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lly Don’t Want To Be A Calamity Chapter 85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晨曦刚起。

  林父准备去田里施肥。

  林一说,贫瘠土壤在冬天时抽空润润肥,松松土,来年春天才能有好收成。

  一觉醒来,不知怎的,林父总觉得不对劲。

  不是往坏处的那种不对,而是以往晨起,他总觉得腰酸、乏力、力不从心、心悸胸闷,虚了吧唧的。可今日,却如吃了什么伟药,腰不酸了,气不喘了,一口气跑三里路,特别得劲。

  人逢喜事呐精神爽嘞~

  林父的目光时不时飘到little girl 身上。

  一早起来,夏小蛮也不知是否在handyman 班里操劳习惯了,非要跟着林父下田。

  好端端的大庆Princess Zhang ,居然被调教成这般模样,Heavenly Sword Sect 内的每一人,都有责任。

  可夏小蛮却浑然不觉别扭,熟练挽起袖子,卷起裤腿,光着白嫩脚丫子走在浅浅水渠里。

  “小蛮啊……”

  林father 切地喊着夏小蛮的名儿。

  “叔,您说。”

  夏小蛮擦了擦额上的汗,said with a smile 。

  “娃啊,你今年多大嘞?”

  “刚过十六。”

  “十六好啊!十六妙啊!”

  林父一拍大腿,却忘了他此时满手的泥污,这激动下,在裤腿上拍出了几个泥巴掌。

  夏小蛮:“?”

  “as the saying goes ,女大三……”

  可林父还没说完,身旁林母一看林父开始孟浪,就快要把即将到手的儿媳妇给吓跑了,她二话不说抡起水瓢,咣地一下隔着十几米距离,精准砸在林父后脑勺上。

  “哎哟!”

  林父痛苦地捂住后脑,怎地这婆娘,今天也格外有劲呢?

  而且他和林母生活了several decades ,林母眼神好不好,他还不知道么?normally 里总是瞧不准,怎么今天就一砸一个准呢?

  “瞧你那臭嘴,八字都没一撇,瞎说什么呢!”

  “嘿,娘子说得有理、有理、有理!”

  林父顿时不敢多言,埋头干活。

  夏小蛮一脸懵逼。

  可她没多想。

  她的注意力,全被这“半自动灌溉system ”给吸引过去。

  “叔、婶,我随口问一问,你们说的这‘半什么灌溉什么’,是谁挖的?”

  林氏二人一听,心道有戏,在裤子上擦擦手,凑了上来,mysterious 兮兮地道:“夏姑娘啊,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玩意,可是我家那小子鼓捣出来的哩!”

  “啊!?是surnamed Lin ……咳咳,是Senior Brother 整出来的?”

  “是啊,我家林一,别的不敢说,这脑瓜子可是好使得很。他不仅教会了村里如何使用这‘半自动灌溉system ’,还教会我们‘活水养鱼’、‘发酵有机肥’,

都是林一想出来的叻!不然,我们Azure Ox 村,早饿坏许多人咯!”

  林母生怕自己child 嫁不出去,叭叭叭地开始叙说林一的光辉事迹。

  从出生就不哭不闹,不肯吃奶,古古怪怪,神神叨叨……一直说到十二岁。

  夏小蛮at first 不感兴趣。

  林一啊,谁特么对他感兴趣啊。

  可林氏二人爱子心切,愣是把林一的事迹添油加醋,形同Saint 再世,越吹越神乎。

  夏小蛮gradually ,也听入迷了,边松土边听,unconsciously 间,日上高头,雾气散去,初寒料峭,却消不去此处暖意。

  ……

  另一边。

  Yi Lin 刚洗漱完、褪尽血腥与罪孽,refreshed 地溜村,很快就被一群青春靓丽、粗布麻衣难掩姿色的little girl 给围住了。

  她们纷纷追问,王小虎哪去了。

  Yi Lin 一看姑娘们的架势,将他团团包围,一副“你不从实招来就原地打死”的阵仗,他无奈之下,只得如实道来,好让姑娘们快速死心:“我只告诉你们,你们可别说出去啊,我怕他father and mother 不开心。你们的小Brother Hu ,出差当和尚去了。”

  “我不信!”

  “我们都不信!”

  “林一你骗人!”

  “小Brother Hu 那么帅,”

  “他那么壮,”

  “他那么招人喜欢,”

  “怎么会去当和尚!”

  “一定是你林一嫉妒小Brother Hu 的绝代风华!”

  得,没读过书的女娃,居然连“绝代风华”四个字都脱口而出,看来是没少听牛大爷吹牛皮。

  按理说Yi Lin 摇身一变、衣锦还乡,成为“上仙”,这班姑娘理应又惊又怕才是。可也许是因为她们和Yi Lin 一起长大,而Yi Lin 言行举止间,特别接地气,没像隔壁剑南春那般,从鼻孔的角度便让人感受到拒人于beyond a thousand li 的气息,所以她们一时间没能改变与Yi Lin 的相处模式。

  说得好听些,Yi Lin 与这帮姑娘,都是childhood sweethearts ――是他与小虎共同的childhood sweethearts 。

  只是不那么熟、无法发展出狗血故事的那种。

  Yi Lin 最后实在顶不住一群姑娘的狂轰炮炸。

  他只能吼了一句:“谁不信,自己去庆都Dali Temple ,找王小虎,他就在那里!”

  说完,Yi Lin 往自己脚下丢了一个烟雾弹。

  Boom!

  姑娘们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时,林一消失得无影无踪。

  姑娘们的故事到这里,貌似结束了。

  据说后来,林一走后,有几位特别痴情的,背起行囊,于乱世中,一路北上,势必要到Dali Temple 。无论是求子也好、问吉凶也好、看面相也好,就是去问个明白。

  这是后话。

  落日黄昏。

  Yi Lin 身边伏着小白猫,Yi Lin 独自坐在林宅屋顶上,如一个透明人似地,看着日出日落,村中people coming, people going ,心情格外宁静。

  “上仙可有心事?”

  白楚楚斗胆问。

  “有,也没有。”Yi Lin laughed ,抱着一种对自己宠物倾吐心思般的随意口吻,轻声说道:“a persons life ,匆匆而逝,极其短暂。有的人一直在活着,有的人一直为了活着。有时候我在想,要不是我心里有着惦记,在这个地方,活一辈子,似乎也没什么遗憾,也足够了。”

  白楚楚静静地听着。

  “我从前,以为要活‘一辈子’,很难很难,我甚至看不到未来。对了,我从前有一个叫做欧乐乐的朋友,他总说,想取一个年少娇妻,我当时就想告诉他,他未必能活到那个时候。”

  “来了这里, 活了十三年,这里的生活,清闲得让我有一种‘再无遗憾’的错觉。是啊,有一种哪怕是现在就入土了,也没什么好可惜的。我是这么想的。”

  “有时候我很好奇,‘感受人的悲欢离合、享受时间的安静流逝’,是否也是我来到这里的‘意义’之一。”

  “上仙,”猫咪见Yi Lin 话音顿落,忍不住开口:“楚楚活了一百多年,却仍想继续活下去,越久越好。所以,楚楚不懂上仙想死的心情。”

  “我什么时候说我想死了?”Yi Lin 揉了揉猫咪的脑袋:“你不懂,你不该懂的。求生欲嘛,很正常,是我,不正常。”

  说着,Yi Lin 目光,落在远处。

  那里,林父、林母、夏小蛮,三人分别提着水桶、挑着扁担,从田里、鱼塘方向归来,三人talking and laughing ,在短短两三天内,变得如此相熟,不得不说,这Princess Zhang 还是有点外交能力的。

  落日曦光,将三silhouette 子,拖出两长一短,一直延伸到林宅屋脚。

  “该走了。”

  Yi Lin 笑笑,拍拍猫屁股,纵身落下,远远朝归家几人,吆shouted :“走,喵儿,吃饭啦!今晚吃火锅~”

  (https://)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