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lly Don’t Want To Be A Calamity Chapter 93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两时辰后。

    Yi Lin 与五位修士大战之地。

    数十道silhouette ,分不同批次,从各个方向,奔袭而来。

    他们的silhouette 涌动着不同颜色的rays of light ,Spiritual Qi 汇聚,行走时声若奔雷,气如狂风。

    数十道silhouette 几乎不分先后,来到此地。

    来者共有四批人,各悬一方高空。

    四批人并没有相互打招呼,在遥遥对视片刻后,相互间保持了警惕的距离,然后低头打量大战肆虐后的谷地。

    只见此处已是空无一人,一个个冒着黑烟的深坑让平坦的谷地变得坑坑洼洼的,在爆炸留下的坑洞中,有几具尸体横陈在内,死不瞑目。

    “那獠竟如此凶残。”

    一位穿着fiery-red daoist robe 的中年道人,五官长得刚正不阿,留着两撇整齐的八字须,他皱着眉感受着空气中尚未彻底消散的Spiritual Qi ,在惊叹过后,忽然轻咦一声,落在其中一具尸体的身边。

    尸体一共有五具,其余三拨人见red-clothed 道人开始下谷查探,也不甘落后,分别挑了一具尸体,上前查探。

    其中一拨人,身穿袈裟,头上都顶着barren 的脑袋,显然是佛道中人。

    “我不信,我绝不信这是林哥做的!”

    淳真和尚,也就是林一的儿时玩伴,王小虎,竟也循迹来到此地,他正压低声音,朝身边一位年龄甚大、样貌慈祥的老僧excitedly said 。

    “淳真,你着相了。”

    天心禅师窥得天机,推算出有先帝之后陨落,命他们来此查探。

    而在此之前,不知从哪里传出的消息,“林一就是天启assassin ”这件事,在玄门圈中传得沸沸扬扬,俗世尚且懵懂,但如今但凡和玄门沾一点关系的,对这件事几乎known to everyone known to everyone 。

    当然,Heavenly Sword Sect 的林一是不是天启assassin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压根就不重要。林一再如何于俗世中作恶,那也是Heavenly Sword Sect 的私事。

    Heavenly Sword Sect 作为当今道门Supreme ,怎么可能连trifling 一位孽徒都处理不掉?

    可伴随而来的传言,

还提及一件更重要的事。

    那便是,时隔五千年,终于有人参透了七绝empress 留下的无字Heavenly Tablet ,上面所言,七绝empress 在临走前,留下了唯一能飞升上界、证得长生大道的法子――集齐七绝empress 留下的遗宝,便可窥得长生无敌。

    当然,这些都不要紧。

    最要命的,各种流言蜚语实锤:林一身怀empress 遗宝!

    难怪啊!

    当这个消息传出时,不少听说了Heavenly Sword Sect 里出了一位“天才林一”这事的玄门修士,顿觉enlightenment 、恍然大明白。

    难怪能成为in ten-thousand does not have one 、短短四年便修成Golden Core 、顺便带Junior Sister 一同修成Golden Core 的绝世天才,原来是身怀empress 遗宝啊!

    empress 遗宝,在圈内传得语焉不详,但传得最为逼真的一件事便是,魔罗殿Palace Lord “魔罗”,与Heavenly Sword Sect 的Sect Master Supreme ,各持其一。

    Heavenly Sword Sect 与魔罗殿之所以能坐稳上三门的其中两门地位,empress 遗宝,功不可没。

    除了二位大佬手中的遗宝外,其余遗宝,早已失落在时间长河中,无从考究。

    甚至都快成了一件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却无人去认真相信的方野怪说。

    原本只是一个谣言,不会那么容易惊动玄门界才是。

    但一来,谣言说得异常逼真,有板有眼,再者,天启assassin 近期在俗世掀起血雨腥风,两两相辅,让流言越传越真,令人不得不信。

    若假就假了,无非就是浪费了insignificant 的些许时间。

    但万一,林一手持empress 遗宝……这件事是千真万确的哩?

    tentatively 信其有,untrustworthy 其无啊!

    如今,玄门界中,在四处搜刮林一踪迹的修士们,大多数抱着这种赌徒般的心态。

    自从七绝empress 飞升上界后,这五千年来,无论是多shocking and stunning 的修士,老的老、死的死,没有哪怕一人,能继七绝empress 之后,完成飞升的壮举。仿佛this world ,被完全禁锢了一般,令无数苦苦cultivation 至生命最后一秒的苦逼修士,含恨而终。

    有人推测:“所谓飞升,是五千年来玄门界中最大的骗局!”

    有人胡言乱语:“一切都是幻觉,幻觉!”

    有人恶意揣摩:“七绝empress 当年一定是老死了,谣言传了五千年,也该破一破了罢!”

    但无论如何,

    如今林一身怀empress 遗宝、集齐empress 遗宝能飞升上界这两个流言同时传出,无疑为散发着浓浓腐朽气味的玄门界,重新注入了新的活力与生机。

    修士们……又一次有目标与动力了!

    飞升上界!

    immortality !

    举世无人敌!

    凡人有梦,修士亦有梦。

    无论是凡人的pipe dream ,或是修士的春秋大梦。

    万一,实现了呢?

    ……

    ……

    天心禅师算出Eldest Prince 有一劫,但还是晚了一步。

    这次离开庆都平安寺,领entire group 来此地查探的,是寺内高僧,迦叶。

    迦叶禅师与枯叶禅师同辈,说起来,算是王小虎的师叔。

    当时“林一就是天启assassin ”这个流言,传到平安寺时,王小虎便在寺内闹了一阵,说死活要出寺寻林一问个明白,只是后来被天心禅师拦下,只道:“还不when the time comes 。”

    迦叶禅师本不愿带王小虎出寺,他此行出寺,是抱着“劝林一施主repent and be saved 、皈依我佛”的心思来的,若是王小虎在这里瞎折腾,怕坏了major event 。

    而后来也是天心禅师同意了,迦叶禅师无奈带王小虎随行。

    谁让当年枯叶禅师临死前一段时间,曾对他说,要好好照顾王小虎,莫要让他走了岔路呢。

    王小虎一闹,迦叶禅师双手合十,低呼Amitabha :“无论林一施主是不是天启assassin ,我们寻的人都是天启assassin 。若到了那时,他是,那便是,他不是,那便不是,此时在此争执,不过空悲叹一场,蹉跎光阴。”

    王小虎久经佛法熏陶,这一听便准确解读了迦叶禅师谜语中的深意,快速下来,低眉垂首,叹道:“迦叶Master 言之有理,是淳真妄动了。”

    “善。”

    迦叶禅师低头,查看尸体的狰狞死状,越看越心惊,他立即命其他dísciple 为可怜惨死的修士颂唱往生咒,让他死得瞑目,死得安详。随后迦叶禅师抬头,打量着其余四拨人,喃喃自语:

    “铸Sword Mountain 庄凌空子,焚天谷火云道人,didn’t expect 二位多年不见的老友都来了。那几位……莫不是Bodhisattva 楼的assassin ?”迦叶禅师目光分别在不远处扫过,brows slightly wrinkle :“听闻天启assassin 的手段,比Bodhisattva 楼凶残许多,而Bodhisattva 楼也来到此处,莫非天启assassin ,与Bodhisattva 楼并不是同一路人?”

    在迦叶禅师思考时,火云道人、凌空子二位领头羊的目光,不约而同与迦叶禅师撞在一块。

    唰。

    最后,三人目光交流后,又将目光落在Bodhisattva 楼那一行行迹鬼祟的assassin 上。

    as the saying goes 正魔绕道走,人妖不两立。但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自从魔罗殿、阎浮洲、Heavenly Sword Sect 在一千年前,签订了所谓的“和平契约”后,修士界中的争斗便相互间有了约束,起码不会明目张胆地干起来。

    “hehehe 。”Bodhisattva 楼一方,其中一位看似领头、但衣着上与其他assassin 并无二样的black clothed person ,面罩下发出诡谲的怪笑,他一口捅破了其余三方的想法:“Buddhism 、道门三位高人,你们莫不是认为,这林一与我们Bodhisattva 楼有关系吧?”

    “你们可别忘了,林一是Heavenly Sword Sect 的得意disciple !”

    “我等只是好奇,绝不干扰几位追查林一下落!”

    “既然讨不着好,我们走了便是!”

    “快走!”

    几位来自Bodhisattva 楼的assassin ,一人一句,不等焚天谷的火云道人、铸Sword Mountain 庄的凌空子、平安寺的迦叶禅师答应,相互对视一眼,立即纵身,向远处飞掠。

    “藏头露尾,有古怪!留步罢!”

    一直没有说话的凌空子,忽然睁开眼,精芒迸射,从他身后那巨大的剑匣,crash-bang 张开,转眼间从那巨大的剑匣中,飞出九十九把不同款式的Flying Sword ,组成sword array ,只身一人,向Bodhisattva 楼一方杀了过去。

    7017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