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n’t Been A Boss For Many Years Chapter 691

  second day 。

  下午。

  张先生请洪晓才光临有骨气restaurant ,洪晓才拿出全部的补贴,特意买了一套新西装,用餐的时候对张先生毕恭毕敬。

  宴请结束。

  李成豪跟在大佬背后,纳闷道:“宾哥,洪先生怎么没昨晚那么拽了?”昨夜。

  洪先生坐在车里握手,居高临下的姿态,着实让他有点惊讶,气倒是不气,就是太久没见过这种人了。

  Zhang Guobin 站在restaurant 门口,面上却said with a smile :“昨天心态一时没转换过来嘛,不过,一夜就能摆正位置。

  “当办事人的分寸还不错。”

  这段时间洪晓才刚刚上任,首要工作就是跟港商接洽,一位位Big Boss 都吃过去,喝过去,顺便见识一下港岛风光。

  如果能够拉点投资,做出点政绩,履历就漂亮了。晚上。

  陆羽茶楼,洪晓才穿着西装跟Li Family 城饮茶,谈起在内地投资的港商,Li Family 城现在也是排得上号的角色。

  和记黄埔的经营策略转换,大举投资内地,确实让黄埔实业备受看重。

  second day ,洪晓才又跟武兆楠、大圈彪and the others 见面,third day 才轮到濠江、台岛large and small 的Boss 。

  港澳台。港岛还是first !

  一周后,他把手头工作整理清楚,方提着礼物,亲自上方拜访霍先生、包先生and the others

  深城。

  楚坏躺在一间按摩房的浴缸里,right hand 架在浴缸旁,舒适的呼出口气。

  小姐身材高挑,一米七多,踩着高跟鞋,穿着red 亮面的皮裙,上身是足球小姐的装扮,双膝正蹲在地上,轻轻用手给Boss 捏着肩。

  放松完筋骨,把头凑上前,靠向男人胸膛,伸出舌头正要进行下一步工作的时候,房间门忽然被用脚踹开。

  ”peng!”

  五名穿着绿色制服,戴着帽子,手持武器的工作人员冲进门内,loudly shouted :“别动!”

  “别动!”

  足球小姐舌头马上就不敢动了。

  楚坏却猛的在浴缸里爬起身,激起水花,跳出鱼缸冲向窗户,right hand 正要触碰到把手,后背却死死被人压下:“楚坏!”

  “你的事发了!”两个小时后。

  楚坏穿着茄克,头发还带着点水,双眼藏在松垮的刘海下,坐在审讯室里的铁椅上,双手戴着手铐,神色中充满阴霾。

  背后墙上是八个red 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深城。

  南山区,远鑫集团。

  一座23 layers 的玻璃大厦内,一百多名穿着绿色制服的办公人员,正围绕每一个工位、办公室进行搜查行动。

  正在公司内工作的职员,large and small 三千余号人,全部在各个办公区的墙边抱头蹲好,绿色制服将一辆辆推车推出大厦,车上装满large and small 的箱子,几辆货车用来装载文件。

  办事人在现场就对远鑫职员进行分辨,全数做好登记,再把底层职员先行放回,将中高层管理及会计、外贸部门的核心职员装车带走。…

  凌晨。

  一名办事员拿出两张black 封条,在远鑫集团大门前交叉贴死,一个巨大的跨国集团轰然倒台。

  这是深城80年代最大的一间民营跨国公司,也是深城第一家意义上的民营跨国企业,一间企业的倒下,就是某种意义上时代的结束。

  这个可以仗着渠道、关系、垄断,犯罪,非法集资的企业倒台了!

  比任何人想象的都更快,更加迅速,甚至是悄无声息,没有卷尘埃。

  这种速度才是最真实的速度,快到所有人都反应不及,没有任何时间做一点准备。

  Zhang Guobin 左手揣在胸前,right hand 捏着一支烟就放在嘴边,站在和记大厦办公室里,望着前方的维港夜景。

  “呼。”

  深吸口烟,感叹道:“真实令人熟悉的速度。”弹弹烟灰。

  他心底却有一抹为远鑫惋惜的情绪。或许,

  这是if the rabbit dies, the fox grieves ,心有戚戚,但是,他明白远鑫死的一点不无辜,远鑫不死,那座城就要亡。

  企业。不是这样经营的,

  城市更不是谁的羊圈。“干的好!”“嘀嘀嘀。”big brother 大响起铃声。

  Zhang Guobin 转身把香烟掐灭,接起big brother 大问道:“哪位?”“张Boss 。”

  “我是沈鑫。”

  对方的沈鑫带着些许苍凉,但依旧带着往日的平静。

  Zhang Guobin 猛的陷入沉默,缓缓凝声问道:“沈先生,还没死啊?”“哪儿有这么快。”

  沈鑫畅said with a smile :“十亿美金没护住公司,但起码能护住我,可惜,雄鹰不可有双翅任其翱翔,猛虎不可再有爪牙由其肆意。”

  他的羽翼都被剪干净了。

  Zhang Guobin nodded :“沈先生,现在是非常时期,你给我打电话,不会是单纯叙旧吧?”

  沈鑫said with a smile :“张Boss ,你好像很怕我,没必要吧,这不是你的胆量。”Zhang Guobin 回绝道:“我可不是怕你。”

  沈鑫叹道:“很抱歉,张先生,我还没有死,而且希望想你帮个忙。”

  Zhang Guobin 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出声问道:“你有什么筹码,值得我冒多大的险?”

  沈鑫直言不讳:“我没有任何筹码,相关账目都已经烧得干干净净,楚坏在监狱里把自己舌头割了。”

  “你没有任何麻烦需要解决,所以,我不是要求你,是恳求你。”沈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也都些惆怅,一辈子他第一次求人。

  Zhang Guobin 心里不禁没有放松警惕,更是感到压迫,答道:“你先说。”

  沈鑫道:“我手里还有最后五千万美金,是我Boss 赏给我的养老金,不过,我想用这笔钱,继续把天坛大佛给修完。”

  “你什么意思?”

  Zhang Guobin 皱frowned ,出声问道:“有路走,你不走,你要把事情越搞越大?”“别担心。”

  沈鑫连忙答道:“我只是一心向佛。”“记得的。”…

  “你说过,你不信佛,只信自己。”Zhang Guobin 问道。

  沈鑫nodded :“所以,我要把我自己给修完,给自己留个金身,一辈子也算没有白活!”

  Zhang Guobin 回绝道:“没必要,理智一点跑路吧。”

  大屿山,宝莲禅寺,天坛大佛,已经临近修建完毕。

  这时就算沈鑫跑路,后续修缮款也可由禅寺自行筹集,毕竟,这么大的一个项目,佛教信众亿万,不至于烂尾在香江。

  然而,这尊参照龙门石窟的卢舍那佛面相,采用敦煌石窟Sakyamuni Buddha 服饰纹理,world 最高的户外青铜佛座像。

  对于众人而言is a 佛像。

  对于沈鑫而言却是一生功业的证明。众生拜佛如拜他。

  见他如见佛。

  是他野心的证明,是他活过的证据,现在远鑫集团烟消云散,brothers 死的死,抓的抓,沈鑫更impossible 放弃盖完最后的大佛。

  他只是讲道:“你不肯帮我,就是要毁了我,逼死我,你这样不好吧?”Zhang Guobin breathed deeply ,内心动容,终是不忍拒绝朋友的临终之情。

  “我要怎么帮你?”

  沈鑫said with a smile :“我还会在内地避几个月风头,when the time comes ,安排一条船给我,送我到香江就行。”

  “佛像的修筑不用你管,有一家内地公司会负责,那间公司合法合规,在宗教办公室有备案。”

  “等到明年一月份大佛修建完毕,我会再打电话给你,我只想去亲眼看看大佛,看完我就自首。”

  张生答应道:“好。”沈鑫笑了:“many thanks 。”

  “我没有看错你,宾哥。”.·

  “Boss ,最新和记黄埔在内地连拍几块好地,公司投标都没有竞争过,内地分公司给我打电话。”

  “问我们公关部什么情况,你看?”

  地产公司Chief-In-Charge 坐在办公室里,表情有点拘束。

  Zhang Guobin 端着茶杯,喝了一口,疑惑的道:“一块地都拍不下来?”

  “那倒不是,就是只能捡一些次点的地,要不是交通不行,就是地块太小,肥肉都被人叼走了。”

  地产公司总裁说道。

  Zhang Guobin 知道近期和记黄埔在内地发力竞争,而内地地产也不是一家公司能吃下的,别说港商。

  各省的本土地产公司都吃的满嘴肥油,还有直属的地产企业,总之蛋糕够大,分蛋糕的人多。

  Zhang Guobin 先前有柳办疏通关系,总是能干吃到港商里最肥的一块肉,现在也不是吃不到肉,就是吃得少了。

  增数下来了。

  他真不好去提什么要求,否则就有点贪心不足,于是便掂量着道:“你给内地公司多提升两点活动经费,剩下的事情我再去看看。”

  “好。”地产公司Boss 说道。

  Zhang Guobin 心底琢磨了一下,拿起桌面上的电话,打给洪晓才主动邀请道:“洪先生,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到旺角吃个饭?”

  “旺角?”

  洪晓才愣了一下,旋即said with a smile :“张先生,半岛酒店吧,下午正好在那里有个会,晚上可以一起吃个饭。”

  Zhang Guobin 爽快的答应道:“行,半岛酒店。”晚上。

  七点。半岛酒店。

  Zhang Guobin 走下一辆平治车,进入酒店,迎面就看见洪晓才的司机,司机热情的上前迎接:“张先生,洪先生在上面等您。”

  “好。”

  Zhang Guobin 跟随司机进入电梯,来到餐厅包厢门口,就见到一个middle age person 穿着高档西装,戴着名牌手表,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在椅子上站起身道:“张先生,欢迎欢迎,这个月还没跟你一起吃饭了。”

  “我都好想你了!”

  为您提供大神萌俊的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689见他如见佛免费阅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