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lly Don’t Want To Be A Calamity Chapter 94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林一行踪不定,无迹可寻。

    他如一缕孤魂,游走于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本该人人喊打、人人得而诛之的林一,却轻松游走在大乾国境内,没有人能准确将林一的踪迹报出来。

    天下,unconsciously 间形成了两股乱流。

    一股是以俗世苍生为战场,争夺Human Sovereign 宝座的乱流;

    另一股,却是以修士为战场,争夺empress 遗宝、争夺超脱资格的浩大战场。

    而Yi Lin ,或者说是林一,他只身一人,主动投身于两股乱流形成的vortex 中,如一叶扁舟,漂浮不定,又如无根浮萍,无家可归。

    ……

    十一月。

    鏖战依旧。

    大乾,天堑险关全线告破。

    平西王、驻东王、镇南王、征北王的军队,像是约好了似地,长驱直入,杀进大乾腹地。

    从高处向下看,grandiose 的军队,如一群群饥饿的蚂蚁,黑压压的人头,正用最快的速度,向中间那块最大的“蛋糕”聚拢。那里,是王权的中心,是宣告胜利的终点。

    在Eldest Prince 死后。

    驻东王疯了。

    on the surface 他失去了“Human Sovereign 正统”的资格,如今,他索性摊牌了,不装了,高呼老子就是“反贼”,势要推翻大乾皇太后的暴政,要推翻懦弱皇帝夏基盛的王座,要还天下一片朗朗乾坤。

    战争需要理由吗?

    说需要,其实也不太需要。

    但当驻东王打出这么一个旗号,沿途攻下的city ,都四处宣扬此事时,似乎本只是一句空话的“呐喊”,gradually 连东王军自己也当真了。

    当“反贼”又如何!

    历史是由胜利者所书所写,只要赢得这场战争,他就是人道正统,是天命所归!

    只要登上了帝位,过往一切不堪,

都能用时间抹平!

    Kill Kill Kill !

    唯有杀,才能破而后立,将世间引向太平盛世。

    ……

    十二月。

    有传言称,借Imperial Family 独苗bloodline ,投靠平西王的Third Princess ,母子一同惨死于军帐中。

    至此,平西王失去了名正言顺争夺Human Sovereign 宝座的正当理由。

    ……

    基盛历二十年。

    一月。

    平西王与征北王各得密报,各自都以为能打对方一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

    两方重军,与天门关交战。

    两方将领出现在天门关时,都是愣住了。

    两方都是装备精良,完全没有情报上说的“大战之后、imposing manner 颓然、可借此良机、杀completely unprepared 之”这种场景。

    两方将领,隔着一座山谷,两眼泪汪汪。

    老牌武将都被刺杀干净了,他们是新上任的,对这种离奇的局面没有经验。

    但已经对上线了,征北王军与平西王军,只能brace oneself 派出密使,商讨这场战要通过什么方式去打。

    谁能占据天门关,谁将灰溜溜退回去。

    可让两方都didn’t expect 的是,两方会谈密使,在会谈地点,同时被己军中一位新兵,射箭杀死。

    两方军队都认为对方不讲武德,杀死来使,顿时怒火中烧。

    征北王重军与平西王重军最终于天门关决一死战。

    结局both sides suffer 。

    征北王惨胜,全灭平西王精锐,而己方却折损十五万大军。

    后世将此战,称为“二王瓮中斗”。

    征北王赢得天门关死斗后,虽然占据了有利地势,但他心知,与平西王这么一斗后,自己已经失去了争天下的资本,镇南王精锐几乎无损,三十万大军挥军北上,再斗下去,只会自取灭亡。

    于是征北王决定,遣密使与镇南王会晤。

    会晤结局无人得知。

    三月。

    传言,征北王大军,认同割臂,放弃北方city ,直追如落水狗般的平西王,一路向西。

    三月中旬。

    征北王一路将平西王追杀到楼兰城,死困楼兰城半月。

    在三月二十日。

    平西王弹尽粮绝,城中士兵饿死大片,最终平西王投降征北王,被赐毒酒,葬身楼兰。

    后世将这历史事件,称为“西北二王会,梦落楼兰城”。

    在杀死平西王后,

    征北王果断清扫平西王的地盘,死守西域,由北王爷变成了西王爷,以贫困的西方沙海为根基,重新稳固阵脚,准备择日再战,先苟为敬。

    在清扫楼兰城时,征北王无意中于一间无名Inn 中,发现了一副奇怪的字。

    上面写着两个清修淡雅的小字儿――

    “活该”!

    ……

    四月。

    大乾六军,重新聚集,将战线收拢,于平原地带,建立战壕,迎战镇南王军与驻东王军。

    ……

    大乾这场乱战,无论始因如何,现在已经没有人去纠结了。

    到了此时,无论是四王,或是夏小蛮,或是处于vortex 中央的林一,都已是involuntarily 。

    即便夏基盛重新回到庆都,安然无恙地坐在王座上,宣布这一切都是一个“过了火的玩笑”,也不会有人愿意去听,不会有人愿意去相信。

    正如镇南王所言,

    这是“大势”。

    大势已成,风吹草低,Inferno Blazing Praire 野,无人可挡。

    这大势,无人可挡!

    争天下争天下,无论是四王,或是Imperial Family 正统,又或是谁谁谁,无论谁在这场争斗博弈中胜出,这场席卷East Victory Divine Continent 的乱战,都必须争出一个结局。

    四月十八。

    Eldest Prince 与Second Prince 的头颅,被挂在了庆都city wall 上。

    城内百姓,惊恐慌乱,直呼“天启来了天启来了”。

    天启assassin 的名声,恐怖如斯。

    两颗血液干涸的人头在city wall 上晃动,将满城百姓,吓回家中,闭门不出,shiver coldly 。

    两颗完整的头颅,都是被人一刀从脖子上切下来,保存完好,此刻正如腊味般,风干了皮肤,两颗头颅在city wall 上互相碰撞,并不孤单。

    夏小蛮听闻这个消息时,正在外面征战,她immediately 赶回庆都。

    她仰头看着city wall 上那两颗既熟悉又陌生的头颅,心中百味横生,说不出滋味。

    夏小蛮this time ,没有哭。

    事实上,自从她得知那远嫁鹿门关的二妹,惨死在她亲big brother 的手里时,便哭完了最后一滴泪。

    忽然,

    夏小蛮耳边,仿佛回想起昔日,林一Senior Brother 在映雪阁内,对他说的那句话:

    “若有一天,夏氏江山与亲人间,你只可二选一呢?江山与血亲,自古两难全,最恨生在Emperor Family 啊。”

    夏小蛮身后是神武军士。

    可她却有种苍天大地,只有她独身一人的错觉。

    她在city wall 上,紧抱双肩,微微颤抖,流露出久违的柔弱。

    “Senior Brother ……”

    ……

    ……

    Great Qian Dynasty 腹地。

    基盛历二十年。

    四月二十二。

    平原上,三方会战,Great Qian Dynasty 六军,死伤惨重。

    夏小蛮虽为Golden Core 修士,但对方也有不少修士下场,让夏小蛮独木难支。

    夏小蛮甚至将林一Senior Brother 赠予的法宝都耗光了,勉强为Great Qian Dynasty 杀出退路。

    那会爆炸的Flying Sword ,似乎是天启assassin 林一的标志性法宝,当夏小蛮刚亮出一把,便将下场修士,无论Golden Core Realm 还是Qi Refinement Realm ,都吓得面色煞白,连忙后退。

    这一年,死于各种爆炸法宝下的修士,不说一千也有数百。

    都是混口饭吃,都是求长生,谁也不想触霉头。

    而如今在修士圈子里,只要和“林一”这个名字沾边的,就是天底下最大的“霉头”。

    Divine Martial General 带军殿后,最终战死沙场,身上插满了箭。

    据说Divine Martial General 临死前,长笑三声,高呼“天佑大乾”后,方才断气。

    享年――六十三岁。

    ……

    大乾六军、Divine Martial General 身死的消息,传回庆都。

    一夜间,庆都上空,愁云惨淡,百姓惶恐,如末日降临。

    有的人,甚至连夜迁出庆都,逃命去哩。

    如今北面与西面已无敌军,六军顺着东西方向,且占且退。

    看似诱敌深入,实则无可奈何。

    但这个撤退路线,不得不逼得驻东王与镇南王两方行军路线重合。

    他们都在争,都在抢。

    到了此时,

    已谈不上什么奇谋神策,就是in a spurt of energy ,杀入庆都再说。

    驻东王已经疯了。

    他如一条饿极的疯狗,逮谁咬谁。

    ……

    这绵长的撤退战,一打就是两月。

    驻东王、镇南王、大乾六军,时有接触。

    三方互相消耗,一路上尸体横陈。

    沿途都是尸体,无人将其裹尸体还乡,任其流落荒野、wild beast 妖类果腹。mander 终于坐不住,率最后的守城禁军,杀出庆都。

    庆都形如空巢,无人把守。

    在Great Commander 加入后,他的battle strength ,堪比Golden Core 修士,令大乾六军缓了一口气。

    庆都被镇南王、驻东王军队团团包围,成困局之势。

    而就在此时。

    被整个玄门追杀了大半年的林一,

    再次回到庆都。

    7017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