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lly Don’t Want To Be A Calamity Chapter 1142

将他们送走后。    Yi Lin 暂时关闭了时光与精神小屋。    “准备入侵。”    Yi Lin 通知下去。    公会其他成员,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做好充分准备。    一天过后。    Yi Lin 再次站在盖亚核心前。    一个个world 坐标,在Yi Lin 眼前浮动。    阿邓将“坐标”给了他,原来,并不是让Yi Lin 前来拯救这里,更不是为了让Yi Lin 成为那个“见证者”,而是……亲手导演“伪影”中发生的一切,如约而至。    在这里,    没有云上world ,没有瑰丽多彩的天空,没有七Divine Beast ,没有大工程塔,没有火神之乡,没有泡温泉,这里空空如也。    这里,还没开始!    而他和格林的到来,正是为了促进这一切的发生?    Yi Lin 此刻心情,非常复杂。    他知道小乌的结局,还有this world 的结局。    或许,小乌也从伪影的推演中,得知了这个结局。    可她仍是无怨无悔地欢迎他们前来,给他泡了一杯【雪之拥】。    与Yi Lin 复杂的心情相比,小乌却显得心情愉快。她脸上满是深闺少女即将和男网友见面的表情,带着三分忐忑,三分娇羞,三分不安,还有一分begin to stir 的期盼,注视着Yi Lin 和格林。    “我的‘思念’,大人的‘梦魇’,希的‘乐园’,还有你,一定能重现那梦,那些很冒险的梦。”    Yi Lin :“所以,这就是我来这里的‘任务’。造一个……梦。”    小乌开心地笑着,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等会,”格林却拧着眉头:“我还没答应呢。”她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计算器】,pa pa pa 翅膀狂舞如风,按了一会,然后摇头晃脑地说道:“这不成,亏大了。”    Yi Lin 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那么小……cough cough ,精打细算呢?”    他本想说小气巴拉,改口了。    “这就是格局,你不懂。”格林呼啦扇翅,粉色的踩在Yi Lin 的头上,她让Yi Lin 闭嘴别说话,那red 的眼珠子盯着乌拉诺斯:“你的‘源’不够。”    “我愿意支付我的一切,包括,我们的……噩梦。”    她们的对方让Yi Lin 无意中回想起在梦魇里被格林翻来覆去虐待的恐惧,subconsciously 抖了抖,有点痛。    格林一听,乐得眼睛都瞧不着了,它又拿出计算器啪啪一顿按,终于满意:“这还差不多。”    她们显然谈妥了。    Yi Lin 沉默着。    格林看出了Yi Lin 心中的想法,chuckled 道:“别不乐意,你无法改变结局,倒不如,借这次rare opportunity ,近距离观摩我与她的‘权柄’。”    说罢,格林竖起翅膀,一个高度浓缩的“梦魇王座”,在她翅膀尖尖儿上旋转。    一边。    小乌也竖起食指,她的指尖上,出现了一个精致的王座――王座犹如纯粹的宝石,折射出五彩的辉光。    “这就是我的‘思念’。”    许多年前,Yi Lin 还是“林一”时,格林曾对Yi Lin 说过:王座,即是权柄。    她们亮出了各自的“王座”。    【梦魇】。    【思念】。    沉默了足足五分钟,Yi Lin 轻舒一口气,既无奈,又释然:“我能做什么?”    “把你的东西亮出来。”格林道。    Yi Lin 一听,微愣片刻,明白过来,便竖起食指。随后,one after another 虚幻流光,在他指尖交织,无限王座微缩模型,快速地在他指尖旋转。    与【梦魇】【思念】相比,Yi Lin 的王座尚未彻底成型,像素上有naked eye 可辨的差距,只是一个粗陋的雏形。但与当年格林初见时相比,王座上的流光,凝视了不少,更具形状。    “让我们享受这个过程叭。”    completely different 的三个“王座”:【无限】,【梦魇】,【思念】,在Yi Lin 、小乌、格林中间,相互靠近。    三个王座相互分出了一缕缕数据流,以Yi Lin 目前难以理解的形式,缠绕在一起。    【对接】。    刹那间,“思念”,“梦魇”,两种纯粹的“概念”,以本源的形式,加载到Yi Lin 的认知中。Yi Lin 的无限王座上,产生了奇妙的变化。其中一半,逐渐结晶,犹如纯粹的水晶。另外一半,却像是red 的液体在缓缓流淌,里面依稀能分辨出Nether Soul 的形状。    他触碰到了,格林与小乌的“理”。    忽然,Yi Lin 醒悟。这种“亮出王座”的举动,其实是一把double-edged sword 。他将自己的“权柄”展现人前,在与格林,小乌的权柄缠绕的同时,他隐约触碰到了她们的“理”,可若是自己太弱小,就像现在,看着几乎变成了她们形状的“无限王座”,Yi Lin 有种自己的把柄杯她们同时握住的错觉。    当然了,王座总归是自己的,他事后能重新打磨,将她们的“侵蚀”化作自己的“无限”,但若是碰上了不安好心的大佬,这种举动,与自毁无异。对此,Yi Lin 暗暗留了一个心眼。    Yi Lin 顺便合理推测,神之间的争斗,是否都从“亮王座”开始。你亮,我亮,大家一起亮。    想象着一群aloof and remote 的神,指尖旋转着一张凳子的情景,Yi Lin 绷着脸,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很平静。    只是,这个心眼没留多久,就被格林看穿了。她说:“你想多了哦,也只有你的‘无限’,才能同时容纳我的‘梦魇’,她的‘思念’。”    “为什么?”    “大概这就是你的‘无限’吧。”格林意有所指,但她光速转移话题:“喏,手给我。”    Yi Lin :“?”    “伸手。”蝙蝠板起了脸。    Yi Lin 伸了。    格林突然抓着Yi Lin 的手,按上了小乌胸口。    小乌:“嘤。”    格林动作太快,Yi Lin 来不及反应。下一秒,Yi Lin 惊讶地发现,小乌那软绵绵的胸口上被他按出了一个洞。洞口周围溢散出光晕,格林正在借Yi Lin 的手,插进了小乌的胸口里。    格林:“别紧张,这是走流程。”    小乌低头,又嘤了一声。    就在这时,在小乌身后,出现了一抹漆黑的阴影。浓如漆,暗如墨。阴影一阵扭曲后,变成了另一个“小乌”,她有着漆黑的眼珠子,黑长直头发,穿着漆黑的连衣裙。与小乌站在一块,活脱脱就像是一对黑白配twin 奥利奥饼干。    Yi Lin 因为有着“伪影”的经历,眼前发生的一切,虽然惊悚,但并不是不能理解。在Yi Lin 看来,“黑小乌”应该就是潜藏在小乌体内的“梦魇”,格林用这种方式,将“黑小乌”与“白小乌”divided into two 。    小乌与格林,带着Yi Lin 飞向永夜高空,this world 已然毁灭,不会迎来白昼。小乌回头,看着停留在地上,那眼神冰冷得像是鬼魂般的黑小乌,她心有余悸地转过头,对格林说道:“大人,拜托你了。”    “这是交易哟。”格林贪婪地俯瞰地面的“黑小乌”,恨不得一口把她给吞了。但格林是一只有品味的蝙蝠,她进食时喜欢摆盘、沾酱、配梦魇夹心饼。这种狼吞虎咽的方式,明显会把她的逼格降低。格林移开目光,压下了“进食”的本能,用翅膀戳了戳Yi Lin :“开始吧。”    小乌:“开始吧。”    Yi Lin 如今一只手还在小乌体内,以奇怪的方式进行着【链接】,他指了指自己:“我?”    “不然呢,别墨迹,赶紧的。”格林不耐烦地用翅膀呼地一下扇在Yi Lin 脸上:“再不抓紧时间,‘味道’就不纯了!”    你他妈居然在意的是“梦魇点心”的味纯不纯!    格林的举动赫然刷新了Sovereign 的下限与逼格,在小乌和格林的催促下,Yi Lin 的手在小乌体内掏了掏。    斑斓的“New World ”展现在Yi Lin 的面前,在这一瞬间,他没法用语言形容自己的感觉。他感觉到world 是空灵的,他的一举一动,一念之间,仿佛都能够改变眼前的world 。    一个个人偶以“光点”的形式,在小乌的身边旋转着。    理解,是凝聚权柄的基础。    而此刻,Yi Lin 正在理解【思念】,【梦魇】,以及这艘船的构成。    Yi Lin 双眼空洞无神,看起来没有焦点,可他视线的焦点,实则去了另一个unimaginable 的地方,进入了小乌的“操作模式”。    “神说,”    Yi Lin 在面板上,right hand 拇指与食指虚捏,然后在代表了天空的“地盘”上,拇指食指用力拉开…触摸屏就是方便。    “要有云。”    首都。    Zhao Yulong 房间里。    墙壁上贴满了Mo Rendi 年轻时的海报。    他正埋头处理特异组的文件。    房间内的光线,骤然暗淡。    “谁?”    Zhao Yulong 心生警惕,站起来,不动声色地掏出了一把锤子。    “I trust you have been well since we last met 。”    在Zhao Yulong 眼中,面容模糊的Yi Lin ,诡异地出现在房间里。Zhao Yulong 一看来人,顿时干咳两声:“原来是冒。乇鸸宋省!    这十年来,管理员不常出现在他们面前,一旦出现,必有major event 。Zhao Yulong 也习惯了这一点,他拉开凳子,重新坐下,面色一肃:“又有什么指示?”    “你们不太安分啊。”    Yi Lin laughed 。    Zhao Yulong 脸上故意堆起的笑容一僵,在沉默片刻后,他装作无事挠挠头:“呃,你说的是啥事?”    “‘预备军’、‘d4516’号文件。”当Yi Lin 说出这句话时,房间里的空气有了一瞬间的凝固。Zhao Yulong 脸色沉凝,在沉默了数秒后,他长呼了一口气:“我们这是为了大局,而且,这是小梦的主意。”    “我倒没什么。”Yi Lin 转身:“你应该很清楚,我和你们,不一样。可是,你觉得,老莫会同意这件事?”    “嘶……组长察觉到了?”    Yi Lin 轻轻摇头:“你们,太小看Mo Rendi 了。”

  是啊,    你们太小看老莫了。    稍稍敲打后,Yi Lin 便离开了。    Zhao Yulong 越想越不对劲,在特别顾问再次appear and disappear unpredictably 地离开他的房间后,Zhao Yulong 忐忑地找余梦商量此事。    ……    沧阳市出现了连环杀人事件。    这事如期发生。    这件事的背后,是谷天晴在主导。    小Yi Lin 、Zhi Tianwu and the others ,在特异组的安排下,抵达了沧阳市。    事件愈演愈烈,诞生出名为“虫族”的生物。    z5议会紧急开会。    他们在会议上商讨“d4516”号提案,投票表决。    当年的Yi Lin ,正在身处沧阳市里,并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    而如今,在z5议会开会时,Yi Lin 正在冷眼旁观。    “议案中提议,让‘apostle 预备役’,剥夺‘名单’上的apostle 资格,取而代之!”    “嬴氏,弃权。”    “同意。”    “弃权。”    “同意。”    Yi Lin 的目光偷过防卫森严的Conference Hall ,目光灼灼。    “这就是人类啊。”    这句话,他说过很多次。    at first ,是对人类这个种族感觉到不屑。    后来,则是鄙视。    而现在,更像是一种“肯定”。或许说,人类就该是这样的一种生物。否则,他们将会和Yi Lin 一样,诞生出“神性”来。    “嗯?”    就在会议进行时,Mo Rendi 一拳打进了Conference Hall 。    “谁敢?”    Mo Rendi 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一如当年,拳打一片。    余烈心站起来了,但很快,他又被Mo Rendi 打出去了……抬出去。    当年Attribute Examination 时,所有人都以为Mo Rendi 的三围只有trifling 的十点。哪怕现在,也产生了一个天大的误会:他们以为Mo Rendi 破开了限制锁,殊不知,现在的Mo Rendi ,是“衰老”后的Mo Rendi ,而不是“breakthrough ”后的Mo Rendi 。    所以他们才敢叫嚣“Mo Rendi ,时代变了”。    Mo Rendi 不愧是设定上的「Saint 」,用拳头强行中止了会议,横推无敌。    Yi Lin 在高空中,喃喃自语:    “老莫,时代真的要变了。”    Yi Lin 已经将【邀请函】给了Mo Rendi ,让Yi Lin 觉得在意料之中、也在情理之中的是,Mo Rendi 并没有immediately 使用【邀请函】。    “这就是历史。”    “即便我将‘邀请函’给了老莫,他也不会immediately 使用。”    “他在犹豫,他在坚持自己的‘Martial Arts ’。”    “他会像历史中那般,被背叛,被伤害。”    “小希,正如你让我‘选择我自己的路’那样,我将‘机会’给予了老莫,也是想让老莫,选择自己想走的路。而不是你设定好的‘Saint ’,仅此而已。”    Yi Lin 自言自语着。    公屏上出现了一行字。    【别打扰我和小乌乌聊天。】    “……”    算了,trifling 的神。    难得的严肃气氛被神破坏得thoroughly 。    Yi Lin 能利用所有人,能不为其他人的生死而动容。    可老莫,不行。    在这十年间,他和Mo Rendi ,成为了知心之交。至于忘年……严格意义上,Yi Lin 的‘真实年龄’似乎比Mo Rendi 还大了一截,谈不上friend of forgotten year 。在这十年里,也只有Mo Rendi ,能够像正常人一般,与他正常交流,冲淡了Yi Lin in this world 的“孤独感”。    ……    沧阳市告急。    肆虐的虫潮吞没了一切。    他们正在快速进化。    Yi Lin 比Mo Rendi 先一步,来到这里。他在一座能俯瞰沧阳市全局的小山丘上,向下看。    整座城市宛若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魔窟,扭曲的血肉在魔窟里快速进化。    一如Yi Lin 记忆中,他们正在变成“人”。    “里面藏了什么东西。”    Yi Lin 闭着眼睛感受片刻,以前的他不懂,现在,他却在那座城市里,感受到怪异处。并不是Yi Lin 感受到了什么,正是因为“感受不到”什么,才觉得奇怪。他总觉得沧阳市地下,那纠缠之“理”,被什么东西生生挖空了一块,突兀而刺眼。    不被this world 纠缠之物,换言之,那是来自“world 之外”。    谷天晴那old fellow 不出现,Yi Lin 想了想,extend the hand ,在云层上一捏。    上空的云层变成了塔罗牌上“bishop ”的形状。    过了半小时。    一个甜美的女声在Yi Lin 身后响起:“Aiya ,didn’t expect 这里的风景,比我想象中要好呢。”    “我absolutely didn’t expect ……你居然会有这种癖好。”    Yi Lin 皱着眉,看着来者。    是盛春柔。    在“奇美拉事件”中,扮演了疯癫女人的apostle 。    “cough cough ,误会。这是,她的信仰比较彻底,相性更好。”谷天晴言辞无力地辩驳着自己并不是有“女装”的癖好。    “你现在居然能‘占据’活人了?”Yi Lin 看着盛春柔接近,坐在自己身边。若这荒山野岭有人经过,看见一男一女坐在山顶上,或许会误会成他们两人特意来此打野餐。    “hehe ,你在进步,我又何尝不是?”披着“盛春柔”马甲的谷天晴,在Yi Lin 身边坐下后,眺望远处冒着浓烟与战火的沧阳市:“请问,有何感想?”    “你指?”    “此时、此刻、那座城,‘我’和‘你’,正在那里。你在坑你自己,而我,也在坑我自己。有没有感觉到一点点……”谷天晴顶着一张女人脸,脸上堆砌着一贯的假笑,他食指和拇指虚捏,看着Yi Lin 的反应,似是开玩笑地说:“命运的无常与捉弄?”    他笑眯眯地举起一张塔罗牌。    牌面是――【命运】。    【正在以‘非法途径’开启门扉。】    【管理员正绕开‘公正协议’。】    【协议通过。】    【该死!】    在管理员突然篡改后台数据时,小希发现了。    但很快。    相应的“历史记忆”自伪影载入,她又灰溜溜加了一句。    【噢……so that’s how it is 。】    正在操作后台的管理员rolled the eyes ,你身为trifling 的神没事别frightened and flustered 地成不成?    没看见管理员正在干活吗?    【正在加载非常规超链接。】    【加载中……】    【加载成功。】    【难度:诸神的黄昏。】    【时间:神代。】    【模版:英灵座。】    【参与注册者:乔・d・所罗门,蜜莉恩・阿尔托莉雅十世・Pandragon ,Yi Lin ,言峰公正,谷天晴,波尔・塞巴蒂斯安,米歇尔】    将七位“dying ”丢进“诸神的黄昏”难度试炼后。    【恶魔】。    这个buff增益效果对现在的Yi Lin 来说,聊胜于无。    不对,那个阴险狡诈的男人,不会在这种时候,做这种无聊的事。    在最后的最后恶心一下昔日的会长?    不至于不至于。    按照Yi Lin 对他的了解,谷天晴还不至于做这种无用功。    谷天晴和Yi Lin ,是同一类人。    这是当年,Yi Lin 与谷天晴一同在加勒比海上对抗“Demon King ”时,二人合作,谷天晴曾展现过的能力。    谷天晴是在用这种方式提醒他!    “结果在开始前就已经注定?”    “这不是我应该走的路?”    一切都有深意。    包括蜜莉恩的出现,    Zhi Tianwu 的出现,    他的出现,    战争Knight 蜜莉恩那一剑。    假如结果在开始前就已经注定,那么,他只要改变那一个“开始”,就能改变“结果”!那么,既然Yi Lin 已经见过“结果”,必有一个“开始”,导出了他亲眼见证的那个“结果”!    假如蜜莉恩本不该成为战争Knight ,那就由他,亲手将蜜莉恩推向战争Knight 的位置!    【Like a Shadow Following the Body 】!    【暗影诛杀】!    Yi Lin 一扭,化作漆黑的影子,没有任何废话及音效,在巴瑟梅罗・迪伦从容经过他身边时,Yi Lin 再次绕后,sneak attack 候补Knight 。    这时候没什么武德不武德的,他又不练武。    掏枪。    【暗影诛杀・十二连!】    十二颗子弹螺旋出膛。    匆忙间,Yi Lin 无空打出“充能子弹”,只能用【暗影诛杀】的“破影一击”效果,增强杀伤力。    现在目标很明确了。    久别重逢,多少个梦里潮湿,此刻等来的却是无情的一耳光。    露丝傻眼了。    可下一秒,在露丝的另一侧脸,漆黑的气息凝聚成一张狰狞凶恶的脸蛋。    “哟,卡吕普索,I trust you have been well since we last met 。”    Yi Lin 看着被他一巴掌抽出来的“黑雾脸”,微笑着挥挥手,那笑容慈祥得如老友叙旧、故友重逢。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