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Just Won’t Play by the Book Chapter 61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5 作者: 百分之七

  第614章 危机犹在   谈完了复生之事,Jiang Beiran looked towards already 放晴的天空道:“谷Senior Liang ,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

  谷梁谦听完先是一愣,然后replied :“我already 让人去查看另外几国的情况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虽然到目前为止谷梁谦都表现的像个谦谦君子,也是一个很有担当的长者。

  但那毕竟都是为了自己所在的国家。

  一旦对象换成他国,谷梁谦还能不能做到如此极致Jiang Beiran 也不敢保证。

  毕竟国家利益this thing ,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多时候这些上位者做出的决定往往会以他们的集体利益为主。

  接着不等Jiang Beiran 再问,谷梁谦就直接说道:“若是其他国的瘴气还在,那到时也少不了请江Master 出手相助,提前先说一句有劳了。”

  听着谷梁谦坦诚的语气,Jiang Beiran relaxed ,看来谷梁谦还是很顾大局的。

  “请senior 放心,这事Junior 义不容辞。”

  “有江Master 这句话this Venerable 就放心了。”

  相视一笑后,Jiang Beiran 换了个话题问道:“说来我被那Gu Cultivator 拖入异空间后,外面发生了些什么?”

  谷梁谦听完露出回忆的神色道:“在你消失后,我一直忙着寻你,啸博他们则负责在外面抵挡那四个Gu Cultivator ,只是没过多久,那四个Gu Cultivator 便自我溶解了,估计是用了什么消耗生命的秘术。”

  Jiang Beiran 听完nodded ,那几个Gu Cultivator 在短时间内连续大幅度变强,代价肯定也是惊人的,就和那个实力突然暴增的Insect King 一样,虽然短时间内可以得到极大的力量提升,但最终的backlash 也极为terrifying 。

  “再然后就是有大批Gu Cultivator 来到这里,但在没有了瘴气碍手碍脚后,这些Gu Cultivator 也就不足为虑了。”

  “他们没有在融合到一起吗?”Jiang Beiran 问道。

  “没有。”谷梁谦摇摇头,说完仿佛为了确定般又回忆了一遍,“确实没有。”

  听到这个回答,Jiang Beiran 基本就能确定一件事了。

  那就是在没有Insect King 的情况下,Gu Cultivator 是没法完成融合的。

  这和Jiang Beiran 在瘴气中用Spiritual Power 感知到的一幕幕相符合。

  Gu Cultivator 每一次融合前,Insect King 都会大口的啃食他们,现在看来这种啃食应该就是促成他们融合的关键步骤,如今Insect King 不在,这些Gu Cultivator 等于又被削弱了一番。

  “既如此,潼国之危,甚至说Profound Dragon Continent 之危应该是初步解决了。”

  综合目前所有的已知情报来看,在没有瘴气的情况下,Profound Sage 们不说单方面碾压Gu Cultivator ,但Gu Cultivator 也already 完全变的不足为惧了。

  “能做到这一点,江Master 可谓是首功,不然不仅是潼国,恐怕整个Profound Dragon Continent 都要沦陷。”

  “各司其职罢了,若是没有everyone senior 为我开辟出一条道路,我也impossible 成功破局。”

  就在谷梁谦打算再吹捧Jiang Beiran 两句时,殷凌炀破空而来,稳稳的落在了祭坛之上。

  “仙尊。”moved towards 谷梁谦拱手后,殷凌炀发现Jiang Beiran 也在,便又moved towards Jiang Beiran 拱手道:“江Master 也在呢。”

  “见过Senior Yin 。”Jiang Beiran moved towards 殷凌炀拱手道。

  “我刚去了一趟Qi Country ,发现瘴气仍旧围绕在其上空,丝毫没有要散开的意思。”

  殷凌炀tone barely fell ,嵇雨和霍宏恺也同时飞了回来。

  也和殷凌炀一样分别对Jiang Beiran 和谷梁谦拱手后,两人分别表示郯国和曾国也都仍旧在瘴气的笼罩之中。

  ‘果然没这么简单啊。’

  Jiang Beiran 之前就有猜到,这瘴气的范围能大到席卷整个Profound Dragon Continent ,就绝impossible 只有一个Formation 支撑着它,如今结果也和他意料中的一样。

  他只是破开了潼国的瘴气,至于其他五国,乃至更多其他国家的瘴气仍需要defeat them separately 。

  不过有了解决潼国瘴气的经验,再加上蛊族之王already 被他彻底封印,解决起其他国家的瘴气来难度应该会低很多。

  毕竟这群Gu Cultivator 现在already 是群龙无首,现在说不定都already 自顾不暇了。

  听完众人的汇报后,谷梁谦思考片刻道:“不能给这些Gu Cultivator 喘息的机会,既然现在already 有了对付他们的办法,那么事不宜迟,everyone 回去稍作准备,我们明日……不,今晚就set off ,争取早日将这些insect 全部赶出Profound Dragon Continent 。”

  “好,就等您这句话呢。”

  其他Profound Sage 也都完全没有意见,纷纷告辞后便回去做准备了。

  Jiang Beiran 要做的事情自然更多,但就在他准备告辞时,谷梁谦突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不知江Master 可否再帮我个忙。”

  “谷Senior Liang 请说。”

  “为了阻止那肉铠Gu Cultivator ,我动用了Samsara Power ,接下来我随时都有可能需要seclusion ,when the time comes 我希望你能代替我来主持大局。”

  【Option 1 :“此事Junior 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senior 还是另请brilliant 吧。”Completion Reward :无想神咒(Earth Level Low Grade )】

  【Option 2 :“impossible ,绝对impossible !”Completion Reward :Random Basic Attribute Point +1】

  看着两个都表达着拒绝之意的选项,Jiang Beiran 很快便想明白了它们之间的区别。

  他只要说的稍微软一点,谷梁谦估计就会继续纠缠,只有在at first 就把路堵死,才能换来清净。

  于是Jiang Beiran 果断选下了二,甩手道:“impossible ,绝对impossible !”

  【选项Mission 已完成,奖励:Agility +1】

  谷梁谦明显也didn’t expect Jiang Beiran 反应会这么大,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Beiran ,我并不是临时做出的这个决定,而是深思熟虑过……”

  “您怎么想的我不管,总之替您主持大局这事绝对impossible !您要是非得继续说下去,那Junior 也只好先告辞了。”

  听Jiang Beiran 说的如此决绝,谷梁谦只好叹气道:“既然江Master 如此不愿,this Venerable 也不好强人所难,但其实江Master 大可不必拒绝的如此果断,这事对你定也有诸多好处,要不……”

  “不考虑,impossible ,没兴趣。”

  又被一通三连拒绝后,谷梁谦算是彻底打消了找Jiang Beiran 接替own 心思。

  为了不让谷梁谦再试图说服自己,Jiang Beiran 换了个问题道:“不知谷Senior Liang 你说的Samsara Power 是何种力量?又为何需要seclusion ?”

  谷梁谦听完笑着replied :“secret can not be revealed 。”

  Jiang Beiran 听完倒也没觉得谷梁谦“小气”,毕竟Cultivation Technique this thing ,尤其是弱点非常明显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一般是impossible 告诉别人的。

  而且随意过问别人Cultivation Technique 本身就算是一件不怎么礼貌的事,所以Jiang Beiran 立即拱手道:“是Junior 失礼了。”

  不过就算谷梁谦不说,Jiang Beiran 也能猜出个大概来,谷梁谦这会儿明显要比之前年轻许多,应该就是在往前“倒退”。

  那么按照谷梁谦说的他随时有可能seclusion ,Jiang Beiran 做出的猜测就是谷梁谦需要重新“轮回”到原本的岁数,不然有可能会像那些Gu Cultivator 融合一般有着严重的repercussions 。

  看了眼祭坛上躺着的Profound Sage 们,谷梁谦开口询问道:“不知江Master 认为我们先进入哪一国为好?以我们之前的遭遇来说,若是没有江Master 你,渊城恐怕早已沦陷,所以this Venerable 认为其他国家的情况恐怕都会非常差。”

  谷梁谦说着拉了拉body 斗转星袍的领子,“虽然现在我们有了这些足以抵御瘴气的treasure ,但瘴气终究还是个大麻烦,而且我们也不清楚其他国家中的情况,要是再出现牺牲……”

  “谷Senior Liang 的担忧不无道理,只是正如您所说的一样,瘴气一天不除,终究是一祸害,它仍在成长,仍在变的更具有破坏性,所以Junior 的建议是在它彻底成长起来之前将蛊族和瘴气一起连根拔除。”

  “至于其他国家的存亡……Junior 相信在国家危难之际总会有英雄站出来pulling strongly against a crazy tide ,若是真如senior 你所想的那样,那我们能做的也只有为之祭奠了。”

  谷梁谦这话其实问的很有深意,让Jiang Beiran 思考起了一个原本他想先放在一旁的问题。

  那就是在彻底解决蛊族之后,麻烦其实远远还没有结束。

  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Profound Dragon Continent 这块巨大的蛋糕都面临着重新分配的局面。

  整个continent 的格局必将发生巨大变化,when the time comes 无论是正面冲突还是暗流涌动,都会给这个already 满目疮痍的continent 带来更多伤害。

  其实最开始时Jiang Beiran 担心的就是谷梁谦为了一己私心,放任其他国家继续被蛊族侵略。

  但现在看来他的目光还不至于这么短浅,格局也没有小到这种程度,但从他刚才那个问题听来,他肯定already 开始考虑驱逐Gu Cultivator 之后的问题了。

  若是其余五国皆被蛊族所灭,那么潼国自然是顺理成章的成为Profound Dragon Continent 新王,君临整片continent 。

  但如果还有几个国家在做着最后的抵抗,他们是该尽人道主义拉他们一把,还是……

  谷梁谦最终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Jiang Beiran 也是难以猜测,毕竟这是Profound Dragon Continent 这么久以来最好的一次统一机会。

  想到这,Jiang Beiran 看了眼做沉思状的谷梁谦,开始觉得他最开始那个想要让自己替他主持大局的问题也别具深意。

  ‘他是在试探我会不会为了顾全大局而阻止潼国?’

  毕竟from the very beginning 他的立场就是为了整个Profound Dragon Continent 的生死存亡而被迫出山,“屁股”并不是完全坐在他们潼国这边的。

  而现在要解决其他国家的瘴气也少不了自己出手,所以谷梁谦也远没有到能the birds are over, the bow is put away 的时候。

  ‘唉……所以说我还是喜欢待在幕后啊。’

  想着这些种种可能,Jiang Beiran 一时间感到头痛无比,虽然这是最为恶意的揣测,不一定为真,但他很明白利益争夺从来都是最肮脏的。

  even more how 是这种extremely rare 的机会。

  作为领袖,他们真的能抵御住这样的诱惑吗?   ‘而我……在他们眼里又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

  Jiang Beiran 可没天真到觉得自己如果接下谷梁谦的指挥大权就真的能让潼国所有Profound Sage 听命于自己,做他认为正确的事。

  一旦自己侵犯了潼国的利益,结局究竟会怎么样……

  又有谁知道呢?

  这样一想,Jiang Beiran 又觉得自己把刚才system 的提示想浅了。

  如此果断且用力的拒绝谷梁谦这个提议,其实就是避免他陷入这摊浑水之中,还能以中立的立场做些事情。

  要知道他如果真答应了谷梁谦大请求,那屁股就实实在在的坐在潼国这边了,when the time comes 反而更加束手束脚。

  “江Master 。”

  在Jiang Beiran 陷入越发复杂的思考时,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的谷梁谦突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你认为我们先去曾国如何?”

  ‘曾国?’

  作为六国中公认实力最强的一国,谷梁谦这时候选择先去曾国是不是代表着他还是以先解决眼前的Gu Cultivator 问题为主?

  因为以其他五国的纸面实力来说,曾国是最有可能还在抵抗Gu Cultivator 入侵的国家,没有之一。

  “好,就听谷Senior Liang 的安排,那Junior 就先去做准备了。”

  Jiang Beiran 说完便拱手告辞,他现在思绪有点乱,决定还是先回去好好理一理再说。

  “虽然知道江Master already 很忙,但复生之事还是全权拜托你了。”

  “请谷Senior Liang 放心,Junior 定当尽力而为。”

  Jiang Beiran 说完再次moved towards 谷梁谦拱了下手,然后moved towards 祭坛下走去。

  看着Jiang Beiran 离去的背影,谷梁谦也是很感慨的sighed ,心情有些复杂。

  这份复杂既是因为Jiang Beiran 拒绝了自己想让他代替自己主持大局的请求,也是因为Jiang Beiran 拒绝了自己想让他代替自己主持大局的请求。

  毕竟在他的眼里,Jiang Beiran 不仅不是潼国人,甚至连Profound Dragon Continent 的人都不是。

  他是一位异界来客,更是一位厉害到足以左右continent 格局的异界来客。

  所以摸清Jiang Beiran 的想法究竟是什么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可想要摸清这位江Master 究竟在想什么也实在太难了些。’

  谷梁谦想着不禁又sighed ,可以说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和这位江Master 接触开始自己就一直在他的节奏里,完全没机会去了解这位江Master 真正的内心。

  “唉……”

  最后,种种思绪也只能化成一声无奈的叹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