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叫老金的Bounty Hunter 喊出的话听上去很像是一种换了说辞的威胁。

但Chen Ping 并没有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敌意,他在控制着三只火飞萤将老金的皮卡占满后,转头looked towards 苏青云问道:“这人你认识?”

“没听说过。”苏青云shook the head 。

对面老金已经在车上转过身向后方喊起话来:“各位猎人brother 。Su Family 什么底细自然不需老金我多说。三年前,在外域,我队里两个弟兄中了蛇毒,一身腐烂,眼见不活,是Su Family 一位采购商给老金赊的血清。

这笔账,不瞒各位,老金我一直拖到昨天还没还。

Su Family 嘛,家大业大,不差我这六百晶。

可,是老金我还不起这六百晶吗?

没错,我真还不起。

两支血清是只值六百晶,这三年Su Family 也没涨过价。

可那两支血清是我两个brother 的命!要还我就还两条命给Su Family !这才是我们金盾猎人团的排面!

今天我老金话撂下了,我要送Miss Su 回家,各位brother 要是给个面子,我老金记这个情份,他日自有厚报,要是don’t give face ,想挣那十万晶的赏格,就打死我两个人让我把账还给Su Family 吧。”

“嘁!老金你特么看不起谁啊!就你们金盾承Su Family 的情?我们烈焰都是ungrateful 的bastard 吗?”

老金话音才落,另一边就又有一个光头robust man 站了起来,他脸上三道平行狰狞的疤痕将整个鼻梁都划断三截,看着恐怖之极,让人禁不住怀疑这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老子脸上这三道疤也是在Su Family 缝的。当年老子上一批死鬼队友还以为老子死定了,把老子往Su Family 诊所前一丢,连草席都不舍得给老子置办一床。

要不是Su Family 人见我可怜,把我救活过来,我老烈也活不到今天。

十万晶,想买老子的命,还真不见得买得下来!

想对Miss Su 出手的brother ,掂量掂量!”

“咳!我也说一句话,大家看看在不在理!”

一个戴着眼镜,穿着西装,看起来斯斯文文的middle-aged man 也站了出来。

他说道:“我罗某人喜欢照顾Wang Family 的生意。Li Family 的生意呢,也还凑合。

这回王李两家要对付Su Family ,我不知道Su Family 能不能应付过去,但Li Family 倒了,会有第二个Li Family 起来,Wang Family 倒了,也会冒出来第二个Wang Family 。

只有Su Family 倒了,也许,就再也不会冒出第二个Su Family 来了。

咱们这个脑袋挂在裤裆里的行当,真speaking of which ,谁还没受过点Su Family 的恩惠?

要是换一个Su Family ,hehe ,你们就不怕下次被人送回来时人家给你使点绊子?”

“没错,老子今天也是来送Miss Su 一程的,谁想动Miss Su ,先和我们大王团做过一场再说!”

“……”

“……”

上一刻还aggressive 的猎人们,此刻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又回到了其乐融融的状态。

“前面那三个说话的可以信任,后面那个穿black clothed 的有点不对劲,要离他远点。还有red 车身上那个女的,也对咱们有敌意。”

车里,原本还准备大开杀戒的Chen Ping 开始按照自己的感觉跟苏青云点评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Eternal Youth Spring 里泡过的缘故,Chen Ping 觉得自己最近对敌意的感觉敏锐了许多。

所有的动物其实都有从众性,尤其是和自己同类待在一起的时候。

这些Bounty Hunter 也是如此,除了少数是执意想弄钱的,还有少数是执意要来报恩的,大多数都只是随波逐流的mob 而已。

老金、老烈and the others 带起了节奏之后,那些墙头草便觉得他们说的确实有道理,再加上考虑到自己要是还执意出手,只怕要被不少想报恩的人围攻,哪怕抓到了苏青云又能怎么样?

有命挣钱,还得有命花钱才行!

内心道德和现实的双重压力下,这些墙头草便只能倒向Su Family 这边了。

“妹子,那个叫老金的你真不认识?不会是你们Su Family 请来的托吧?”Chen Ping 一脸怀疑地看着苏青云。

能在这样的场合下控制住场面,不得不说这个老金真是个人才,而且也不像是临时起意的样子。

Chen Ping 不能不怀疑这人实际上是Su Family 安排的卧底。

要不是有这人控制住了场面,一旦双方接了火,那就真得打过再说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这个人我是真没见过,也没有听father 说过在Bounty Hunter 里有安插人手。”苏青云听着这群陌生人一口一个护送Miss Su ,心里其实还是挺感动的,都不愿意从坏的方面去考虑这些人。

“不过我们Su Family 一直作风都是如此,把人救了再说,尤其是在外围区。

所以,能和这么多人结下交情也是很正常的吧。”

苏青云while speaking 带着些欣慰。

苏father 一直恪守着能帮则帮的救人第一原则,哪怕没有刻意去结交这些Bounty Hunter ,实际上和Su Family 打交道最多的就是这种人,Su Family 和他们产生了一些好的关系也就是必定会发生的事情了。

喊过口号后,这些人果然给苏青云的座驾让出了一条路来,前方还有两台war chariot 在引路,其余十台war chariot 也准备等苏青云的车过去后跟上了队伍。

还真是营造出了几分护送的架势。

至于那些摩托车手,简直就是墙头草的代名词。

这些机车少年,许多都是还没毕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被老金忽悠了两句,立马觉得整个Bounty Hunter 群体变得高大上起来,grateful and seeking to repay the kindness 、affectionate and true 、德力双馨。

恨不得个个都参与到这样的major event 件之中来,以后便多了一个与人吹嘘的资本:当年十万晶摆在老子面前,老子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决定了要做个affectionate and true 的Bounty Hunter ,护送Miss Su 回家!那场面……

其实Human Race 的劣根性就是这样,后续吹得满天飞牛的事件,在发生当时,也就那样。

Chen Ping 没有召回几个感应到有敌意的赏金squad 里的火飞萤,只要对方敢有异样,他绝对会让自己先下手为强。

做完这些布置后,他就开车带着苏青云,往马路中间腾出来的道路驶去。

在领头两部皮卡车的带领下,他们没走出多远,便拥有了一大群with attendants crowding round ,骑着摩托车呼啸来去的马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