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吴清策可以做起来调整内息时,曲阳泽凑过来悄悄问道。

“Senior Brother Wu ,刚才那些视线是什么时候缠在我身上的呀?我都完全没看见,不对,应该是都没感觉到。”

吴清策slightly smiled ,睁开眼道:“这是Senior Brother 为我量身打造的一十八件Tang Sect hidden weapon 之一,无念丝。”

“无念丝……”曲阳泽跟着读了一声。

“是的,这种丝线在没有注入玄气时无色无形,如同Spiritual Qi 一般附着在各类hidden weapon 上,可一旦将Spiritual Qi 灌入这些丝线,它们就会立即变的tenacious 无比,neither water nor fire can approach 。”

曲阳泽听到这才恍然大悟道:“哦~原来那些砸在我身上的镖上都缠着这无念丝对吗?”

“没错。”吴清策nodded 。

“那……那个silver 的火呢?”曲阳泽又问道。

“那个也是一十八件Tang Sect hidden weapon 之一,Resurrection Lily ,还记得那个皮Shadow Clone 吗?”

“记得。”曲阳泽立即nodded 。

“它炸开时里面就隐藏着Resurrection Lily 的种子,Resurrection Lily 的种子很小,而且粘性极强,可以轻松附着在你的体表或者毛发上,极难发现。”

“而当它们燃烧起来时,它们会根据我的意志只燃烧一种目标,简单来说就是会集中火力只烧一种东西,就好像你出拳时会握紧五指一样。”

“所以我Senior Brother 你让它们烧的是体毛?”

“没错,在之前的进攻中,我已经用一枚无影镖划开了你脸上的皮肤,这让我确定只要你没有体毛防御,我就一定能破开你的皮肤防御。”

“哇……”曲阳泽听着听着一脸崇拜的看起了Senior Brother Wu ,“Senior Brother Wu ,原来你在战斗时想了这么多吗?”

这时Jiang Beiran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这几件Tang Sect hidden weapon 你的确都运用的很好,看得出来下功夫了。”

吴清策听完连忙moved towards Senior Brother 拱手道:“是Senior Brother 打造的这套Tang Sect hidden weapon 太厉害,我只是……”

摆摆手,Jiang Beiran 说道:“既然你知道它们是我打造的,就应该知道我最清楚它们有多难用。”

吴清策听完顿时沉默了下来,因为当他第一次使用这一十八件Tang Sect hidden weapon 时,的确是一头雾水,感觉它们一个比一个难用。

之后他也是花了大量的时间来练习才能驾驭其中几件,还有不少他到现在都无法熟练使用。

patted 吴清策的肩膀,Jiang Beiran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自信点,你在使用器具上,的确有着异于常人的innate talent ,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你一定会有更多的收获。”

对于刚经历过Heart Demon 的吴清策来说,Senior Brother 这句褒奖无疑让他振奋无比。

‘我……我也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激动到脸颊通红的吴清策用力nodded and said :“是!谨记Senior Brother 教诲!”

nodded ,Jiang Beiran 又顺势拔出了吴清策腰间的万钧。

刚被拔出时,万钧就发现不is Master ,刚要想办法挣脱,却发现这道气息让它极为安心,也极为熟悉。

打量了一遍万钧,Jiang Beiran 问道:“已经成长到Artifact Spirit 合一的realm 了吗?”

吴清策立即nodded and said :“是的,万钧现在与我默契无比,配合无间,帮助我赢下了好多难赢的对手。”

extend the hand 指弹了一下剑身,听到”weng” 的一声sword cry 后Jiang Beiran said with a smile :“它很聪明。”

在刚才的对决中,虽然吴清策用Resurrection Lily 烧掉了曲阳泽的体毛,让他少了一重防御,但想要破开他能坚硬无比的皮肤和完全异于常人的肌肉组织也绝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但刚才那七块万钧碎片却是一插到底,直入要害。

这是因为吴清策在和曲阳泽颤抖时,万钧一直在紫云中吸收并积蓄雷Spiritual Qi ,吸收和积蓄Spiritual Qi 这种事情对于cultivator 来说是基本操作。

可法宝主动去吸收就很少见了。

虽然所有法宝都拥有spiritual wisdom ,但就跟人一样,spiritual wisdom 也分高低,有些法宝觉醒的spiritual wisdom 特别聪明,甚至能帮助主人一起开发新的招式。

有些则比较蠢笨,除了听命于主人外,它们完全不会自己思考。

而万钧刚才不仅主动的在吸收Spiritual Qi ,还用极为合理的方式将它们储存了起来,然后再在关键时刻将剑身内储存的全部雷Spiritual Qi 瞬间引爆,才能一口气插入了曲阳泽的身体内。

可以说是聪明极了。

‘嗯,不愧是我打造的法宝。’

听到Jiang Beiran 的夸奖,万钧明显很高兴,甚至还飞上半空旋转了两圈以示激动。

这时吴清策也已经调整好体内的玄气,起身moved towards Senior Brother 拱手道:“Senior Brother 的skill Unparalleled Beneath The Heavens ,才能打造出万钧这样incomparable 的法宝来。”

将万钧重新插回吴清策腰间的剑鞘,Jiang Beiran looked towards 他说道:“现在你physique 和法宝都不缺,缺的就是心法和玄功了。”

如今的吴清策就像极了一台没有炮管的坦克,体内明明蕴含着极强力量,却只能用履带碾人的方式来战斗,简直浪费的离谱。

不过cultivation technique this thing 实在太稀有,尤其是yellow-rank Jiang Beiran 还不怎么看得上眼的情况下,但Profound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即使在六国也是各大sect and family 的压箱秘宝,哪个dísciple 敢传出去,那是要追杀到the ends of the earth 的。

所以Jiang Beiran 这才一直没给几个dísciple 找来合适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cultivation 。

没办法。

虽然他几乎什么都会一点,但对心法和玄功真的是知之甚少。

总之写书……是impossible 写书的。

只是这会儿吴清策都已经是玄王了,连个yellow-rank 的心法都没有也实在说不过去。

‘等把手头事情解决了,再好好想办法吧。’

没办法,Jiang Beiran 忙也是真的忙,之前他打算给自己搞一辆云中“GTR”的计划到现在也没时间去执行,就在刚才两人切磋时,Jiang Beiran 就收到了闫关月的来信,告诉他惊天焱已经找到了。

让吴清策不得不感慨Great Sect 办事效率就是高。

听到Senior Brother 这么说,吴清策replied :“Senior Brother 已经给的够多了,我什么也不缺。”

Jiang Beiran 听完nodded :“行,既然你不缺,那我就不帮你找了。”

‘哎!?’

吴清策startled ,他可是非常清Senior Brother Chu 绝对是说到做到的。

‘叫你跟Senior Brother 瞎客气!叫你跟Senior Brother 瞎客气!’

吴清策在心里对着自己就是一顿连环巴掌,但表面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不错。”看到吴清策没有一下愣住,Jiang Beiran nodded ,“倒是有些城府了。”

吴清策也不知道师是夸是贬,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没有再理他,Jiang Beiran 又looked towards 了曲阳泽。

虽然吴清策现在缺的东西很难找,但好歹知道他缺什么,可曲阳泽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了。

这玄龙continent 的cultivator 本来就抵制蛊,他还满身都是蛊,所以Jiang Beiran 一直没让曲阳泽单独行动过,因为他是个异类,还是个人人喊打的异类。

那么在全民抵制的情况下,玄龙continent 想找到个炼蛊的方法都极为不易,就更别说蛊修的cultivation method 了。

那真是打听都没法打听。

所以Jiang Beiran 想来想去,也只好让曲阳泽自由发展,毕竟他有养蛊之体,就算没有任何蛊修的方法,他体内的Gu Insect 也成功进化成了王蛊。

另外他其实也是能cultivation 玄气的,所以如果能给他找来一套合适的心法。

那when the time comes 王蛊之体加上高品心法,也许会碰撞出什么激烈的火花来。

“好了,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你们把练功房收拾一下。”

“是!”吴清策和曲阳泽同时拱手道。

“走吧,铃铛。”

Jiang Beiran moved towards 站在Formation 外的夏铃铛喊道。

刚才因为担心两人切磋时误伤到她,所以Jiang Beiran 就让她待在了外面。

“是,主人家。”

坐上祥云,Jiang Beiran moved towards 饧国飞了过去。

在一路触发了八个system 选项的情况下,Jiang Beiran 决定先在Clean Sky Sect 山脚下休息一天,conserve strength and store up energy 到明天再上去跟那个old fox 斗。

走进一间人字包间,夏铃铛勤快的收拾起了被褥,又顺带着把整个房间都擦了一遍,让之后进来送茶水的小二一愣,想着这房间是哪个杀才打扫的,这不是让他们难做嘛。

“guest ,您慢用,有事招呼我一声就好。”说完小二便退出了房间。

等小二一走,夏铃铛又立即跑过来将茶具统统擦了一遍,然后cautiously 的从Universe Ring 中拿出了一个瓷瓶,打开瓶盖,一股扑鼻的茶香味就弥漫了整个房间。

“主人家,今天喝韶峰茶可以吗?”

“嗯,泡吧。”Jiang Beiran nodded 。

就在Jiang Beiran 准备开窗透透气时,突然感知到一个人正moved towards 他们这边急速奔来。

【选项一:将来人喝退。完成奖励:清静Secret Art (Earth Grade middle grade )】

【选项二:静等来人。完成奖励:随机基础attribute 点+1】

‘好家伙……这随便住个Inn 也能中大奖?啥玩意儿就Earth Grade middle grade 。’

但莫名归莫名,Jiang Beiran 还是瞬间选择了二。

【选项任务已完成,奖励:physique +1】

没过多久,就看见一个black clothed person 冲过来推开窗,迅速翻进了屋子。

见到屋子里有人,black clothed person 立即拔出一把short blade 威胁道:“不许出声!不然杀了你们!”

看了眼那把小刀,又看了眼那个black clothed person ,Jiang Beiran 突然有些想笑。

这时black clothed person 才看清了屋内男子的长相,忍不住在心里惊叹了句。

‘真好看。’

但很快就甩了两下头shouted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坐上床榻,Jiang Beiran 忍不住吐槽道:“我说你大白天的穿什么夜行衣,怕自己不够显眼吗?”

black clothed person 看了眼自己的衣服,顿时有些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刚要开口呵斥,就听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于是连忙moved towards 两人挥舞小刀喊道:“都不许出声!”

此情此景,Jiang Beiran 一时间脑补出了百八十个狗血剧情,就是不知道眼前这个傻妞撞上的会是哪个剧情。

(我摊牌了,每天多出一部分防盗其实就是想逼着自己多写点,因为发出来的部分是不得不写的,就算我再怎么不想写,也得把这些写完,算是逼自己一把,也让大家多看点,大家完全可以当做后半段是没有更新的第二章,many thanks 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

这时吴清策也已经调整好体内的玄气,起身moved towards Senior Brother 拱手道:“Senior Brother 的skill Unparalleled Beneath The Heavens ,才能打造出万钧这样incomparable 的法宝来。”

将万钧重新插回吴清策腰间的剑鞘,Jiang Beiran looked towards 他说道:“现在你physique 和法宝都不缺,缺的就是心法和玄功了。”

如今的吴清策就像极了一台没有炮管的坦克,体内明明蕴含着极强力量,却只能用履带碾人的方式来战斗,简直浪费的离谱。

不过cultivation technique this thing 实在太稀有,尤其是yellow-rank Jiang Beiran 还不怎么看得上眼的情况下,但Profound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即使在六国也是各大sect and family 的压箱秘宝,哪个dísciple 敢传出去,那是要追杀到the ends of the earth 的。

所以Jiang Beiran 这才一直没给几个dísciple 找来合适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cultivation 。

没办法。

虽然他几乎什么都会一点,但对心法和玄功真的是知之甚少。

总之写书……是impossible 写书的。

只是这会儿吴清策都已经是玄王了,连个yellow-rank 的心法都没有也实在说不过去。

‘等把手头事情解决了,再好好想办法吧。’

没办法,Jiang Beiran 忙也是真的忙,之前他打算给自己搞一辆云中“GTR”的计划到现在也没时间去执行,就在刚才两人切磋时,Jiang Beiran 就收到了闫关月的来信,告诉他惊天焱已经找到了。

让吴清策不得不感慨Great Sect 办事效率就是高。

听到Senior Brother 这么说,吴清策replied :“Senior Brother 已经给的够多了,我什么也不缺。”

Jiang Beiran 听完nodded :“行,既然你不缺,那我就不帮你找了。”

‘哎!?’

吴清策startled ,他可是非常清Senior Brother Chu 绝对是说到做到的。

‘叫你跟Senior Brother 瞎客气!叫你跟Senior Brother 瞎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