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Just Became An Immortal, My Descendants Beg me To Come Out Of The Mountain Chapter 296

  第296章 Dao Ancestor 来了

  战场上,姜叶双掌缭绕着黑气,身形如鬼魅,快速穿梭,沿途,他快速挥掌,one after another black palm shadow 打向沿途的强良warrior ,帮助不少将士牵制敌人怒火。

  姜叶的realm 还是太低,在战场上的作用只有这点,不止是他,Paradise Realm 之下的Martial Artist 皆是如此,要么靠着Destiny 军阵,要么只能牵制强良warrior 的注意力。

  强良族虽强,但几乎都是以一敌千,甚至敌万,all directions 皆有攻击,让他们十分窝火。

  看似胶着,实际上Human Race 的伤亡极大,完全是拿命去填这场战争。

  姬Martial Lord 被五尊强良warrior 围攻,她单手握着龙魄silver spear ,脖子浮现出奇异图纹,True Qi 在身后凝聚成一个vortex ,one after another illusory shadow 飞出,如同她的Avatar ,施展不同的martial arts 围攻周围的强良warrior 。

  这些年,她可没有耽搁cultivation ,其realm 已经达到八Celestial Grotto ,再加上她本身的战斗天资,横扫Paradise Realm 绝非难事。

  她的表现吸引了诸多强良warrior 的注意力,越来越多的敌人向她杀来。

  强良族确实强大,最差也有一Celestial Grotto 的能耐,不过强良族大多习惯用fleshy body 去战斗,容易被Martial Artist 的martial arts 干扰,而九Celestial Grotto 之上的强良warrior 不同,他们同样不懂martial arts ,但对自身的Innate Ability 运用得如火纯青。

  bang!

  一尊满身白毛的强良warrior 从天而降,双臂一挥,无穷的风刃以他为中心爆发,撕裂大地,卷起掀天尘土,无数Great Jing 士兵被掀飞出去,更有人被风刃当场绞碎成肉泥。

  Dragon Transformation 府府主朱天志杀来,dozens Dragon Transformation 府Martial Artist followed closely from behind ,True Qi 汇聚在一起,颇有Destiny 之龙的威风。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场越发混乱。

  Xu Tianji 站在高塔上,远望着大地尽头的一排silhouette ,那些silhouette 仍在尘暴之中没有杀出来,在他们后方有一尊更为巨大的silhouette ,在他面前,前方的巨影如同幼年。

  “他们在等什么?”

  Xu Tianji 紧皱眉头,自言自语。

  没有人回答他,周围的将领忙着指挥各方向的战场,大量伤兵被送回来,也有更多的将士赶赴战场。

  unconsciously ,天穹已经被阴云覆盖,犹如暴雨即将来临,隐约可闻雷鸣声。

  荒州城,City Lord’s Mansion 内。

  姜寒看得焦急,他看不清具体战况,但能看到诸多强良warrior 在远方飞上、落下,这说明战况对Human Race 不利。

  他握着small cauldron 的双手微微颤抖,他一直强忍着询问Heaven and Earth 宝蟾,因为此战不可避免,反正要打,何必预言,未战而降也得死,因为他们面对的是异族,而非Human Race Destiny Dynasty 。

  虽然不清楚战况,但他乃天子,他对Great Jing 的Destiny 最为敏感,他能感觉到Great Jing Destiny 下降得很快,此战,Great Jing 集中了overwhelming majority powerhouse ,他们的牺牲对国运的影响极大,国运的下降是很清晰的,清晰得让天子恐惧。

  此战前,姜寒一直畅想着未来,但didn’t expect 强良族如此强大。

  现在,他开始想象战败后的情况。

  他一直希望自己成为Great Jing 的转折点,让Great Jing 腾飞,成就圣朝,但didn’t expect 自己可能成为Great Jing 衰亡的转折点。

  此战若是大败,国力暴跌,史官会怎样对他口诛笔伐?

  他没有想过Great Jing 会亡,因为Great Jing 有Divine Immortal ,江山真要破灭时,那位Divine Immortal 自然存在。

  这一刻,他甚至诞生一个想法,若是输,Great Jing 直接覆灭该多好……

  这样就没有人在万世青史中一直辱骂他。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瞬间,紧接着,他心中羞愧,他这般想,还如何跟太宗、天宗比?

  当下,他终于明白自己与太宗、天宗的差距,至少两位先帝绝不会诞生这样的想法,他们只会更具决心。

  原来皇帝也是有区别的,虽然都有Dao Ancestor 兜底,但面对困境时的心态至关重要。

  他,姜寒,抛开姜家bloodline 不谈,终究只是一个平凡人,就像他小时候担心younger brother 们一样。

  姜寒深吸一口气,眼神变得坚定。

  他决定相信自己的将士,Great Jing 不会让他失望!

  这时,a White Clothed Guard 飞入City Lord’s Mansion ,开始汇报战况,州君与一众官吏皆站在姜寒身后,听着White Clothed Guard 的汇报,听着一个个令人心惊肉跳的伤亡数字,所有官吏都遍体凌寒,产生前所未有的恐惧。

  这一战不会让Great Jing 崩了吧?

  他们不由looked towards 姜寒,发现姜寒face doesn’t change ,依旧盯着远方。

  他们心里敬佩,不愧是自比太宗、天宗的天子,光是这份沉稳就足以证明不是庸君。

  ……

  bang!

  关通幽被巨大的拳头压着砸碎大地,他跟着spits out blood ,面露痛苦之色。

  “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你先前的威风去哪儿了?”

  一尊近两thousand zhang 高的强良warrior 半跪在地上,俯视着拳头下的渺小silhouette ,言语中充满嘲讽。

  这位强良warrior 的毛发呈scarlet ,虎头上冒出两根犄角,其体魄明显比其他强良warrior 恐怖,光是观其fleshy body 就能感受到那股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力量。

  Heaven and Earth 大尊!

  关通幽咬牙,调动体内的True Qi ,想要推开这只拳头,可惜,他根本推不开。

  他的战斗天资确实terrifying ,但Martial Arts Saint King 与Heaven and Earth 大尊的差距极大,根本无法逾越,至少他无法逾越。

  “可恶……”

  自从来到太荒,关通幽还是如此狼狈,最关键的是他清楚自己的作用性,Great Jing 军队之中他是独一档的存在,他不怕死,他怕的是Great Jing 军队全军覆没。

  就在这时,强良大尊起身,松开巨拳,关通幽立即逃开,迅速远离他。

  若非关通幽用天衍武法refining 了太多ominous beast 的能力,他连一拳都扛不住。

  他拉开距离后,抬头看去,发现强良大尊没有追来,而是戏谑的望着他。

  在强良大尊身后有一排silhouette 正在踏步前进,尘浪被掀开,一尊尊堪比强良大尊的silhouette 出现,imposing manner 只强不弱。

  “四弟,你在干什么,怎么不打死他?”

  “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

  “死了不少clansman ,正好,省去一些废物之口。”

  “这Human Race 是如何吓退Nine Nether 魔君的?真是令我无法理解。”

  “等了这么久,Human Race 还没有出现更powerful existence ,说明这就是Human Race 的实力。”

  one after another 洪亮声音传来,他们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地聊着,完全没有将关通幽放在眼里。

  关通幽扭头看去,一路上皆是尸体,blood flowing into a river ,远方的Great Jing 将士们还在厮杀,若是放后面这群terrifying existence 杀过去,后果不堪设想。

  想罢,关通幽回头looked towards 强良大尊。

  他深吸一口气,眼神决绝,就如同当初独自挑战天乌一族时。

  他raised hand and beckoned ,埋葬在泥石之中的long halberd 飞入他手中,他的目光落在最后面的that mysterious 巨影身上。

  跟that 巨影相比,强良大尊等存在都显得矮小,但尘浪散开,一尊高达五thousand zhang 的terrifying silhouette 出现,俯瞰整个大地。

  虎首人身,身披Bone Armor ,四肢跟其他强良族warrior 完全不同,显得极为粗壮,最关键的是他身上没有毛发,如同Human Race 一般,显现出宛若磐石般的肌肉块状,他手握握着一把巨大的石斧,好似手握一座山。

  “大王,可以结束了吗?”

  强良大尊扭头问道,语气充满恭敬。

  强良族大王面色冷淡,没有张口,但他的声音响彻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结束吧,屠了Human Race ,早点归去。”

  他的话传到正在奋战的所有将士耳中,无数人扭头看去,看到了强良族大王那Demon God 般的silhouette ,所有人都感到绝望。

  一些realm 高的Martial Artist 看到了关通幽的背影,被誉为Martial Ancestor 的关通幽面对这群强良族的terrifying existence ,是那么的渺小,仿佛一粒沙子,对方一口气就能吹死他。

  强良大尊回头looked towards 关通幽,said with a malicious smile :“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你已经是最强大的人,想必,天衍武法就是伱创造的吧,若是你肯教于我等,我等可以饶你一命,让你成为唯一活下来的人!”

  关通幽之前还诧异对方不下杀手,原来是冲着天衍武法而来,他爆shouted :“异族杂碎,想习我的Martial Arts ,尔等也配,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那就来吧!”

  bang!

  关通幽爆发imposing manner ,他开始燃烧气血,让自己的力量达到前所未有的极限。

  他要死战!

  hearing this ,强良大尊愣了愣,跟着面露killing intent ,他突然抬起拳,隔空打向关通幽,一股naked eye 可见的风浪撼动空间,扫向关通幽。

  关通幽的面容被吹得扭曲,正要出手。

  一道蓝光闪耀,只见一把blue sword shadow 从天而降,击穿大地,拦在关通幽面前,为他抵消拳风。

  这把blue sword shadow 丝毫不比强良大尊小,甚至更大。

  强良大尊吓得后退,subconsciously 抬头看去,天上雷云滚滚,看不到任何silhouette 。

  强良族大王皱眉,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你终于肯出手!”

  “Heaven and Earth 帝境,插手低realm 的争斗,有些难看,这Human Race 可不是你们想灭就能灭的。”

  一道淡漠声音跟着响起,令Great Jing 所有将士都能听到,不过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都不识得这道声音。

  “Dao Ancestor 来了!”

  有人cry out in surprise ,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多,迅速传遍战场,让没有听过Dao Ancestor 声音的将士、Martial Artist 全都激动起来。

  Dao Ancestor 的传说在Great Jing 流传得何其广,在Great Jing 人心里,Dao Ancestor 是天下最powerful existence ,因为他是降落人间的Immortal God !

   今天两更了,sorry QAQ

    春节倒计时还有四天啦!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