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26

2022-02-17

  第226章 不可挡

  “周人麟,东北第一行省人,15岁即breakthrough 中Martial Artist ,如今21岁,表面realm 已经到达高Martial Artist 八段,曾有硬接Mountain And Sea 一招只负轻伤的记录……”

  从纸面资料来看,周人麟的innate talent 甚至不在王朔之下。

  两人breakthrough 中Martial Artist 的年龄都差不多。

  登上过升龙榜第八十七位,从官方的角度来看,也就equivalent to 他是全国武科高校所有在校生之中,最强的一百人之一。

  和Mountain And Sea 也有过交手记录。

  虽然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情景,但对方能够硬接Mountain And Sea 一招,已经很了不起了。

  也是在凝结了精神内核感知到了更多事情之后,Shen Qian 才知道普通Martial Artist 和Mountain And Sea 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Shen Qian 默默的合上了手中的资料,眼神化为漠然。

  “Shen Qian ,你该收手了。”

  不知何时,周人麟的步伐放慢了下来,平淡如水的说道,“将stone tablet 毁掉,再道个歉就走吧,已经横扫了苏科武大的一年级,你还要如何?”

  周围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很多人都不理解周人麟为什么还要劝说Shen Qian ,直接干他就完了啊!

  唯有周人麟内心在苦笑。

  只有他知道自己此刻的压力有多大。

  随着一点点接近Shen Qian ,他竟然莫名的生出了一种窒息感。

  杵刀而立的Shen Qian ,在从渺小慢慢变为高大。

  gradually ,周人麟开始听不到周围的声音,所有的silhouette 都在模糊,所有的风景都在远去。

  this world ,只剩下了步履迟缓的他,以及……

  站在数十米外恍若大山一般的Shen Qian 。

  周人麟的额头生出了汗水,眼中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

  这种感觉渐渐勾起了他的某部分回忆。

  他好像……在哪里体会过这种感觉。

  可是是在哪里呢?
  当周人麟终于回想起来,他的心中只剩下了stormy sea 。

  Mountain And Sea !

  这是面对一个生出敌意的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才能体会到的感觉。

  一样的浩渺,一样的无力感。

  都说他硬接了Mountain And Sea 一招而只受了轻伤,但没人知道那是因为那位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并没有出全力。

  那梦魇般的感觉记忆犹新。

  此刻他再次陷入了这种感觉,可是……这怎么可能!

  周人麟不断告诉自己都是幻觉,但那assaults the senses 的令人窒息的压力却还在不断加重。

  周人麟停了下来。

  而此时在外界所有人的目光之中,只能看到周人麟脸上的血色在消退,他浑身已经被汗水浸透,甚至小腿肚子都在轻微的颤抖,好像已经支撑不起他全身的重量。

  “周Senior 怎么了?”

  “看他的脸色好像不太对……”

  “难道是at this time 隐疾发作吗,这也太离谱了吧!”

  别说苏科武大的学生们想不通,更高处观战的Mountain And Sea 导师们也想不通。

  此刻,全场数千人,唯有站在最高空的苏科武大Principal ,作为顶级Mountain And Sea 的田立清看出了一些什么。

  “这怎么可能……”

  田立清有一瞬间的lost self-control ,喃喃发出了和场上的周人麟一样的疑问。

  “不,不行,如果是这样的话……”

  took a deep breath ,田立清恢复了镇定,短暂的思索之后他body flashed 消失在了半空,却也没有出现在广场上,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下方。

  周人麟开始大口喘息起来。

  他内心中疯狂的催眠着自己这只是Shen Qian 制造出来的假象,但他却清晰的意识到……

  如果他再不出手的话,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Ah!”

  周人麟发出了angry roar ,身体颜色转为了浅灰,好像覆盖了一层石灰一般,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冲了过去。

  可惜他的步伐踉跄,动作迟缓,就好似喝醉了一般,任他使出了all one’s strength ,全身元气也只能聚集小半,连martial skill 都施展不完全。

  甚至于此时的他,还不如最开始出手的那个高年级Martial Artist 。

  dong!
  当他终于大吼着接近了Shen Qian 的时候,面色冷漠的Shen Qian 直接一脚踢出,轻松至极的命中了他的腹部。

  好似擂鼓一般的声音响起,周人麟倒飞而出,跌落在了三十米之外,脸色迅速灰败下去。

  他没有晕厥,也没有受很重的伤势,但双眼却变得涣散无神,显然已经失去了斗志。

  Shen Qian 静静站在原地,恍若雕塑,脸上也没有胜利的喜悦,好像只是做了一件insignificant 的小事一样。

  但他的内心可就不是如此了。

  只可惜,现在Shen Qian 做不了任何表情。

  在对战屈湘云的时候,system 就已经接管了他的身体,同时开启了最为耗能的同步AFK mode 。

  就和高考的那次“Heavenly Ascension Ladder ”一样。

  让他学习,让他领悟。

  别说,Shen Qian 还真的开了一次眼界。

  原来Mountain And Sea 才能凝结的精神内核的正确打开方式竟然是这样的。

  仅仅凭借那股凝聚起来的”Force” ,他就让周人麟几乎丧失了battle strength 。

  Shen Qian 在那里默默感慨,广场上的人群却在喧哗。

  又是一招……

  又是败得如此“unfathomable mystery ”。

  到底为什么啊!

  就好像,无论是低年级的天才,还是高年级的天才,对Shen Qian 来说都跟小学生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他们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周人麟听到了那些对他的侮辱声音,但他已经无力辩解。

  恍惚之中,周人麟看到一条穿着紧身战斗服的修长大腿从自己身边迈了过去,视线再上移,他就看到了那标志性的一头火红长发。

  “东篱……”

  周人麟subconsciously 喊了一声。

  红发女生figure stopped ,随即转过头来coldly said :“我叫采东篱,别装作我们很熟,别人会误会。”

  周人麟苦笑,他们normally 里虽然不算交好,但性格外向的采东篱从没有对他如此生分过。

  显然,他刚才的表现,也被这些normally 里并肩的伙伴所唾弃。

  此时已经不是个人荣辱的问题,见采东篱要继续往前,周人麟连忙挣扎着坐起身来。

  “东篱……采东篱,你小心,Shen Qian 有古怪,千万别掉以轻心!”

  红发女生startled ,但并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moved towards Shen Qian ,一如他刚才那般,大步向前。

  标志性的fiery-red 长发,修长圆润的身躯,当采东篱一入场的时候,人群就爆发出了热烈的反应。

  本来在连续多次的失望之后,苏科武大的学子们已经心如止水。

  但眼前这个五官散发着勃勃英气的女生,却有着不一样的魔力。

  只因为,她是采东篱。

  “采东篱,22岁,大四,升龙榜最高排入过前十……”

  Shen Qian 看了看手中的资料,很快找到了关于这个红发女生的记载。

  后面还有很多densely packed 的记录,但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一句“升龙榜前十”,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在网上有一种说法,只要能够进入升龙榜前百,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几率就高达八成。

  而一旦进入了升龙榜前十,那就是未来有些微可能成就王侯的人物。

  不要小看这个“些微可能”。

  Mountain And Sea 还属于能看到的领域,王侯则是没有任何教材会记载的存在。

  因为毫无意义,或者说编书的人也不能明确告诉你如何成就王侯。

  太难太难。

  所以只要被评价为有一定的probability ,已经是一种极高的赞誉。

  “别看了,我叫采东篱,高Martial Artist 九段Peak ,我会用同样的A-Rank 灵能武器,你现在可以拔刀了。”

  在Shen Qian 翻资料的时候,采东篱止步在十五米之外,coldly said 。

  随着她铿锵的话语,一种很少会在女生身上出现的霸道imposing manner 也随之扩散开来。

  all around 的人群在短暂寂静后,爆发出了更大的欢呼声。

  “Senior Sister ,废了他!”

  有人大吼道。

  Shen Qian 从善如流的丢掉了手中的资料,随后lifts the head 来。

  令周围所有人眼神愤懑的是,Shen Qian 竟然还是静静的杵着长刀,丝毫没有拔刀的意思。

  何等之狂!

  “混账!”

  许多涵养好的学生看到这一幕都气得浑身发抖,teacher 们更是眉头大皱。

  “我欣赏你的底气。”

  或许是extremely angry 反笑,采东篱这一刻却展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学校比我强的人已经找不出几个了,你若还能打败我,今天这块碑,就让你立在这里又如何!”

  ”en. ”

  Shen Qian 发出了一个简单的鼻音。

  “Fuck! ”

  “who 啊!”

  很多人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爆了粗口。

  Shen Qian 表示自己很无辜。

  自从system 开启了完美AFK mode 之后,他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

  简单来说,他现在能看到能听到能感觉到,但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说不了。

  说实话,他都觉得system 这一声“嗯”实在是有点过分了。

  换做他是对方,肯定已经被气炸了。

  事实上,采东篱也的确快炸了。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柄scarlet 的大刀,furiously shouted ,已经瞬间跨越十米距离,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当头斩来。

  空气在荡漾,只是瞬间,Shen Qian 就好似陷入了泥沼之中,连退避的动作都变得迟缓起来。

  锁空!

  A-Rank 灵能武器的high level 附灵效果之一。

  要么以远强于对方的蛮力破解,要么硬扛。

  这是一个不弱于“藏锋”的附灵效果,也不需要积蓄。

  长刀重重斩下,尚未落地,已经激起无数烟尘。

  轰隆!

  石屑纷飞,一个直径达到五米的巨大深坑出现在了Shen Qian 脚下,连他立在旁边的stone tablet 都歪斜了下去。

  激荡的烟雾,再次遮蔽了两人的身形。

  但是all around ,早就已经响起了无数惊呼。

  因为很多人都看到了什么。

  “是劈中了吗?”

  “从我这角度看好像是……”

  “旁边的Senior 说采东篱Senior Sister 的‘开heavenly blade ”除非提前预判,否则避无可避,肯定中了!“

  在互相确认之后,人群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许多人都在狂热的喊着采东篱的名字。

  当然,也有人生出了担忧。

  “可这样一刀当头斩下,Shen Qian 要是没避开的话,岂不是……”

  “靠,那也是他自己courting death ,采东篱Senior Sister 明明已经警告过他了!”

  “就是!”

  很快,发出担忧的人就被骂得赶紧闭上了嘴巴。

  “可是,好像没看到血……”

  high level Martial Artist 之间的交锋何等之快,还伴随着各种残影,这一刻连Mountain And Sea 教授们都不太能确定结果,只是有人皱眉,说出了其中的疑点。

  “看看便是!”

  另一个Mountain And Sea 教授也等不及了,干脆大手一挥,一阵狂风平地而起,直接吹过了两人所站的位置。

  烟雾迅速被吹散,终于露出了站立其中的两人。

  很多苏科武大的学生都觉得自己像个傻子。

  他们一会惊呼一会咒骂一会又没了声音,自从Shen Qian 出现以后,他们就陷入了这种奇怪的循环,根本停不下来。

  而现在,这循环又开始了……

  因为他们gradually ,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无数人甚至mouth opened wide ,露出了见鬼的表情,好似看见了什么难以理解的事物一般。

  确实很难理解。

  深坑之中,采东篱和Shen Qian 贴得极近,乍一看,就好像是在亲密耳语一般。

  采东篱的面色也有些呆滞,她的视线难以置信的往下看去,她双手握住的大刀,几乎是紧贴着Shen Qian 的外脚侧,陷入了石土之中。

  咔ka ka!
  终于绷不住的地面,在此时顺着她长刀斩出的方向,蔓延出了一条深深的缝隙,直到百米之外才堪堪停下。

  只有采东篱确切的知道,刚才那一幕有多不可思议。

  她几乎已经确信Shen Qian 会被自己劈成两半了,可就在她长刀已经快贴上Shen Qian 头发的那一刻。

  Shen Qian 的身形,骤然如水流一般向右边滑去。

  非要形容那诡异一幕的是,就好像她的长发斩在了一块橡皮泥上,forcibly 的把Shen Qian 挤压到了另外一侧,可Shen Qian 却毫发无损。

  当然事实并非如此。

  真相是Shen Qian 就在那毫厘之差的刀锋面前,将身体forcibly 挪开了二十厘米,刚好贴着斩落的长刀,以最极限的姿态避开了this blade 。

  采东篱不能理解。

  这是何等的自信,又是何等的判断力,何等的变态!
  所以这一刻,哪怕以她的心志,也都呆了一下。

  “你输了。”

  也就在这一刹那,Shen Qian 贴着她的耳朵轻声道。

  鸡皮疙瘩蔓延了全身,采东篱终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bang!
  Shen Qian punched 向了她的胸口。

  但就在即将命中的那一秒,一件呈暗red 的软甲却浮现在了采东篱的胸前,挡住了Shen Qian this fist 。

  “咦?”

  Shen Qian 发出了意外的声音。

  似是didn’t expect 采东篱竟也还有一件B-Rank Battle Armor 。

  pu!
  采东篱口中鲜血喷涌,整个人因为巨大的力量冲击倒飞了出去,但受的伤势却不算重。

  B-Rank Battle Armor ……又能如何?
  Shen Qian 眼神再度变得漠然,也没有片刻的迟疑,body moved ,紧随而上,拳脚化成了幻影,在无数人不忍的眼神之中,如thunder 一般落在了根本无法组织有效防御的采东篱身上。

   抱歉抱歉,实在没有时间多写,今天就这样,都会补……谢谢“正版好贵Ahhhhhhh ”的万赏,第六个Branch Lord 了,感谢感谢。

    欠十二更了,身为社畜的我好难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