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Just Won’t Play by the Book Chapter 60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0 作者: 百分之七

  第609章 吾甚猛

  ‘!?’

  听着耳边熟悉的声音,Jiang Beiran 不禁startled 。

  ‘铃clang! ?’

  Jiang Beiran 怎么想都无法将这霸气的话和铃铛的脸联系起来。

  看着Jiang Beiran 震惊的表情,夏铃铛掩嘴sound transmission 道:“还是第一次看到主人家露出这样的表情呢,也不枉我伺候了你这么久。”

  说完不等Jiang Beiran 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就摇身一变,露出了那张惊心动魄的绝世容颜。

  ‘Formless Venerable !!?’

  Jiang Beiran 的表情再次没绷住,一双眼睁的老大。

  这位在那场Profound Sage 大战中叱咤风云的powerhouse 竟然装作夏铃铛在他身边为奴为婢这么久!?

  你们Profound Sage 也太接地气了吧!   “解释晚点再说吧,先解决掉眼前这个麻烦。”

  “需要跟你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吗?”

  “不用,该知道的我都知道。”

  Jiang Beiran 听完耸耸肩,将black 的刹绝抛向了夏铃铛,哦不,现在该叫Formless Venerable 了。

  毕竟这位跟在自己身边这么久,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也实在没什么好再隐瞒她的。

  再说了,当初可是system 跳出Heaven Level 选项让自己带上她的,所以安全系数肯定是满分。

  在Formless Venerable 接住黑刹绝的瞬间,Jiang Beiran 就感觉到一股无比磅礴的Profound Qi 涌入了自己体内。

  一时间,Jiang Beiran 觉得自己omnipotent !

  ‘Profound Sage 体验卡吗……感觉不错。’

  在Jiang Beiran 感觉无比畅快的同时,Formless Venerable 也是惊诧莫名。

  ‘他body ……竟有如此特殊的力量!?’

  Formless Venerable 是见到过Jiang Beiran 出手的,不过对付的是他那些小disciple ,所以肯定没出全力。

  但即便如此,Formless Venerable 也为之惊讶过很久,因为她观察了Jiang Beiran 这么久,也从没见到过他吸收过Spirit Qi ,就更别谈cultivation 了,这一身的ability 实在不知道从何而来。

  如今刹绝入手,Formless Venerable 才终于明白了。

  他拥有的力量和Profound Qi 完全不同,就如同Gu Cultivator 一样,是肉体上的绝对强大。

  再联想到他那个满身是蛊的disciple 。

  ‘莫非……他是蛊族的叛徒?’

  “有件事我要先申明一下。”

  就在Formless Venerable 思考时,Jiang Beiran 举起白刹绝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什么事?”

  “等会儿打起来你护着我点。”

  “……”

  忍不住白了Jiang Beiran 一眼,不过Formless Venerable 也早已习惯了这样说话的Jiang Beiran ,于是nodded 道:“好,我保证一定会死在你前面。”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

  在Jiang Beiran 和Formless Venerable sound transmission 对话时,司空极这边却是越来越没底了。

  明明他之前锁定那个特殊Magical Treasure 时里面根本没有这样的powerhouse ,这个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还有就是Jiang Beiran body 的Profound Qi 也变的无比强大,already 达到了顶级cultivator 的程度。

  但这些都不关键,最关键的还是那把对剑,那把记载在蛊族历史里的对剑!   “喂!”这时Jiang Beiran moved towards 司空极喊了一声,“不是要让我生不如死吗?怎么还不来?”

  面对Jiang Beiran 的挑衅,司空极took a deep breath 。

  ‘只是传说that’s all ,就算他拥有这对剑又如何,杀了他夺过来也就没事了。’

  “很好,我already 迫不及待听你求饶的声音了。”

  司空极说完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

  ‘果然很快。’

  在破阵时Jiang Beiran 就知道司空极有着极强的实力,谷梁谦作为潼国最强battle strength ,也是完全被他压制,只能全力拖住他的脚步that’s all 。

  但更让Jiang Beiran 惊讶的还是own 强大。

  在【感知】【反射】两大进阶Basic Attribute Point 的作用下,他脑子还没跟上呢,身体就是一记鞭腿抽了出去。

  “什么!?”

  司空极也是完全didn’t expect Jiang Beiran 竟然能跟上own 速度,一时间倒是他没反应过来。

  ”peng!”

  右脸被Jiang Beiran 鞭腿抽中的司空极直接飞了出去,直直的撞进了地面中。

  ‘fuck !我竟然这么屌!?’

  看到那Insect King 被自己一脚踹飞,Jiang Beiran 自己也惊了。

  Profound Sage cultivation base 和Basic Attribute Point 结合情况下的他简直强到了一个他自己都看不懂的realm 。

  司空极也被踢懵了。

  仅仅一脚,他的血肉铠甲竟然就被踢碎了,虽然可以瞬间修复,但他能感觉到Jiang Beiran 这一脚踢得非常随意,simply 没有出全力。

  ‘他才是人类中的最powerhouse !?’

  这个猜测让司空极又有些慌,但很快就甩了甩头。

  ‘一样的,我刚才也只是试探一下that’s all ,可恶,都怪刚才那个该死的杂碎。’

  在刚才和那个人类战斗时,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封住了自己体内的一部分力量,而且这封印的力量还越来越强,导致他现在别说超水平发挥,甚至连全力都发挥不了。

  意识到自己强的爆表后,Jiang Beiran 底气顿时足了。

  看了眼底下的Insect King ,Jiang Beiran said with a smile :“王就是王,你还是第一个能在我手下走过一招的人。”

  “狂妄!”

  司空极furiously shouted ,再次消失在原地。

  见识过司空极速度的Jiang Beiran 这次脑子也跟着一起反应过来,抬起白刹绝就精准的刺了过去。

  司空极躲开后刚要反击,就感觉到另一侧又有攻击袭来。

  不过司空极也没慌,左臂肉铠化作一块圆盾挡住了攻击,同时右拳fiercely moved towards Jiang Beiran 轰了过去。

  Jiang Beiran 也是丝毫不虚,直接和司空极对了一拳。

  “fuck 的……托大了。”

  当和司空极对上拳的那一刻,Jiang Beiran 就感觉到一股剧痛袭来,让他不禁在心里惨叫起来。

  他之所以要硬接,就是想试试司空极的力量,如果很弱的话,自己就可以准备一下怎么花式吊打他了。

  结果this fist 下来,他顿时明白自己虽然能对司空极造成伤害,但他也能对自己造成伤害。

  ‘肉体力量在almost on par 吗?’

  而对完一拳没占到便宜的司空极也不敢托大,立马后撤与两人拉开距离。

  他虽然不畏疼痛,但还是很清楚自己右拳刚才受到了不小的伤害,需要稍微修复一下才行。

  Jiang Beiran 左臂的骨头其实already 有些开裂,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悄悄的使用【breathing 】呼吸回血。

  几次breathing 后,Jiang Beiran 左臂恢复如初,抬起来moved towards 司空极勾了勾食指。

  看着Jiang Beiran 完全没受伤的样子,司空极心里越发慌乱。

  ‘刚刚那下对拼他竟然没受到伤害吗……可恶,要是我能解除这封印。’

  想法至此,就足以说明司空极already 认为自己正面无法赢过Jiang Beiran 了,打起来自然也会更加没底气。

  挑衅完Insect King ,Jiang Beiran sound transmission 问Formless Venerable 道:“Venerable ,你刚才一剑刺过去时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吗?”

  Formless Venerable 听完摇摇头:“没有。”

  ‘啧,这就奇怪了啊……’

  从Insect King 那个眼神中,Jiang Beiran 是能看出他很畏惧刹绝的,那怎么也应该对他,甚至对所有Gu Cultivator 都有什么特殊的作用吧…

  一时没想明白的Jiang Beiran 也不打算继续往下想,换了问题的道:“Venerable ,可否向您请教一下这Cultivation Technique 该怎么用?”

  这会儿Jiang Beiran already 知道自己在近战方面应该能和Insect King 五五开,那么想更胜一筹的话,自然要用上Profound Sage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

  “我给你示范一次。”

  Formless Venerable 说完摇身一变,成了一个长须老者。

  “Myriad Swords Art !”

  myriad forms Venerable 化身的老者一掐sword art ,背后便出现了各种各样不同的剑。

  ”go! ”

  Formless Venerable moved towards Insect King 一指,所有的剑便全部moved towards 他飞了过去。

  面对飞来的剑,司空极直接随手抓住最先飞来的一把,然后用它将剩余的剑全部挡开,最后将剑moved towards Formless Venerable 扔了回去。

  不过那把剑只是飞到一半就又掉头再次飞向了司空极,不止如此,刚才那些被他挡开的剑转了个弯后也又杀了回来。

  就在司空极要故技重施时,Formless Venerable 瞬间杀入sword array ,一剑刺向了她。

  面对Formless Venerable 的攻击,司空极丝毫不敢托大,手臂上的肉铠化作两把巨大的镰刀moved towards 她砍了过去。

  “噹!”

  黑刹绝和镰刀碰撞在一起的瞬间,其他的剑也全都刺向了司空极。

  “噹!”“噹!”“噹!”

  司空极甩动左手的镰刀将剑one after another 挡下。

  就这样两人在空中大战了上百个回合,无限Venerable 操控的Flying Sword 不减反增,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终于,一把Flying Sword 此中了司空极脖颈上的肉铠,并留下了一道极深的口子。

  有一把剑能刺中司空极,自然就有第二把能刺中他,紧接着第三把,第四把……

  在Myriad Swords Art 的包围下,和Formless Venerable 对战的司空极body 伤口越来多,并逐渐开始来不及恢复。

  Formless Venerable 此刻也是the more fights the more brave is ,她现在身体的强度远超她自己想象,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要远超从前,让她能够更好的发挥Cultivation Technique 。

  “Myriad Swords Returning to Origin !”

  见司空极落入下风,Formless Venerable 又掐了一个sword art ,就看到in midair 所有的剑合成了一把,moved towards 司空极斩了下来。

  被Formless Venerable 逼到避无可避的司空极直接朝天空出轰出了一拳,硬撼giant sword !

  ”peng!”

  巨大的爆炸声中,朝giant sword 打出一拳的司空极直接被炸回了地面。

  Formless Venerable 趁胜追击,手持黑刹绝也追上了司空极。

  明显被惊的的司空极立马爬了起来,挥动肉铠化作的镰刀迎上了Jiang Beiran 。

  然而Formless Venerable 的这一剑明显不一般,竟直接斩开了镰刀。

  “什!?”

  司空极虽然对这一幕十分神经,但还是迅速做出反应,用断掉的镰刀裹住Formless Venerable 手臂,然后猛地一个高抬腿!

  正在用力拔剑的Formless Venerable 躲闪不及,被结结实实的踢中,飞回了in midair 。

  摸了摸自己隐隐作痛的胸口,myriad forms Venerable 默默的退回了Jiang Beiran 身边。

  “看明白了吗?”

  ‘嗯?’见myriad forms Venerable 一副already 演示完毕的样子,Jiang Beiran 开动脑筋想了起来,并且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答案。

  “只要变成想变的那个人,就能使用他的招式?”

  “果然很聪明,没错,这便是我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千面。”

  “所以我只要想着变成谁,就能变成谁?还能拥有他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

  “没错,但这样的变身需要大量练习,你一时间用不出来也很正常,我再给你招展示一招别的。”

  ”no! ”Jiang Beiran 直接拒绝了myriad forms Venerable 的提议,“我想试试。”

  myriad forms Venerable 也没拦着,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再跟你强调一遍,想学会这招,talent 和努力缺一不可。”

  Jiang Beiran 没有回答,而是思考起了自己见过的几个powerhouse 。

  最终Jiang Beiran 做出了他的决定,就变成刚才救下一剑斩飞Insect King 手臂Profound Sage 。

  在脑中想了几遍她的样子后Jiang Beiran 的身形开始变化,最终完完圈圈变成了嵇雨的样子。

  “我说了,不可……你……”

  看着江北完美到跳不出任何瑕疵的变身,myriad forms Venerable 张大嘴愣是一句也说不出来,要知道她当年第一次变成别人时可是花了整整一年才成功。

  看着Formless Venerable 不敢相信的样子,Jiang Beiran said with a smile :“你接住那把剑后,你会的我就都会了。”

  Formless Venerable 听完认同的nodded ,就像是她以前从来没有过如此强悍的肉体力量,但刚才在和那个Insect King 对战时却丝毫没有落了下风,就好像她at first 就习惯了这幅身躯一般。

  习惯了一下变身后的身体,Jiang Beiran 举起白刹绝说道:“好了,该试的都试过了,接下来就我们该做的就是全力进攻,不然迟则生变。”

  “正有此意。”

  说完两人同时消失在了原地。

  此刻的司空极already 彻底陷入了慌乱,原本他以为刚才那个人类already 是最强的了,结果旁边那个跟他竟然一样强!

  面对这样的两个cultivator ,司空极丝毫看不到任何胜算。

  但在见到两人联手袭来时他还是没坐以待毙,爆发出所有力量左挡右推,一时间倒是和两人战了平手。

  但这种局面只是持续了一会儿,再次祭Myriad Swords Art 的Formless Venerable 展开了猛攻。

  司空极在全力招架的同时,也难免露出weak spot 。

  “无限流,一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