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lly Don’t Want To Be A Calamity Chapter 85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入夜。

    风雪越来越大。

    漫天皆是裹挟着冰雹的冷风,呼啸交错。

    剑南春凭借精湛的cultivation base ,在这般风雪中踏剑飞行,也无大碍。问题是他担心两位Junior Brother Junior Sister 扛不住。

    于是,他们只能在一处山谷中歇息。

    停下后,剑南春好奇地看着神色自若的Yi Lin ,又回头看了一眼哪怕运转cultivation technique 后,仍冻得哆嗦发抖的夏小蛮,陷入沉思。

    这林一Junior Brother ,不就是trifling 纳气期cultivation base 吗?

    等会。

    什么时候纳气期cultivation base 就能Controlling Sword Flight 了?

    还能一口气飞several thousands li 而脸不红气不喘?

    剑南春终于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他本想趁着Yi Lin 不注意,上前搭住Yi Lin 脉门,探探他的底细。

    可剑南春没找到机会。

    World of Ice and Snow 里,没找到什么食材。

    Yi Lin 勉强在all around 搜刮一轮,只从洞穴里挖出了几条冬眠中的大蛇,他熟练取出蛇胆、毒囊,旋即去血、洗净、斩件后,便在World of Ice and Snow 里,三人围着篝火,涮蛇肉火锅。

    对于灵魂烹饪Master 而言,没有不好吃的料理,只有不好吃的食材。只要食材没问题,他就没问题。

    七色rays of light 一闪,料理出炉。

    剑南春与夏小蛮早已对自带特效的菜肴见怪不怪。

    甚至乎,对林一而言,做出来的菜肴,特效不够,才是怪事。

    “啊~~~~”

    热乎乎的蛇肉汤入腹,夏小蛮感觉自己重新活过来了。

    这林一哪都讨厌,就是厨艺好得有点离谱。

    夏小蛮啃着汤里的蛇卷,夹紧腿,暗暗嘀咕。

    “Junior Brother ,有一件事,Senior Brother 必须提醒你。”

    饭毕。

    剑南春见夏小蛮蜷缩在火堆旁,迷迷糊糊打盹时,他悄悄来到Yi Lin 身边。

    “Senior Brother 请说。”

    “你刚才说,要杀死镇南王一事,Senior Brother 希望你只是在开玩笑。”

    “oh?” Yi Lin 奇怪地看了剑南春一眼,轻哦一声后,反问:“为什么不?”

    “大庆气数已尽,下一代王朝的True Fated Son of Heaven 是谁,尚不得知。一切皆有定数,无论你、我、他,抑或是这大庆王朝。万一那镇南王真是那命中注定的天子命格,先不说你杀他,将困难重重,哪怕真让你成功了,此等逆天之事,怕是要遭Heavenly Retribution 。”

    说着,剑南春mysterious 兮兮地将那张逼脸靠近几分,忌讳莫深地指了指头顶:“会倒霉、甚至遭雷劈的哦。”

    “先不说我只是随口nothing serious ,”Yi Lin 一边往火堆里添柴:“我信命,又不信命。”

    会倒霉?

    Yi Lin 面色平静,looked thoughtful 。

    剑南春不禁发出一声嗤笑:“你若不信命,那你还学卦术?”

    Yi Lin 用更古怪的目光瞅着剑南春,那眼Divine Idol 是在说“你脑子正常不正常”,他不知该如何向剑南春解释,只能举了一个栗子:“学卦术和信命,能一概而论吗?就像Senior Brother Jian 您,心心念念想睡朝Senior Sister ,最后不也没睡成吗?”

    “……”

    下一秒,剑南春如遭电击,僵在原地。

    ……

    无视掉剑南春后,Yi Lin 躲到树上,熟练一拍,进入枢中。

    “你来了~”

    格林似乎很高兴。

    它似乎怕自己一睡着,又是several decades ,所以一直没睡,蹲在椰树上假寐。

    于湖泊上,王座雏形已成。

    斑斓的white 流光,交织成一张座椅的形状。

    只是那张“王座”尚未凝实,随时有散架的迹象。看来格林说的不是虚言,它说不定一个喷嚏,真把Yi Lin 辛辛苦苦在枢里篆刻出来的“王座”,给喷没了。

    喷子,恐怖如斯。

    “成就自我。”

    但Yi Lin 已经很满足了,他看着仅完成了一部分的王座,想起小希的话,他明白了自己在this world 里,在即将渡过的漫长时间中,将要做什么。

    这是一项耗费巨大的工程,在工程完成之前,Yi Lin 也很难想象,它将会成为什么样子。

    而在王座上,有一个朦胧的silhouette ,正以固定不变的姿势,慵懒得坐在王座上。

    Yi Lin 紧闭双眸,放空心神。

    gradually ,Yi Lin 的“身体”与王座上的“silhouette ”之间,出现了one after another 虚线。

    这数不清的虚线,如spider web 一般,将Yi Lin 与王座上的silhouette 连接。

    这是“魂Avatar ”。

    格林闲来无事时,教给Yi Lin 打造魂Avatar 的方法。

    打造魂Avatar 的技巧,格林像是开挂似地,翅膀在Yi Lin 脑门上敲了一下,Yi Lin 便明白了。

    “你有这种开挂的方式怎么不早用呢!”

    当格林终于在Yi Lin 面前秀了一手后,Yi Lin 很生气。

    “小技巧而已,没什么at worst 的。”

    当时秀完,格林又飞走了,小翅膀闪动间,不带走一片云彩。

    Yi Lin 没理会格林,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地坐在湖面上,打坐。

    可他现在做的,并不是纳气。

    在枢内,并没有“Spiritual Qi ”这玩意的存在,怎么吸也没法把meridian 填满。

    所以,Yi Lin 现在所做的,并不是纳,而是吐。

    他把白天吸纳吸进meridian 里的Spiritual Qi ,趁着还没散之前,便转移到魂Avatar 上储存起来。

    魂Avatar 是纯粹的能量Avatar ,并没有什么realm 、bottleneck 上的说法。

    Yi Lin 因为开局在轮回之间里摇出了【Heaven is jealous of heroic genius 】的innate talent ,自带cultivation Debuff,很难在正儿八经上的cultivation 上有所成就,所以现在,Yi Lin 只能借着perception 被拉满,搞点歪门邪道了。

    简单来说,就是他只要有所懈怠,就会自己漏气。

    就跟缺少维护的充气娃娃一样,说漏就漏。

    片刻后,他通过cultivation technique 吸纳聚集的Spiritual Qi ,几乎都吐到了魂Avatar 中。

    全把Spiritual Qi 从体内弄出去后,Yi Lin 心满意足。

    “这下总算不会浪费了。”

    反正他平时放技能都用的是体内的spirit energy value ,这才是apostle 的根本。

    创造一个魂Avatar 在枢内,说不定到了关键时刻,能吓人一跳。

    ……

    “小白、小红、小美~”

    打造“王座”与凝练“魂Avatar ”的过程,给Yi Lin 带来一种装修新家般的体验。

    一点点、一滴滴,打造完美的家。

    他心情极好,来到两个小窗前,分别把Nie Hongxiu 、伽琴美、Bai Xiaoyi 唤醒了。

    三位母灵正在自己的灵居内搞事。

    起初当Yi Lin 学会如何进入枢时,她们还觉得新鲜,时不时来串门。

    可串着串着,她们觉得没意思了,平常没事都不出来。

    “来,你们帮我搓搓。”

    Yi Lin 突然来了一句让三位母灵浑身shivered 的话。

    “呃,不是,别误会,我是说搓搓我的大宝剑。”

    Yi Lin 忽然觉得上一句话有让人误会的嫌疑,便连忙指着飘在精Divine Sea 湖泊上,那把生锈的乖离剑,微微一笑:

    “你们试着把剑上面的灰灰,搓干净。”

    ……

    又是一夜。

    Yi Lin 忙活了一夜。

    当他重新睁开眼时,剑南春仍维持着那“如遭电击”的姿势。

    啊,剑南春这一僵,就是一夜。

    cultivator 本就习惯静坐闭关,一整晚motionless ,并没有什么at worst 的。

    Yi Lin 在剑南春面前晃了晃手,备受打击的春哥,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他如深闺怨妇般,幽幽瞟了Yi Lin 一眼,欲言又止。

    Yi Lin 灭了篝火,拍醒hu hu 大睡的Junior Sister ,三人重新上路。

    “我能不能坐你的滑板!”夏小蛮终于忍不住指着剑南春的狭小Flying Sword ,投诉道:“Senior Brother Jian 的剑太剑了!磕得难受!”

    剑南春又是一愣。

    你说林一要求高、嫌弃这嫌弃那就算了。

    absolutely didn’t expect ,新来的Little Junior Sister 也嫌弃他的Flying Sword 坐得不舒服。

    “行吧。”

    Yi Lin 平静看了夏小蛮一眼,心道这也是刷Junior Sister 好感度的一次机会。

    把好感度刷上去了,when the time comes 不就能act wilfully ?借个【Human Sovereign 玺】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吧?

    于是Yi Lin 爽快答应了。

    喷射滑板看起来再怎么滑稽,坐起来也比Flying Sword 舒服。

    不过Yi Lin 有些怀念小青那柔软的背部,暖暖的,温温的,像是坐着一团鸭毛枕。

    他有些后悔,下山时没申请把小青带出山外。

    ……

    Eastern Sunrise 红。

    一夜暴雪过后, 遍地银妆,在晨曦下熠熠发光。

    熟悉的雪景,令Yi Lin 心生怀念,忍不住轻声哼着歌。

    夏小蛮默默坐在Yi Lin 身后,两手轻轻捏着Senior Brother 的衣角。

    要不是剑南春的Flying Sword 实在坐得不舒服,以她对Yi Lin 的新仇旧恨,是打死都impossible 提这种要求的。

    夏小蛮现在不仅对Yi Lin 生气,顺带着连剑南春都一同埋怨上了。

    Senior Brother Jian 啊Senior Brother Jian ,你说你怎么就不能把Flying Sword 弄大点呢?

    加两个座位,做成carriage 般的款式,岂不快哉?

    夏小蛮心里想着。

    三人一路向西。

    East Victory Divine Continent 、大庆王朝境内,荒南十三省,都是镇南王的管辖范围。

    而镇Southern King Palace ,便坐落在温云省的省会城市――景南城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