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Chen Ping 现在很想找把枪试试自己能不能扛子弹。

因为不久前他才让苏青云帮他试了试,当他运起气时,普通的冷兵器劈砍在他身上只能发出“咄咄”的声音,已经无法破防。

但他还没有自大到觉得自己可以在枪林弹雨中存活下来。

所以,对Su Family 现在的情况他还是有些忧虑的。

那个大vortex 绝不是他现在的实力可以平趟的地方。

如果能和苏father 事先沟通一下,或许会容易操作许多。

可惜他和苏青云走在共氏山林之中,几乎与世隔绝,是一点消息来源都没有。

任凭那只勤劳的小黄鸟带着路,二人花了整整十三天的时间,才终于在一处山脊上望见了整片一望无垠的cassava 田。

靠山脚的地方有条暗河从岩洞里钻出,一直流淌到cassava 田深处,不知所踪。

沿着这条河流,蓝星人修筑了许多大小不一的村庄、水车。

缓缓转动的水车让这一片田园风光看上去就是一派岁月静好。

共氏人是不会建村的,他们也不种田,山林里的肉和果实就是他们的一切生活来源。

而他们生活的寨子就修建在山林之中,随时都可以搬离舍弃。

所以,Chen Ping 和苏青云脚下的这座山脊就是共氏山林的边界了!

更明显的标志是一条高速公路在山下盘山而行,正好有个出口就在二人正对着的下方。

“哥,这是大垌山出口,前面就是垌前村,我们可算走出来了!呼!”苏青云出了一口长气,累得连欢呼都省略了。

“就是原本我们开车要走的那个出口?”

Chen Ping 倒是full of energy 着,他回想起从Song Family 集开车出发那天,实际上已经过了一整月了,好像才是不久前的事。

“不是,我们从Song Family 集过来走Western Mountain 出口更近。现在从这里回苏梅镇至少还得开半天车。”

“我们先下去找个车吧,这破马,我这辈子都不想再骑了。”苏青云在犀角马背上委屈道。

“行,你的地盘,你安排。”

Chen Ping 没问苏青云怎么找车,毕竟这里是Su Family 的地盘,苏青云的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

只是他absolutely didn’t expect ,这位Su Family Eldest Miss ,下山后直接就让四头demonic beast 堵在高速出口拦下了一辆车。

“抱歉,Su Family 青云借车一用。”

这作派,和this mountain 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山大王没什么两样。

被她逼下车的一家三口,原本看到四头巨Great Demon 兽还trembling with fear ,可听到要借他们车的人是苏青云后,车主仔细打量了她一下,整个人都变得热情起来:“Eldest Miss ,竟然真的是你?你可算回来了?”

此刻的苏青云,一身臭汗,衣物都被刮破了不少地方,看上去和共氏山林中那些野人差不多,车主没有immediately 认出来,实属寻常。

“你们是?”苏青云对这种现象倒是不意外,只是看这家人并不觉得眼熟。

“我是苏荣Auction House 的朱贵珍啊,这是我爱人,这是我女儿。”车主朱贵珍长得有些矮小,身材稍胖,一头短发显得干练,看得出来,这位女主人才是The head of the family 。

苏青云听到名字后,倒是有了些印象。

苏荣Auction House 是苏荣镇上的一家小Auction House ,这种地方的经理就纯属她不认识对方,对方认识她的那种人了。

“原来为是朱经理。”她客气道。

“Eldest Miss 要用车只管开去,用完让人帮我送回Auction House 就行了。”朱贵珍倒是很有眼力,知道苏青云肯定不认识自己,而且眼下应该是要办急事,便没有和她攀扯家常,直接就提出了让苏青云把车开走。

“对了,Eldest Miss 还需要电话吗?我这里也有!里面存了几位贵府管事的电话。”朱贵珍说着不等苏青云应声就抢回车里,从副驾驶座上拿出自己的小背包,从里面翻出一个big brother 大电话递了上来。

这么会来事的人,弄得苏青云都有些sorry 了,她讪讪道:“那可many thanks 你了。”

“客气什么?Eldest Miss 要办事就赶紧去吧。”朱贵珍还唯恐苏青云不接受自己贡献的车和电话一样催促起来。

“en. ”苏青云也知道这会儿不是墨迹的时候,她扭头对Chen Ping 道:“哥你开车,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说着便接过朱贵珍递上来的电话,向副驾车门走去。

Chen Ping 走过朱贵珍面前时,也和这个初次见面就令他印象深刻的大姐友善地nodded 。

后者同样回以微笑nodded 。

四头demonic beast 只能暂时安置在这片山林中,好在不需要Chen Ping 多做什么,只需给它们一个命令即可。

车辆启动离开后,朱贵珍的丈夫一脸疑惑不解:“没听说Eldest Miss 还有个big brother 呀?”

朱贵珍回应道:“你懂什么?这位好像还能控制那些demonic beast ,哪能是简单的人物?

Su Family 发布天价悬赏寻找Eldest Miss ,不知多少highest Bounty Hunter 都盯着这份悬赏,没点本事的人,就算把Eldest Miss 找到了,想要送回苏梅镇,只怕难于heavenly ascension 。

那个young man 肯定not simple !

唉,那笔悬赏,要是给到我们家,芳芳都可以直接退休不用工作了。”

名叫朱建芳的小女孩一双眼睛都在盯着四头奇异demonic beast 离去,听到mother 提起她的名字,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问了一句:“mother ,什么是退休呀?”

“乖乖,退休就是有好多好多钱钱,不用工作了。”朱贵珍解释道。

“我不想工作,我也不想mother 工作,我想要mother 陪我玩。”小女孩天真道。

“好,mother 陪你玩!”朱贵珍敷衍完,安排她老公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收费站借个电话,找个车来接我们。”

“希望Eldest Miss 念着这份情,往后多给点关照吧!”

Su Family 遭遇附属家族backlash 这件事,目前为止,流传的范围还不算广。

毕竟,不管是Su Family 还是Ning Family ,这件事流传出去都会名声受损。

但诸如上九家,或是家族在议会有一席之地的Great Influence ,其实都已经知道这件事。

而又如朱贵珍这样的小地方经理,还不知道Su Family 已经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

要是她消息再灵通些,肯定就不会给苏青云什么好脸色了,更不必说借车借电话这种provide timely help 的行为。

当然,要是她忍不住讥诮一下苏青云,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她会落得更惨。

所以,留在大垌山收费站附近的朱贵珍还不知道自己刚刚下注了一支风险极大,有可能让她血本无归,也有可能让她赚得钵满盆满的豪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