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27

2022-02-18

  第227章 死过的男人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这是Old Ancestor 留下的一句俗语。

  而Shen Qian ,似乎将这句俗语蕴含的哲理诠释到了极致。

  只是因为极度的震惊愣怔了那么一秒钟,采东篱就再也无法翻身。

  Shen Qian 踩死了所有可能的节奏点,将她数次奋力酝酿的反击,以最蛮横的方式直接粉碎。

  采东篱speechless ,不断闪烁的眸子好似表明了她心绪的不平。

  她从来没有过如此憋屈的战斗经历。

  明明满身实力,但在Shen Qian strong wind and swift rain 般的拳脚侵袭下竟是发挥不出七成,只能疲于应付。

  peng peng peng!
  拳脚和Battle Armor 接触的清脆声响,连绵不绝的响彻在竞技广场之上。

  而任谁都能看出,采东篱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一拳,又一拳……采东篱不断被Shen Qian 击中胸口。

  直到某一刻。

  ka-cha ……

  伴随着一道清脆的炸裂声响,随之而起的,是让无数苏科武大学子心痛的闷响。

  bang!
  那穿透了破碎盔甲的一拳,不仅仅击打在了采东篱的肉体上,好似也是击打在了他们的心上。

  采东篱的胸口凹陷了下去,”pu ”的spit a mouthful of blood 出,她如同折翼的飞鸟一般摔落向地面。

  咻!
  半空body flashed ,一个美妇人出现在采东篱身旁接住了她无力坠落的身形,同时独属于Mountain And Sea 的恐怖imposing manner 蔓延出来。

  “够了!”

  随着美妇人一声清喝,身形刚动的Shen Qian 立刻停止了追击的脚步,显得很是无辜的站在原地。

  美妇人闷了一下,她原本想在Shen Qian 继续追击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趁机出手给对方一点教训。

  却是didn’t expect 对方竟然如此“乖觉”。

  找不到出手理由的美妇人也无处发泄,只得coldly said :“到此为止!”

  “teacher ,我……”采东篱想要说什么,却又咳嗽着吐了不少血块。

  “嘘,foolish child ,你已经尽力了。”美妇人叹息一声。

  “可……难道就真的让Shen Qian 把那stone tablet 立在这里吗?”采东篱挣扎着说道,话语中已经隐现哭腔。

  谁也didn’t expect ,在苏科武大号称“铁血玫瑰”的采东篱,竟然会有被一个大一少年逼哭的一天。

  无数人默然。

  美妇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再深深看一眼依旧“无动于衷”的Shen Qian ,beckoned 将地上的开heavenly blade 摄了过来,然后带着采东篱向外围所站的校医位置掠去。

  Shen Qian 心中也是无奈,他感觉自己被这个不知名的强大女Mountain And Sea 恨上了。

  主要是system 不太懂事,也不知道have tender, protective feelings for the fairer sex ,哪有一直捶一个girl 的胸口的?

  虽然从理性角度出发,Shen Qian 感觉system 不断击打的那个地方,应该就是采东篱身上的B-Rank Battle Armor 最薄弱的地方。

  他相信system 有这个能力。

  可美妇人和采东篱未必就能看清Shen Qian 的“纯洁眼神”了。

  而在Shen Qian 思维发散的时候,许多苏科武大的学子们才在美妇人抱着采东篱经过的时候,看清了采东篱的模样。

  只是看一眼,许多人都是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采东篱脸色灰败,气息也是萎靡,这倒是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毕竟刚刚号称永不落空的开heavenly blade 却落空的时候,很多人心中已经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可……

  他们真正关注的是采东篱身上已经变得毫无光泽,而且破了一个大洞的那件暗red 铠甲。

  那可是genuine 的B-Rank 灵能盔甲啊!

  价值从某种意义而言,丝毫不下于采东篱身上的A-Rank 战刀。

  可是竟然破碎了……

  虽然说B-Rank Battle Armor 约莫只能卸去两三千公斤打击力,但它本身的材质堪称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

  从来没有人见过,一个高Martial Artist 能够徒手破坏一件B-Rank Battle Armor 。

  换个角度去看,这比采东篱败在了Shen Qian 手中还要terrifying 。

  这一刻,广场上的所有苏科武大学子都speechless 。

  包括那些at first 也很是不屑的Mountain And Sea 教授们。

  到了此时,无人会再质疑Shen Qian 的实力。

  若at first 是不平和愤懑,此刻就是沉寂和……绝望。

  又是一招!
  又是输得如此unfathomable mystery 。

  无论是一年级的新生,亦或是在苏科武大battle strength 足以排进前三的采东篱,谁也无法逃脱这个魔咒。

  这到底是为什么……

  虽然说在Martial Artist 阶段,大家相对而言都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手段,也几乎impossible 出现什么大招几百回合不分胜负的事情。

  但,这也太离谱了。

  “全国武状元,竟然真的如此terrifying 吗?”

  “我想不通,同样是十八岁,别人已经能横扫四大校,我却还在为breakthrough Beginner Martial Artist 而烦恼,为什么差距可以这么大?”

  “光以battle strength 论,他已经站在了高Martial Artist 的Peak ,可明明昨天王教授还说二十岁之前想要达到这个地步基本impossible 的……我迷茫了。”

  广场上再次响起了一片低语,只是this time ,却是以叹息和苦笑居多。

  刚刚经过救治苏醒过来的大一的李青和段元龙,在旁边同学的搀扶下,也是微微低头,沉默以对。

  莫名的,他们内心还sighed in relief 。

  原来并非是自己不够天才,只是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妖孽。

  那已经脱离了“人”的范畴。

  聚集在半空的Mountain And Sea 教授们,也是情绪有了明显的变化。

  “this child ,当真闻名远胜见面。”

  “他realm 应当距离Mountain And Sea 还有一截距离,但battle strength 却如此terrifying ,只怕是八窍之躯,甚至……”

  有几个Mountain And Sea 忍不住评价了一句。

  虽然他们说的含蓄,但对于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的Mountain And Sea 来说,这已经是不凡的评价。

  “现在要怎么办,is it possible that 真让他把那座stone tablet 立在这里?”

  另一个教授却是在忧虑其他事情,“那我们苏科武大how to save face ?”

  “对啊,特别对方还是出自江中军武,今年才成立的江中军武……外界又会如何看待我们?”

  有人附和道。

  “唔,徐Vice Principal 都亲自出手了,应该就是要了结这件事了。”

  “应该会给Shen Qian 一些好处让他撤碑,毕竟对方已经证明了自己,应当也不会再unsatisfied 了。”

  “唉……”

  几人一通分析,说出了最可能的结果。

  其他人也是slightly nodded ,但众人内心却都是有些难受。

  dignified 苏科武大,超过六千的在校学生,竟是被一个江中军武的学生逼迫到如此地步。

  这一天,只怕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刻骨铭心。

  “这个场子,日后总是会找回来的……”

  也有人说了一句算是安慰的话语,只是没引起任何附和。

  “可徐Vice Principal 怎么将采东篱送过去以后,就没动静了?”

  这时一个教授突然疑惑的说道。

  众人只顾着交谈,此时被他一提醒才发现不对。

  Vice Principal 徐菁在将采东篱放到校医那里以后,竟然就真的等在了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出面完结此事的意思。

  其实不仅他们疑惑,依旧面无表情杵在stone tablet 旁边的Shen Qian 也很疑惑。

  他既疑惑于怎么还没人出面和自己“谈判”,也疑惑于为什么system 依旧霸占着他的身体?

  is it possible that 还有变数?
  好像是在回应Shen Qian 以及所有人的疑问。

  dong!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忽的响起了一道沉闷的声音。

  那声音初听似擂鼓,再细听的时候却是让人愕然,因为……它又好像是脚步声。

  dong! dong! dong!
  好似踩在所有人头上的脚步声音渐渐清晰了起来。

  竞技广场的正北方位,伴随着人群的骚动,人流在不断分开。

  直至,一个dishevelled hair 拖着一把生锈长刀的男人缓缓走了进来。

  “这是谁……看不清样子啊,也没穿校服!”

  “我们学校有这号人吗?”

  无数苏科武大的学子发出了疑问。

  即便是学校的讲师们也是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认不出这人是谁。

  唯独半空之中的Mountain And Sea 教授们,在看清来人的时候都是微微变色。

  “白斐!”

  “他怎么会突然出关……”

  “莫非是Vice Principal 叫来的?”

  众人见徐菁并没有露出意外表情,很快就猜到了什么。

  “胡闹!”

  “怎可为了一个Shen Qian 打扰他?”

  “若是他破境失败,谁来承担如此损失!”

  然而大部分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却都是露出不悦。

  “可你们想想,如今除了他,又还有谁能挡住Shen Qian ?”

  一个相对理性的女教授叹息,“或许……Vice Principal 也是出于无奈吧。”

  ……

  高空之上,不知何时又重新折返的苏科武大Principal 田立清默默注视着下方的一幕。

  某一刻,他突然身形微动,但很快又止住了脚步,只有低语在高空中回荡。

  “也罢,Shen Qian 啊,就让我看看,你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吧……”

  ……

  Shen Qian 静立不动,但内心却是凝重了起来。

  早在这个男人出现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半空之中并没刻意遮蔽声音的Mountain And Sea 教授们的争论。

  无论他们争的是什么,本质上都说明了他们对这个人的看重。

  即便采东篱出现的时候,他们也没有任何反应。

  但这个陌生男子completely different 。

  采东篱也挣扎着坐了起来,疑惑的looked towards 旁边站立的徐菁。

  “teacher ,他是谁?”

  徐菁正要开口,穿过了人群刚刚停下脚步的男子已经抬起了头来。

  此时残阳尚未落尽,男子微微拨开了面前散乱的长发,露出了一张胡子拉碴,但依稀能看清英俊五官的面容,以及一双深沉如大海的眸子来。

  “白……白斐!”采东篱很快认出了对方,失声道:“他不是两年前就死在‘门’那边了吗?”

  “嘶,是白斐Senior !”

  “卧槽!”

  同一时间,广场上也响起了一些稀疏的大喊声。

  随着他们叫出了名字,很多老生也陆续想起了一些什么,都是显得震惊无比。

  “白斐是谁啊?”

  唯独大一大二的学生们很是茫然。

  “他的故事实在太多太多了……你们只需要记住,我苏科武大或许天才如云,但能称得上Legendary 的没有几个。”

  一个大四的学生面露感慨。

  “而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白斐,就是其中之一。”

  在众人discuss spiritedly 的时候,Shen Qian 也在汇总着周围听来的信息。

  只是他也得不到什么有效的结论,事先收集的资料里也并没有这个叫白斐的男人的信息。

  但不难判断出,对方应该很强很强。

  实际上也不用判断了,对方出现时那好像在与Heaven and Earth 共鸣的脚步声,其实已经说明了很多。

  让Shen Qian 无比熟悉的近似的oppression 。

  这个白斐,就算没有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恐怕也只差临门一脚了。

  或许……很可能和之前的Liu Changqing 差不多。

  “我……”

  这时,白斐终于将眼神的焦距落在了Shen Qian 身上。

  他的声音艰涩,似是已经许久没有开口。

  广场上的议论声小了下去。

  虽然经过了今天无数次的失望,他们对于白斐的实力依旧半信半疑,但也想看看情况再说。

  白斐顿了一下,似是在找说话的感觉。

  他的眼神扫过了Shen Qian 旁边的那块stone tablet ,又扫过了Shen Qian 未出鞘的长刀,最后落在了Shen Qian 身上。

  “你……好像很强啊,didn’t expect ……两年没有出来,竟然出现了你这and the others 物,你是军Martial Artist ?”

  白斐说话渐渐流畅了起来,眼神中也出现了一丝生动。

  两年?

  Shen Qian 瞬间就相信了对方的话,因为对方好似连江中军武重建的消息都不知道,不然也不会将他归为军Martial Artist 了。

  只是,此刻system 操控的Shen Qian 实在过于高冷,却是没有回应白斐的话。

  白斐也没有等待,他又上下看了一眼Shen Qian ,然后颔首。

  “你值得。”

  所有人都是startled ,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白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然后白斐将背后拖着的生锈长刀拉到了近前,轻轻一抖,长刀上的锈迹跌落。

  好似太阳初生,强烈的光晕从长刀散发出来,猛然照亮了整个竞技广场,无数人痛呼一声,捂住了流泪发胀的眼睛。

  “我只出一刀,你能接住我就走了。”

  这时众人耳边就听到了白斐的声音。

  扑通扑通!
  接着就是自己heartbeat 骤然减缓的声音,如此的清晰。

  时间好像慢了下来,就在白斐出声之后。

  强烈的突如其来的死亡危机in this brief moment 笼罩了竞技广场的所有人。

  可明明,他们不是面对长刀的那个人啊!
  苏科武大的学子们在愣怔之后感觉到了什么,都是急躁了起来。

  强烈的好奇心,以及看清白斐this blade 的渴望,促使着他们忽略了疼痛,强行睁开了眼睛,往广场上看去。

  他们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如果真的错过了this blade ,只怕会后悔十年!

  连半空之中的Mountain And Sea 们也是subconsciously 屏息。

  一个从死亡之中走了回来的男人,在枯寂两年之后的第一刀……

  this blade ,同样值得他们睁大眼睛。

   拍摄到十点,打了个车直奔网吧写的这一章,实在来不及了,对不住大家,周末我看情况尽力多写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