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lly Don’t Want To Be A Calamity Chapter 94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战斗在短时间内结束。

    焚天谷、铸Sword Mountain 庄,顶级battle strength 虽不如Heavenly Sword Sect 。

    但他们毕竟是道门正统。

    而其中,两方带队的凌空子、火云道人,都是成名数百年,可以说是剑南春再上一辈的老牌senior 。

    他们一出手,轻松将准备逃跑的Bodhisattva 楼assassin 拦下。

    但Bodhisattva 楼的assassin ,气节高昂,誓死不从。

    最终他们纷纷self-destruct 。

    “hmph ,Bodhisattva 楼宵小,merely this 。”

    凌空子胸膛一鼓一瘪,气息收拢,漫天Flying Sword ,整齐划一地收回背后的宽大剑匣中。

    一切尘埃已落定。

    火云道人脚下踏着一朵燃烧的红云,在诸事已了,他也面无表情地一震双腿,将火云散去。

    “Amitabha ,善哉善哉。”

    惟独迦叶禅师为首的平安寺一行,没有动手。

    他们看着眼前上演的杀戮,并没阻止,也没去参与,保持了冷眼旁观。

    迦叶禅师很清楚自己来此的目的。

    杀戮是挡不住的。

    消一人杀孽,不如消苍生杀孽。

    与其阻止眼前上演的杀戮,不如阻止苍生即将面临的杀戮。

    佛家人固执,认准了一个理,将无悔前行。

    迦叶禅师上前,与凌空子、火云道人站在一块。

    “可惜,没从他们口中问出什么。”

    打不过居然self-destruct ,有点狠。

    他们往常对Bodhisattva 楼是看不上的,压根就没真正把他们当成玄门的一员。他们修玄门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行事却比凡夫俗子更俗,俗不可耐。

    要不是凌空子察觉到他们行为举动有异,

normally 遇上了,甚至还不屑动手,免得落了自己逼格。

    火云道人目光闪动:“不,all around 搜一搜,看是否能搜出什么线索。”

    迦叶禅师闭上了眼睛。

    焚天谷与铸Sword Mountain 庄的disciples ,态度积极,分头在几位Bodhisattva 楼assassin self-destruct 的周围搜刮。

    assassin 们self-destruct 后,die without a whole corpse ,遍地都是零碎的血肉与衣服碎屑。

    “报告Elder ,这里发现了一封用秘术保护的密函!”

    一位dísciple 竟有了发现。

    “oh?”

    密函?

    迦叶禅师、火云道人、凌空子三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神色各异。

    居然,真有发现?

    果然,其中一位assassin 身上,藏了一个小wooden box 。

    漆黑的wooden box 上有talisman 封印,挡下了trifling Qi Refinement Realm self-destruct 的冲击,完好无损。

    盒子表面贴了一张yellow 封条,上面以潦草笔画写了“绝密”二字。

    几人将wooden box 打开,里面有一封完好的信。

    发现黑盒子的是焚天谷dísciple ,火云道人当仁不让,夺下便读。

    读着读着,火云道人忽地面露愠色,随后面色一转,忍不住大笑起来。

    如此古怪的反应,让迦叶禅师、凌空子摸不着头发,二人上前,凑团围观。

    信封通篇短小无力,上面零零碎碎写了一些人的名字。

    在名单的最后,却有一句奇怪的话:

    “本座的身份即将暴露,传令下去,于Divine Province earth interior 散播消息,将‘林一’与‘天启assassin ’的联系彻底撇清。”

    信封没有署名。

    只在信封末角,沾了一瓣染黑的莲叶,莲叶中央,沾着一坨黄泥。

    难怪火云道人的反应如此古怪。

    原来那林一,竟是Clay Bodhisattva !

    那么,事情就有趣了!

    凌空子目瞪口呆,在thoughts are revolving 间,他努力消化着这个堪称爆炸新闻的消息。

    他很快分析出两种可能:

    一,Clay Bodhisattva 以林一的身份,因为某个目的,混入了Heavenly Sword Sect ;

    二、Clay Bodhisattva 、Bodhisattva 楼,本就是Heavenly Sword Sect 的一部分!而林一,不过是Heavenly Sword Sect 打的幌子!

    真正要争这Human Sovereign 气运,争empress 遗宝、争长生的人,兜兜转转,原来都是那Heavenly Sword Sect 啊!

    无论真相如何,Heavenly Sword Sect 这下,是无论如何都坐不住了!

    这个消息无论是真的也好,假的也好,一旦传出去,乱的就不仅是大乾俗世,还有玄门修士!

    “祸乱将至啊!”

    迦叶怅然闭目,双手合十,长叹一声。

    ……

    ……

    南部。

    前方形势一片大好。

    天下布局,即将收拢。

    当一切尘埃落定,江山易主,他夏星尘,将夺回本该属于他的位置,登上金銮宝殿。

    最后压轴的军队,grandiose 出城,镇南王亲自领军,挥军北上。

    四十年,他等了整整四十年!

    “在四十年前,这位置就本该是我夏星尘的!”

    夏星尘披甲上马,浑身燃着凛然斗志,如熊熊烈火,驱散乌云。

    隔着万里之遥,夏星尘的目光仿佛能穿透群山、湖泊、河流、城市,落在庆都那里。

    在那里,有一张宝座,等着他来临。

    在夏星尘身后,一位瘦弱的青年,披着袍子,骑着一匹瘦马,低头跟随。

    “Imperial Uncle ,你答应我的,绝不伤皇姐一根寒毛。”

    跟在夏星尘身后,一同北上的,赫然便是那孱弱皇帝,夏基盛。

    当今,他仍是on the surface 的大乾国主,只是这帝位早已In name only 。

    夏星尘没有回头,只是faintly smiled :“你大可放心,我的好侄儿,Imperial Uncle 知你因国事繁忙,早已mentally and physically exhausted 、无心应付。一旦Imperial Uncle 名正言顺登上大乾国主宝座,你与你皇姐,此生此世,将衣食无忧,受大乾百姓敬仰,流芳后世。”

    “many thanks Imperial Uncle 。”

    夏基盛拱拱手。

    他随着军队,亦步亦趋。

    夏星尘根本没把夏基盛放在眼里,由始至终,他都没正眼瞧过夏基盛一眼。

    夏基盛深深低下头,心中默念。

    “皇姐啊皇姐……”

    ……

    Clay Bodhisattva 假扮成了一位军医,除了极其有限的几人之外,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行军至下午时,黄昏黯淡,日光未消,月已升起。

    “又是日月当空?”

    Clay Bodhisattva 看着北方的天空,那里明明清澈无云,可庆都的方向,却弥漫着一层怪异的阴霾,再加上日月当空,平时偶尔来一次,可以用巧合来解释,可自从三个月前,这天天日月当空的,该如何解释?

    说实话,Clay Bodhisattva 对星象略有研究,但也从未见过此等怪事。

    以往帝位易主,不过是Ziwei Star 移位,Ziwei Star 现在都被盖住了,众星相拱,这是争帝位的星召,看着与眼下局势并无出入。但那翻来覆去地日月当空,令Clay Bodhisattva 百思不得其解。

    Clay Bodhisattva 脑海中,involuntarily 想起了那日来求医、命不久矣的青年。

    他那日动了杀心,是因为他察觉到,那青年面相古怪,令他捉摸不透,隐隐有种与大乾vortex 中心hopelessly muddled 的感觉。

    所以他当日想动手。

    这里面有一个小小的误会。

    Clay Bodhisattva 没见过林一本人,他并不知道,当日在景南城前来求医的病怏青年,便是镇南王口中所说的林一,若他知道,再结合自己所观面相,说不定能联系在一起,想到更多的可能。

    world 上没有如果,一切皆有命数。

    Clay Bodhisattva 摇摇头,既然想不通,那也没辙,他暂且将Celestial Phenomenon 之异抛到脑后,驱马与镇南王几近并驾,仅落后半个马头。

    “王爷,在下的心腹死士,在Divine Continent 各地,分别将‘林一是Clay Bodhisattva ’这消息‘送’出去了。”

    Clay Bodhisattva said with a smile 。

    “好!”

    镇南王一抖缰绳,iled :“先生ability ,我深信不疑,敬佩已久。可若论人心,你比我夏星尘,可差太远了。”说着,镇南王用力搓着拇指上的玉扳指,嘴角一歪:“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其实并不重要。无论是对大乾军士,对四王,对Heavenly Sword Sect ,或是对其他玄门,林一是否真的是Clay Bodhisattva ,根本不重要。”

    语气一顿,镇南王夏星尘继续道:“重要的是,这件事传出去了,无论真也好,假也罢,林一在大乾俗世掀起血雨腥风,Heavenly Sword Sect 难辞其咎。只要有Heavenly Sword Sect 出手,加上各大玄门因争夺‘empress 遗宝’而对林一发起围攻,最终Heavenly Sword Sect 决定是保林一、或是杀林一,此事,都将在玄门内,掀起一股难以阻挡的大势。”

    “在那大势之下,林一即便再诡秘、再appear and disappear unpredictably ,他也……必死无疑。”

    7017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