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Just Won’t Play by the Book Chapter 61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3 作者: 百分之七

  第612章 小world

  在确认Insect King 被彻底封印后,Jiang Beiran 又看起了两把刹绝的剑身。

  琉璃锭最大的特性就是将formation 的效果成倍放大。

  往上刻什么formation ,它就会成为什么类型的Magical Treasure 。

  刻上侦查类formation 它就是侦查类的Magical Treasure ,刻上防御型的formation 它就是防御类Magical Treasure ,而现在……当Jiang Beiran 清楚刻在剑body 的formation 到底是什么作用时,也就明白了琉璃锭此刻的特性。

  封印类Magical Treasure 。

  强大的封印能力加上地藏真晶的enforcement ,那真是任这Insect King 有通天的ability 也出不来啊。

  ‘不过Gu Cultivator 修到后期都这么Undying and Inextinguishable 的吗?就算是针对性这么强的Magical Treasure 也只是封印它that’s all ,而不是杀死。’

  另外说到针对性,Jiang Beiran 不禁想到了那座古墓。

  也不知道那古墓的主人究竟是谁,竟然在里面藏了一把如此针对蛊族的武器,很大概率在当年和Gu Cultivator 的大战中有着许多戏份。

  ‘晚些再去看看吧,另外两个墓室中肯定还有更大的惊喜。’

  将两把刹绝重新变回手镯戴在手腕上,Jiang Beiran 开始研究该怎么出去。

  一旁的Formless Venerable 见Jiang Beiran 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有些忍不住的问道:“你就没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她本以为自己在Jiang Beiran 面前现出真身后他肯定有很多问题问自己,结果都这么半天过去了,他愣是一个相关的问题都没问题。

  “没有。”Jiang Beiran 直接shook the head 。

  虽然他的确很好奇Formless Venerable 为什么要变成夏铃铛潜伏在自己身边,但他现在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她的事情并不着急。

  “好,等你想问的时候我可不一定会告诉你。”Formless Venerable 说完便转过身去。

  但她等了半天也没等到Jiang Beiran 开口,只好握了握拳,在心里暗暗发誓道。

  ‘等会儿他想问的时候,我一定什么也不说!’

  发完誓,Formless Venerable 又扭过头看了眼Jiang Beiran 。

  ‘急死你!’

  可Formless Venerable 这些小动作和小表情完全都没入Jiang Beiran 的眼,因为他这会儿正在无比认真的思考。

  乾坤术本就是他的短板之一,虽说恶补了一阵,但也不敢称expert 。

  所以想要破开空间charge ahead 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想问问Insect King 吧,但他现在除了“我诅咒你”和“快放我出去”外什么will not 说,基本上可以说already 疯了。

  ‘愁啊……’

  双指戳了戳脑门,Jiang Beiran 决定还是跟之前一样,既然一门乾坤术不够解决现在的问题,那就调动其他玄艺来帮忙。

  ‘如果能看出这个空间是怎么构成的,那charge ahead 的机会大上很多。’

  说干就干,Jiang Beiran 从storage ring 拿出talisman treasure 和Talisman Seal 就开始布阵。

  Formation 名为Star Sifting Cover ,是一个侦测类的Formation ,Jiang Beiran 之所以要布置它,是为了发现这个空间中的各种小细节。

  若能推演出这空间是在被开辟出来的,Jiang Beiran 怎么也就有了出去的办法。

  one hour 后,Star Sifting Cover Great Formation 成功开启,Jiang Beiran 眼中的空间也开始变的不一样。

  在跟胡鸿惟学习了一阵后,Jiang Beiran already 完全明白了灵砂的空间概念。

  简单来说就是再细小的尘埃中也有着一方own 小world 。

  在Star Sifting Cover 开启后,Jiang Beiran 就能够更清晰的来观察这个小world ,来了解它时如何诞生的,又该如何找到出口。

  【每个world 都有出口】

  这是大多数乾坤师的“座右铭”。

  就如同Profound Dragon Continent 也有着很多secret realm 这样的出口一般,其他空间中也总会蕴藏着各种各样的出口。

  而乾坤师要做的就是将他们找出来。

  至于找出来的目的……那就是have nothing common with each other 了。

  如果是想要将什么东西永久的封印在里面,那么找到空间出口的目的就是封死他,不让里面的人有任何机会逃跑。

  如果是用来做own 宝库,那就要将出口锁好,不能让别人轻易进去。

  ……

  但这些对于现在的Jiang Beiran 来说都不重要,他只需要找到出口出去就好。

  沿着Star Sifting Cover 显现出来的影土,Jiang Beiran 开始moved towards 东北走去。

  影土是每一个空间中的特殊物质,不仅naked eye 不可见,就算是用profound sense 和perception 也很难发现他。

  就如同“暗物质”一般的存在。

  而就是这大多数人一生都没见过的影土,却撑起了半个world 。

  就比如必须要有阴阳才能生万物,影土代表的就是阴,同时离开this world 的路也隐藏在这阴暗之中。

  寻着影土一路来到一处岩石旁,Jiang Beiran 蹲下身仔细研究了半天后发现就是一块石头,并没有什么特殊。

  于是Jiang Beiran 抬起一脚将它踹碎,看到了被它压在身下的星星点点。

  这些星星点点便是灵砂world 中最重要的“种子”。

  可以说这个小空间中的一切都由这些星星点点所化成,如果没有它们,那就算建造了the entire world 也毫无意义,只会是一个又一个的空壳。

  ‘还好,临时空间的出口还是比较好找的。’

  找到这些星星点点的玄星,就equivalent to 找到了Formation 中的formation eye ,一切立即变的明了起来。

  调动Spiritual Power ,Jiang Beiran 开始顺着玄星和和影土了解这个“world ”。

  “轰隆隆……”

  正在思考着等会儿要怎么吊Jiang Beiran 胃口的Formless Venerable 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震动,而且这并不是普通的地震,而是整个空间都在抖动。

  就好像……这个空间要崩塌了一般。

  Formless Venerable 猜都不用猜就知道这肯定是Jiang Beiran 干的,于是立马扭过头looked towards 他。

  只见Jiang Beiran 此刻悬浮于半空,无数微小的尘埃汇聚于他掌心之间,随着空间的抖动越来越厉害,Jiang Beiran 手中聚起的那两团尘埃也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变成了两片五彩斑斓的Star River ,十分神奇。

  就在Formless Venerable 看的入迷时,Jiang Beiran 突然睁开双眼,将掌心汇聚起来的两片“Star River ”散去。

  “走吧,出去了。”

  Jiang Beiran 说完带着Formless Venerable 一起回到了飞府之中。

  如今Jiang Beiran already 完全掌握了这片空间的所有脉络,所以在他的指挥下,Shi Fenglan 很快便驾驶着飞府沿着一条崎岖而又色彩缤纷的道路冲出了这个由Insect King 临时创造出来的空间。

  “Beiran !Beiran !Beiran !!!”

  “仙尊,又有更多Gu Cultivator 朝这来了,我们……”

  “来就来了!挡住就是!胡鸿惟呢!?他怎么还没来?”

  嵇雨看得出此刻的谷梁谦十分着急,于是也就不再多说,replied :“殷Heavenly Monarch already 回渊城去了,相信很快就会把everyone 乾坤师带来。”

  “要快!要快!”

  谷梁谦这回是急了,比刚才被甩掉时还要急!   如今那个肉铠Gu Cultivator 和Jiang Beiran 所乘坐的飞府同时消失,就算谷梁谦对乾坤学了解不深,也能猜到Jiang Beiran 肯定是被他拉入了某处空间中。

  不然他impossible 感知不到。

  如今这么多时间过去,Jiang Beiran 依旧杳无音讯,谷梁谦already 想到了无数最坏的结果。

  Jiang Beiran 是什么cultivation base ?那个肉铠Gu Cultivator 又是什么实力!?

  就算Jiang Beiran 精通所有玄艺,但在true powerhouse 面前肯定还是一碰就碎。

  “oh! ”

  想到这,谷梁谦又重重的sighed ,好不容易等来最好的结局,却在最后的最后extreme joy turns to sorrow 。

  “这该如何是好啊!”

  看着愁容满面的谷梁谦,嵇雨也跟着sighed then said 道:“好,那我再Organization 人手去挡住那些Gu Cultivator ,相信江Master Heavens helps the worthy ,必然不会有事的。”

  听到这,谷梁谦sighed 道:“希望如此吧,你先去抵挡,若是……”

  “谷Senior Liang ,你怎么还在此处?”

  谷梁谦话刚到一般,就听到了一个让他苦寻已久的声音!

  “Beiran !?”

  谷梁谦无比惊喜的扭头看去,只见Jiang Beiran already 款款朝他走来。

  “嗨呀!你吓死我了!”谷梁谦冲上去就给Jiang Beiran 来了个熊抱,然后用profound sense 查起了Jiang Beiran 的身体状况,发现好的不能再好。

  “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Gu Cultivator 呢!?”

  “被我锁在那处灵砂中了,谷Senior Liang 不用再担心,他应该是回不来了。”

  虽然不明白Jiang Beiran 是怎么做到将那Gu Cultivator 锁起来的,不过Jiang Beiran 说话一向靠谱,既然他说了那Gu Cultivator 回不来,那就肯定有十足的把握。

  “我就知道你最厉害!”

  谷梁谦说完patted Jiang Beiran 的肩膀,说道:“好,细节我们回去再聊,现在有很多Gu Cultivator 朝这边集中了过来,我们先回渊城再议不迟。”

  “好。”

  “嵇雨,你留在这保护江Master ,我先上去。”谷梁谦说完便一个瞬身消失在了大宅之中。

  谷梁谦离开后,Jiang Beiran moved towards 一袭black clothed 的嵇雨cupped the hands 道:“刚才多thanks Senior 出手保护,不然……”

  不等Jiang Beiran 说完,嵇雨便摇头道:“江Master 不必客气,保护你是我们所有人的应尽的使命,如今外面的瘴气already 散去,这都要归功于江Master change something rotten into something magical ,嵇雨佩服。”

  “嵇senior 言重了,若不是everyone senior 舍生忘死的挡住那些Gu Cultivator ,我也绝破不了这Formation 。”说完Jiang Beiran 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道:“先不说这些客套话了,还有许多正事要办,还请嵇senior 先跟我走一趟。”

  “江Master 尽管去办就是,我会在暗中护着你。”

  嵇雨说完身形便彻底消失在原地,就好像不曾存在过一样。

  ‘好厉害的concealment technique 。’

  Jiang Beiran 如今的【洞察】点already 相当高了,想要悄悄靠近他都是很难的事情,even more how 是在他眼皮底子下瞬间消失。

  这份concealment technique ,不可谓不强。

  感叹完,Jiang Beiran 转身走出了大宅。

  如今外头天已大亮,再也不复之前乌云盖顶般的阴沉,看着久违的阳光,Jiang Beiran 感觉心情都好了许多。

  不过天虽然亮了,但局势依旧不容乐观,in midair 大量Gu Cultivator 正在冲阵,但却是被潼国的Profound Sage 们死死拦住。

  如今瘴气散去,Profound Dragon Continent 又成了Profound Sage 们的主战场。

  在能够肆无忌惮补充Spirit Qi 的情况下,Profound Sage 们的攻防再次拉满,各种炫丽大招如同不要钱一般疯狂的往Gu Cultivator 堆里甩。

  而Gu Cultivator 的境况就和Profound Sage 们完全反过来了,失去瘴气的enforcement 后,他们那逆天的恢复能力一下削弱许多,这点从他们一受重伤就要往后退就能看出来。

  若换做在瘴气中,这些Gu Cultivator 可一直都是只知前进,不知后退的。

  而且之前在瘴气中这些Gu Cultivator 尚且要靠融合才能与Profound Sage 们一战,如今没了瘴气,不说他们already 不是Profound Sage 们的对手,但也的确没什么威胁了。

  观察完战局,Jiang Beiran 走进了刚才的地窖中,那些被他从肉茧中救出来的cultivator 还都在这,Jiang Beiran 将one after another 送上了飞府,准备一并带回渊城去疗伤。

  “好了,嵇senior ,我们回去吧。”Jiang Beiran 说完便回到了飞府中。

  嵇雨见状moved towards 空中扔出一枚Profound Qi 弹,然后也进入了Shi Fenglan 的飞府。

  ”peng!”

  看见在in midair 炸开的Profound Qi 弹,谷梁谦便知道Jiang Beiran already 安全撤离。

  于是立马用Profound Qi 扩音道:“走,先回渊城。”

  如今潼国Profound Sage 们虽然面对着比刚才要多出数倍的Gu Cultivator ,但压力却完全不能与刚才mention on equal terms ,甚至觉得将这些Gu Cultivator 全部击杀于此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说仙尊,要不我们就杀光了他们再回去吧,多省事。”

  听着这熟悉的语气,谷梁谦笑着回头看去,刚要开口,却发现already 没了曹惊骅的silhouette 。

  “唉……”

  叹上一口气,谷梁谦紧握双拳,shouted :“走!”

  在谷梁谦的指挥下,众Profound Sage 且战且退,很快便回到了渊城中。

  那些Gu Cultivator 只是追了一小section of the road ,在发现的确奈何不了这些人类cultivator 后便又退回了昔丰村中。

  毕竟他们这次来最重要的事情是救出他们的王,其他事情都不重要。

  可现在出现了一个令他们一头雾水的情况,那就是他们找不到他们的王了,无论他们怎么发出信号,都根本得不到任何回应,这在以前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

  一时间,蛊心惶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