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28

2022-02-19

  第228章 一刀
  无尽的黑暗笼罩了这处不知名的地界。

  远处好像隐有rays of light 一闪而逝,但很快又陷入沉寂。

  这里既像是星空的最深处,又像是时空旋涡的尽头。

  直到远处有一缕光由远及近的照射而来,这座地界终于短暂的露出了全貌。

  黑幕笼罩之下,赫然是一座不知其长也不知其宽的巨大山峰。

  山峰上满是各种繁复而又玄奥的图文,虽然不解其意,却透着一种远古的苍凉和厚重。

  再拉近视野,才赫然发现在山峰的顶端,竟然盘坐着一道silhouette 。

  这是一个面相年轻却有着巨大的沧桑气质的青年。

  他身穿简单的布衣,就这么盘膝而坐,双目紧闭。

  在他周身,隐约有着各种形似眼睛的符号闪烁,细细看去,其中竟然all-inclusive ,好似蕴含着Heaven and Earth 至理。

  在那缕光由远及近的射来之后,青年周身的rays of light 顿时隐去,随即他缓缓的睁开眼睛。

  当他站起身来的时候,身上竟有无数灰尘抖落,却是不知道已经在这里枯坐了多久。

  “时间已经到了吗,五年还真是快啊,怪不得先贤会说‘cultivation 无岁月’……”

  青年有些感慨。

  当那光终于到达近前的时候,却赫然是一道穿着长白风衣的silhouette 。

  而那恍若射灯一般的rays of light ,却是来源于他手中端着的一方小小烛台。

  “文远,long time no see 。”

  青年看到来人,slightly nodded ,主动打招呼道,“this time 原来是轮到你了吗?”

  “周易王。”

  高文远颔首,said with a smile :“上一次我便轮空,this time 也该我来了。”

  “文远,何时与我切磋一二?”周易王笑着询问道。

  “周易王大能,我如何是对手,还是不inviting humiliation to oneself 了。”高文远indifferently said 。

  “你总是这样……”周易王有些遗憾的摇头,“这五年我坐在这里,却也略有所得,实在手痒啊。”

  “只要回去,周易王又何愁找不到对手?”高文远said with a smile ,“不差我这一个。”

  “也罢。”

  见高文远确实不感兴趣,周易王也不再多说,他皱眉看了一眼下方的mountain range ,warned repeatedly ,“最近几年不太安生,你在此镇守需多加注意。”

  “我会留意。”

  “那便辛苦了,虽然在此枯燥了些,但这里也的确是个宝地,五年时间只要静心领悟总会有些收获。”

  周易王笑着说了一句,也不再耽搁,身形缓缓变得模糊,“那我便去了。”

  待周易王的气息彻底消散在了黑暗之中,高文远静立了一会,这才转过身来,面向那座大山。

  他讲手中烛台随手一抛,rays of light 顺延而下,照亮了那mountain range 上三个百米长宽的大字。

  “万岁山!”

  随着高文远踏上山巅,mountain range 上那些玄奥符号似也有了感应,缓缓moved towards 高文远流动而来。

  这座mountain range 上的玄奥符文,大多数都是ancient Supreme 留下,其中蕴含着他们对于“Dao” 的感悟,还有诸多Divine Ability 隐秘,可惜……

  高文远从来都不感兴趣。

  “要走自己的路,怎能用他人的灯?”

  高文远muttered ,接着一挥衣袖,将所有靠近的符文都挡在了三尺之外。

  想了想,高文远手掌打出一套secret art 。

  轰隆隆!
  伴随着恍若splitting heaven and earth apart 一般的轰然声响,他脚下的巨大山峰缓缓裂开,露出了一条直通幽暗的通道。

  高文远漫步而入。

  随着他不断深入,耳边开始传来各种各样的奇异咆哮。

  即便语言不通,也能听出其中的愤怒和憋屈。

  高文远若无所觉。

  他continuously 深入,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来到了山峰最底部的黑暗之中。

  他双眸亮起,隐约可以看到这深沉的黑暗中,有着九道造型各异的宽阔大门。

  门不知道用什么材质打造,但每一道都给人一种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的错觉,而门上也是刻画了无数Defensive Array ,在正中还挂着一把宽达十米的black 巨锁。

  高文远辨认了一下,随即来到其中一道大门之前,轻轻扣了扣。

  门内并没有动静,高文远也不急,约莫过了十来分钟之后,终于有一道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靠近。

  “高文远,你来做什么!”

  如闷雷一般的声音从门那边传了过来。

  “我来跟你讨一样东西。”高文远calmly said 。

  “什么?”

  “完整的Immemorial Body Refinement Art 和混元spirit refinement 诀。”

  “你要这个干嘛?”那声音疑惑道。

  “自有用处。”高文远indifferently said ,“你Sovereign 过那个时代,这sect secret art 你应该有完整记载,把它给我。”

  “笑话!”或许是被高文远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口气激怒,那声音暴躁了起来,“老子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竟然还敢跟我要东西!”

  “every injustice has its perpetrator ,又不是我将你关在这里的。”高文远faintly smiled 。

  “你至少也是帮凶!”那声音冷笑,但好似也冷静了不少,“给你可以,将我放出去我就给你。”

  “你明知道这impossible 。”

  高文远摇头,“这样吧,这五年我可以满足你的口腹之欲。”

  “trifling 食物,也想收买我?”那声音很是不屑。

  “你已在此不知多少岁月,你可还知肉味?如今我们Human Race 的烹饪方式,花样之多远超你的想象,你先试试这个。”

  高文远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兜,轻轻一弹,那布兜便如没入水流一般没入门内。

  门内一阵沉寂。

  过了一会,有一阵咀嚼声响起,然后又是喉咙的咕哝声,接着门内又沉寂了下去。

  高文远只是静静的立着,也不催促。

  又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门内响起了低沉的询问声,“……这是何物?”

  “汉堡、炸鸡和可乐。”高文远脸上浮现笑意,“你吃的还只是最基础的口味,而这些东西在如今的Human Race 也只是快餐罢了,还有更多精细烹饪的美味。”

  “那……it’s a deal 。”

  门内响起了闷闷的声音,“我无法传递东西出去,只能口述于你。”

  “可。”高文远答应。

  等对方将完整口诀复述之后,高文远确定没有什么错漏,刚要转身离去,那声音又忍不住问道,“以你如今的realm ,要这种secret art 作甚?”

  “我用不到,不代表其他人用不到。”高文远step one stopped 。

  “人?”门后的声音满是不解,随即嗤笑,“别说笑话,你们Human Race 怎么可能cultivation 这sect secret art ?”

  “为什么impossible ?”

  “当然impossible ,你们Human Race 拥有如此强大的繁衍能力,也有我不得不承认的智慧,但你们的肉体Innate 孱弱,缺陷极多,就算开了九窍也不……”

  那声音先是冷笑,说着说着却自己停了下来。

  “不,不对!”

  “以你的智慧,绝不会如此无聊,只为了一册用不上的图卷就愿意满足我一个条件!”

  “难道你们Human Race 出现了Perfection 躯?”

  “不然解释不通,可是这又怎么可能……这是违背法则之事,绝对impossible ……若是如此,谁还能压制你们!”

  “高文远,你还在吗?”

  那声音分析了一通之后变得急躁起来,“回答我,到底是因为什么!”

  可门外的silhouette ,却早已在不知何时消失,并没有理会他的疑问。

  “混账!”

  “你回答我!”

  “高文远!!”

  极度不甘的怒吼回荡在地底。

  “Ahhh !”

  “至少你答应老子的汉堡不能食言啊,老子下次要吃其他口味的!”

  ……

  苏科武大,竞技广场。

  炽烈的光亮让所有人都短暂失明,在那rays of light 减弱之后,便有无数人不顾疼痛睁开了眼睛,而他们的忍耐也得到了回报。

  他们看到了那一刀。

  白斐轻轻抬手,就这么随意的挥出了长刀。

  可就是这么好像很朴实的一刀,却是瞬间让Heaven and Earth 变色。

  极亮在瞬间又变成了极暗。

  好似随着长刀的挥出,所有象征着希望的光也同时被吞噬。

  他们只能看到一道巨大的暗影,瞬间跨越了百米距离,moved towards Shen Qian 吞噬而去。

  他们变得词穷,无法用语言去形容this blade 。

  “Mountain And Sea 之下,无人可挡。”

  他们只听见了一声来自半空的低沉赞叹。

  那是出自Mountain And Sea 的评语。

  于是他们更加把眼睛睁大,looked towards 了那静静立在stone tablet 旁边的少年,心中信心重燃。

  也就是说,除非Shen Qian 是Mountain And Sea ,否则他……必败无疑!
  ……

  浓厚的死亡危机随着迅速蔓延的黑暗袭来。

  Shen Qian 静静注视着那黑暗刀芒朝自己当头斩下。

  这一刻,处于AFK 状态的Shen Qian 脑海中思绪纷飞。

  他在努力感知着自己的身体。

  从白斐抬刀之后,他就在猜测system 会怎么去应对。

  他感受到了那惊天的压力。

  在他的设想之中,system 会拔出藏锋的山河刀,然后再施展无暇realm 的“影刃”。

  因为除了以最强的手段应对,Shen Qian 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办法能接下this blade 。

  山河虽然藏锋,但藏锋的时间太短,不过二十来天,积蓄的威能还不足以挡下这oppression 已经无限接近于Mountain And Sea 的一刀。

  然而他只猜对了first step 。

  system 的确拔刀了。

  Shua!
  好似红月初升,在黑幕之中,山河刀第一次在苏科武大展示了它的锋芒。

  但显然,对比那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暗黑,青红刀芒却显得薄弱太多。

  也就在这一瞬间,Shen Qian 感知到自己身体的元气终于动了起来。

  但下一秒,Shen Qian 却变得无比错愕。

  因为如此元气的排序方式,simply 不是施展影刃的前置。

  不,甚至可以说不是施展任何martial skill 的前置。

  就只是最普通的调动了全身的元气,然后将之尽数附加在了山河刀之上。

  换言之,此刻的Shen Qian 出的this blade ,也只是“普通的一刀”。

  ……别啊,哥!
  Shen Qian 开始紧张了,不知道system 怎么会at this time 糊涂起来。

  白斐,已经算是半步Mountain And Sea !
  绝不是等闲的Peak 高Martial Artist 可比。

  更别提两人体内的元气有着“质”的差距,Shen Qian 的真实realm 还只是中Martial Artist ,但对方甚至已经有部分元气化为了Essence Power 。

  as different as heaven and earth 。

  照system 这个玩法,this blade 毫无胜算。

  甚至……可能出现mortal danger 。

  虽然白斐也没有动用任何martial skill ,确确实实只是朴实无华的一刀,Shen Qian 如果施展martial skill 在on the surface 是落了下乘,但现在根本不是玩骄傲的时候啊!

  正在Shen Qian 倒吸凉气,想要夺回身体控制权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不一样了。

  他的精神内核,骤然光华大盛。

  随即有着一点又一点好似星辰一般的rays of light ,在他全身各处亮了起来。

  那点点星芒,在精神内核的串联下,形成了一个瑰丽而又诡秘的图案。

  这是什么?
  Shen Qian 呆了一下。

  紧接着,无穷无尽的mysterious power ,骤然自他全身每个角落涌了出来,他体内的元气在节节攀升,甚至只是in an instant 就有质变的趋势。

  “十个点……刚好对应当初开窍的部位……这到底是什么?”

  感受到自己瞬间实力暴涨,Shen Qian 很快意识到了什么,可他依旧困惑。

  他不明白这是什么原理,或者说……这才是十窍之躯的正确运用方法?
  可为什么以前没有见system 施展过……不对!
  “我真傻,以前都没有精神内核,system 如何施展!”

  Shen Qian 很快反应过来。

  很显然,这幅体内的星辰图,是在精神内核的串联之下才浮现的。

  也就说,精神内核才是开启一切的钥匙。

  ……

  所有的心理变化,以及身体状态的改变,在Shen Qian 的视角显得很漫长,但实际上对于外界来说,不过是in a flash 。

  在所有苏科武Master 生的眼中,Shen Qian 先是拔出了一直未用的刀,azure-red 的光华虽然璀璨,但在暗black blade 芒的笼罩下却又显得如此渺小。

  但很快,那形如圆月一般的青红刀芒就开始暴涨,竟是很快就撕开了黑幕的笼罩,和暗黑各占一边。

  天空之中,黑、红、青交相辉映,美丽无比。

  “这impossible !”

  “Shen Qian 怎么会有如此实力……”

  半空之中的Mountain And Sea 纷纷色变,难以置信Shen Qian 的刀芒竟能和白斐匹敌。

  白斐眼中也出现了剧烈波动,有意外,也有惊诧。

  但无论他们如何不敢相信,那同样在刹那间变得惊天的青红刀芒,终于是和暗black blade 芒fiercely 碰撞在了一起。

  chi!
  有轻微的不知名声音响起,时空恍若定格。

  双刀相交的这一刻,好似达成了短暂的僵持,场面美如画卷。

  一秒之后。

  隐约感知到了什么的Mountain And Sea 教授们骤然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

  “所有人……退!”

  在高喝出声的同时,Mountain And Sea 教授们也纷纷闪现到了广场之上,挡在了人群边缘。

  bang!
  除却Mountain And Sea 以上的所有人,都在那巨大的炸响声中失聪。

  黑红青混杂的毁灭rays of light ,in this brief moment 遮蔽了一切,让他们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好似核爆一般的气浪,终于是assaults the senses 。

   有个not knowing the immensity of Heaven and Earth 的书友在我评论区盖楼,扬言一千楼Alliance Leader ,有人帮我去教育一下他吗,不然显得我的书没人看的样子,我觉得不太好,懂我意思吧?(_)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