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689

  沈鑫却很是直接的说道:“以张Boss 在内地的关系,用张Boss 的人,我大概是嫌死的不够快。”

  “hehe 。”

  Zhang Guobin 轻笑两声,故作懊恼的拍拍头:“也对,谁知道我身边有多少针,要是不巧正好派到沈Boss 手下,那可就坏事了。”

  “我会内疚一辈子的。”他直抒胸怀。

  沈鑫望着车窗外,沧嗓的道:“其实,张先生,this time 我还是想来跟你谈生意。”

  “谈什么生意?”

  Zhang Guobin 想不到这时候义海集团跟远鑫集团还能达成甚么合作,沈鑫手指轻敲着腿背讲道:“两年前,我在北美竞标了一块地。”

  “那块地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蕴藏石油,近两年都在忙着开采。”

  Zhang Guobin heart startled :“沈Boss 真是胸怀大志。”

  根据合众国的《国家开垦法》及《地权法案》,土地所有人享受一切土地带来的收益,其中就包括石油资源。

  在北美起家的能源大亨、珠宝大亨、矿产公司,全都是《地权法案》的坚定蹙拥者,早已成为一个强大资本。

  当年的淘金热、油田潮,都是基于《地权法案》,谁TM说上交国家轰死谁,能够放手在北美拍油田可是大豪赌。

  沈鑫轻轻的发出蔑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good luck ,还是运气不好,油田上真探勘出了石油。”

  “年初第一桶就采出来了,一百五十平方公理的地,储藏量两亿吨,地表油占百分之三十,剩下百分之七十是页岩油。”

  Zhang Guobin 咽了口唾沫,羡慕道:“沈Boss 真是运气绝佳,能够在北美赌中油田,good luck 过中彩票了。”

  沈鑫颇为感叹:“我却是更羡慕张先生,身在香江,出入自由,我现在是困在a corner of land ,寸步难出。”

  “在北美有油田又怎么样?家人、朋友,一个都出不去。”

  困龙。

  困龙。

  将死之龙。

  上不了天,下不了海,看上去再威风八面。

  奈何,只剩dead end !

  Zhang Guobin 马上领会到北美油田的深意。

  这是沈鑫跳出国家,布好后路,决心洗白的重要一步,若是北美石油公司立起来,结合国内的公司一运作。

  说不定转身就能reach a higher-level ,成为renowned 的国际Boss ,移民到国外更是简简单单。

  “那沈Boss 想要跟我谈什么生意,石油进出口吗?”

  Zhang Guobin 问道。

  沈鑫轻轻摇头:“石油公司还没有建好提炼厂房,后续也没钱建了,frankly ,光是拍油田就花了十几亿美金。”

  “用掉我创业这么多年的所有积蓄。”

  Zhang Guobin nodded :“石油公司确实是大资本,ordinary person 根本玩不转。”

  沈鑫叹道:“如果博舍的财路不断,支撑起一间石油公司不难,偏偏现在我几条财路都断的干干净净。”

  “没猜错的话,水路上的生意。”他语气一顿,讥讽道:“香江也没人敢再接货了吧?”

  Zhang Guobin 也不否认:“最近风头确实紧,有打算停一停,请沈Boss 自重。”

  “张Boss ,我都懂。”

  沈鑫笑着道:“所以,我想把石油公司作价十亿美金,沽售给张先生,要求就是现金。”

  “这块油田就在加州,大公集团绝对有能力开发,不知道张先生同意吗?”

  Zhang Guobin 又是非常诧异。

  “沈Boss 决定好了?”

  沈鑫摘下眼镜,吹了口气,说道:“如果张先生没问题的话,我在国外的人马上可以去大公集团签合同。”

  Zhang Guobin 犹豫道:“十亿美金的收购案,我得考虑考虑…..”

  “等你的消息。”

  沈鑫说道。

  ”pa 。”

  Zhang Guobin 将电话挂断,坐在椅子上沉默的思索,一块拍卖价十几亿美金的油田,开采出石油之后,价格会上升至几十亿。

  具体得按照石油储量来定,当然,目前国际上页岩油开采技术不高,百分之七十的页岩油会被视作无效资产。

  这并不是指页岩油无法开采,指的是开采成本过高,收支不平,没有经济价值,毕竟world 上的石油储量其实很高,伴随着科技技术提升,越采越深,油田越来越多。

  中东、苏联更有大面积的地表油,开采成本极低。

  页岩油就成为无效资产,但光是百分之三十的地表油,大约就有六千多万吨,足够开采十几年。

  经济价值超过百亿美金,而且他知道随着未来开采技术的提升,页岩油也是可以开发的,加上北美是个产油大国,会为油价努力做事。

  在北美当油Boss ,比在国内当煤Boss 都爽,远鑫集团开的价格不是高,是太低了。

  远远低过市场价。

  Zhang Guobin 觉得他不是在抛售产业,是在交代后事,world 上哪有白白领人遗产的好事。

  沈Boss 明能干,wild ambition 。

  盯着他的遗产?

  烫手啊!

  “或许,沈Boss 就是买了油田才被人揍,利用人脉关系在内地捞的钱,必须在内地花,想着挪窝。”

  “把你骨灰都给扬了。”

  Zhang Guobin 活动了一下手指关节,还是感觉非常棘手,拿出电话打给柳办,出声说道:“Old Liu 啊……”

  “我有件事想请教一下。”

  柳文彦正在忙着办公,匆忙道:“你说。”

  “有空当面聊?”

  Zhang Guobin 问道。

  柳文彦动作一停,出声道:“晚点我联系伱。”

  “没问题。”

  夜里,十一点。

  旺角。

  江记大排档。

  brightly lit 的街道旁,Zhang Guobin 换了一套牛仔衣,搭着white T恤,打扮的很是清爽。

  柳文彦把公文包放在椅子旁,满脸笑容的道歉:“唔好意思,张生,最近工作比较忙。”

  “没关系。”

  “再晚都等你。”Zhang Guobin 招呼着服务员上菜,柳文彦夹了一块牛肉,送进嘴里说道:“张先生,有什么直接说吧。”

  “你我什么关系?”

  Zhang Guobin 轻笑一声:“也是,你都成港澳台的头子了。”

  “我想问问,往内地的红油生意能不能继续做,资本主义羊毛,不薅白不薅嘛…..”

  柳文彦表情骤然僵硬,讪笑两声,出声道:“原则上不允许,涉及远鑫集团的一切活动都在监控范围之内,纳入监控范围就有要做事。”

  “但你说的对,红油是享受鬼佬祖家补贴的,生意上有点不光彩,但利益人民嘛。”

  Zhang Guobin probed :“有机会?”

  柳文彦重重nodded :“我尽量疏通。”

  Zhang Guobin 高兴的举起酒杯:“many thanks 柳先生,将来我一定不忘记柳先生的仗义相助,危机之时方见兄弟本色啊。”

  “来,干一杯。”

  柳文彦咬着块避风塘炒蟹,匆忙举起酒杯道:“来来来。”

  这夜。

  Zhang Guobin 陪他饮到凌晨两点,醉醺醺的坐上车,在brothers 的搀扶下回到浅水湾住所。

  “大佬,宾哥是怎么了?”

  打靶仔守在门口,出声问道:“以前,宾哥陪人喝酒,从来不会喝到这么晚。”

  东莞苗叼上支香烟,在夜色中静静吸着。

  “宾哥心里也为brothers 的生计发愁,别看会上说断就断,把跟内地的财路断得干净,但也害怕brothers 赚不到钱。”

  东莞苗平时不说,心底却一直都知道大佬的压力重。

  威风就威风一下。

  责任却是伴随一生。

  三天后。

  深城,一场内部会议上,柳文彦斗胆提了一个建议,却被执行部门直接回绝,继而在会议中引发一次大讨论。

  散会后。

  柳文彦来到老领导的办公室,动作娴熟的拿起搪瓷杯,替领导接了一杯开水,冲好茶叶。

  “小柳。”

  “这次会议上的发言有点失水准啊…..”Old Mister 徐徐吹着茶汤。

  柳文彦身穿西装,扎着red 领带,站在一旁鞠躬道:“老领导,我只是说自己的见解。”

  “你的见解没有错,只是讲话的时候不合时宜。”Old Mister 瞟了他一眼,点到即止:“所以,我才说你失了水准。”

  “这不像你讲话的水平,说说看,帮谁作的势?”

  柳文彦毫不遮掩的说道:“帮张先生,主要也是看在他对同胞之间做的努力。”

  Old Mister nodded :“帮人可以,但得论什么事,这件事情就算了,对了,你近期也别负责港澳台那方面了。”

  “有点事情调你回来。”

  柳文彦心头一紧,连忙欠身,happily said: “very good ,我终于有机会跟您继续学习了。”

  当他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衬衫却早被汗水打湿。

  下午。

  他在办公室里,打了一个国际电话,出声道:“张先生,对唔住,这回没帮上忙。”

  Zhang Guobin 表情愣了一下,旋即said with a smile :“小事情,本来就是试试看嘛,many thanks 柳办,改天有机会再聚。”

  柳文彦深深吸了口香烟,叹息道:“我看怕是没机会了……”

  “en? ”

  Zhang Guobin 吓了一跳,还以为Old Liu 背着他收钱了,幸好Old Liu 马上接话道:“我背安排了新工作,算是提了提待遇,但是没机会独当一面,继续负责外边的事,应该很快会有新人跟你联络。”

  Zhang Guobin 的心又跌入谷底,用手摸索着烟:“this time 我欠你的,Old Liu 。”

  柳文彦said with a smile :“hahaha ,这次开心事,谈这些干嘛,我干这份工作,无论在哪里都一样,忠诚第一,绝对忠诚!”

  “以前我还看不惯你呢,讲个屁!”

  Zhang Guobin 点上烟:“废话不多说,陪你抽一支。”

  两人一个站在走廊上,一个站在窗户前,各自抽完一支烟。

  柳文彦道:“多配合我新同事的工作吧,就算帮我的忙了,再会。”

  “再会。”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