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lly Don’t Want To Be A Calamity Chapter 94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是天启assassin !”

    “Ahhhhhhh !”

    “救命啊!!!”

    “我要回家!回家!”

    歼月炮撕裂大地。

    光束所经之处,在地面上留下了几里长的沟壑。

    沟壑中尸首焦黑,在这一炮的formidable power 下,瞬间被焚烧成渣!

    恐怖如斯!

    天启assassin 的出场,永远伴随着“恐惧”、“震惊”、“杀戮”等负面词汇。

    当那束光撕裂战场时,无论是东王军,还是南王军,两方纠缠在一块的军队,都有成百上千的人,死于这一炮下。

    惟独提前撤退的大乾军队,幸免于难。

    “退退退!quickly retreat! ”

    一看见天启assassin 来了,大乾军队撤退的速度更快。

    “Senior Brother !”

    如今林一的身份,天下皆知,夏小蛮也不装了,朝in the sky 高呼“Senior Brother ”二字。

    Golden Core 修士的cultivation base ,足以让声音如扩音器般传遍战场,可偏偏听见了夏小蛮呼唤的林一,却似没听见Junior Sister 的呼唤似地,在开出一炮后,脚踏喷射滑板,向东王军与南王军两军鏖战的正中央落去。

    “别冲动!”

    Great Commander 一看夏小蛮准备原地起飞,去找自己心心念念的Senior Brother ,Great Commander 当下便coldly snorted ,对夏小蛮说道:“他已经不是Princess 您的Senior Brother 了!”

    “你几个意思!”

    夏小蛮一听便怒了,怒火炸膛,Great Commander 可以凶她,可以骂她,但绝不能说她Senior Brother 半句不是。

    无论Senior Brother 做了什么,杀了多少人,夏小蛮心里一直都坚信,林一Senior Brother 这么做,一定有着他的道理,有着他的苦衷,有着他的目的。

    两年间,夏小蛮疲于征战四方,与Yi Lin 联系极少。

    但夏小蛮心里很清楚,

Senior Brother 一直都以天启assassin 的身份,在暗中帮她,帮她守住younger brother 夏基盛的江山。

    “pa !”

    Great Commander 目如铜铃,声音铿锵似铁,充满了毋庸置疑的力量,他那蒲扇大的手掌,猛地按在夏小蛮的肩甲上,用力之大,令夏小蛮刚飘离地面的双足,唰地一下被按入土中,入土三分。

    Great Commander 用满是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夏小蛮那慌乱、彷徨的眸子,如wild beast 低吼般,不知是愤怒、激动,还是夹杂着其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总之,Great Commander 的下一句话,让夏小蛮目瞪口呆,浑身一震。

    Great Commander 道:

    “你难道要……践踏一个男人的决意吗!!快走!!”

    ……

    在大约半年前。

    Great Commander 如往常般,

    在庆都军营中,训练士兵,练习排兵布阵。

    结束一天的锻炼,Great Commander 提着刀,回到自己军帐内。

    谁也不知道的是,当Great Commander 刚拉下帐帘,便拔出刀,刀风灭去账内烛火,遥pointed finger towards 着军帐一角,那摇曳的阴影。

    “hmph ,何方鼠辈,藏头露尾!”

    “抱歉,用这种方式与你见面,也许你听说过我的名字,风评略差,但这不重要,我相信我们会有一次愉快的谈话。”

    一位面容枯瘦、肤色苍白的男人,诡异地从阴影中浮现。

    ……

    “你难道要践踏一个男人的决意吗!”

    Great Commander 低喝着,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压住夏小蛮。

    “你……”

    看着一向铁Xue Wuqing 的Great Commander ,那满是血丝的眼中,露出那种罕见的复杂表情,夏小蛮猛地一愣,隐约明白了什么。

    “好!”

    夏小蛮仿佛懂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Senior Brother !

    讨厌!

    怎么你和Great Commander 偷偷串通好了,都不和我说呢!

    夏小蛮脑补了Senior Brother 许多计划。

    但此刻时间仓促,夏小蛮也不敢多问,选择相信Great Commander 与Senior Brother ,指挥残余大乾军队,向庆都方向撤退。

    ……

    ……

    “重点是把控spirit energy value 的消耗……”

    “还有……呼吸。”

    在in midair ,Yi Lin 默默自语,运转“风身”。

    云体风身术,是目前Yi Lin 最适合在战场上使用的body protection 技能……之一。

    这个技能,有其中一半,是经过了希乐园规则转化,能消耗“spirit energy value ”施展的技能,而另一半“云体”,却是Yi Lin 的Lin Family 家传cultivation technique 。

    Yi Lin 将这个cultivation technique ,或者说是这个技能完善后,已经成为了独属于自己的强化,消耗Spiritual Qi 去运转也行,消耗spirit energy value 去运转也可以。

    问题不大。

    呼啸的风在Yi Lin 身边环绕,当他轰然落在战场中央时,all around 铁甲精兵,被吹飞了一大片。

    一个落地,便清出了一片诺大空地,人仰马翻的士兵们,无论是南王军、或是东王军,都惊骇地看着落在战场中央那个传说中的男人,那诡异的面具带来的威慑力,比传说中更为terrifying 。

    这Great Demon 只瞟了一眼,便令十万士兵双腿发软,牙齿打颤,心中难以生出丝毫fighting intent 来。

    “魅力值低的好处终于体现出来了。”

    Yi Lin 透过面甲,目光one after another 落在那些年轻的士兵脸上,与他们的双眼短暂接触。一瞬间的眼神交汇,令Yi Lin 明白了他们的想法,也切身处地地理解到,自己此刻,在他们眼中,是如同洪水猛兽般的monster 。

    是一只无情的杀人monster 。

    “Young Master ,楚楚要出手吗?”

    白楚楚一看自家Young Master 被十万士兵包围,当然也可以反过来说是Young Master 包围了十万士兵――无论是谁包围了谁,白楚楚一看形势不对,便有些慌乱地立在Yi Lin 肩头,问Young Master 是否需要自己出手。

    “不用,你别忘了自己的任务。”

    Yi Lin patted 猫屁股,slightly smiled ,随后那杆用来开场的歼月炮,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林一“啵”地一下将歼月炮从中间掰成两瓣,两把跨时代的左轮手枪出现在林一手中。

    当然,此刻林一手中,哪怕是捏着一个芭比娃娃,也足够有威慑力。当两把左轮手枪亮相时,不少士兵嘴里高呼着“天启assassin 亮Magical Artifact ”云云,抛下手中的兵器,掉头就跑。

    “漫游武装!”

    “灵能子弹上膛!”

    “乱射!”

    “peng~ peng~ peng~ peng~ ――”

    Yi Lin 脚下如踩着滑板,身姿轻柔如燕,滑入军阵中。两把手枪分别喷吐出耀眼的火舌,在漆黑夜里,如璀璨的firefly 消逝般,熠熠夺目。

    “hmph! ”

    “林一,交出empress 遗宝!”

    当林一亲自下场时,两军阵中,一直在划水苦等林一出场的修士,自然忍不住了,高高飞起,豁然出手。

    转眼间,上百位不知来自何方的修士,有正道,有Demon Sect ,一边是为了“enforce Justice on behalf of the Heaven ”,一边是为了“murdering to seize the treasures ”,两种completely different 的理由,在此刻却酝酿出同一种结果。

    那就是……杀了林一!

    “小心他那些会炸的Flying Sword !”

    “小心他took out empress 遗宝!”

    “hmph ,empress 遗宝消耗巨大,岂是说用就用!”

    修士们各怀心思,看似很给力,却没有很给力。在murdering to seize the treasures 这个所有人attractive spectacle 的环节里,谁也不想成为悲剧的炮灰,大家都想成为补刀的那名幸运儿,希望从林一的尸首中,摸出心心念念的empress 遗宝。

    至于得到empress 遗宝后,如何离开此处,就不是他们现在所能考虑的范围了。

    面对从高空袭来的一numerous cultivators ,他们这半年来,追着Yi Lin 的屁股跑了大半年,甚至追出了感情来。Yi Lin 一看谁谁谁的动作,大约便认出,这人他在某一天,曾用多少把Flying Sword 炸过而侥幸不死。

    如今一看到old acquaintance 杀来,Yi Lin 不慌不忙地朝前extend the hand ,五指微曲。

    “小心!”

    “他要施展爆炸术法了!”

    “大家散开!”

    “莫要留底牌, took out 保命底牌!”

    “留得青山在,莫怕无遗宝!”

    当修士同时出手时,外围的士兵早已被眼前terrifying 的场景吓傻了。这帮修士,normally 里风里来云里去的,几年都未必能碰上一位。如今为了这个林一,竟齐聚于战场上,俨然是将林一当成了玄门界的Great Demon 来刷。

    不同颜色的护体法光亮起,七彩华光在黑夜里,如彩虹般耀眼。所有人都自觉用上了保命的底牌,不敢在这恶獠面前大意,若被林一这獠,一个照面炸了,若是炸死了还好,算是玄门烈士,若是炸不死,炸个covered in dirt 的,以后在圈子里,可真没脸见人了。

    “夜魇!”

    轰隆隆――

    让众人didn’t expect 的是,林一这伸手,放的却不是爆炸术法。在林一身后,诡异的流光一块块汇聚成一具高大的铁甲,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排气管的颤动,久违的赛博坦绅士,跨界而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