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lly Don’t Want To Be A Calamity Chapter 94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自从上次Yi Lin 偷偷回了一趟庆都,将两颗皇子人头挂在city wall 上后,天启assassin 的阴霾,终于照到了这里,让寻常百姓,没事都躲在家中,不敢随意在外走动。

    天启assassin 凶名在外,越传越离谱,被传成了一位killing without blinking an eye 的Great Demon 。

    虽然这是Yi Lin 主动导致的结果,

    但Yi Lin 近期,渐渐感觉到,走在路上,似有一颗巨石压在胸口,令他呼气不畅,胸闷难受。

    他at first 以为是自己的病导致的,

    只是后来,Yi Lin 无意中抬头看天,发现自己头顶上,总是faintly discernable 地跟着一片乌云时,这让Yi Lin 隐隐明白了什么。

    “是修士所说的‘业报’,又或者说是‘天命’,更是格林口中所说的‘理’。”

    Yi Lin 恍然clear comprehension 。

    他被this world 缠住了。

    这本该是impossible 的事。

    无论他以什么方式降临,

    他在this world 掀起了多少恩仇,

    他与this world 的人,产生了多少联系,

    但他本质上,都是来自另一个world 的“apostle ”。

    apostle 们借助“希乐园”,如群狼般,穿梭时空,抵达诸界,完成任务。

    apostle 注定是过客。

    但随着Yi Lin 越来越接近vortex 中心,他开始感觉到,自己被这个“world ”所“纠缠”,有种在大势浪潮中,involuntarily 的压抑感。

    他此刻仍不明白,被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world “缠”住,将会导致什么后果。

    但如果这个后果是小希布局了五千年,只为了能拯救在现实中的亲朋好友的话,无论他最终会落得什么下场,这三次轮回结束,只要能活着回去,Yi Lin 都愿意去做,愿意去杀,愿意去尝。

    “这辈子我是注定要被天打雷劈的‘大恶人’了。”

    Yi Lin 回到庆都,看着昔日繁华,如今变成门庭冷落的街道,

自嘲一笑,隐匿身形,径直奔向Imperial Palace 。

    他此行,经过深思熟虑,想到了好几种结果。

    庆都内,

    别说是百姓,连巡城守军都无了。

    Great Qian Dynasty 背水一战,敌军即将临城,Great Commander 将剩余精锐,都拉上前线,庆都空虚,可以说完全不设防。

    现在镇南王只需派一队assassin 潜入庆都,便可轻轻松松拿下这座今朝古都。

    到了现在,前线fight at close quarters ,拿下这座古都,还有意义吗?

    其实也有。

    Yi Lin 设身处地地站在镇南王的角度上思考问题,俯瞰局势,Yi Lin 觉得,镇南王苟了那么多年,其中有一步最重要的棋,一定是落在这里。

    当然,Yi Lin 也有一步棋,是落在此处。

    最终谁能在博弈中胜出,一切,由天,看命。

    ……

    “Young Master ,好重的Monster Qi !”

    Yi Lin 肩膀上,白楚楚摸了摸鼻子,提醒道。

    虽说浓郁的Monster Qi ,让白楚楚忍不住生出难以遏制的感慨,她作为野生的妖,受高僧点化,在俗世中行走百年,也no 妖友。如今常安宫all around ,那几乎naked eye 可见的Monster Qi ,让白楚楚有种回家的感觉。

    当然,她没忘了自己的身份地位,果断当起了“妖奸”,提醒Young Master 要注意安全。

    Yi Lin 敲了肩上White Tiger 脑门一下:“废话,味儿那么呛,我都闻到了。”

    嘴上轻松,但Yi Lin 却心感疑惑。

    当初他与夏小蛮居住在常安宫附近,若淑妃真的是妖,这弥漫的Monster Qi ,绝对会顺风飘到映雪阁里,impossible 直到现在才被发现。

    还是说……另有其妖?

    于Yi Lin 停顿在常安宫不远处天空,闻及Monster Qi 、正思索“进不进”这种触及灵魂的问题时,笼罩常安宫院墙内的Monster Qi ,陡然一涨,更浓了几分。

    眼神微怔片刻,Yi Lin 随后哑然失笑:“这分明是在asking monarch to enter the urn 啊!”

    “Young Master ,可能有诈。”

    “你是妖,你怕个卵子?”

    “楚楚不怕,但楚楚是替Young Master 怕啊。”

    “将死之人,at worst 早死早轮回,我怕个屁。”

    “Young Master 洒脱。”

    白楚楚竖起大拇爪,但那幽绿虎目深处,却浮起一丝努力掩藏的哀伤。

    Yi Lin 一边笑、一边咳血,翻身落入常安宫。

    “Heavenly Sword Sect 林一,求见皇太后。”

    Yi Lin 落在空旷的院子里,supercilious ,神情平静,朗声道。

    ……

    在Yi Lin 直接杀上门、moved towards 紧闭的殿门呐喊后,没过多久,殿门“peng” 一下向两侧打开,peerless grace and elegance 、容颜未老的淑妃,徐徐从黑暗处走出。

    淑妃身边,跟着两位女子。

    一位是Yi Lin 见过的,叫菊儿。

    另一位,却长着一张猫脸,竖瞳幽幽,透着骇人cold light 。

    Yi Lin 面无表情地patted 肩上的“猫”屁股,淡然道:“楚楚,didn’t expect 在这里碰见你亲戚了。”

    老虎在生物学上属猫科,对面明显有一头猫妖,说是俩亲戚,不过分。

    白楚楚:“喵?”

    渺渺舔着森白的爪子:“meow! ”

    白楚楚:“喵喵?”

    渺渺舔爪子的动作一顿,她猛地转头朝淑妃投诉:“主上,她是假猫。”

    白楚楚:“白楚楚,虎妖,来自Azure Cow Mountain 。”

    “meow! 好端端的虎妖,装什么猫!”

    渺渺敌意上来了,她前掌着地,屁股高高撅起,两条毛茸茸的尾巴,自裙摆下摇起,赫然进入了战斗猫的姿态。

    “菊儿见过Young Master Lin 。”

    菊儿显得淡定许多,可此刻的她,却Supreme 次见面时的唯唯诺诺,反倒用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Yi Lin ,仿佛是第一次见面似地。

    淑妃柔荑在猫妖两根竖起摇曳的尾巴上轻轻抚摸,said with a smile :“渺渺,莫急,他身上并无killing intent 。”

    Yi Lin 眯了眯眼:“这你倒是小瞧我了,到了我this level ,所谓killing intent ,那是爱露就露,不爱露就不露的东西。”

    “oh?”

    淑妃淡淡扫了Yi Lin 一眼,随后侧身摆袖,示意Yi Lin 入殿:“请进。”

    ……

    ……

    Yi Lin 与肩上白楚楚对视一眼,然后便踏入殿里。

    “茶已凉,菊儿,速去换上热茶。”

    淑妃朝贴身servant girl 菊儿said with a smile 。

    Yi Lin 踏入殿中,发现桌上摆了一壶早已凉掉的茶水,Yi Lin 稍作思考,回忆自己来庆都前的路线,随后无语:“我本以为四面间谍都已经很离谱了,didn’t expect 凤Azure Phoenix 居然是你的人。”

    淑妃表情恬静,怡然依靠在特制的摇摇椅上,轻轻晃动。hearing this ,淑妃先是nodded ,但又很快摇头,解释道:“凤Azure Phoenix 忠于先帝,倾慕先帝,她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完成先帝的遗愿。她并不知道哀家真正的身份。”

    Yi Lin 盯着淑妃轻轻抚摸着肚皮的手,那肚皮平平如也,不像是怀胎的样子, 但这动作,若说里面没东西,Yi Lin 还真不信。

    淑妃似乎看透了Yi Lin 的想法,她没等Yi Lin 问,slightly smiled ,主动说道:“先帝与哀家,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不瞒Young Master Lin ,先帝对于哀家而言,与其说是夫妻,不如说是无话不谈的挚友。”

    上次谈话,淑妃称呼Yi Lin 为“上仙”,此次,称呼Yi Lin 为“Young Master Lin ”,这微妙却明显的变化,显然是摊牌了。

    自从进入主殿后,Yi Lin 闻着all around 的Monster Qi ,同时也分辨着淑妃身上传来的气息,眉头先皱再松,松了又皱。显然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Yi Lin 的大脑飞速转动,经历了许多次“建立假设、推演、求证、推翻结论、重新建立假设……”的思考过程。

    须臾后,

    Yi Lin 看着那张绝美的脸上,一直维持着优雅微笑的淑妃,轻叹一声: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7017k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