧最旺的火,这是门艺术,需要innate talent 的艺术。

  second day 。

  上午。

  Li Family 欣洗漱干净,穿好衣服,站在镜子前整理好仪容,拿上手提包离开套房,沿途的保镖们looked steadily forward ,表情严肃。

  她却仿佛享受到众人的尊重,步伐轻快的离开,好像整个人都变高贵了。

  要不是张先生下午就要回香江,她肯定要好好陪张先生玩两天,不是每个港姐都能傍上张Boss 的。

  下午。

  片场。

  王经看见Li Family 欣坐的士车回来,眼神意外,上前迎接时绝口不提车的事,就是laughed 的问道:“Young Lady Li 。”

  “昨晚开心吧?”

  Li Family 欣心里有点扭捏,口头讲话却大胆很多:“张先生艺术造诣很深。”

  “那是。”

  “那是。”

  王经心道:“对电影理解还很硬呢。”

  “那张先生有没有讲什么?”他刺探道。

  Li Family 欣说道:“张先生让我好好拍戏,他下午要回公司开会,让我自己打车回片场,对了,王导。”

  “下部戏是不是该让我当女主角了?”

  王经尴尬道:“下部戏一定有你的角色,是不是主角还需要再看看。”

  “那我没有车开。”

  Li Family 欣环顾all around 一圈:“很不方便的。”

  王经暗骂一声:”Damn it, 年纪轻轻,don’t act without some incentive 啊,这回Big Boss 什么都不送给她,肯定是伺候的不到位!”

  “干,Boss 吃干抹净,我来买单?”他心底inwardly grumbled ,表面上却不敢拒绝,要是,事情手尾没处理干净。

  他在梦工厂也不用干了。

  “行。”

  “明天送伱辆平治。”王经clenched the teeth ,一跺脚。

  牙差点碎了,脚差点崴了。

  半年薪水都搭进去了。

  和记大厦。

  Zhang Guobin 身穿西装,扎着领带,坐在Conference Hall 长桌上首的位置,语气严肃的讲道:“据有关人士的消息,深城开始全面开始严打。”

  “现在,公司将全部停止内地夜总会,酒吧,按摩房的合作,马王,你把那些马夫,教官都撤回来。”

  马王坐在位置,衣冠楚楚,put on airs 的喊道:“没问题,宾哥!”

  Zhang Guobin 又道:“阿豪,义海物流近期停止水酒,电器,化工原料的运输,车可以少走,brothers 的安全第一。”

  李成豪slightly nodded :“知道了。”

  “这段时间公司的brothers 要勒紧腰带过日子,告诉他们,二奶没有性命重要。”Zhang Guobin 出声道:“公司的红油生意也要中断。”

  这是要全面切断跟深城的生意合作。

  内地就只剩滇省那一块的jade stone 生意,以及建筑,地产,代工厂的正行生意。

  风声从没有这么紧过!

  龅牙秋惊讶道:“宾哥,内地出什么事了?”

  Zhang Guobin 表情冷峻,出声说道:“前几天新闻都播了,远鑫集团最大的靠山倒了,距离远鑫集团关张的日子开始倒计时了。”

  “根据他们办事的风格,打完老虎苍蝇,下一步就是收网捞鱼,案子已经立了,我不可希望捞鱼捞到海里。”

  龅牙秋、马王、元宝、美姐and the others 都是表情骤变,断一项生意没什么at worst ,要是跟远鑫集团的合作都断了。

  公司地下生意将缩减十分之二,影响到相关从业的兄弟两三万人。

  Zhang Guobin 看出大底眼神中的不舍,直接讲道:“别以为自己兄弟多就了不起,一座大山,一记Iron Fist 下来。”

  “屁都不是!”

  “幸好我们隔着海,能够挡挡风浪,但是该舍的地方must 舍,我前几天特意去一趟濠江,让濠江的brothers 都收收火了。”

  “同时跟大圈帮谈好,让九江公司跟豪汕企业合并,现在叫澳企业,我做这么多就是不希望大家出事。”

  龅牙秋忍不住问道:“大佬,这些生意是跟之前一样停一停,还是说直接断了?”

  义海集团完全离得开几桩生意,但是彻底断掉几个财源,就等于大公司停止几个重点项目部。

  公司整体实力多少会受影响,账目收入也会下降,项目部里的brothers 还不能裁员。

  要是默不作声的放他们去找工作也可以,但是私下重操旧业,又导致江湖动荡的几率很高,不像是总裁的风格。

  如果把他们留下来重新安排,收入比不上从前,可能会对公司有怨念。

  “远鑫大概率是挺不过这一关了,沈Boss 手底下负责财务,利益的林栋已经进去了,下一步就是抓捕单建国。”

  “如果沈Boss 没有了,公司的业务就只能停止,毕竟我们不是专业干这些的,虽然曾经是,但现在不是了。”

  Zhang Guobin 靠着办公椅,手里拿起一支雪茄,竖着指向各位大佬,警告道:“记住,我们都不是曾经的那个人了!”

  “受到影响的brothers ,公司会安排去新的公司上工,就算收入不如从前,也会有一口饭吃,谁要是不服气可以走人,但是租房福利、分房计划全部停掉,近些年的房租算清楚,照规矩加上利息,加上红包,磕完头干干净净的走,否则就按照家规处置。”

  “铁了心混江湖,捞偏门捞到底,就按照江湖的规矩来。”Zhang Guobin 说完把雪茄丢下:“去办事吧!”

  this time 大佬的态度极其强势,完全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末尾还把家规都给搬出来了。

  马王、元宝、美姐、龅牙秋and the others 不敢有任何说辞,起身答应:“是!”

  “张总!”

  Zhang Guobin 坐在椅子上,静静望着大底们离开,把雪茄放在鼻稍前轻轻嗅着,忽然一笑:“给brothers 分房、谋福利也不是完全做慈善,没有任何好处。”

  “起码没有人敢再反对我的意见,敢再提出脱离社团。”

  事实上,江湖社团有人进,有人走,就算是Zhang Guobin 扎职上位以后,还是有人会默默退出义和海。

  但自从社团发布租房福利之后,退出社团的事就几乎灭绝,很多人就连出国都要保留seabed ,keep on saying 一辈子的义海人。

  发布分房计划以后,不只是没人脱离公司,公司内连敢开口反对他的人都没有,反对他就像是反对天理。

  权威近乎上升到一个绝对的程度,或许古惑仔都wild ambition ,但那时是一无所有,往往得到以后更懂得知足。

  这还是古惑仔。

  普通市民一个面包,一辆车就足够了,二战发起者之所以能够成为魔鬼,就是因为他给过面包,欲取之,必夺之,公司高福利政策,带来的是话事人之绝对集权与威望!

  Zhang Guobin 深深知道严打两个字的残酷,那是全方面,spare no effort 的,只有把公司约束的更严,才能更平稳的渡过风浪。

  要知道,义海集团跟沈鑫集团的合作并非about a year ……

  他得谨慎。

  必须非常的谨慎。

  “嘀嘀嘀。”

  Conference Hall 里,忽然响起电话声。

  东莞苗神色严肃的上前讲道:“宾哥,内地打来的电话。”

  “好。”Zhang Guobin 接起电话就听见一串爽朗的大笑,沈鑫穿着中山装,坐在车里,出声说道:“张先生,many thanks 你接我电话。”

  “我还以为这通电话会盲音呢。”

  Zhang Guobin said with a smile :“沈Boss 说什么话,我相信沈Boss 能够摆平这些小麻烦的,要不要派几个人去协助你?”

  要是能插几根针进远鑫偷听八卦就好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