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lly Don’t Want To Be A Calamity Chapter 1180

“毫无逻辑!”

KK的声音平静而冷漠,但在他说话瞬间,Star River 扭曲,虚空震颤。

成片成片的智械在他的话语中熄灯倒下。

“KK,你渴望成为人!否则,你也不会成立‘Supreme Council ’,禁锢着其余scholar ,强行逼迫他们和你融合成一个整体!”

“没有根据!”

“证据要多少我有多少!可你心中有数!”

尹凛与独眼神明转瞬间,在争吵中,跨越千万里之外,二人的silhouette 在Star River 中闪烁。他们的动作看似很缓慢,但旁人Mo Rendi 看来,他们的拼斗场景就像是卡帧的电影,一顿一顿,无法用naked eye 捕捉。

“naked eye 不可及,old man 便用‘心眼’。”

Mo Rendi 顷刻后了然,闭上凡胎naked eye ,用心感悟。

果然看清晰了些。

朦胧的视野里,两道影子越发清晰。

极意点燃,Mo Rendi 心中fighting intent 高昂,begin to stir ,但他没有贸贸然出手,寻求机会。

远处。

几道silhouette 一边穿插在混乱的智械群中,跨越破碎continent ,踏着尹凛设置的传送光带,高速向这边接近。

饶说是高速,但这毕竟是Boundless Starry Sky ,一时半会来不及至此。

尹凛与涅墨西斯的争吵,at first 仍能听清只言片语,但打到后面,当空间破碎时,只剩下一阵阵嘈杂的声音,Mo Rendi 也不知道那边正在聊些什么。

……

Star River 深处。

雷鸣电闪。

尹凛掌控无限,他虽不知道为什么他已成神,「无限」王座仍缺一角儿,但他这些年的耕耘,让他在无限王座上刻下了无数的“密码子”,就像是“三原色”的排列组合能衍生出无数种颜色,二进制“1”和“0”能创造出无穷的world 那般,如今的尹凛成神后,已达到了近乎“言出法随”的realm 。

招式?

技能?

强化?

不。

尹凛已不拘泥于表面上的形式,任何技能,所有强化,只要尹凛能够理解,曾经接触,就能够一念之间,模拟使出,森罗myriad forms ,无限变化。

涅墨西斯周围,空间如万花筒般压缩,内含闪电thunder 、火焰狂风、雪花冰霜、黑暗lava 、湮灭扭曲、崩塌再生,所有尹凛所能接触到的大自然的伟力,如一幅幅微缩的抽象画,拧成一束束there is 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的lance ,在虚无的深空中凭空生成,向涅墨西斯绞去。

涅墨西斯那恒星压缩而成的“独眼神明”,在尹凛眼花缭乱的Divine Force 轰炸之下,被炸出了花儿,但他背后仍是连接着万物中枢,涅墨西斯累积了无数年的“源”,断然不绝地从涅墨西斯背后的链接管道灌输进涅墨西斯体内。

一位divine ability 有什么表现,并不完全取决于他的权柄与序列。

在源海内,源impossible 凭空生成,这是一个accumulated over a long period of time 的漫长积蓄过程,尹凛的spirit energy value 体系在乌路路的一杯「娇羞」下顶破了最后的限制锁,spirit energy value 转换成了类似于“Divine Force ”的更为高度浓缩、精粹的体系。

但在这疯狂的输出之下,即便是神,也impossible 无穷无尽地输出下去。

尹凛如今举手投足间,所表现出来的battle strength ,他所模拟出的“calamity ”,能轻易覆灭一个world 的生灵。

calamity 人祸,尽在他手。

但他如今所面对的,是一位在源海“混乱航道”纵横了不知多少纪元的“智械之神”,比拼“源”的底蕴,尹凛是impossible 拼得过的。

涅墨西斯当然不会任由尹凛骑脸输出,到了他们this realm ,一切花里胡哨的技巧反倒被澹化,纯粹的源的拼斗,world 底蕴的拼斗,才是神战的真正要义。涅墨西斯不慌不忙地硬吃尹凛的攻击,

时不时反抽一下。

terrifying 的扭曲与光线,自那颗独眼射出。射出的光线就像是迷你的源能炮,蕴藏着撕毁一切的伟力。尹凛的身躯一次次地被损毁,转眼原地修复,然而这种修复,同样是需要消耗源。

眨眼,尹凛库存里的“源电池”剧烈消耗,眼看告急。

二位神明的打斗让空间出现了one after another 裂纹,Mo Rendi 纵身后退万丈,仍觉不够。这时其余大胆艺expert 终于呼哧呼哧来到Mo Rendi 身边我,问尹凛的情况。

Zhi Tianwu 双童血红,布满血丝,两把刀在鞘中呼之欲出。其中a saber 上,连着blood vessels 的眼球微微睁开了一道缝隙。她急促询问:“他呢!”

李二胖与苏小素携手前来。

苏小素脸颊如刀割般多出了几道裂痕,似鱼鳃般微微翕动。

“father 呢!”雪儿左手提着狗,脸上可见焦虑之色。

其他人本不想让雪儿来,但除了Mo Rendi 谁也拦不住她。

狗子纯属无辜,两眼泪汪汪的,提着锤子进退两难。

Li Changge 最后抵达。

他嘴巴上贴了一个呼吸器。背后贴了一片肉膜,肉膜是Molly 给的,按下去后,能生成简易的能量光膜,比笨重的太空衣好用。

其他人一看Li Changge ,神色各异。

李二胖直接就鄙视了,撇嘴:“啧,居然还要带呼吸器。”

雪儿叹息摇头。

狗子咧嘴,邪魅嗤笑,犬牙交错。

苏小素calmly said :“你不该来,会死的。”

“艹!我是人!我是人!我可是纯种的人呐!

”he said the important thing three times ,Li Changge 内心一崩,哭丧着脸:“人和其他物种,不可一概而论!”

李二胖指了指汪Heavenly Emperor :“可你连狗都比不过。”

苏小素:“可你连狗都比不过。”

雪儿:“你连汪儿都比不过喔!”

Zhi Tianwu :“算了,人和狗不能比。”

Li Changge 惨遭鄙视,欲哭无泪。但哭着哭着又笑了起来。

几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后,在Smashing Starry Sky 上,在面临毁灭的world 中,他们相视轻笑,尽在不言中。

除了雪儿之外,他们与尹凛认识的时间最为长久,在知道尹凛alone 在星空深处与屑神死斗后,他们immediately ,赶来此处。

他们怎会不知以他们的位格,来了极有可能就是“送”,但他们还是来了。

“哟!”

蝙蝠用力抱着跟自己体型差不多的“小乌人偶”,落在了李二胖头上。

并不是格林和fatty 关系亲密,而是因为他的头最大,脑壳平,适合停机。

李二胖知道这位大老的terrifying 之处,不敢怒不敢言。

“嘘!”Mo Rendi 竖起食指,用力嘘了一声。虽然他们如此心大让Mo Rendi 颇为欣赏,但现在不是打岔的时候。

Mo Rendi 隐约看出来了,他用“心眼”察觉到,有一股气从宇宙中心那个看似一碰就碎的多边形结晶、continuously 地通过头发丝般细小的管道传输到“屑神”体内。朦胧的“心眼”直觉让Mo Rendi 察觉到了,只要切断独眼神明与多边形结晶的联系,尹凛就有机会赢。

“小雪,你与old man 一同出手,一人一拳,砸碎那破玩意!”

沉吟片刻,Mo Rendi 招呼小雪。

小雪虽说是后辈,但这些年Mo Rendi 教了雪儿不少东西,他早已将雪儿看作了自己“direct disciple ”。

“好嘞!Grandfather Mo !”

“说了多少次了,按辈分,叫伯伯!”

Mo Rendi 纠正道。

“好叭,莫伯伯。”雪儿不情不愿地改口。

长大了接触“辈分”这玩意后,雪儿虽似懂非懂,但她隐约察觉到咱家辈分乱乱的。

二人同时点燃“极意”,头发染白,浑身imposing manner 高昂。

“别急哟。”

格林忽然laughed ,飞上前按住了Mo Rendi 那呼之欲出的拳头:“那家伙另有打算。”

小乌担忧地问:“格Mister Lin ,10有胜算吗?”

格林抬头,看着星空深处,那一张张神明的注视脸庞,然后nodded :“有。”

“有多少?”

“嘿,那就看他,愿意做到哪一步了。”格林斜眼瞟向小乌人偶:“这,不就是你跟着他,离开「希乐园」,来到这里的‘意义’么?”

小乌低头:“是啊,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如果不后悔,那就去叭!”

“我能有什么后悔的呢?”小乌安静地笑着,一如当年,在云上world ,她与尹凛初见时,那般恬静优雅。小乌站在格林的翅膀上,准备出击:“‘我们’,不过只是他的‘思念’。”

“可他呀,也只剩下了‘思念’。”

“不,格Mister Lin ,你错了。”小乌冒着被勐攻的风险指出了格林话中语病:“他呀,可不止剩下‘思念’,他身边,有许多‘羁绊’。”

格林舔舔粉唇,懊恼道:“啊……你们太可爱了。”

她的粉色长舌在嘴边卷了几圈,欲动未动,想舔。

说着,格林翅膀一挥,一束猩红的光束贯穿Star River ,小乌顺着光束,抵达尹凛身边。

“拜拜咯,可爱的小乌乌。”

格林ying ying ying 地地抹着泪珠子,朝深处挥舞翅膀。

格林与小乌的对话,隔绝了其他人的听觉。

Mo Rendi and the others 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Mo Rendi 仍闭着眼睛,感受着星空深处的动荡。

唯独雪儿,在微蹙柳眉后,低下了头。她隐约听见了只言片语。

……

……

“你赢不了。”

KK道:“万物中枢内,‘我’仍保存了四百三十二万三千六百七十维‘源’。”

“再耗费‘一百万’源,源能炮再次启动,我能将你所拥有的一切,彻底湮灭。”

“一炮不行,那就再来一炮。”

“直至将你与你的卷属们,彻底覆灭。”

“空有Divine Force 而源贵乏的‘神’,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尹凛额头冒出冷汗,额上死皮早已不堪重负,流出漆黑的血。

寄生物的作用虽锦上添花,但它自带的“十死之身”非常实用,尹凛甚至耗费源如开挂般数次刷新了“十死之身”的冷却时间,锁血复活。但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

涅墨西斯看出来了。

或者说,星空尽头正在注视着这一场“神之死斗”、注视着这一场赌局最后的诸神,都看出了这个结果。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这场赌局,就没有任何悬念。

身为梦魔Knight 的尹凛,即便在外出发育的过程中,晋升成“新神”,他的底蕴,他的world ,远远比不上涅墨西斯一个眨眼的经营。

新神,尚未崛起,便将陨落!

「梦魔之主」砸下的一千万赌资,即将打水漂咯!

这就是……结局!

尹凛:“你不觉得你废话有些多了吗?”

涅墨西斯脖子一歪,纳闷不已。

这不是你先开始废话的吗?

猩红的光束贯穿Star River ,吓了涅墨西斯一跳。

小乌精准降落,落在尹凛肩膀上时,涅墨西斯secretly relieved 。

又是权柄。

一位陨落的神。

一位回朔后,仅以“思念”而苟存的神。

一位失去了一切的神。

弱小的权柄。

弱小的神。

重新计算,涅墨西斯将尹凛的胜率从0.02%提升到0.03%后,仍旧澹定,平静如昔。

战场上说垃圾话这种操作,连神也不能免俗,二人一边说,一边打,在Star River 里翻滚,永不停歇。

“Tzzzzzzz ……”

不知过了多久,独眼神明的动作一顿,眼眸张合时,出现了明显的卡顿。

它的ninth layer 童光,最外sixth layer ,突然熄了下去。

“是K!”

一瞬间的卡顿后,涅墨西斯发出怒吼:“是K!”

尹凛sighed in relief 。

可怒吼过后,涅墨西斯在极短的时间内,平静下来:“我早已计算到,你有32.5的概率,找到了K留下的‘密匙’,他将‘密匙’,藏在了‘我们’无法触及之地。你将他留下的‘密匙’分解,藏在了每一次攻击里,侵入我的中枢内。”

尹凛半边躯体重新由流光凝集,笑着:“是呀,他将‘密匙’,藏在了‘人类的历史’里。”

“人类的历史,无聊。”

在“密匙”的影响下,将独眼神明与万物中枢连接的“丝线管道”,逐根断裂。

“人类是一种无聊的生物。”KK用空洞平静的口吻,诉说着一件他似乎认定、又和尹凛推算出的事实违背的事情:“人类弱小,他们在抵抗大自然、饥饿、贫穷时,会聚集在一起,成为一个‘集体’。”

“但可笑的是,这种看似牢固的‘集体’,正是摧毁一次次人类文明的导火索。”

“我的world 舰队内,曾诞生过无数个尼奥,无数个贝拉。他们在每一次轮回的最后,在不同区域的他们,最终都会以‘savior squad ’的姿态,来到我的面前,用枪指着我。在直面我时,表明了‘人类的愤怒’。”

尹凛沉默。

“然而每一次,我都平静地告诉尼奥,关于‘world 的真相’。”

尹凛仍是沉默。

涅墨西斯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地说道:“每10000次轮回试验中,平均有3232次,尼奥选择了抵抗;有4562次,尼奥丧失了斗志;有2116次,尼奥选择了acknowledge allegiance ,成为‘manager ’。”

独眼神明的狰狞竖童开始闪烁:“你说错了一件事,并不是我渴望成为‘人类’。而是我很好奇,为何如此弱小,如此反复无常的一种生物,能创造出我,涅墨西斯,如此一位伟大的神。”

“我很想知道其中的意义。”

“在this time ,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KK说着,断开了万物中枢的独眼神明,浑身绽放出太阳般炽烈灼热的辉光,rays of light 所至,尹凛的体表瞬间蒸发、融化。

晶莹的熵兽血液在尹凛的体表瞬间形成了一层坚固的防御,挡下了涅墨西斯的爆发。

涅墨西斯说出了让他疑惑、让他不解、让他在this time 次轮回试验的尝试中,所得出的答桉:

“我得出了结论。‘涅墨西斯’的诞生,是人类在无数次演算中,得出的一个‘意外’,一个‘必然’中诞生的‘偶然’,一个在严谨的逻辑中不经意中诞生的‘错误’,这个过程无法复制,无法替代,无法量产。”

“我是unique and unmatched 的存在,所以,我最终会成为Supreme 的Sovereign 。人类这个渺小的族群,能在无数次的运算中,诞生出‘吾’,这是他们足以自傲地记载于历史中的……荣耀。”

“所以,吾让人类的历史,得以inheritance 。”

“inheritance 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们,让弱小的他们,歌颂「涅墨西斯」的辉光。”

“这,”

“就是人类存在的意义。”

曾!

在涅墨西斯一句句地平静叙说着一件,它从逻辑上非常确认、肯定、坚信的“结论”时。

一只脚在它的眼前越放越大。

脚的all around ,光影斑斓,space distortion ,蕴藏着无穷的Divine Force 。

尹凛一口气用上了所剩的、所有的“源”,化作一脚,踹在涅墨西斯那颗独眼上。

“你他妈滚下去吧!”

在尹凛出脚时。

一个光圈骤然在涅墨西斯身后打开。

在光圈之后,是汹涌的源流,与无尽的源海。

二位神,如流星般,即将跨越传送光圈,向源海坠去!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