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于此同时,某处秘密工作室中,两个相貌憨厚的young official 并排坐在两张办公桌前紧张地盯着各自面前的四部电话和两部移动电话。

在他们身后,还有个穿着一身黑皮衣、短皮裤、长统皮靴的性感机车女郎将两条修长白皙的大长腿交叉搭在办公桌上,背靠着椅子尽力地舒展着自己的娇美的身躯,两个浑圆的半球暴露在崩紧的皮衣外,端是一幅让LSP垂涎三尺的美好景致。

可两个young official 却连头都不敢回一下。

如果Chen Ping 或苏青云出现在这里,一定能认出靠窗那个看起来目光有些走神的少年正是曾经出卖过他们的秦良毅。

毕业前后这一个多月的经历对秦良毅来说简直盖过了他十七岁的生涯中所遭遇过的所有精彩。

那天出卖完苏青云又接着被宁飞雄毁诺后,秦良毅并没有堵气离开,而是跟着宁飞雄回了Ning Family ,并在宁飞雄的安排下,在Ning Family 谋了一份差事。

当然,当不久,宁飞雄还指望他毕业之后去猎魔军历练两年,回来之后才勉强能入得了宁少的眼,算得上一个可用之人。

这会儿的秦良毅在宁飞雄眼里,也就是个打杂的。

可离猎魔军挑人还有half a month 时间,既然秦良毅愿意跟他先到Ning Family 来熟悉一下环境,宁飞雄也不至于黑着脸撵人。

当然,以秦良毅现在的资格,想在Ning Mansion 自由出入显然是impossible 的,宁飞雄根本impossible 信得过他,所以给他安排的差事就是跟着Ning Mansion 的侍卫值值班,在Ning Mansion 外围当条狗而已。

秦良毅当然也impossible 是真的被宁飞雄给收服了。

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和宁飞雄翻脸叫板的资格,离给younger sister 换肾还差四千晶,他得想办法把这笔钱找出来!

怎么找呢?

秦良毅当然知道自己把命卖了也换不来四千晶,但他还知道一个道理,想要挣钱,首先你得和有钱人混在一起。

而以他现在的名声,能够巴结得到的有钱人,除了宁飞雄,再无其他。

所以,一时的屈辱算什么?

宁飞雄要能把四千晶结给他,让他跪下叫一百声father ,他也能眼睛都不眨一下地跪下来。

可他也知道,指望宁飞雄有这种恶趣味是impossible 的。

至于指望宁飞雄良心发现?别说宁飞雄了,就连他秦良毅都已经把良心喂狗吃了。

良心this thing ,对极富或者极穷的人来说,都是无用之物。

秦良毅只想救younger sister 而已,为了younger sister ,他可以背弃this World 。

他father 是个赌鬼。酗酒、家暴,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拿出去换成晶币到赌场翻本就是他们家的日常生活。

小时候秦良毅无数次想问mother ,为什么要把他们siblings 两个生下来?你是眼有多瞎才能找到这样的烂赌鬼?

可看到那个黑瘦的女人每天带着一个个不同的男人进卧室里给他们siblings 两个挣饭钱,他就把所有的话都憋了下去。

从十岁开始,秦良毅就天天趴在家附近的Martial Practice Stage 看那些人练Demon Subduing Fist 。

他也想学。

如果能练得和那些人一样厉害,他就可以带着younger sister 远走高飞,再也不回那个家了。

不得不说,秦良毅是一个很有innate talent 的人,就这样看了两年,他就练得有模有样的了。

Martial Practice Stage 的教练是从来没有赶过他,可rich fight while the poor write ,他two weeks 都吃不上一顿肉,想要练拳,身体怎么可能跟得上?

更难的是他们两个的亲生mother ,也被father 一次酒后失手打死了。

眼见秦良毅追着梦想却越追离得越远,他younger sister 秦舒云竟隔三差五地给他弄回些肉食来。

哦,不要在意他们两个的名字是三个字,这俩名字都是秦良毅自己给取的。

对于他们这些黑户来说,名字就算取成一百个字也没有人会过问。

当时cultivation deviation 的叛逆少年秦良毅哪管younger sister 是从哪里弄来的肉?练拳就是他生命中的一切!

就这样又练了两年,十四岁的他,竟然还真练出了一点气候来,在Martial Practice Stage 里偷偷用测力仪测过一次,力量竟然已经达到了十三点!

就在秦良毅想要回家向younger sister 报喜之时,却看到一个饭店伙计堵着他家的门让他爹给个解释。

原来秦舒云这两年来一直悄悄地在这个饭店里捡剩菜,而这个饭店伙计之所以没有阻拦,也是放着长线想钓大鱼。

眼见十二岁的秦舒云已经长得有了些女儿家的模样,这饭店伙计终于登门收网来了。

要么赔二十晶给他,要么就把秦舒云卖给他,他还能倒给二十晶给Qin Family 。这就是饭店伙计给出的两个选择。

不用多说,赌鬼father 自然是选择了第二个选项,而且他还多提了十晶的价。

饭店伙计同意了给他三十晶把人领走。

五十晶啊,就为了trifling 五十个晶币,那个畜生就把自己biological daughter 给卖了!

秦良毅当场想拦下这笔交易,却被那饭店伙计给饱揍了一顿。

毕竟,这是一个全民cultivation 的蓝星城。

饭店伙计好歹也是个有户口的平民身份,cultivation 的资源哪是秦良毅比得了的?

要不是他不想多个仆人,秦良毅当场都要被他爹以三十晶的价格同样卖掉。

当天夜里,秦良毅就一刀把他亲爹给宰了。

对于younger sister 被卖到了饭店伙计家里,他却没有了解决办法。

可从那之后,家里却隔三差五地多出更多肉食,偶尔还有些零钱。

就这样,秦良毅十五岁时,在Martial Practice Stage 教练的介绍下考入了蓝星城第二Academy 。

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他以为自己终于摆脱了命运的枷锁,正想dignified 正正地去找他younger sister 报个喜,却发现秦舒云却被打得奄奄一息丢在他家门口。

原来是秦舒云偷东西被饭店伙计家的老mother 亲自抓到。

old woman 一时extremely angry ,下手便重了些,还以为把人打死了,直接丢到秦良毅家门口,连口薄皮棺材都不想浪费。

要不是Martial Practice Stage 的教练看好秦良毅的潜力,借了笔救命钱给他,当年他younger sister 就已经死了。

可惜秦舒云人虽然救了回来,却落得一身弱不经风的身体,全靠秦良毅normally 半工半读维系着二人的生活。

在这样的环境下混出nodded 来的秦良毅,要求他对别人讲点良心,实在是有些为难他了。

只有这个biological younger sister ,是他的命门所在!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