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rd of the End Chapter 135

  第135章 ,欢迎来到牡鹿dukedom !

  刺骨的寒风迎面而来,吹过旅人破破烂烂的亚麻布衣襟,将他衣服下摆长短不齐的布条吹起,露出了衣服下覆盖着灰尘的小腿,他的头发一片灰色,刘海和鬓角时分散乱地黏在一起,脸上尽是风霜,胡子拉碴已经盖住了下巴。

  旅人路过荒郊野外令众人露出了惊讶的目光,尤其是见到这位旅人在2月份这种冬寒未消,地面还冻得梆硬的野外居然裸足行进更是感到不可思议。

  尽管旅人身上很脏又穿着粗亚麻布的衣服,但众人还是能从他的五官中看出他十分年轻,他手部跟足部的皮肤都因为长时间的野外生活而龟裂了,可在那死皮之下却长出了新的娇嫩的皮肤,如poisonous snake 蜕皮般,随着旅人的动作身上的皮屑如飘雪般落下。

  马上就有人开始窃窃私语,一位Cornerstone Rank 的knight-errant 跟猎手用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的目光盯紧了这位旅人,knight-errant 看上了旅人粗麻布衣里面那条漂亮的腰带,这条由black 鳞片制作成的腰带上闪动着流光,一看就不是Mortal Grade 。

  猎手则认为旅人背后鼓囊囊地一定有好东西,而那家伙背后用麻布裹着的那把双手long sword 总让人觉得不平凡。

  越分析,两个Cornerstone Rank 职业者就越觉得不妙,他们很快就放弃了动手的打算,因为稍一分析,他们就知道一个根本不穿防具用赤脚走路的人可以从盗匪密布的Black Forest 中一路来到这里,难道别人就没有打过他的主意么?自己两个Cornerstone Rank 实力的职业者都能够冒出不正确的想法,这家伙绝对not simple !

  窃窃私语了一会儿后,他们退了下去,放弃了出手的打算。

  旅人的眼角注意到了这一幕,被灰色胡须掩盖的嘴角动了动。

  entrapment 失败了啊。

  他一路上遇到了很多这种“亲切的朋友”,想要跟他“亲切地”交流一下,最后的结局都是旅人“亲切地”帮他们解除了所有烦恼,让他们在荒野森林中安静地入梦。

  刚刚他发现有两个家伙对他露出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眼神时,他还以为这会是自己最后一单额外收入了呢,现在看来没了。

  可惜啊可惜。

  因为再往前就是Raven 边境了,这个地方叫做奥斯陆大道,继续朝北前进,奥本罗关即为Raven dukedom 跟牡鹿dukedom 的分界线,旅人相信即使现在是2月份,奥本罗关肯定也有大量的人群在此流动,when the time comes broad daylight 之下就算他还是继续这种状态,别人也很难对他动歪脑筋了。

  果然,又前进了一个多小时,人流越来越多,视线尽头的dukedom 边境高墙正在moved towards 旅人走来,在一座小型城堡的门口,长长的吊桥已经被放下,排队的人群从城堡内一直延伸到了城堡外面一两百米处,队伍的前进速度很慢,时不时还有人沮丧地从城堡内退出。

  城堡外有不少“大车店”,也就是路边旅店,最常见的接待者都是在大路上旅行的人,就好像高速公路上的休息区那样,但这里不但可以休息吃喝也提供修理交通工具,买卖旅行用品等服务,就算是正在押送的犯人的治安官也经常带着他押送的不法分子住在这里。

  佣兵们也经常在这里揽活,因为觉得路上不安全的carriage 商人或者女性在这里也出现的很频繁。

  旅人的出现自然引起了人群的注意,人们聊天的声音不绝于耳,大车店是Holy Empire 最容易获取来自all directions 情报的地方,偶尔也会教会中人来这里宣讲布道。

  旅人对大车店自然最为熟悉,大车店是一个物美价廉的地方,可以为adventurer 提供一个可以安心休息以及吃到热饭热菜的港湾,在很多adventurer 眼里,大车店几乎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家”。

  吧台边里喝上一扎啤酒以及在炉火边啃上一块烤肉在那个瞬间就可以令他们感到Supreme 的幸福,但也正是因为大车店的生意火爆外加需要continuously 长途运输货物,大车店的消费实际上是要比城内的正经旅馆要贵的。

  推开大车店的大门,assaults the senses 的是熟悉的气息,混杂着烟熏味、汗臭味、饭菜味跟酒味的热气撞在旅人的脸上,大堂内几乎坐满了,只有角落还有几个位置。

  旅人moved towards 角落靠过去。

  “喂!小子!”这个时候,一位女性Barbarian 拦在了他的面前,她有着bronze 的皮肤,全身肌肉紧绷,tall and strong ,即使是在二月份的寒冷天气身上也就穿着一件兽皮袄,帮着绑腿,内里的tight clothes 能够看到非常明显的肌肉轮廓,褐色的头发扎成一排大辫子从脑袋后面垂下,腰间挂着单手斧跟圆盾,胳膊比Sid 腿还要粗。

  说不清楚她是什么理由拦在旅人的面前,但她moved towards 旅人勾了勾手指,颇为impudent 地挑逗道:“我想请你喝杯酒,有兴趣跟我们一桌么?”

  “没兴趣,谢谢。”旅人冷淡地说道。

  “别这么冷淡啊,小子。”女性Barbarian 靠近了一点,她看见旅人乱糟糟头发下却长着一张非常美型的脸,不由得eyes shined ,clicking one’s tongue in wonder 的同时,肥厚的舌头也忍不住在嘴唇上舔舐了两个来回:“你也是想要过牡鹿关的么?或许我可以帮你,但你必须满足我的姐妹们,你要先伺候我柳德米拉,然后再让塔基亚娜她们满意……我们可都是最难驯服的烈马,你不下点功夫可不行哦!”

  说完,女Barbarian 意味深长地笑笑:“如果你能让我们都满意,或许我可以想办法给你弄一张劳工证……”

  话音未落,red glow 一闪,女Barbarian 只觉得自己saw a flash ,就见到旅人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深red 的魅影从她身侧抹过,紧接着眼前的旅人再不急不慢地迈步而过,他的速度极快,却给人一种轻松自如的舒展感,眨眼间来到女Barbarian 的身后。

  两根手指间夹着一张纸片,旅人反手将纸片塞进了女Barbarian 的口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先把你自己的劳工证收好吧,我不需要这东西。”

  说完,旅人莫名地笑笑,在女Barbarian 健硕的肩膀上patted :“虽然你的胸肌确实很结实,可惜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再见了。”

  他伸出一根食指从身后戳了女Barbarian 一下,在大车店众人惊骇的目光中,身高接近六尺(差不多180cm),体重在220磅(约为100kg)的女Barbarian 居然一个踉跄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上,靠着手才撑住了自己。

  再也没有人胆敢轻视这位身材消瘦,头发脏乱衣着简朴的少年了,大家都默默地将视线移开。

  这是一位Paragon Rank 的女Barbarian ,来自东方的阿提拉游牧帝国,听她的名字毫无疑问是林河罗斯人,她强壮、勇猛、很有林河罗斯人那种特有的彪悍之气跟看上人就想要尝尝肉味的特点。

  在this world ,其实性别对职业者来说意义已经不是很大。

  实力才是王道!

  Holy Empire 尽管历史上没有女皇帝,但并不是没有女强人,第三独角兽皇朝时期,皇朝Princess “护国公”法蕾妲作为Holy Empire 历史上最强的Holy Throne Supreme 之一实际控制Holy Empire 长达六百年之久!

  那深red 的影子是什么?那一根手指就让女Barbarian 踉跄的技巧又是什么?

  没人敢去试了,大车店中恢复了之前的喧闹,众人都有意识地避开了角落的旅人。

  旅人要了一杯热牛奶跟烤面包还有蔬菜炖汤,静静地坐在角落聆听着大堂内众人的谈话。

  有些人还在猜测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何方神圣。

  有些人聊起了最近暗鸦城发生的major event ,据说是有一位名叫艾瑞巴斯的活Saint 最近在Raven 苦行布道结果遇到了拜虚教的阴谋,暗鸦城的街区被摧毁了1/4/2022 死了好几百人,艾瑞巴斯Master 最后为了阻止拜虚教毁灭城市的计划而牺牲了,暗鸦城本来打算为这位Master 立像结果被天堂教会阻止,理由是尚未确定对方是否为真的活Saint 。

  暗鸦之战的影响太大了,自从上次的开膛事件开始,拜虚教的活动就越来越大,这次vortex 兽的出现无疑是吸引了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的目光。

  审判庭的胡滕审判官已经赶到暗鸦城开始调查,天堂教会的Raven dukedom 牧首也出动了,当然还有那些渴望立功的贵族,想要趁机分一杯羹的adventurer ,以及魔鬼……是的,自从痛苦大君被大神官击退之后,地狱七君王中与痛苦大君阿-黑麻对立的欲望大君阿-吉拉就开始频繁活动。

  地狱七君王分别为憎恨、毁灭、增殖、痛苦、欲望、痴愚跟癫狂。

  其中六位大君三对三互为对立,如痛苦大君与欲望大君敌对,痴愚大君跟癫狂大君敌对,毁灭大君跟增殖大君敌对。

  这也是凡人跟诸神的苦恼之处,即无论削弱了哪个大君,与其对立的另一位大君都会趁此机会活跃并走向强大。

  比如这次痛苦大君在大神官手中吃瘪,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欲望大君实力大涨活动频繁。

  唯一没有对应的是憎恨大君,它就是地狱七君王中最powerful existence ,毁灭则次之,因为毁灭也带着一点跟所有大君对立attribute 其中。

  Second Seal 的揭开使得魔鬼在凡世活动的限制进一步减弱了,现在整个凡世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全都在拜虚教跟地狱魔鬼的身上。

  它们拉得一口好仇恨,这可是好事儿!

  审判庭、天堂教会、地狱魔鬼、拜虚教、还有Holy Empire 的注意力全都被转移开了,这将会是一波extremely rare 的发育机会。

  旅人端起热牛奶,继续聆听着众人的讨论,他心情好了很多。

  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之前的恶狼之事热度还没有过去,Holy Empire 的人们依然骄傲于大神官塞西莉亚的强大跟她亲自击退地狱大君的荣耀,津津乐道于Imperial Princess Celeste 主持正义对恶狼贵族们施以令人叫好的制裁,还有那位惩罚者Sid 的名字也被反复提起。

  旅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后沉默了几秒钟。

  Sid 知道自己现在在Holy Empire small reputation ,而且是以“手段激烈”的正面角色出场,这能够帮他引开注意力避开审判庭的进一步追查,可也会让他做起事来不那么方便。

  然后他就听到了Imperial Princess Celeste 就任Holy Empire 首都保安司司令的新闻。

  你也算是如愿了啊,我的Imperial Princess 殿下,如果说你到恶狼之前只是个花瓶,那么你现在至少已经是个合格的工具人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Sid 举起Mark 杯满饮一口,隔着虚空对Imperial Princess 表示了祝贺。

  接下来还有两个消息引起了Sid 的注意。

  首先是牡鹿Princess 天运warlock 夏洛特-海瑟林克的生日gradually 临近了,这位受到万千宠爱Eldest Young Lady 的生日庆典会在几个月之后举办。

  Imperial Princess 闺蜜啊,Celeste 反反复复提到过的,她唯一的朋友。

  然后就是这么多人在这里聚集的原因。

  有一个Void Realm 遗迹的入口正在牡鹿dukedom 的境内成型,再过一段时间,这个Void Realm 遗迹将会打开,when the time comes 无主的priceless and unique rare treasure 跟Void Realm 货币会在里面等待着他们的主人!

  因此大群佣兵涌入到dukedom 边境,想要进入牡鹿dukedom 参与这场针对Void Realm 遗迹的探险!

  再加上大量ordinary commoner 想要到牡鹿dukedom 打工或是尝试移民到牡鹿dukedom 的人群,就形成了现在这种排出城堡一两百米的超长队伍。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牡鹿dukedom 是Holy Empire 所属七大dukedom 之中最富饶最和平的dukedom ,不同于帝国的其他地方多山或多森林,坐落在广袤平原上的牡鹿dukedom 更像是一个不应该存在于凡世的理想乡,童话world 。

  每一天的开始与结束都是美酒、歌唱与浪漫,每一天都有节日、盛宴或其他庆祝活动,每一场都比前一场更加华丽。

  充满和谐与优美、庄严与秩序,星罗棋布的村庄和乡间别墅点缀在一片又一片种满着经济作物的黑土地上。

  这便是牡鹿dukedom ,被许多帝国人誉为人间的天堂,而且牡鹿dukedom 是Holy Empire 中only one 个覆盖了全民福利的dukedom ,就算是盖乌斯阶层也可以享受到许多福利,包括且不限于救济金+免费扫盲教育+农业补助+家庭补助等等真正能享受到的福利。

  在Holy Empire ,至少是平民阶层中人人都梦想能够成为牡鹿人。

  然而想要成为牡鹿人并不容易,看着眼前排着several hundred meters 的长队就知道了。

  牡鹿dukedom 并不排斥外来人,但想要进入牡鹿dukedom 却不容易,想要入籍牡鹿dukedom 更是難上加難!

  外来人口进入牡鹿dukedom 需要申请并证明自己有“一技之长”或者至少是优质劳动力,他们要在眼前的这座奥本罗城堡向边境官申请,申请成功之后边境官会发给“劳工证”。

  劳工证为期五年,有了它才能进入牡鹿dukedom 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过上不能算人上人但肯定比诸如恶狼这些地方要好得多的生活。

  但这些人依然没有“人籍”享受不到牡鹿dukedom 的福利。

  真正想要入牡鹿籍必须要third rank Paragon Rank 以上才能申请,而且根据Sid 刚才在大车店中打听到的消息,入籍名额有限,Paragon Rank 的申请已经排到了五十年以后。

  Sid 无视了超长的队列,在排队人群的目光中他直入城堡,moved towards 守卫说明了来意之後立即就被带进了城堡内的另一条道路。

  一位身穿着标准Knight 内勤制服,将鹿角十字盔放在手边的保民Knight 官接待了这位不修边幅,胡子拉碴头发乱糟糟的少年,他狐疑地打量了少年一番抓起桌上的高脚杯满饮一口葡萄酒:“你说你是Hero Rank powerhouse ?实力先不谈……能让我看看你的证件么?”

  Sid nodded ,他从身上取出了一本镀金的booklet ,这是他的身份证明,由大神官塞西莉亚交给他。

  大神官是真的对自己很好,连这种事都考虑到了。

  接过Sid 的身份证明翻了翻,保民Knight 官更奇怪了:“梅莉泰Goddess 在上啊,这位Little Brother ,你这是怎么回事啊?这是Rizlan 的身份证书,上面盖着Rizlan 的国王印章,可在户籍地上又写着你出生在恶狼dukedom 是恶狼人?”

  “如你所见。”Sid laughed :“有些复杂,但我认为你应该能理解,Knight 先生。”

  “所以你到底是Rizlan 人还是恶狼人?”保民Knight 官好奇地问道。

  “我在Rizlan 就是Rizlan 人,我在恶狼就是恶狼人。”Sid 保持着微笑,他身体前倾:“但我觉得恶狼人应该感谢我,因为没有我,他们永远都不會发现魔鬼大君的阴谋。”

  “什么鬼……等等……你是?”保民Knight 官stared wide-eyed ,他猛地将身份证明朝前翻:“你是Sid ?魔鬼屠灭者Sid ?惩罚者Sid ?!”

  “是的,是我。”

  “原来是惩罚者-Sid 先生,您这样打扮我们怎么认得出来?”保民Knight 官高兴地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立即跟Sid 握手,双目中的崇拜都快要溢出来了:“非常,非常,非常荣幸!我们帝国的英雄!”

  抓起印章,dong!

  通过!

  “欢迎来到牡鹿dukedom !”

   更新了,求票票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