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Just Won’t Play by the Book Chapter 608

2022-01-09 作者: 百分之七

  第608章 breaking the formation
  “bang! ”

  司空极punched out ,拦在他面前的Life Collection Sect 就直接变的满是裂纹。

  再出一拳,直接碎裂,即使龚毅然迅速再建立起一堵,但simply 挡不住司空极进入大宅的步伐。

  谷梁谦见状后背的八只手立即扯住八翼Gu Cultivator ,同时诵念道:“玲珑破!”

  正在极速飞行的八翼Gu Cultivator 突然感觉到浑身一阵鼓胀,好像体内有万千insect 炸开了一般。

  虽然Gu Cultivator 无惧疼痛,但这次体内爆炸让他一时无法发力,抓住谷梁谦的爪子也就松了开来。

  但即使谷梁谦脱身,也根本赶不上去追司空极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冲入大宅之中。

  ‘must 挺住啊!’全力追赶的谷梁谦握紧拳头默念道。

  冲入大宅后,非常清楚formation eye 在哪的司空极自然是immediately 就找到了Jiang Beiran 。

  “终于找到你了,杂碎。”

  Jiang Beiran 自然也察觉到了司空极的到来,但他现在正是breaking the formation 的关键时刻,可以说胜败在此一举。

  “你就是……”

  Jiang Beiran 原本想开口拖延一下司空极,却不想司空极根本不打算说什么大反派胜利前的宣言,直接就冲到他面前single fist smashed out !
  ‘fuck 的,won’t play by the book 啊!’

  然而就在司空极以为终于能解决这个scourge 时,下一幕却不是Jiang Beiran 的脑袋被砸爆,而是own 手臂飞了起来。

  ‘怎么会……’

  “无限流,一闪!”

  Jiang Beiran 的深浅,一form 慢慢浮现,正是Jiang Beiran 七位Protector 中的最后一位。

  嵇雨。

  这是谷梁谦做出的安排,原本他是打算在外面摆开阵型将Gu Cultivator 全部挡在外面的,但思来想去,还是觉得留Jiang Beiran 一人实在太过危险,所以还是让嵇雨贴身守护,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Jiang Beiran 寸步!
  所以即使刚才Defensive Array 线几乎奔溃,嵇雨也强忍住了出去帮忙的冲动,只是死死握住own 剑,履行最重要的职责。

  被断掉一只手的司空极自然也didn’t expect 在这里竟然还会埋伏着一个人类powerhouse ,但这份惊讶很快就化为了愤怒。

  ”fuck off! ”

  司空极的断手瞬间恢复,然后fiercely 的轰向了嵇雨。

  “无限流,凌华!”

  嵇雨手中long sword 瞬间化成数百道残影moved towards 司空极攻了过去。

  然而single force subduing 十会,司空极根本没有在乎这些招式,拳头直直的moved towards 原定目标轰去。

  但最终this fist 却落了个空,因为嵇雨战出无限幻影的目的只是迷惑司空极视线,然后身形在一瞬间侧移躲避开它的攻击。

  ‘弱者的挣扎。’

  司空极sneered ,尾巴绕过嵇雨moved towards Jiang Beiran 刺了过去。

  这一回嵇雨避无可避,只能正面硬挡!

  “无限流,天印!”

  嵇雨的剑精准刺中了司空的尾尖,然而她刚才那一击之所以能斩断司空极的手臂是因为她一直在蓄势,出剑时的formidable power 才会如此terrifying 。

  所以在失去了蓄力的情况下,两者只一碰撞,她就承受不住这份巨力,被直接打飞了出去。

  打飞嵇雨,司空极顺势又甩动尾巴moved towards Jiang Beiran 继续抽去。

  “皇天印!”

  at the crucial moment 之际,谷梁谦终于赶了回来。十件Magical Treasure 同时发力,一个golden 的圈圈瞬间在司空极脚边形成,forcibly 停住了他的动作。

  “该死的!”

  司空极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already 烦躁到了极点,明明就差一点,可这些该死的人类却each and everyone 出来坏自己好事。

  不过在司空极赶回来的同时,八翼Gu Cultivator 同样也到了,同样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就moved towards Jiang Beiran 俯冲了下去。

  “无限流,裂空!”

  在八翼Gu Cultivator 要得手之时,刚才被打飞出去的嵇雨重新杀了回来,将它forcibly 拦下。

  “Heaven and Earth 威神,诛灭鬼贼。”

  “六乙相扶,Heavenly Dao 赞德。”

  “吾信所行,无攻不克!”

  就在局面再次僵持住的同时,Jiang Beiran 突然大声的开始朗诵咒词。

  同时整个大厅中的瘴气都逐渐发出了淡淡silver light 。

  见到这一幕,司空极急到了极点,他挣脱了皇天印的束缚,然而却还有谷梁谦死死挡在他面前!

  “天,该晴了。”

  Jiang Beiran slightly smiled ,燃烧掉了手中的一张赤霄符。

  “bang! ”

  一时间Heaven and Earth 为之色变,一阵青blue 的rays of light 直冲云霄,将already 遮挡潼国近一个月之久的瘴气冲开了一个大洞。

  阳光,在通过这个大洞再次洒向大地,不偏不倚,正好照在了Jiang Beiran body 。

  仿佛他就是这世间的焦点。

  “hahahahaha !”

  看到这一幕,谷梁谦疯狂的大笑了起来,笑声是那么的酣畅淋漓!

  但Jiang Beiran 可没空像他一样装B,见breaking the formation 成功,他立马就进入旁边的飞府之中。

  溜了溜了。

  然而司空极可不打算就这么让他离开。

  作为布阵者,司空极不仅与这个Great Formation 心意相通,更是bloodline 相连,同时也非常明白这个Great Formation 的重要性。

  所以他留了一个后手。

  原本在他的想法中,若是这阵被破,那一定是人类cultivator 完成了反扑,才能攻到这里,所以当Formation 被破的瞬间,也会开启secret realm 之力,打开一个空间,让他们能够返回own continent 。

  when the time comes 他可以快速撤军,将损失降到最低。

  但现在他们不需要回去,需要的只是解决眼前这个祸患!

  于是司空极divine sense 瞬间捕捉到了Jiang Beiran 所乘坐的飞府,并念道:“空。”

  下一秒,司空极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让仍在狂笑的谷梁谦愣住了。

  “怎么回事!?”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谷梁谦的预感告诉他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Beiran !Beiran !你还在吗!?Beiran !!!”

  意识到什么的谷梁谦开启profound sense 寻找Jiang Beiran ,然而却是怎么找也找不到他所乘坐的飞府。

  “怎么会这样……Beiran !!!”

  在谷梁谦的咆哮声中,Jiang Beiran 所乘坐的飞府already 来到一处纯白的空间中。

  剧烈的晃动让Shi Fenglan shiver coldly 的看着Jiang Beiran 道:“Little Beiran ……发……发生什么了?”

  “唉……”Jiang Beiran 见状长sighed ,“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在到飞府进入异空间的时候,Jiang Beiran 就知道肯定是那个Gu Cultivator 又折腾出了什么事情。

  “别怕,没事的。”

  摸了摸Shi Fenglan 的头,Jiang Beiran 走出了飞府。

  倒不是Jiang Beiran 没想过跑,而是这方Heaven and Earth 并不大,一眼就能望到头。

  那跑不了,就只能打咯。

  虽然Jiang Beiran 自认是打不过这种Peak powerhouse 的,但只要system 不跳提示,他底气就足的一批。

  见到这个毫无cultivation base 的人类竟然敢就这么出来直面自己,司空极还是有些意外的,他本以为他会四处逃窜,等发现无路可逃后自己再上去玩玩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反正他现在时间充足无比,可不打算这么轻易就放过这个破坏了他major event 的人类。

  可didn’t expect 这个人类simply 没有逃跑,而是很痛快的走出来直面自己。

  ‘难道……他也有着极为profound 的cultivation base ?’

  在瘴气中,司空极可以轻松查看到所有人类cultivator 的cultivation base ,Jiang Beiran 自然也不例外,司空极很确定他体内几乎没有什么Profound Qi ,可以说弱到了极点。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又是这些人类cultivator 最强的那一个,不然也不会让那些top powerhouse 舍命护他。

  “没猜错的话,你是这次行动领头的吧。”

  在司空极惊讶时,Jiang Beiran 先开口问道。

  司空极听完先是一愣,然后extremely angry 反笑起来。

  “看来你还不知道你要面对的是什么。”

  眼看着这么弱小的人类不仅敢主动面对自己,甚至还敢和自己说话,这让司空极觉得他在藐视自己。

  但同时他又更加没底了。

  ‘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

  “我当然知道我面对的是什么,锁死的空间,封死的通道,谁活着谁才有资格出去对吧。”Jiang Beiran 十分随意的replied 。

  Jiang Beiran 能知道这点司空极倒是没有任何意外,毕竟Jiang Beiran 在他眼里是一个Peak 聪明人,明白乾坤术很正常。

  没错,在Formation 被破的瞬间,一个计划就在他脑中形成,不用secret realm 之力制造回去的通道,而是用它撕裂开一个独立的空间将自己和那个该死的人类一起吸进去。

  等到在这个空间中杀死这个人类后他再回去想办法重新修复Great Formation ,如此一来,Profound Dragon Continent 就还是他的!
  “难道你觉得你能赢过我?”司空极笑问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好,果然是个有意思的家伙,我改主意了,我不打算杀你,我要让你做我的狗,最忠实的狗。”

  Jiang Beiran 摇摇头,叹气道:“就你?也配?”

  “很好,希望等会儿你舔我脚趾的时候还能用这样的语气。”

  “咦惹~”Jiang Beiran 做出一个嫌弃的表情,“啥癖好啊,真恶心。”

  “你在激怒我?”

  “反正横竖都是一战,我干嘛要给你说好听的?”

  “有理,我很欣赏你的个性,作为奖励,我可以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我不仅是这次行动的领导者,更是整个蛊族的王!”

  这个回答并没有Jiang Beiran 感到任何意外,因为刚才breaking the formation 时,他并is not that absolutely does not have 关注上面。

  也用Spiritual Power 感知到了那些Gu Cultivator 融合的过程,而两次融合的关键就是这位王。

  只有被他啃食过的Gu Cultivator 才能完成融合。

  另外带着最后那四只monster 进攻时,他站的明显也是“C位”。

  综上所述,Jiang Beiran 猜到他的身份肯定很high level 。

  “蛊族之王用这如此珍贵的Heavenly Essence Power 捕捉我,哦我还真是不胜荣幸,那么如果你死在这的话,你的手下该如何回去呢?”

  “hahahaha 。”听到这句话,司空极放声大笑起来,“你当真觉得你能杀我?”

  Jiang Beiran 则是回以微笑,“我都说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Jiang Beiran 说完双手一抖,one black one white 两个镯子变化作了两根羽毛。

  落到Jiang Beiran 手中,则成为了他亲手打造的对剑。

  【刹绝】

  这出大戏怎么看都是唱到尾声了,Jiang Beiran 思来想去,也就这对Divine Artifact 没出过场,很明显就是留在这收尾的。

  不过到底能不能打赢,Jiang Beiran 还是有点没底的,毕竟他还从没和this level 的battle strength 交过手,或者说更低几个档次的他也没打过。

  只是紧张归紧张,该放过的细节Jiang Beiran 是一个也没放过。

  在【刹绝】出现的瞬间,他就精准捕捉到了这位Insect King 眼中的一丝惊愕……与恐惧。

  ‘他果然认识这对刹绝。’

  其实瘴气出现后,Jiang Beiran 就有好几次想将刹绝交给谷梁谦他们去用。

  但每次他冒出这个想法,system 就会立即跳出提示。

  只要他把剑交给谷梁谦,那就是Heaven Level 奖励伺候。

  这让Jiang Beiran 有些没想明白,要是这【刹绝】真是对Gu Cultivator 有奇效,那给谷梁谦这种顶级Profound Sage 肯定比他自己留着用强吧。

  直到现在,Jiang Beiran 有些明白了。

  这把【刹绝】是对付Gu Cultivator 的没有错,但它必须得作为killing move 藏到最后才行,因为一旦让Gu Cultivator 发现了这把对剑,恐怕这位Insect King 知道后就会全力戒备,直接调动所有Gu Cultivator 来对付他们。

  那样一来不仅危险程度倍增,而且这样的斩首机会也不会再出现了。

  “你的底气就是这对Magical Treasure 吗?”

  看着司空极故作冷静的样子,Jiang Beiran 笑了。

  ‘小样,在我面前飙演技?你还太嫩。’

  因为有各种铺垫在前,所以Jiang Beiran 对这位Insect King 看到这把剑时的反应格外关注,不然还真有可能让他给骗了。

  “没错。”

  Jiang Beiran 说完想让这Two Swords 搞出点声势来吓吓那Insect King ,结果却完全感应不到【刹绝】有任何反应,就好像它只是一把凡兵一般。

  ‘fuck ……别开玩笑啊老铁。’

  Jiang Beiran 顿时有点慌了。

  ‘莫非只有砍上Gu Cultivator 的时候它才会展现formidable power ?’

  不过还好Jiang Beiran 的演技要更强一些,所以即使有点小慌,司空极也完全没看出来。

  因为他现在是真的慌!
  甚至心理already 确定Jiang Beiran 是一个有特殊方法可以隐藏cultivation base 的cultivator 了。

  就在两个人心里都慌得不行时,一个声音突然在Jiang Beiran 耳边响起。

  “把另一把剑给我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