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Just Won’t Play by the Book Chapter 61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1 作者: 百分之七

  第610章 殊死一搏

  一道银光闪过,司空极的左胸的肉铠应声而裂,强悍的Sword Qi 直接在他胸口留下了一道极深的伤口。

  ”xiu ~”

  看到this move 的效果如此之好,Jiang Beiran 忍不住吹了记口哨。

  他之所以immediately 就想到模仿嵇雨,就是因为看到她刚才一招就斩飞了Insect King 的手臂,可以说是only one 次对Insect King 造成了实质性伤害。

  趁着司空极受伤,Formless Venerable 也是立刻加快了攻势,打的司空极几乎毫无招架之力,body 的伤口也是越来越多。

  Jiang Beiran 则是闭上眼睛,脑中回忆着嵇雨的2nd move 。

  “无限流,凌华!”

  Jiang Beiran right hand 往前一刺,手中白刹绝立即化作百道残影moved towards 司空极攻了过去。

  司空极这会儿对战Formless Venerable 就already 很勉强了,如今Jiang Beiran 的sword move 突然袭来,他根本来不及招架。

  无奈之下他只好让全身的肉铠鼓起,化作一个球进行防御。

  但肉球在挡住了第一波攻势后便出现了重重裂纹,simply 无力再抗second round 。

  ”pu! ””pu! ””pu! ”

  在肉球裂开的那一刻,司空极瞬间被白刹绝的多重斩击刺的满身是伤,purple 的血液飞溅的到处都是。

  Formless Venerable 见状也是再次使出Myriad Swords Returning to Origin ,将司空极轰入了深坑之中。

  看着迅速追入坑中的Jiang Beiran ,Formless Venerable 的眼神满是惊诧。

  ‘他为什么这么熟练?’

  Jiang Beiran 肯定是第一次使用【千面】,也是第一次模仿别人的招式,但明明是第一次……却熟练的让Formless Venerable 不敢置信。

  作为【千面】这套Earth Level Cultivation Technique 的Great Accomplishment 者,Formless Venerable 当然最清楚想要模仿一名Profound Sage 的所有招式有多难。

  连她都要练习很长一段时间后才能运用自如。

  然而Jiang Beiran 明明是第一次用,却already 能爆发出如此formidable power ,这让Formless Venerable 忍不住自嘲般的笑了一声。

  ‘果然天才与天才之间的差距,比人与狗之间的还大。’

  她以前一直觉得自己在cultivation 一道上有着无人可比的talent ,直到今天见到Jiang Beiran 出手。

  甩了甩头,Formless Venerable 不再想这些有的没的,也跟着一起追进了深坑之中。

  深坑中,追上司空极的Jiang Beiran 对着他又是一顿斩击,本以为司空极会继续用它那身肉铠挡住,却didn’t expect 这些Sword Qi 竟然尽数斩在了他body ,留下了one after another 深可见骨的伤口。

  ‘恢复能力变弱了?’

  刚才在大宅中,司空极的手臂被直接斩飞都能瞬间恢复,现在只是受了点trifling 致命伤that’s all ,恢复的却如此之慢,足以见得他的恢复能力一定是变弱了。

  ‘因为这里没了瘴气?还是说刹绝?算了,都不重要。’

  ‘趁他病,要他命!’

  没有继续思考下去的Jiang Beiran 又一招凌华斩出,上百道sword shadow 将司空极body 的肉铠全部斩的稀烂,完全失去了defensive ability 。

  “无限流,一闪!”

  sword light 闪过,司空极直接被拦腰斩成了两截,一双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我……输了!?’

  半截身体摔在地上的司空极stared wide-eyed ,从大喜到大悲的解决让他完全无法接受。

  明明早上他还惬意的欣赏着战报,但接下来的一切就像是脱缰野马般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最后在他以为自己能够Danger Land 翻盘时,却发现被那些人类powerhouse 用命护在当中的无cultivation base 者竟是他来到Profound Dragon Continent 以来遇到过的最powerhouse 。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怒吼中,司空极一口咬断了own 舌头,将它吞入肚中。

  “我知道你很不服,但事实就是如此,你就安心的去吧。”

  Jiang Beiran 说完举起白刹绝moved towards 司空极的脑袋刺了下去。

  “en? ”

  就在Jiang Beiran 要一剑刺爆司空极的脑袋时,后者却突然抬起手一把抓住了剑尖。

  不等Jiang Beiran 反应过来,他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从剑身传来,直接将他拉了下去。

  ”peng!”

  在Jiang Beiran 往下倒的瞬间,司空极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xiu!”

  巨大的力量直接把Jiang Beiran 打出了深坑,撞入了“天花板”之中。

  ‘好快!’

  刚刚那一拳,Jiang Beiran 不仅是眼睛没跟上,甚至连身体都没反应过来要躲。

  揉了揉already 肿起来的脸,Jiang Beiran 刚准备breathing ,就看到司空极从深坑中追了出来,直直的飞向了自己。

  “无限流,一……pu! ”

  不等Jiang Beiran 蓄招,司空极就撞入了他的怀中,巨大的impact 让Jiang Beiran 感觉到身体中一阵翻江倒海。

  ‘这家伙怎么回事!?’

  面对突然变强的司空极,这回轮到Jiang Beiran 惊诧了,明明刚刚还被自己吊起来打呢,怎么突然就这么猛了!?

  下一秒,Jiang Beiran 突然想起了那几个也同样突然变猛的融合Gu Cultivator ,他们也是突然间实力暴增,才breakthrough Profound Sage 的防御圈冲进了大宅之中。

  ‘莫非是有什么秘术?’

  就在Jiang Beiran 思考这些时,司空极又是一拳moved towards 他的正脸打了过来。

  “印剑星!”

  这时不远处的Formless Venerable 结了个剑印,结出一个Formation 禁锢了司空极的动作。

  Jiang Beiran 趁势一脚踹飞了司空极,同时持剑的右臂开始蓄力。

  被踢飞司空极身形在空中一顿,保持住平衡后转过身moved towards Formless Venerable 冲了过去。

  ”peng!”

  Formless Venerable 根本连防御的架势都来不及摆,就被司徒极一记鞭腿抽在了脸上,直接坠向了地面。

  然而不等Formless Venerable 落到地面,司空极就一个瞬身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already 在Formless Venerable 下方一拳打在了她的腰上。

  “咳!”

  巨大的impact 下,Formless Venerable 直接coughed up a mouthful of blood ,然而这还没完,司空极化拳为爪,直接贯穿了Formless Venerable 的胸口。

  这一套攻势速度极快,不仅Formless Venerable 反应不过来,Jiang Beiran 也是直到现在才找到支援的机会。

  “无限流,一闪!”

  “噹!”

  面对Jiang Beiran 依旧凌厉的攻击,司空极直接伸手接住剑身,然后顺势甩动尾巴抽向了Jiang Beiran 。

  这一尾巴,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远胜刚才,Jiang Beiran 根本来不及躲就被抽中了后背。

  但司空极也没有继续追击的机会,因为Formless Venerable 挡了上来。

  而且这一回Formless Venerable 不再是老者的形象,而是变成了一个elegant and poised 的妇人,招式也从sword art 变成了条条披帛。

  每当司空极要攻击妇人时,数十条披帛都会一股脑的涌上来缠住他,而且都韧性极强,即使强如司空极也没法挣断它们。

  Jiang Beiran 见状也figure trembled ,变成了阎啸博的形象。

  “Hundred Refinements 丝,缚!”

  随着Jiang Beiran right hand 往前一指,无数fiery-red 的丝线便涌向了司空极,将他层层缠住。

  原本Formless Venerable 的披帛就already 让司空极无法挣脱,如今再加上Jiang Beiran 的Hundred Refinements 丝,司空极一时间被里三层外三层的裹成了粽子,根本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趁着这空挡,Jiang Beiran 连忙breathing 回了点血,然后looked towards Formless Venerable 道:“他突然获得如此强大的力量,付出的代价肯定不小,不然在我破阵时他就该用了。”

  Formless Venerable nodded ,replied :“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拖住他对吗。”

  “嗯,他这种状态impossible 一直维……”

  Jiang Beiran 话刚到一半,就看到那如同蚕茧一般的丝线突然鼓动了一下。

  “闪开!”

  loudly shouted 后Jiang Beiran 和Formless Venerable 同时往后退去。

  “杀!!!”

  随着一声狂吼,身形膨胀了数倍的司空极“破茧而出”,并immediately 就moved towards 退到远处的Formless Venerable 发起了攻击。

  Formless Venerable 以不变应万变,依旧甩动披帛缠上了司空极的右臂,然而倍化后的司空极力量也是跟着一起变强,披帛根本没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沙包大的拳头直接砸在了Formless Venerable body 。

  ”pu! ”

  this fist 的力量可谓恐怖,被击中的Formless Venerable 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

  Jiang Beiran 见状连忙追了上去,释放出条条丝线将她护住。

  可不等Jiang Beiran 检查一下Formless Venerable 伤势如何,司空极已然向他攻来。

  见识过司空极这会儿力量有多恐怖的Jiang Beiran 自然不打算硬接,figure trembled ,变成殷凌炀化作golden 火焰缠上了司空极的手臂。

  司空极见状右臂用力一甩,化作golden 火焰的Jiang Beiran 就感觉到一股根本无法抵挡的力量袭来,直接变回人形被甩了出去。

  没有给Jiang Beiran 再次化身为golden 火焰的机会,司空极沙包大的拳头already 砸在了他body 。

  ”pu! ”

  感受到这股恐怖力量的Jiang Beiran 根本毫无抵抗之力,直接就被砸入了地面,甚至连意识都变的模糊起来。

  ‘fuck ……这也太猛了吧。’

  看着in midair 司空极双手紧握,moved towards 自己砸下来的样子,Jiang Beiran 想要挪动身体,却是根本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彩云姒!”

  就在Jiang Beiran 思考着要怎么化解这次危机时,Formless Venerable 挡在了她的身前,甩动着上千条颜色不同的披帛缠向司空极。

  可惜在司空极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些披帛根本如同薄纸一般脆弱,几乎没有产生任何阻力。

  ”peng!”

  代替Jiang Beiran 吃下这一锤的Formless Venerable 深深砸入了地底,一时间生死不明。

  解决掉了碍事的Formless Venerable ,司空极又重新瞄准正在艰难起身的Jiang Beiran ,甩动那又粗又长的尾巴moved towards 他抽了下来。

  然而就在那尾巴要抽中Jiang Beiran 时,司空极却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庞大的身体也如同漏了气一般迅速缩小。

  “cough cough cough !cough cough cough !!”

  变回原来大小的司空极一顿咳嗽,咳出的不仅仅是purple 血液,还有large and small 的内脏碎块,很明显,他的身体already 达到极限了。

  Jiang Beiran 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用力的breathing 几次后勉强让几乎破碎的身体恢复了一些。

  看着持剑朝自己走来的Jiang Beiran ,仍在吐血的司空极感到了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   “等等!别杀我!如果你杀了我,蛊族不会放过你的!”

  “说的好像你们原本打算放过我们似的。”

  Jiang Beiran 说完手起刀落,一剑斩下了司空极的头颅。

  正如Jiang Beiran 所料,司空极能够突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正是因为他如同外面那几个融合Gu Cultivator 一样燃烧了own life force 。

  而且在被Jiang Beiran 和Formless Venerable 合力束缚住之后更是加速了life force 的燃烧,才换来了更加强大的力量。

  然而更强的力量也代表着更高的代价。

  这是司空极的一场豪赌,他赌自己能在backlash 来到前杀掉眼前的两个人类,但是他赌输了,输的很彻底。

  头颅落在地上时,第一次面对死亡的司空极再也没了任何王者的气度,他疯狂的嘶吼着。

  “不要杀我,我什么都能给你!蛊族有着很多treasure ,我都给你,都给你!!”

  看着司空极一脸惊恐的样子,Jiang Beiran 有些犹豫要不要现在就杀了他,倒不是真图他能给出什么treasure ,而是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他,毕竟外面的瘴气还没有彻底解决掉。

  但就在Jiang Beiran 犹豫时,system 的提示跳了出来。

  【Option 1 :暂时不杀Insect King 。Completion Reward :千灯皇术(Heaven Level Low Grade )】

  【Option 2 :用刹绝彻底杀死Insect King 后彻底封印它。Completion Reward :Random Foundation Skill Point +1】

  ‘得,看来是没机会问问题了。’

  虽然不知道already 只剩一个头的Insect King 还能做出什么反抗,但之前这些Gu Cultivator already 表现出过无数次什么叫a centipede dies, but never falls 的ability ,所以Jiang Beiran 也就不再犹豫,直接举起白刹绝moved towards 他的头颅刺了下去。

  “不要,不要,啊!!!”

  被白刹绝刺入脑袋的司空极再也没了任何反应,以一个极度惊恐的表情结束了生命。

  “呼……”

  长出一口气,Jiang Beiran 立刻反身跑到了被Formless Venerable 砸出来的那个深坑中。

  “嘶……”

  看着深坑中身体already 完全变形的Formless Venerable ,Jiang Beiran 瞬间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Venerable ,Venerable !”

  Jiang Beiran 一边呼喊一边用Spiritual Power 检视起了Formless Venerable ,然而结果却是让他的心一凉。

  毫无lifeform 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