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Opened A Restaurant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497

  Heath 这段时间和自己的cheat 也算是相处了很长的时间,对于自己cheat 的一些奖励和设定Heath 也算是有一些认识的,在Heath 看来cheat 给的线索往往都会指向一些比较奇怪的Pokemon ,也不能说是奇怪,而是应该说比较希有?

  这种稀有并不是指Divine Beast 这种类型的稀有,虽然Heath 的线索也给了Heath 一些接近Divine Beast 的机会,比如基拉祈这样的Pokemon ,不过大部分都是一些非常稀有的Pokemon 。

  想到这里Heath 就忍不住的想到了自己的Snorlax ,雪人Snorlax 在Pokemon 游戏的正作里都是没有出场过的,只在动画里存在过,由此可见这种特殊Pokemon 的稀有程度,甚至可以说比什么Divine Beast 还要稀有,毕竟Divine Beast 在游戏里都只是‘Master Ball 的玩具罢了’,除了少部分无法通过Master Ball 捕捉的Divine Beast ,其他Divine Beast 也只是一个Master Ball 的事情,甚至现在的玩家都已经开始追求Shiny Divine Beast 了,而雪人Snorlax 呢?完全没有见过。

  所以Heath 其实对特殊线索里说的那只Pokemon 有一些好奇。

  不过现在不是急着去寻找Pokemon 的时间,Heath 打算先回家一趟,然后把该处理的东西处理一下。

  虽然说这个家里的垃圾和灰尘什么的都弄完了,但是Heath 需要处理的垃圾还有很多,那就是那些被Heath 清理出来无法使用的家具。

  Pokemon world 的垃圾想要丢弃的话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虽然不需要面对大妈的‘你是什么垃圾’的灵魂质问,但是像是Heath 这样,需要清理很多垃圾的情况,还是需要联系专门的人员来进行一个处理,或者拉到专门的垃圾处理厂,如果Heath 直接把这些垃圾丢到垃圾桶里,那么second day 就会在自己的家里收到行政处罚的通知单,顺带一份最少一千五百Alliance 币的罚款。

  Heath 曾经听过,对随便丢弃大型垃圾的行为,最高可以处罚到一万Alliance 币,这可真的是一个令人unimaginable 的惊人数字了。

  当然家庭生活垃圾这种,只要不是懒得非要积攒个几十kg 后一起拿出去的话,那么一袋一袋的丢到垃圾桶里也不会被人找麻烦,当然垃圾分类也是需要做的。

  不过this world 的垃圾分类不需要那么麻烦,只需要简单的分成干垃圾和湿垃圾,以及有害垃圾就可以了,而有害垃圾指的就是玻璃这些处置不当容易引起人员受伤的垃圾。

  好在每个城镇都有专门的垃圾处理厂,Heath 只需要把这些丢弃的家具拉到专门的垃圾处理厂就可以了。

  “我看看Lavender Town 的垃圾处理厂在什么地方?”Heath 提着Zoroark 买的那些小说,一边翻看着手机,一边往自己的家里走去,不过刚刚到家门口Heath 就愣了一下,因为一个妇人正在自己的家门口stick one’s head around to look for 的,看起来有一些鬼鬼祟祟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的感觉,Heath 感觉眼前的这个妇人就像是一个踩点的Thief 一样。

  不要以为妇人就不会踩点,Heath 在Viridian City 的时候,也曾经见过小child 去踩点的,当时Heath 听枫姐说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一愣一愣的,他还从来没有想到过小child 也会去踩点,这可真是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不过后来见识过的事情多了,Heath 也就淡定了,小child 和女人都是特别容易让人放下警惕心的类型,所以有的时候的确是会被拿来当做挡箭牌什么的。

  “您好,您有什么事么?”Heath 看着眼前的女人,礼貌的询问了一句,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但是如果真的是Thief 的话,这套房子早就被扫荡的差不多了。

  “啊!啊那..那个您好,我想问一下.就是”妇人被Heath 的声音惊的浑身一颤,然后连忙转过头看着Heath ,cautiously 的看着Heath ,眼神里夹杂着一些惊慌一些慌乱和一些局促。

  Heath 蹙眉看着她,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

  “那个.请问一下,您的这些家具是要丢吗?”女人cautiously 的指了指Heath 放在庭院里的那些家具,Heath 愣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那边的确是放着Heath 清理出来的家具,这些东西都没法要了,Heath 的确是打算丢了。

  “啊,是的,所以?”Heath 看了一下眼前的女人,对方的身上穿着还算朴素,不过那一双手

  不像是妇人的人,倒不如说是一个农民工的手,粗糙,老茧,一看就是一个干体力活的,和Heath 见过的那些白领可不是一个类型,那些girl 子的手可谓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而眼前这个妇人.

  Heath 的心里有了一些clear comprehension ,他似乎知道这个女人打算干什么了。

  “请问这些家具.可以给我么?我可以帮您拉走处理掉的。”女人紧张的询问了一句,Heath nodded with a smile ,这些家具他的确不打算要,不过这些家具也有一些问题,所以Heath 还是和这个女人说了一下。

  女人毫不在意,在Heath 的同意之下她跟着Heath 走了进去,然后看了看这些Heath 要丢弃的家具,Heath 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欣喜的神色。

  然后在征得Heath 的同意后,女人开心的跑了出去。

  “你不要了吗?”Heath 有一些懵。

  “请您等等,我叫我丈夫和儿子过来拉一下。”妇人连忙转过头慌张的说着,Heath 顿了一下,他本来很想问一句为什么不打电话?

  但是想到这个女人看见这些在Heath 眼里完全无法使用的家具时,那几乎狂喜的眼神,Heath 就没有说出口,总觉得说出来似乎就和‘何不食肉糜’差不多了。

  Heath sighed ,然后看着身边的Zoroark 。

  “你知道什么叫穷了吗?这就是。”Heath 看着傻乎乎的Zoroark ,被他视为无法使用的家具,对于那个妇人来说,却是非常可以的东西。

  Zoroark 茫然的看着Heath ,她看了一眼那些清理出来的家具,那些东西不是垃圾吗?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