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Really Don’t Want To Be A Calamity Chapter 94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镇南王军营。

    夏星尘、Clay Bodhisattva 、Old Mister ,三人品着茶。

    Clay Bodhisattva 感觉很紧张,大气都不敢出。

    这位Old Mister ,带给他的压力非比寻常,粗略估计,cultivation base 上至少高了他一个great realm 。

    他俨然已是Nascent Soul Realm 修士,再高一个、或两个great realm ,那是什么?

    Astral Projection Stage ?

    Divided Spirit Stage ?

    甚至……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Stage ?

    嘶……

    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Stage 修士?

    在如今的世道里,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Stage 修士,都能称之为半仙了!

    只差半脚,便可飞升成仙的半仙!

    半步immortal 啊!

    真正的仙,那是七绝empress 的realm ,睥睨天下,无人能敌。

    而自七绝empress 后,immortal 绝迹,无人可顺利飞升,那么半仙,也顺势成为了无敌。

    远处。

    哀嚎声、爆炸声、兵刃交击声、厮杀声,不绝于耳。

    忽然,

    声音停了一瞬。

    镇南王摇杯盏的动作猛地一顿,杯中茶水,因突然停止晃动而荡出了一圈圈涟漪。

    “他来了。”

    Old Mister 眯着眼睛,道。

    Clay Bodhisattva 拱手道:“莫非那林一,还要劳烦Old Mister 出手?”

    “不,trifling 林一,不足为惧。old man 惧的,是他怀有的empress 遗宝。”Old Mister hehe 一笑,看似并不在意说出自己“惧怕”之物,他缓缓起身,那佝偻的背脊,一点点伸直,发出啪啪的脆响:“三千年前,Old Zhang 魔一人一枪,受正Demon Buddha 三道敌视,最终身陨黑风沙海。而据我宗内dísciple 所言,林一手持的那件empress 遗宝,便是Old Zhang 魔当年的那杆宝枪。”

    “嘶――”

    Clay Bodhisattva 吸气。

    “old man 便活动活动筋骨,将宝枪取回罢。”

    Old Mister 微微笑着,抬腿便往军帐外走。

    可就在Old Mister 即将踏出军帐时,他脸上的皱纹忽然紧缩,Old Mister 那浑浊的老眼深处,闪过一丝疑惑,忍不住抬头looked towards 上方,噤声道:“这凌霄sword intent ……莫非到了这种地步,Heavenly Sword Sect 还要保他?”

    ……

    ……

    同时。

    庆都内。

    万家华灯熄灭,城内一片漆黑。

    “好多的老鼠,聒噪。”

    包子铺老妇,好不容易等得干女儿秀儿熟睡,她顺手在包子铺中布下种种禁制,保秀儿平安后,这才缓缓踏出铺面。

    只见老妇一边走,五指指节寸寸暴涨,竟由一对瘦小巴掌,涨成如steel essence 浇筑的武器般狰狞的五爪。

    只见老妇指节活动间,那双手隐隐有雷鸣声响起。

    “见过雷护法。”

    在铺外等了一夜的黎芊芊,终于等到雷护法走出,立即迎上,不敢耽搁。

    她心里其实也很纳闷,这些日子,她亲眼看着风雷护法二人,将那普通的俗世little girl ,当成了亲女儿来看待,甚至将自己毕生所学明里暗中教给了秀儿。这让黎芊芊眼热不已,恨不得自己取代了秀儿,自己去当风雷护法的干女儿。

    别说是当风雷护法的干女儿了,就算是当亲女儿,黎芊芊心里也是一万个乐意。

    同样是人,偏偏怎得就不同命呢!

    黎芊芊心中叹息,上前禀报:“雷护法,前方dísciple 传回消息,林一出现在several hundred li 外的战场上,正在大肆屠杀。”

    “啧,那林一,可惜了一颗好苗子。”

    雷护法老妇,哑着嗓子chuckled 着,笑声阴森无情,令人心寒。

    黎芊芊是魔罗殿资深dísciple ,深谐Demon Sect senior 的脾性,雷护法这么说,说明是打算对林一出手了。

    “为什么?”

    黎芊芊瞪了瞪眼,忍不住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在她看来,这般dísciple ,哪怕是间谍,身份一旦暴露,能保则保,日后指不定能为魔罗殿里增加一位得力干将。

    这般innate talent ,怎么说弃就弃了呢?

    不应该啊!

    “愚蠢!”

    雷护法忽然loudly shouted ,声音有如thunder ,在黎芊芊耳边炸响。

    “嗡――”

    黎芊芊只觉眼前金星直冒,头晕目眩。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时,滚烫湿滑的鲜血从她双耳淌下,打湿了她的雪白脖颈。

    只是一声怒喝便有此等formidable power ……

    黎芊芊心中大骇,亡魂直冒,吓得立即跪在地上:“dísciple 愚蠢!请雷护法恕罪!”

    “hmph ,虽说Heavenly Sword Sect 那位,已是an arrow at the end of its flight ,但她手执empress 遗宝,哪怕是an arrow at the end of its flight ,也能弹指间,湮灭山河。她的实力deep and unmeasurable ,绝不能轻视。而如今,魔罗大人有要事在身,正在secluded cultivation comprehend Supreme Treasure ,若非如此,又怎么会在千年前,与阎浮洲、Heavenly Sword Sect 一同,制定那可笑的约定。”

    “Supreme Treasure ……”

    黎芊芊可是第一次听说这些许多年前的秘辛,她刚subconsciously 地复述两个字,便吓得赶紧闭上了嘴巴,低下头,当自己没听见。

    “hmph ,所以,若是林一不作出这般事,old man 说不定还真以为林一就是多年前魔罗打入Heavenly Sword Sect 的那位。可但林一作出这般事迹后,old man 便认为,可能甚微。若那人真是林一,怎么容忍自己沦落至如今不堪的境地。”

    黎芊芊一听,明白了,觉得脸蛋又红又烫。

    雷护法言下之意,分明是认为,林一压根就不是魔罗殿的人。那这问题就来了,如果林一不是,那她当初跟着林一离Opening Heaven Sword 门,在暴露后,主动离Opening Heaven Sword 门让自己间谍身份实锤,岂不是锤了个寂寞?

    这样一来,魔罗殿里的长辈,会不会以“办事不力”的缘由降罪于她?

    想到这里,黎芊芊心中又气又恨又惧,伏在地上的lovable body 微微颤抖。

    “hmph ,这也不怪你,那林一cunning 多端,兴许当初在黑风沙海Celestial Grotto 内对朝如霜出手,便是为了夺取empress 遗宝,didn’t expect 会令你误会。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坏事,empress 遗宝在他手中,总比在Heavenly Sword Sect 那位手中要好上百倍。”

    一边说着,雷护法right hand 一托,隔空将黎芊芊托起,她带着黎芊芊,飞入夜空,哑声道:“如今林一主动入瓮,我们要做的,便是在那cunning 林一逃无可逃时,抢在他人之前,回收empress 遗宝!”

    old woman 话中所言,分明是认为,林一当年从黑风沙海中寻得的诛仙枪,是她魔罗殿的宝贝,如今不过是物归原主罢!

    ……

    ……

    战场中央通往庆都沿途,

    Imperial Court 军队,grandiose 地撤退。

    Great Commander 与林一的密会,除他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否则就不能称之为“密会”了。

    大乾军士,包括其余五将在内,都以为林一是killing without blinking an eye 的Great Demon 。

    麾下士兵们,生平第一次打心底觉得,这次撤退是如此明智的一次决定。

    夏小蛮骑着战马,紧随大军,十步一回头。

    她认为,林一Senior Brother 是想要以身犯险,尽歼来敌,所以与Great Commander 密会协商,在关键时撤退,好让大乾军队保留实力,必要时杀一个sudden thrust 。

    最起码,此刻的夏小蛮是如此认为的。

    按理说,这也像是林一Senior Brother 能够想出的点子。

    林一Senior Brother 的想法,总比她高那么一小层。

    ……

    战场中央。

    林一化身恶魔,杀人无数。

    一尊怪异的漆black iron armor ,背后尖刺轮胎疯狂转动,在冲杀间,将沿途士兵,撕成碎肉。

    数不清的箭矢、兵器,落在钢筋铁甲人身上,却同刮痧,除了一阵阵“咣咣”的打铁声、以及让那嗷嗷怪叫的铁甲人越发兴奋之外,便没有其他用处,这铁打了个寂寞。

    Yi Lin 丢出夜魇,在那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后,再次发动【Like a Shadow Following the Body 】与【暗影诛杀】潜入地面。

    黑夜,是属于林一的保护色。

    今夜,是属于林一的夜。

    在影子里,

    “叫你们多读书你们又不读,那么简单的‘lured the tiger away from the mountain ’都不懂?啧,没文化,真可pa! ”

    Yi Lin 化身阴影,与暗影同在,入无人之境般,长驱直入,潜入东王军腹地。

    在东王军军营里,燃起了一盏盏明亮的torch ,围成一圈。

    数百位神色紧张的士兵,举着torch ,将trembling in fear 的驻东王,以两面包夹芝士,挤在正中央。

    “驻东王啊。”

    Yi Lin 借着暗影接近,看着驻东王的眼神,如看着一具尸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