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Just Won’t Play by the Book Chapter 61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4 作者: 百分之七

  第613章 本我   回到渊城,所有Profound Sage 没有忙着庆祝这场堪称完美的反击战。

  而是都在为牺牲的Profound Sage 奔波着。

  就如同Jiang Beiran 意料中的一样,这些Profound Sage “hovered between life and death ”的经验可要比他足的多。

  不过他们的底气却完全不像Jiang Beiran 想的这么足。

  从谷梁谦的口中Jiang Beiran 得知了cultivator 可以“死而复生”的关键。

  那就是profound sense 。

  只要profound sense 不灭,那么只要将死者的profound sense 再度唤醒,他就能成功活过来。

  但在这复活的过程中有两个关键点非常重要。

  一是profound sense 容易唤醒,但身体却很难。

  之所以说cultivator 刚死时最容易救回来,就是因为身体还“鲜活”,稍微激一下就能重新活动起来。

  一旦身体失去活性,想要救活就是extremely difficult 了。

  第二点就比较玄学了,profound sense 和身体融合后可能会产各种各样的情况。

  比如失忆,比如疯癫,甚至直接成为一个痴儿都是有可能的。

  总之死而复生这件事下到Profound Practitioner ,上到Profound Sage ,风险都是极大,即使是用再厉害的Magical Treasure ,也不能保证一定能将人救活,更不能保证人救活会是个什么样子。

  Jiang Beiran 听完后不禁感到有些疑惑。

  也不只是那Formless Venerable good luck ,还是Earth Level 紫spirit pill 产生了某种特殊效果。

  总之Jiang Beiran 从Formless Venerable body 并没看出任何不对劲来。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Jiang Beiran 还是先回了一趟飞府,找到了正在打扫院子的Formless Venerable 。

  “看来Venerable 入戏很深啊,还在夏铃铛的身份中呢?”

  听到Jiang Beiran 的话语,吓了一跳的夏铃铛连忙转身行礼道:“主人家,您来啦。”

  ‘……’

  ‘嗯?’

  看着夏铃铛那副拘谨的模样,Jiang Beiran 觉得她还真不像是装的。

  怎么说呢……眼里的神完全不一样。

  不过对方毕竟是擅长变身的Formless Venerable ,所以Jiang Beiran 一时间也有些搞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主人家露出疑惑的表情,夏铃铛连忙慌里慌张的说道:‘我身体already 没事了,前段时间让主人家费心了。’

  又上下打量了一遍夏铃铛,Jiang Beiran 还是分不清她到底是不是装的。

  不过Jiang Beiran 现在实在是没这闲情逸致陪Formless Venerable 闹,所以直接说道:“Venerable ,Junior 有很重要的正事要问,还请您认真回答。”

  听着主人家认真的语气,夏铃铛明显一阵手足无措,完全不明白主人家在说什么。

  但下一秒,慌乱中的夏铃铛就神情一变,露出了aloof and remote 的姿态。

  “有何事要问this Venerable ?”

  ‘fuck ……你北影毕业的吧?’

  看着气质大变的夏铃铛,Jiang Beiran 不禁in the heart 惊叹一句。

  明明是同一张脸,却能让他觉得是两个人,实在是有些厉害。

  “Junior 是想问Venerable 活过来后可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Formless Venerable 听完摇摇头,replied :“没有,一切正常,不过我是个特例,所以你最好别拿我当标准。”

  “特例?”Jiang Beiran 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准确来说,你之前救下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

  “那是……?”

  “这么跟你说吧,夏铃铛就是夏铃铛,她是我创造出来的一个人,喜怒哀乐都属于她自己,只是她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一切都会分享给我。”

  听到这,Jiang Beiran 顿时明白了,夏铃铛其实就是Formless Venerable 的一个Avatar 。

  “那夏铃铛刚才展现出来的Profound Sage cultivation base 又是怎么回事?”

  “我可以随时降临到任何一个创造出来的人body ,让她成为我。”

  ‘fuck ……这千面功好屌。’

  不过这样一来,Jiang Beiran 也就彻底明白了,之前他还在疑惑Formless Venerable 的演技为何会如此惊人,如此接地气,竟然让他从未在夏铃铛body 看出来过丝毫weak spot 。

  原来夏铃铛就是夏铃铛,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Formless Venerable 制造出来的一个Avatar 。

  同时Jiang Beiran 也明白了Formless Venerable 说她是特例的意思。

  “所以之前死去的……是夏铃铛的身体?”

  “没错。”Formless Venerable nodded ,“如果你刚才没救活我的话,那么夏铃铛这个人从此就会消失了,同时我也会因此Primordial Spirit 大伤。”

  “我明白了……”Jiang Beiran 缓缓nodded and said 。

  既然死的是Avatar ,那就是Formless Venerable 的本体没事,在本体没事的情况下,复活她的一个Avatar 自然会简单许多,这的确不能用来当做范本,实在太过特殊了。

  “还有别的要问吗?”

  “暂时没了,many thanks Venerable 解惑,Junior 还有正事要做,就先告辞了。”

  Jiang Beiran 说完便离开了飞府。

  looked towards Jiang Beiran 离去的方向发了会儿呆,夏铃铛的眼神再度变回了原本的样子,慌张的说道:“主人家,您是不是……嗯?主人家?”

  看着空无一人的院子,夏铃铛陷入了莫名中,转头looked towards 大厅中的Shi Fenglan 问道:“施elder sister ,您见着主人家了吗?”

  Shi Fenglan 也是被问的一愣,有些奇怪的replied :“Little Beiran 刚才不是一直在和你说话吗?说完就走了。”

  夏铃铛听完有些发懵,刚才她的确是在和主人家说话来着,但完全记不得主人家是何时离开的了。

  “好奇怪的感觉……”

  ……

  离开飞府后,Jiang Beiran 再度回到议事厅找到了谷梁谦。

  “谷Senior Liang ,你们has several points of 把握可以将牺牲的Profound Sage 救回来?”

  谷梁谦听完sighed 道:“这方面的事情,谁也不敢打包票,只能说尽力而为。”

  Jiang Beiran 思考片刻,应道:“让我也出一份力吧。”

  谷梁谦听完不禁眼神一亮,眼前这个youngster already 表演过太多次change something rotten into something magical 了,如果是他出手的话,兴许曹惊骅他们都能有救。

  “江Master 要出力当然是大力欢迎!或者说就算你不主动提出来,我也准备去找你呢,”

  “先带我去看看他们吧。”

  “好,我带你去。”

  跟着谷梁谦,Jiang Beiran 来到了一处祭坛旁边,moved towards 祭坛上方看去,只见七具Profound Sage 的尸体正静静的躺在那。

  除了像曹惊骅,荀英锐这样战死在昔丰村里的之外,还有些是牺牲在了Gu Cultivator 的埋伏圈中,也就是刚出去时第一批主动找上门战斗的Profound Sage 。

  ‘都是好样的啊……’

  这些Profound Sage 原本完全可以用仙踪宝简回到渊城,但他们却都没有这么做,而是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不仅是他们,在这次反击战中,就没有一个Profound Sage 是用仙踪宝简回来的,每一个都是舍生忘死。

  如此英雄,就这么死在这里Jiang Beiran 都替他们可惜。

  只是他在复活这方面也没什么特别的ability ,最多也就是贡献出这些Earth Level 的紫spirit pill ,其他的一概都帮不上。

  不过在问了一圈后,Jiang Beiran 发现也不是他一个人没这ability ,而是所有人都没这方面的相关知识,包括那些玄艺Grandmaster 们。

  也难怪他们会这么没底气,原来你each and everyone 都是靠运气,那自然会十分紧张。

  站上祭坛,Jiang Beiran 看着只剩半截身子的曹惊骅gave a salute ,这位永远如同少年般热血的Profound Sage 用生命兑现了他的承诺。

  和另外几位Profound Sage 的遗体比起来,曹惊骅就像是被彻底榨干的干尸,身体里的精华部分全都被抽干,完全能看出他使出最后一击时是抱着怎么样必死的信念。

  这时姚逸尘走到Jiang Beiran 身后patted 他的肩膀道:“以曹世尊的身体状态来说,想要重新活过来怕是……”

  “那也得试试。”

  Jiang Beiran 说完又检查了一下另外六位Profound Sage 的遗体,发现他们的情况虽然比曹惊骅好些,但差不多也都是油尽灯枯的状态,毕竟全都是奋战到了最后。

  “江Master ,情况如何?”

  在Jiang Beiran 起身的一瞬间,谷梁谦便走上来问道。

  “让人死而复生一事Junior 的经验也不足,若要说把握……我也没有太多。”

  谷梁谦听完毫无掩饰的露出了失望之色,毕竟Jiang Beiran 如今already 成了他最后的指望,连他都说没把握的话,那就真的很难了。

  “总之我会尽力而为。”

  Jiang Beiran 说完looked towards 姚逸尘道:“everyone Grandmaster 现在在何处?”

  “都在外面景枫阁里商讨呢,我是想着江Master 你肯定也会过来,所以特意在此等待。”

  “好,那事不宜迟,我们一起过去吧。”

  Jiang Beiran 说完朝谷梁谦拱拱手,跟着姚逸尘moved towards 祭坛下走去。

  来到景枫阁,Jiang Beiran 发现渊城的所有Grandmaster 都齐聚此处,正在激烈的讨论着该如何救活Profound Sage 们的方案。

  “不行!用你那方法先不谈风险,就算是真救活了,恐怕也是个痴儿。”

  “我这藤井之法成功让两位cultivator 起死回生,这个责任就让我来担吧。”

  “你救活了两个是不假,但死透的更多吧,你这藤井之法伤人之本,不到as a last resort 还是别用了。”

  “喂!现在是要让人死而复生!这本就是风险极大之事,你们还前怕狼后怕虎的,那都别救了!”

  “屁话!我们聚在这不就是为了将风险降至最低?”

  “你说什么!?”

  ……

  “咳!”

  就在讨论愈发激烈之时,Jiang Beiran lightly coughed ,来到了众人面前。

  听到这声轻咳,所有Grandmaster 就仿佛是被按到了什么开关一般,瞬间都安静了下来,目光simultaneously looked towards Jiang Beiran 。

  “江Master !”

  “江Master 来啦。”

  “江Master 你可算来了!”

  ……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算很长,但这些Nine Grades Grandmaster 都already 将Jiang Beiran 视作主心骨,依赖感也是越来越强。

  “从刚才在座everyone 的谈话听来,大家似乎都有过让人起死回生的经历?”

  众人听完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一阵,最后薛城作为代表道:“世道艰险,带着死者来寻我们医治的不在少数,但即使old man 行医近百年,至今也未参透这起死回生之秘,只是凭感觉做些力所能及的事罢了。”

  其他人听完也是纷纷nodded 。

  任何玄艺他们都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唯独这起死回生,哪门玄艺也不曾涉及到它的相关知识,大家最多也只是根据Magical Treasure 的特性来做些相应的准备that’s all 。

  Jiang Beiran 听完沉思片刻,然后问起了众人曾经的那些救治经历。

  one hour 后,Jiang Beiran 根据谈话内容分析出了一些结果。

  首先让cultivator 起死回生的Magical Treasure 都不是任何一位当代玄艺师制作出来的,它们不是来自于古老的家族inheritance ,就是从continent 的各个角落,尤其是古墓中有幸得之。

  如此一来,能的出一个结论就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的Far Ancient Era 中,cultivator 们应该是掌握着让人死而复生这项技巧的,只是没有inheritance 下来。

  有了这个结论做基础,Jiang Beiran 就有深入去研究这些复生类Magical Treasure 的信心。

  因为只要是有理可循的,他就有可能从中分析出一套可行的理论来。

  可这其中究竟要花多少时间他也不知道,他等得起,Profound Sage 们的遗体就不一定等得起了。

  不管怎么说,死亡时间越短越容易救活这条铁律是不会错的。

  一时间,Jiang Beiran 陷入了纠结之中。

  众玄艺Grandmaster 见Jiang Beiran 沉默下来,也就跟着一起做思考状,一时间这个大厅安静的出奇。

  “五天。”

  良久后,Jiang Beiran 突然开口说道。

  在一众Grandmaster 疑惑的眼神中,Jiang Beiran 解释道:“我们一起研究讨论五天,五天后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开始准备复活那几位Profound Sage 。”

  虽然不知道Jiang Beiran 准备怎么研究,但一众玄艺Grandmaster 开始认可的nodded and said :“好,就听江Master 的。”

  “那everyone 继续讨论,我去找谷梁仙尊聊些事。”

  Jiang Beiran 说完便离开景枫阁回到了祭坛之上。

  “谷Senior Liang 。”Jiang Beiran 上前喊了谷梁谦一声。

  “有结果了吗?”谷梁谦回过头问道,神色满是期待。

  “我们准备就此事研究讨论五天,争取找到一套可行的理论,那样让几位Profound Sage 死而复生的probability 也会更大一些。”

  谷梁谦听完沉默了片刻,因为他也明白死而复生这种事是越快越好的,人死了越久越难以成功。

  但既然这话是Jiang Beiran 说的,他还是nodded and said 。

  “好,就听江Master 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