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lly Don’t Want To Be A Calamity Chapter 94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如今大乾江山,wind and rain 飘摇,岌岌可危。

    虽说征北王与平西王狗咬狗,二王死斗,最终以平西王身死、征北王躲于西域关外落幕,

    但如今驻东王拉起“反贼”大旗,摊牌杀向庆都;镇南Wang Bing 强马壮、于幕后指点江山,两方军队,已杀至庆都several hundred li 外,这trifling several hundred li ,一夜奔袭,便可杀入庆都。

    而今夜,

    前方战报传,

    镇南王、驻东王,与大乾军队,与庆都外交战。

    庆都内。

    万家灯火熄灭,街道上空无一人。

    one after another 漆黑的silhouette ,迅速地从city wall 上落下。他们仅在黑暗处驻足片刻,便有序地分散、沿着屋角墙垣,匿踪前进,看那行走间的动作与姿态,非常专业。

    他们走路时没有声儿,喘气时不带雾,杀人时没有情。

    他们,是听命于镇南王,也是隶属于Clay Bodhisattva 的assassin 。

    他们,来自Bodhisattva 楼。

    今夜,他们将执行Clay Bodhisattva 给予的最后一件单子。

    只需完成了这个“最后订单”,他们便可安逸地选一处僻静地,静候黎明。

    当太阳再次升起时,江山易主,他们也不再是隐匿于黑暗中的渣滓,而是能just and honorable 、行走于光明底下的富商、Young Master 、高官、权臣!

    在这席卷大乾的乱世vortex 中,谁都有梦想,谁都是为了未来,为了一个更好的未来。

    ……

    ……

    “要结束了。”

    Yi Lin 在常安宫院中,看着无星无月无光的夜,黑蒙蒙的天如盖了一个顶,在黑暗中,Yi Lin 伸手不见五指。

    “镇南王可真会选日子。”

    Yi Lin laughed ,肩上伏着白楚楚。

    他掰着指头,

在细数,数一数在这最后的最后,他是否遗漏了什么。

    “一、二、三、四……”

    Yi Lin little by little 地数着,

    忽然,他回头对那紧闭的常安宫大门,笑着问了一句:“还有一件事我不明。”

    “但言无妨。”

    屋内传出淑妃那温柔的声音。

    “枯叶禅师的死,与你有无关系?”

    屋内沉默半响。

    在沉默后,淑妃的声音传出:“枯叶Master ,他得知了‘Heavenly Book ’存在后,恳请哀家借Heavenly Book 给他一用。”

    “你借了?”

    “自然。”

    “那他看见了什么?”

    “哀家不知。”屋内淑妃轻叹:“但他的死,不是任何人所为,而是他的命。”

    Yi Lin 回头,看着那薄薄的纸窗,目光似要穿透薄纸,看穿屋内人的神情。

    “对了,我有一个秘密,估计你会感兴趣的。”

    在须臾后,Yi Lin 并没有继续在枯叶禅师的死因上纠结,而是移开目光,不知有意无意,留下一句。

    “oh?”

    “我临死前再告诉你。”

    Yi Lin 取出滑板,喷射上天,转眼便隐于黑暗中。

    ……

    在Yi Lin 离开后。

    屋内传出淑妃的叹息声:“好一位痴情的Human Race 儿郎。”

    她似乎误会了什么。

    但这不要紧,误会了就误会了。

    哪怕Yi Lin 听见了这句话,估计也不会费神去解释。

    “主上吖,”

    正在帮淑妃锤肩膀的渺渺,歪着脑袋问:“什么是痴情?”

    淑妃解释:“就是……一往情深。”

    “那什么是一往情深?”

    “……你莫要再问了。”

    “好吧。”

    渺渺闷闷不乐地撅起猫嘴。

    她有种自己笨笨的错觉。

    “pa 。”

    就在此时。

    屋外,

    传出近乎耳不可闻的响声。

    若淑妃与屋内两位servant girl ,都是ordinary person ,这比风吹树叶还要轻微的声音,断然impossible 被屋内的“ordinary person ”给察觉到。

    今夜,

    庆都注定不会寂寞。

    当年,

    镇南王与淑妃做了一个交易。

    一个,足以Changing the Heaven and Switching the Earth 的交易,

    让这天下换一个主儿的交易。

    只是事到临头,镇南王不想干了,选择做主动的那方,将交易取消。

    那么如何取消交易呢?

    很简单啊,把交易的其中一方杀了,那交易便自然而然地取消了。

    虽说Great Commander 调离了庆都。

    可镇南王担心,淑妃身边,另有高人相助。

    于是,为求万无一失,他此次派去庆都、亲自动手刺杀皇太后淑妃的,是楼主级别的assassin 。

    十二楼……楼主!

    十二位black clothed person ,落在院子里。

    ……

    “主上,好饿啊。”

    渺渺朝外看了一眼,幽幽兽瞳,发出绿光。

    菊儿啜着食指,眼巴巴地看着自patriarch 上,似乎想问与渺渺同样的问题。

    淑妃slightly smiled :“去吧,轻点。”

    “可别……吵到小太一了哦。”

    “我能吃吗?”

    菊儿面露病态,嘴角流下晶莹的唾液。

    “可。”

    渺渺与菊儿,欢天喜地地推开门,朝门外十二位楼主杀了出去。

    ……

    ……

    大乾庆都。

    武将都在城外,死战坚守。

    一位位assassin ,针对最后的一份名单,针对最后的文官,进行降维打击。

    文官们都是纯粹的文官,手无缚鸡之力。

    他们Bodhisattva 楼的assassin ,用来刺杀毫无battle strength 的文官,别说是万无一失了,压根连半点悬念都没有。

    一位位assassin 潜入文官家中,

    文官朝臣,在他们的房间内,hu hu 大睡。

    “睡得挺香的啊。”

    其中,

    一位assassin ,来到右丞相的房内。

    森严的防卫,对于Bodhisattva 楼的assassin 而言,形同虚设。

    assassin 掀开高档幔帐,里面有一人,裹着被子,发出悠长的呼吸。

    一刀落下,滚烫的blood dyed 红被单。

    在确认被窝里的“右丞相”彻底没了呼吸后,assassin 这才简单收拾现场,飘然离开,假装自己从未来过。

    a killing blade 一人,十里不留行。

    就是如此潇洒且专业。

    他们受过专业的培训,无论碰到任何意外,will not 惊慌。

    even more how ,今夜没有任何意外,顺利得令人unimaginable 。

    这是镇南王落下的最后一步棋。

    类似的事情,在庆都的各个角落发生。

    ……

    ……

    “杀!”

    三军与平原上冲锋,进行混战。

    漆黑的夜,Sun and Moon lost radiance 。

    镇南王的三十万大军,如同洪水猛兽,拉开战线后,吞噬一切。

    与镇南王的大军相比,

    驻东王与大乾六军两方,哪怕是加起来、联合在一块,也不够镇南王吃的。

    半时辰后。

    平原上尸体无数,大乾六军节节败退。

    Great Commander 率领军队,看着头顶上的天空,冲杀在前方,在他一刀挥出,纵横的blade glow 将身前一条直线上的dozens 南王军骑兵,连人带马一同砍成两半后,Great Commander face sank like water ,没有恋战,发出撤退指令。

    退退退!

    “no! ”

    在神武Old General 死后,夏小蛮受命暂替Divine Martial General 一职,在Great Commander 发出撤退命令后,夏小蛮一剑荡出,漫天冰霜落下,她逼退战线后,飘身来到Great Commander 面前:“国破家亡时,我们怎能撤退!”

    Great Commander shouted in a deep voice :“军令如山!”

    “no! ”夏小蛮并不是耍脾气,事实上两年的军旅生活,让她成长了不少,她再也不是昔日那只会蛮缠胡搅的Crown Princess 了。夏小蛮随手抹掉脸上尚未干涸的血迹,用力摇头:“Lord Commander ,如今东王与南王二人互相牵制,只有在混战当中,借东王军的军力牵制南王军,我们大乾才有a glimmer of survival !”

    “军令如山!我说……撤退!”

    Great Commander coldly shouted ,运气凌空,声音在军中远远传出several hundred meters 。

    夏小蛮与Great Commander 僵持片刻,夏小蛮虽然仍想坚持自己的想法,但在战场上,官高Level 1 压死人,Great Commander 是六军统领,从军衔上来说,比夏小蛮高了Level 1 。他说的话更有分量。

    当Great Commander 的命令借助旗令与号角声传下时,苦战的大乾军士更是失去了fighting intent ,纷纷掉头,向庆都方向撤离。

    夏小蛮居高临下, 看着soldiers mutiny and troops rebel 、无序撤退的大乾军队,她茫然地看着身下如蚂蚁群般的士兵,忽然生出一种“大势已去”的错觉。

    就在此时。

    一道bright radiance ,撕裂了无边的夜。

    剧烈的震动,让战场上的精兵悍将,人仰马翻。

    沙尘滚滚,在光束的尽头扬起数十米。

    那是一束光。

    一束毁灭的光。

    在光的尽头,

    Yi Lin 披上“天启assassin ”的马甲,手持一杆两米长的“歼月炮”,炮管口冒着azure 的烟。

    “我来了。”

    在瞬间absolute silence 的战场上,in the sky 那个瘦弱的silhouette ,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