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lly Don’t Want To Be A Calamity Chapter 94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这是一片无名树海。

    树海两侧,是两个破败的城。

    Yi Lin 双足轻点,出尘飘然,站在尖尖树梢上,闭着眼睛,似沉思,似睡觉。

    不知过来多久,Yi Lin 从树上飘然落下,张口便coughed up a mouthful of blood 。

    “Young Master 。”

    白楚楚焦急上前,她清晰地感觉到,Young Master 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

    一旦运气,便会吐血。

    Yi Lin 也清楚明白这具身体的局限性。

    他的meridian 尽数萎缩,每每运转true essence ,都会引发全身刺痛,就像是做了一次不正规的大保健似地。

    当然,他也没做过。

    “身体限制了修士体系的发挥,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的apostle 体系,并不太依赖身体的素质。”

    Yi Lin 自言自语,揉了揉身旁乖巧蹲伏的白楚楚,said with a smile :

    “多亏你这段时间在我身边陪着我,说起来,保护我父母的恩情,我尚未报答你,这算是,我Yi Lin 欠你的。”

    他没有说林一。

    说的是“Yi Lin ”。

    白楚楚哭了,虎目迷蒙,额上“王”字纹,差点拧成了“龟”字。

    她激动时,一下子没听清两个名字间的区别。

    当然,Yi Lin 没有解释,白楚楚即便是听清了,说不定也会以为,是Young Master 病入膏肓,胡言乱语了。

    “别伤心,”

    Yi Lin 此时的脸型,早已和“健康”完全不沾边了,他用这幅脸露出一抹无所谓的笑容时,差点让一点点看着Young Master 瘦下来的白楚楚泪腺决堤。只见Yi Lin said with a smile :“this time 死亡对我来说,并不是终点。”

    “嗯……”白楚楚低着头,她为Young Master 那视死如归的豁达感到震撼。

    “记住我之前跟你说的话了吗?”

    “Young Master ,

楚楚不会忘的。”

    “那就好,我睡一会。”

    “嗯,睡吧,Young Master 。”

    白楚楚恢复人形,雪白的毛发化作毛皮长裙,她让Yi Lin 枕在自己的大腿上,令Young Master 安然入睡。

    Yi Lin 看起来睡了,其实并没有睡,他一转眼就进入了枢内。

    精神态脱离了肉体的束缚,来到这里,不但没有让Yi Lin 感觉到疲惫,反倒神采奕奕。

    三位母灵迎上来,她们对Yi Lin 即将面临的“死亡”一点都不伤心。

    trifling 重开,Young Master 都重开多少回了,算个啥。

    三位母灵对Yi Lin 的身份知根知底,知道this time 重开对Young Master 来说,只是小意思。

    Yi Lin 看了一眼飘在精Divine Sea 上的乖离剑、诛仙枪。

    目光最后,落于树上motionless 、宛若死掉的蝙蝠身上。

    Yi Lin 犹豫再三,摸了摸鼻子,试探着呼了一声:“格林?”

    “哎~”

    几乎在Yi Lin 话音未落时,格林便立即睁开了眼,笑眯眯地飞落Yi Lin 眼前,扑腾着翅膀,一副deserves a beating 的表情:“等你好久了。”

    Yi Lin 没有傻乎乎地问格林它为什么知道自己打算找它,

    更没去问格林能不能办到,

    只是无奈地问:“我想求你办一件事,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简单啊,让我吃一顿。”

    格林舔舔那猩红的小舌头,那蝙蝠的表情格外生动,流露出一股叫做“be eager to have a try ”的神态。

    “吃什么?”

    “梦,你的梦。”

    Yi Lin 回想起在梦魇小镇的经历,轻笑一声:“我知道醒来的办法。”

    格林的“多层梦魇world ”,其中恐怖之处,Yi Lin 深有体会。

    那是一种,连现实与虚幻都难以分清的迷幻感。

    那次试炼,哪怕Yi Lin 反复入梦,进入最深层的梦境后,再反复自杀出梦,最终回到格林小镇外、回到那旅游巴士前时,Yi Lin 甚至都还没完全肯定,那时那刻那地,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格林翅膀卷成一个“y”字托在小下巴下,虚着眼,似有些纠结:“是啊,你若早早醒了,我就吃不饱了呀……可如果加大力度一下子让你死了,我又有些舍不得。”

    “……我保证不自杀出梦。”

    “成交。”

    格林笑眯眯地答应了,它明显就等着Yi Lin 说这句话。

    “那……怎么操作?”

    Yi Lin 问。

    “不用麻烦呀,”格林飞到Yi Lin 头顶,爪子落下:“祝你有一个美妙的夜晚哟。”

    “艹……”

    ……

    “老公……老公……”

    Yi Lin 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眼前是一位很眼熟的居家妇女,她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朴素的婚戒,手腕上还有一个奇怪的木镯子。

    “小、小蛮……?”

    “你怎么了?一副见鬼似地表情。”

    小蛮老婆叉着腰,古怪地看着趴在书桌上睡着的老公。

    我在哪里……

    噢,我在家里。

    我是谁……

    Yi Lin 。

    她是谁?

    夏小蛮。

    我老婆。

    嗯?

    我老婆怎么就是夏小蛮了?

    Yi Lin 脑子里闪过一个荒谬的想法。

    “没,有nodded 疼。”

    “老公你昨晚一宿没睡,脑子出问题了?”

    Yi Lin 感觉自己脑袋里塞进了很多很多古怪的片段。

    “我……好像做了一个噩梦。”

    “那吃饭吧,赶紧的,我等会还得喂奶,宝宝快醒了。”

    “好。”

    “等会记得自觉点洗碗、拖地、把衣服丢洗衣机里,顺便在睡前晾起来!mua~”

    ……

    Yi Lin 有一个美满的家庭。

    工作稳定;

    Academician 学历;

    高薪收入;

    这本来是一个令人羡慕的故事。

    这种生活,Yi Lin 过了五年。

    五年后,child 长大,上学,夏小蛮的身材开始走形、稍微发福,但Yi Lin 却觉得自己是world 上最幸福的人。

    可突然有一天,夏小蛮抱着宝宝,在街上行走时,一位蒙面人突然冲出来,一刀将child 捅死,并发疯似地将夏小蛮从商场的五楼推了下去。结果夏小蛮成了植物人,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一天天消瘦下去。

    一切……瞬间变了。

    后来警察说,那人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从法律的角度上无法定罪,犯人家庭宽裕,愿意出高额赔偿金请求受害人家属谅解。

    Yi Lin 面无表情地签下了谅解书,然后在详细计划了1 month later ,偷偷摸上他家里,将其一家三口extinguish sect 了。

    在匕首划过咽喉、滚烫的血喷了他满手的瞬间,Yi Lin 回忆起了一切。

    “原来是梦啊。”

    Yi Lin 回想起在梦里渡过的五年光阴,他踏着血泊,开始了无聊的逃亡路。

    既然答应了格林不自杀,Yi Lin 只能当起了逃犯,终日躲躲藏藏,一躲就是三年。

    就当Yi Lin 厌倦了这无聊的梦、在暗暗琢磨时不时得找一辆车主动撞上去伪装成“意外身亡”时,他无意中从电视上,看见了一则新闻。

    夏小蛮醒了,她得知了自己丈夫成了杀人犯,正在电视新闻里,哭着求Yi Lin 回家。

    ……

    ……

    当Yi Lin 醒来时,直接从fleshy body 醒来,早已离开“枢”。

    Yi Lin 感觉脸上湿漉漉的,一摸自己的脸,全是泪。

    物理学大佬至今都无法明确定义“时间”的概念,而有人说,时间是一种“感觉”。

    Yi Lin 睁开眼睛时,白楚楚正纳闷地盯着他问:“主人你睡不着么?怎么突然眼睛里冒眼屎了呢?”

    这句话瞬间把Yi Lin 给破防了,整得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的。

    但同时Yi Lin 也知道了,他在梦中渡过八年,在现实里不过是一瞬间。

    他又快速回到枢内,本来想指着格林的鼻子破口大骂的,但一看格林四脚朝天躺在湖泊上,脸上一副满足的姿态,他又不太好意思骂出口了。

    人和蝙蝠的癖好不能一概而论,格林虽说在梦境里把他玩得团团转,但看它的模样,似乎真享受到了。

    这就离谱。

    Yi Lin 压抑着屈指往格林两腿间弹几下的冲动,轻叹道:“满足了?”

    “一般。”格林睁开眼,咂咂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一般?

    一般你还吃那么多?

    一般你还在梦里折腾我八年?

    ……

    Yi Lin 抬了抬手指,想指着原地挛缩翅膀的小蝙蝠破口大骂。

    可Yi Lin 觉得很累。

    所以,算了。

    虽然经历的只是一场虚幻大梦,但Yi Lin 此刻重新站在格林面前,仍有种被掏空的错觉。

    原地呻吟了一会,格林不久后,恢复正常。

    它用力patted 仍has several points of 燥红的小脸蛋:“其实你明白, 自己在做什么么?”

    “我在,战未来。”

    “懂了,你的要求?”

    “你不是能读心?”Yi Lin 瞪着格林。

    “我喜欢听你求我。”格林用翅膀叉腰,理直气壮地说道。

    Yi Lin 一叹,他终于发现,格林这个级别的存在,simply 不是什么善茬,他this time 求格林办事,算是明白了,每一次与格林交易,都是与虎谋皮,指不定哪天碰到大佬心情不好了,坑死自己也不是impossible 的。

    这让Yi Lin 感觉到深深的憋屈感。

    但为了自己的计划能顺利进行,Yi Lin 只能顺着格林的意,说出请求:

    “在我死后,我想请你让我Junior Sister 做一个梦……一个能让她安然入睡的美梦。”

    7017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