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lly Don’t Want To Be A Calamity Chapter 94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Young Master Lin 有话不妨直说。”

    淑妃said with a smile 。

    “那我就明说了,”Yi Lin nodded ,直视对方眼睛:“我前段时间,抽空查阅了East Victory Divine Continent ,历代九朝留下的历史,不敢说字字不忘,但起码能倒背如流,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渺渺、菊儿、白楚楚:“?”

    “当然,这些历史记载,表面上看起来没有问题,但很遗憾,我林一恰好对阵术一道,颇有心得。我无意中,从中发现了一件颇有意思的事。”

    “East Victory Divine Continent 十朝的都城,也就是包括如今的庆都内,这十朝都城,恰好坐落在Divine Continent 大地,十个关键的位置,这十个位置,隐藏着某种Formation 独有的规律。”

    “其中,大俪王朝的前古都,正好就是镇南王的景南城前身。”

    “十朝古都,同为formation eye ,历经十朝更替、Human Race 兴衰、战火延绵,如果将十个朝代的兴衰,与十个都城的位置连在一起,便组成了一个大阵。一个跨越五千年光阴,地域覆盖了整片continent 的super array 。”

    “游历十朝都城、并发现了这个Formation 的规律后,我重新将记忆中的前朝历史,one after another 翻出,与我的发现相互印证。嘿,阿邓说得好,韶华易逝,唯知识永恒。说来巧了,从史书中,我顺便又察觉到另一件怪事。”

    “怎么怪呢?这事说来话长,我便长话短说好了。在两千年前,有一个因‘宦官内乱’而覆灭的朝代,叫大沛王朝,而关于这个王朝的历史里,大部分都缺失了,细节处语焉不详,其中有一部分‘沛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冶史’,因为有趣,我多看了两眼,”

    “大沛王朝的亡国之君,生前有一位十分宠爱的妃子,史书上对那位妃子的记载,只有一个字,叫‘牡’。史书上有寥寥几笔:‘牡罹疾甚,请良医九十九,医不能,皆叹离;王者怒,通杀之,抛尸嗟狗,狗饱食身亡’。”

    “我后来顺路去沛朝的帝王冢一探,发现大沛的所有Imperial Family 宗亲、嫔妃皇后,都留有墓碑,再不济也会在族谱上留下了名字。惟独这位通篇大沛正史里,只出现过一个字的‘牡’妃,没有在大沛帝王冢里留下半点痕迹。”

    “就像是有人故意将这个名字,从历史上抹去了。”

    Yi Lin 这段时间,看似在旅游,实则是在调查。

    调查他所发现的事。

    这其中涉及的格局,让Yi Lin 越查越心惊。

    随后,兜兜转转,当Yi Lin 蓦然回首,发现是淑妃将他卖了时,他将所有的一切重新串联在一块,得出了一个terrifying 的结论。

    他看着淑妃那平静的眸子,took a deep breath ,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推测,有那么一个‘女人’,我tentatively 将其称为‘女人’。她活了很久、很久、很久。她一直在谋划着某件事,甚至不惜变幻身份,游走在十朝的历史中,她迷惑帝王、干涉朝政、甚至一手导演了每一代王朝的覆灭,还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定下了下一代王朝的都城所在。”

    “这个女人,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主导了王朝的兴起,又亲手导演了一个个王朝的覆灭。”

    “为什么呢?”

    “我一直很奇怪,这个女人,很有可能不是人的‘女人’,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直到我今天见了你,似乎有了答案,但又好像没有答案。因为这个答案,对我而言,太unimaginable ,也无法理解。”

    说到这里,Yi Lin 死死地盯着淑妃那平坦的肚皮,喃喃自语:“真有女人会因为不孕,而作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么?”

    “puchi 。”

    Yi Lin 最后一句话,将淑妃逗笑。

    她笑得lovable body 直颤,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病态的红润。

    笑了一会,淑妃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哀家已经好多年没有试过这般畅快了,五千年来,你是第一个,在哀家面前将哀家的‘故事’说出来的‘人’。真不愧是‘outsider ’呢。”

    oh la la ――

    Yi Lin 先是猛地一愣,然后eyes shrank ,站起来,身形暴退,将身后的屏风撞成碎片。

    ……

    ……

    七月七。

    阴绵细雨,如孤怨女子,哀泣不止。

    驻东王疯狗军,在经历了日间的三方试探后,竟趁夜深,向镇南王军队发起强袭。

    在他看来,夏小蛮如今在大乾军一方,隐隐有了“大乾第一女将”的架势,但大乾Crown Princess ,再如何善战,也威胁不到驻东王争夺那Human Sovereign 宝座。

    将,终归是将,难以成君。

    真正的明君,是能坐拥magnificent army with thousands of men and horses 、聚拢能人悍将、于帐中谈笑风生、笑看云起云落,这样才有帝王的逼格。

    像夏小蛮这般,身为Golden Core 修士,不知廉耻,亲自冲杀在前,不足为惧。

    再能冲杀又如何,还不是一位将领?

    驻东王只需将镇南王灭了,再杀了投靠镇南王的当Imperial Emperor 夏基盛。完成了“弑帝壮举”的驻东王,便是最合格的“反贼”。

    驻东王的格局,随着Eldest Prince 的死,反倒扩大了一倍有余。

    他不再纠结于如何“名正言顺”地让大乾国主易主,他如今所做的,就是要彻底推翻大乾,创建一个全新的王朝。

    ――大东王朝!

    这将是East Victory Divine Continent 历史记载上,11th 个和平鼎盛的王朝!

    平原上,月芒如洗。

    擦净的Battle Armor ,熠熠生辉。

    驻东王大军,连绵成野,反射的光辉如一条星辰长河。

    “杀!”

    “杀!”

    “杀!”

    ……

    对面。

    镇南王军,

    军营帐中。

    镇南王夏星尘,却没有入睡。

    他与Clay Bodhisattva 二人,独处帐中。

    两人共饮,畅谈未来。

    “来了。”

    桌上,茶香袅袅,镇南王早料到驻东王这条疯狗憋不住,当晚来袭,所以没睡。

    “驻东王不足为惧。”

    镇南王道。

    “王爷担心的,仍是那林一?”

    Clay Bodhisattva 笑眯眯地反问一句。

    “hehe 。”

    镇南王笑而不语,轻啖香茗,看似成足在胸。

    “也是,”Clay Bodhisattva 轻抿一口:“如今天下间,Eldest Prince 、Second Prince 已死,夏基盛羸弱难扶,difficult to become a capable person 。如今驻东王自行作死,掀起反贼大旗,而南王爷只需平定这场‘叛乱’,再找个理由让夏基盛驾崩,那么,这天下,唾手可得。”

    “就怕林一也成了疯狗,像驻东王这般,乱咬人。”镇南王道。

    “可惜了林一这innate talent genius ,年纪轻轻有此cultivation base ,堪称天赐。只可惜林一如今锋芒太盛,杀孽缠身,又身怀重宝,哪怕他乖乖交出empress 遗宝,也难辞其咎。就怕林一明知自己必死,无论如何也想办法,拉王爷下水,一同共赴Yellow Springs ,双……双去世。”

    Clay Bodhisattva normally 里溜嘴惯了,差点把“双宿双飞”说出口。

    “本王现在,倒是盼着林一前来刺杀。”

    镇南王两眼中,迸发出熠熠精芒,在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徐徐取出一个空杯,斟满一杯香茗,向身旁一推:“Old Mister 请用茶。”

    Clay Bodhisattva :“?”

    他刚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除了他们二人外,便再无其他人的帐中,忽然响起了第三人的声音。

    “南王爷倒是客气。”

    一只枯老的手,伴随着乐呵的笑声,从Clay Bodhisattva 身后伸出,端起茶杯。

    唰。

    Clay Bodhisattva 在刹那间,便流了一额的冷汗,头皮发麻,让他整个人如浸泡在冰水之中,自caudal vertebrae 冻到top of the head 。

    是谁?

    是谁能无声无息,来到军帐中?

    听镇南王的口气,并不是那天启assassin 林一。

    而是另有其人。

    那人一直在自己身后?

    “小子莫慌,”在Clay Bodhisattva 身后,传来“嘘嘘”地喝茶声,一只手轻轻patted Clay Bodhisattva 的肩膀,身后那人said with a smile :“说起来,old man 年轻时,与你家长辈,has several points of 浅薄交情,你家长辈能一手创立Bodhisattva 楼,背后也承了魔罗殿几分恩情,牵来扯去,你也不必惧怕,Bodhisattva 楼与魔罗殿,指不上还有半分亲戚关系叻。”

    魔罗殿!

    竟然是魔罗殿?

    Clay Bodhisattva 冷静下来,转头时,脖颈太过僵硬,发出ka ka 的响声。

    只见站在他背后,是一位穿着朴素麻衣的老者,在他肩上,还搭着一块用来擦手的污布,看起来就跟街边走卒似地,没有半点逼格。可正是这么一个old man ,却带给Clay Bodhisattva 前所未有的压力。

    在与老者对上眼的瞬间,Clay Bodhisattva 浑身一震,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双膝跪下:“后辈Clay Bodhisattva ,见过senior 。”

    “今夜, 一切将尘埃落定,你们的人呐,动手可要轻手点,莫要吵醒了我铺中的乖女儿。”

    Clay Bodhisattva 用力nodded 。

    同时,他用sound transmission ,赶紧叮嘱下属等会在庆都动手时,千万别发出太响的声音。

    难怪镇南王如此淡定,今夜不再蹲茅厕,而是安坐在帐中,品茶吹牛逼。

    原来,是有高人相助!

    Clay Bodhisattva 几乎不用想,像这位老者这般cultivation base ,是绝不会贪图俗世的富贵,或是沾点Human Sovereign 命格的福分什么的。

    他能来此相助,目的很显然,

    就是为了林一!

    准确来说,是为了林一身上的……empress 遗宝!

    林一,只要来了,必死无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