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29

2022-02-20

  第229章 立碑
  十余个Mountain And Sea 教授散落八方,Essence Power 相连,在外围形成了一道隐形的墙。

  轰隆!

  三色辉映的毁灭气劲,好似海浪一般击打在了气墙上。

  墙虽然invulnerable, indestructible and impregnable ,但依旧在冲击之下发出了阵阵暴鸣,彰显着它蕴含的巨大威能。

  落日早已散尽,但夜幕下的苏科武大再次被点亮。

  大学城内十余所高校,此刻半空之中都出现了不少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一脸好奇的looked towards 苏科武大的方向,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他们也试图探究,但散发出的spirit strength 很快就遇到了一道强大而又熟悉的阻碍。

  “自家事务,就不烦劳诸位关心了。”田立清淡淡的声音在一众Mountain And Sea 耳边响起。

  虽然有些不甘,但他们也不敢真的强行闯入,只得客气的应答一声纷纷退去。

  只是私底下,却免不了用其他手段去打探一番。

  毕竟能让田立清亲自出面遮掩的事情,恐怕不会是小事。

  田立清越是如此,他们就越是止不住内心的好奇。

  高空之上,负手站立的田立清注视着下方被他压制在一定高度的蘑菇云,面色也是复杂至极。

  “Shen Qian ……”

  “早知如此,当初招生的时候应该亲自走一遭的。”

  “oh! ”

  ……

  因为被Mountain And Sea 联手挡住的缘故,两人双刀相交引发的气浪久久不散。

  后来还是徐菁亲自出手,才让其中的漫天激荡逐渐平息下来。

  而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数分钟。

  早已spirit slowly recovers 的苏科武大学生们,都是迫切的向场内看去,想要知道结果究竟如何了。

  随着烟尘散尽,两人的身形也是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

  只从位置和距离看,两人好似就没有移动过。

  但是两人脚下那深达数米,直径超过五十米的不规则深坑,却又诉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stone tablet 还在!”

  “Shen Qian 也只是complexion pale ,但不像是受了重伤的模样……”

  “如此heaven startling blade ,他竟然也挡下了吗?”

  众人看清了Shen Qian 的模样,都是发出了失望和不甘的叹息声。

  虽然Shen Qian 略显狼狈,但他脚下的三尺地面却依旧是完好无损,包括伫立在他身后的stone tablet 也是如此,依旧刺眼。

  一众Mountain And Sea 也是沉默。

  到了如此地步,他们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杵刀而立的少年,自今天过后,必然在他们的记忆之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一笔,甚至远比Shen Qian 是“造化”Pill Recipe 的缔造者,更要让他们来得印象深刻。

  众人又looked towards 了白斐。

  白斐看上去倒是毫无异样,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对方的形象本来就有些不修边幅,除了衣衫更显破碎,却也看不出什么大的变化来。

  “所以this blade 的结果到底算是什么?”

  “平分秋色吗?”

  “应该还是白斐Senior 赢了吧,Shen Qian 只是挡住了this blade ,但胜负是另外一回事。”

  什么也看不出的苏科武大学子们,都是忍不住议论出声。

  到了此时,在发现Shen Qian 的实力令他们绝望的时候,他们的期许已经开始无限降低。

  什么“废掉Shen Qian ”之类的都已经无人再提,他们现在想的只是……

  能够赢一次。

  在最开始,只怕没人想到,最终会是如此局面,别说打倒对方了,连胜出一筹好似都变成了某种奢望。

  而此时,所有人都已经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白斐身上。

  白斐的脖颈动了动,将头颅抬起来了一些。

  一直关注着场上变化的苏科武Master 生们都是subconsciously 噤声,知道白斐要开口了。

  这也就意味着,今日这场Shen Qian 突如其来的踢校,终于要有一个正式的结局。

  “两年前,我曾经在门后‘死’过一次……”

  白斐低沉的声音在竞技广场上回荡。

  “只是因为一些机缘巧合,以及后来teacher 的帮助,我又活了过来。”

  “我见识过死亡的模样,于是我将自己关在了学校的mountainside ,day after day 的磨刀……”

  “如今,我只差临门一脚就能踏入Mountain And Sea 。”

  “你叫Shen Qian 是吧……我要谢谢你。”

  白斐缓缓抬头,注视着Shen Qian 说道。

  所有人都是startled ,有些不明所以。

  “我原以为我的刀已经还原了死亡的形状,但刚刚与你交手,我才发现,原来还有这么多瑕疵。”

  “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或许一个月内就会正式破境。”

  “但现在,可以再等等了……这刀啊,还得磨一磨。”

  白斐感慨的laughed ,手指抚过长刀。

  随着他的动作,一缕刺目的混杂着淡pale-gold 的鲜血也从他的袖口之中流了下来。

  滴答!

  鲜血落在了地上,in this brief moment 全场寂静,所有人都清晰地听到了鲜血落地的声音。

  “刚才this blade ,是我输了半招。”

  白斐收起长刀,最后深深看了一眼Shen Qian ,缓缓道:“岁末交替,Nine Heavens 之上,你我再战一场!”

  说完这句话,白斐大笑着转身离去,很快就隐没在了广场边缘。

  目视着对方的背影消失,已经重新掌控了身体的Shen Qian 也终于放松下来。

  难以形容的疲惫和饥饿,在一瞬间好似是从in the depth of one’s soul 涌了出来,Shen Qian 身躯轻微颤抖了一下,差点直接晕倒过去。

  不过此时还不是能晕厥的时候,所以Shen Qian 面色不动,took a deep breath ,强行压住了那股疲累。

  白斐……绝对是Shen Qian 目前交过手的所有人当中最强的一个。

  如果将Mountain And Sea 的进度形容为100%,那对方可能已经走到99.99%的地步了。

  刚才如果是Life and Death Battle ,Shen Qian 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毕竟“藏锋”的效果只有一次,但白斐却可以随时斩出同样的第二刀。

  当然,虽说对方没有拼尽全力,但Shen Qian 同样也还留有底牌。

  以Shen Qian 刚才那奇异的状态,再搭配“影刃”,Shen Qian 真不觉得Mountain And Sea 之下有谁可以抵挡……就算是Mountain And Sea ,可能也得分人。

  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不管如何,只看this blade 的话,两人勉强算是birds of a feather ,只是Shen Qian blade glow 的爆发力更强一些,在最后时刻依旧有Blade Qi 穿透了过去,斩伤了白斐的手臂。

  所以白斐说Shen Qian 赢了半招,却也不算错。

  ……

  无论Shen Qian 如何思绪翻飞,也不管这一场交手有多少的前置条件和缺憾。

  对于苏科武大所有学生来说,他们听到的只有白斐那一句“是我输了半招”。

  半招或是一招,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区别。

  真正重要的是,白斐输了……

  静!
  死一般的寂静,像是瘟疫一般笼罩了苏科武大的竞技广场。

  没有人能够接受这个结果。

  包括部分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

  所以直到白斐的silhouette 彻底消失在了广场边缘,他们依旧久久不能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再多的言语也无法形容他们此时的感受。

  就连Shen Qian 身后那座本来刺眼的stone tablet ,此时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恍惚间,那个依旧杵刀而立的少年好像自身也化作了一座无限高大的stone tablet ,将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

  一个人。

  a saber 。

  镇压了号称国内四大校之一的苏科武大。

  从大一到大四,竟是无人可敌。

  更关键的是,对方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新生,入学不到一个月,来自一座重建的至今都还不能评定星级的Academy 。

  这一天,注定会永远记载在苏科武大的史册上。

  在一片沉默之中,Vice Principal 徐菁轻叹一声,越众而出。

  无论如何,残局也得收拾。

  正在她一边前行一边思索着要开出什么条件,才能让Shen Qian 把stone tablet 毁掉的时候,她的耳边忽的响起一道声音。

  “我来吧。”

  “Principal ……”

  徐菁startled 之后认出了这是田立清的声音,她刚想阻止,田立清的silhouette 已经缓缓浮现在了竞技广场之上。

  徐菁觉得有些不妥,如果让田立清出面解决此事的话,那更显得苏科武大有些丢人。

  只是田立清根本没等她回应,见已经有许多人注意到了骤然出现的Principal ,她也只能无奈的止住了脚步。

  “Principal !”

  “见过Principal !”

  “Principal 好……”

  无数问好声响起,所有人都是躬身行礼。

  “田Principal !”

  Shen Qian 也恭恭敬敬的gave a salute 。

  同样是顶级Mountain And Sea ,不同于只在特定圈子里传播声名的澹台沁,田立清的事迹却可以在网上查到不少。

  对于这种类似Human Race 顶梁柱的存在,Shen Qian 自然不吝于表达尊敬。

  田立清并没有理会周围的问好声,只是先将深邃的目光落在了Shen Qian 身上。

  “Jing City Marquis 近来无恙?”

  “many thanks 田Principal 问候,家师一切安好。”

  Shen Qian 赶紧答道。

  “Shen Qian ,你可是胆魄十足啊,一个人扛着碑就来我苏科武大踢校,我看连你那Senior Brother Liu Changqing 都比不上你啊……”

  田立清颔首之后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

  “今天小子是有点莽撞了,请田Principal 见谅!”Shen Qian 也听不出田立清是在赞赏还是在讥讽,只能讪said with a smile 。

  “如果你失败了,那就只是勇气可嘉鲁莽至极,可你成功了,所以它就是胆魄。”

  田立清laughed ,将视线落在了Shen Qian 背后的stone tablet 上,喃喃重复了一遍,“今立三尺地,吾为过江龙……虽然文采差了点,但imposing manner 无双,胜在应景,好一个过江猛龙!”

  “田Principal overpraised 了。”还是拿不太准田立清会怎么看待自己,Shen Qian 没有表露出丝毫骄傲,赶紧modestly said 。

  “你这碑啊……”

  “小子这就搬走。”

  田立清刚刚吐出几个字,Shen Qian 赶紧应道。

  倒不是因为怂……

  主要是他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该出的气出了,该装的逼也装到头了,又不是什么生死大仇,没必要真的往死里摩擦苏科武大。

  他可不想再被一个顶级Mountain And Sea 惦记上,好吧……还是因为有点怂。

  “不用了。”谁知田立清却是摇头道,“你这碑,就立在这里吧。”

  “啊?”

  Shen Qian 一愣,随即lifts the head 来,想观察一下田立清的表情是不是在说反话。

  “不用探究了,我是认真的,这碑就立着吧。”

  田立清说着同时一挥手,一道white light 落在了stone tablet 之上,不仅将角度扶正,也让它更深入了地面一些。

  Shen Qian 的手被弹开,再尝试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触碰到stone tablet 。

  “Principal !”

  “不能让他真的把碑立在这里啊……”

  “我苏科武大建校百年,荣光无数,怎可如此……”

  不仅Shen Qian 错愕,周围的师生们同样complexion changed ,一时间根本顾不得规矩,纷纷出声道。

  田立清转过身来,视线扫过all around 。

  他的脸色平静,但目光所及,所有质疑和焦急的声音却是小了下去。

  “我对你们很失望。”田立清开口了,声音不大,但却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广场上彻底安静了下来,无数人头颅低垂。

  “可我……并非是对你们刚才的表现失望。”

  田立清这句话,让众人都是有些不解,又subconsciously lifts the head 来。

  “Martial Arts 必争,我欣慰于在有人上门踢校的时候,你们不曾退缩,至少参战的每个人,都毫无保留的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

  田立清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你们in this brief moment 忽略了个人荣辱,为了捍卫学校的荣誉前赴后继,就算是输了,但你们已经尽力。”

  “可是……”

  在众人刚刚松懈的时候,田立清却又是话音一转。

  “我却对你们现在的表现很失望。”

  “输不丢人,输了还不承认才丢人!”

  “失败也不terrifying ,不能在失败之中得到成长才最terrifying !”

  “难道说我dignified 苏科武大,就因为今天一次小小的挫折,就再也站不起来了吗?”

  “回答我,你们是这样的废物吗?”

  田立清沉声喝问道。

  “不是!”

  并不整齐的却让每个人都脸红脖子粗的大叫声陆续响了起来。

  “那不就行了?”田立清一笑,“输了就输了,一时的胜负不算什么,这块碑我就立在这里,但我也相信它会有倒下的一天,只是这个理由,需要你来给我们,你们……有信心吗?”

  “有!”

  this time ,整齐划一好像要breakthrough 云霄的暴吼声,响彻整个苏科武大的校园。

  唯独Shen Qian ,看着田立清一脸student that can be taught 的欣慰表情,以及周围人众志成城的坚定眼神,心中忍不住吐槽。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亏他刚才还以为田立清真的是欣赏他,所以才对他这么和善。

  敢情对方是把他当成了苏科武大的磨刀石啊。

  可以预见,经过田立清这一番扭转,这块stone tablet 不仅不会再让苏科武大的学子屈辱,说不定在日后还能发挥出正面作用。

  至于他Shen Qian ,自然就成为了苏科武大学生们眼中最大的“恶人”。

  以后估计很难有安宁了。

  关键他还得在某种程度上“给予配合”,甚至还得承田立清的情。

  他来之前还担心苏科武大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对他下黑手什么的,甚至找了程青青兜底……现在看来,完全是想多了。

  Shen Qian 忽的有些后悔,就不该带这块碑来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