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30

2022-02-21

  第230章 锁

  不管Shen Qian 是怎么想的,但苏科武大的学子们在田立清一番语言鼓动之后,Essence, Qi, and Spirit 却是又重新提了起来,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还更胜之前。

  Shen Qian 帮他们磨平了不必要的骄傲。

  田立清等苏科武大学生们的声音平息之后,脸上的笑意却是逐渐收敛。

  “一码归一码,虽然Shen Qian 此次踢校是个人行为,但有因就有果……Shen Qian ,你今天之所以出手如此之重,而且不留情面,恐怕是在为你的那些同学鸣不平吧?”

  田立清忽的looked towards Shen Qian 问道。

  Shen Qian 一愣,正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田立清又将目光转向了有些不明所以的苏科武大学生们。

  “踢校不是坏事,Martial Artist 就要在战斗之中成长,我真正讨厌的,是有些人以学校荣誉作为绑架,实际上却是在发泄私恨……”

  田立清低沉的声音引起了阵阵骚动,唯有Shen Qian ,已经隐约猜到了田立清的意思。

  “周人麟!”

  田立清忽的点名道。

  刚刚一招败给了Shen Qian ,脸色尚有苍白残留的周人麟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羞惭的低下了头。

  “萧松清!”

  “马亦!”

  “……”

  只听田立清又连续点了十数人的名字。

  苏科武大的学生们愕然的发现,被田立清点到名字的人不仅全是苏科武大的学生,而且全都是small reputation 的人物,甚至有几人,实力完全不下于周人麟。

  在田立清的点名之下,这些人都是陆续走了出来,只是脸色都极为不自然,有人惭愧,有人垂首不语,也有人欲言又止。

  “我不反对在校学生在外经营产业,毕竟cultivation Martial Arts 本就是烧钱的事情,可……你们不该因为斗兽场毁在Shen Qian 手中,就暗地里鼓动大一的新生们去江中军武寻仇,恩怨要分明,公私亦然。”

  “你们,可知错?”

  田立清一番冷淡话语,顿时引发了一阵哗然。

  “斗兽场……我知道了,肯定是东日斗兽场!”

  “对对,我也听说了,一个月之前东日斗兽场毁在了一场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大火之中,据说还有不少珍稀wild beast 逃脱,损失惨重。”

  “didn’t expect 这件事居然和Shen Qian 有关……”

  “不过有一说一,那家东日斗兽场确实不怎么样,我有个朋友就在那里被宰过。”

  “看来Shen Qian 也被宰了,只不过他是块铁板……”

  不少学生一顿拼凑,却也大致猜出了事情的真相。

  一时间,许多本来因为今天的踢校事件对Shen Qian 感观极差的学生,恶意也在瞬间消减了不少。

  他们原本还觉得Shen Qian 做事太绝,几乎不留余地,原来是事出有因。

  最错愕的当属大一的屈湘云and the others ,他们本就是被高年级的Senior Senior Sister 一顿洗脑,认为踢校属于光荣传统,这才打上了江中军武。

  谁曾想到自己竟是被being used as a tool 。

  在田立清的喝问之下,周人麟and the others 都没有半句反驳,只将头颅垂得更低。

  “全员给予留校察看处分,自今日起所有配发资源减半,学分减半,外出需副院长以上级别审批,时效一年。”

  田立清淡淡的宣读了处罚决定。

  等ugly complexion 的周人麟and the others 退回了人群之后,田立清looked towards 在一旁显得有些无辜的Shen Qian ,faint smile 道:“戏也看完了,走吧,我送送你?”

  “怎敢劳烦田……”

  Shen Qian 拒绝的话刚刚说到一半,眼前骤然一花。

  当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苏科武大直通校外的那条林荫大道上。

  而在他身旁,是径直漫步向前的田立清。

  Shen Qian 这才意识到田立清是还有话要和自己说,赶紧也followed along 。

  “我很好奇,你……开了几窍?”田立清忽的问道。

  “呃……八窍。”Shen Qian 赶紧答道。

  “是吗?我也是八窍,怎么年轻的时候没你那么勇?”田立清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Shen Qian 。

  Shen Qian 干笑几声,干脆沉默不语。

  他知道八窍这个答案多半田立清是不会信的,他故意这样说,只是为了让田立清真的以为他是开了九窍。

  多少算个遮掩真实情况的小心机。

  “今日之事,我屏蔽了苏科武大所有对外的通讯手段。”

  田立清也没有继续追究,转而说道。

  “en? ”Shen Qian startled 。

  “包括所有学生的手环信号,等会我会再查究一遍,也下发封口令,尽量不让今天事情的完整经过泄露出去。”

  田立清又接着道。

  Shen Qian 这才明白田立清在说什么,又是惊讶又是不解。

  “田Principal 为什么要这么做?”

  “两个原因,或者也可以说是同一个原因。”

  田立清随手摘下一片树叶,indifferently said ,“我不想让白斐这么早暴露在外界的视野之中。”

  Shen Qian 皱眉想了想,随即looked thoughtful 的道,“是因为那场赛事?”

  “提前暴露底牌是一件愚蠢的事情,虽然最终还是要靠硬实力,但既然是比赛,自然也要讲究一点策略。”

  田立清laughed ,“其他高校同样如此。”

  “您的意思是,可能每一个高校都有隐藏的王牌Martial Artist ?”

  “自信点,把‘可能’去掉……”

  田立清借网络流行梗开了个玩笑,接着说道,“在今天之前,整个苏科武大知道白斐还活着的人寥寥无几,我让他与你交手,也有让他借这一战找找状态的意思。”

  “却didn’t expect ,他竟还有额外收获,我很惊喜。”

  Shen Qian 懒得吐槽田立清的“wily old fox ”,只是从对方的话语之中捕捉到了其他信息。

  “听田Principal 的意思,这‘踏Nine Heavens ’对于各大高校的意义似乎非比寻常?”Shen Qian 试探着问道。

  “你错了,不是对高校的意义非比寻常,是对你们的意义非比寻常,或者说对于华夏Martial Arts 的意义非比寻常。”

  田立清悠然道,“如此规模的浩tournament 事,起码有一百年没有举办过了。”

  “那为什么……”

  “时势。”田立清吐出两个字,“你可听过一种理论名为‘潮汐效应’?”

  “略有耳闻。”Shen Qian nodded 。

  “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现在就是一个浪潮的开端,而且是大浪,猛浪,乃至stormy sea !”

  田立清said solemnly ,“Shen Qian ,如果你要从我这里寻求建议的话,那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一战,无需隐藏,spare no effort 吧!”

  “你在那Nine Heavens 之上的rays of light 有多耀眼,你未来的路就会有多宽敞!”

  Shen Qian 咀嚼着田立清铿锵话语之中的深意,slightly nodded 。

  “many thanks 田Principal 的指引!”

  “我之前都didn’t expect ,还有大一新生够资格参与到主体赛事之中,你的确让我很意外。”

  田立清感慨了一句,话音又是一转,“不过……虽然你对比peers 确实很不错,甚至可以说一句无敌,可你when the time comes 面对的,可不止有peers ,而是你的所有同辈。”

  “尤其在你这个年纪,一年两年的年龄差换算在实力上,都是不小的差距。”

  “如白斐这样的人不会多,但也绝不会少。”

  “甚至……可能会出现真正踏破了Mountain And Sea 的在校生!”

  田立清这句话,让Shen Qian 的面色也凝重了一些。

  今天来苏科武大,Shen Qian 并非一无所获。

  至少他自己也因为今日这一战,因为白斐的出现,而无形中收敛了些许骄傲。

  他本以为他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下已经无敌,白斐让他clear comprehension ,in this world 根本不缺真正的妖孽。

  白斐能在大四毕业之前就有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把握,只怕他绝不是个例。

  只是类似这样的人物,反而很多都在韬光养晦,像王朔这么爱在外面蹦跶的人并不多。

  Shen Qian 突然想到了曲白。

  他在江中军武目前接触的人中,唯一有些看不透的人物。

  此刻他甚至忍不住在想,对方是不是也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了?

  只是因为“踏Nine Heavens ”即将来临,所以也隐藏了部分实力什么的……

  无论如何,Shen Qian 对于那场在Nine Heavens 之上的赛事,在此刻才是真正生出了期待来。

  就算真有Mountain And Sea 又如何!
  距离赛事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Shen Qian 对于自己的进步速度同样有着充足的信心。

  “田Principal 刚刚说,还有第二个原因,不知道是什么?”

  心胸略微激荡的Shen Qian 很快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接着问道。

  “自然也是帮你隐藏一下实力。”

  田立清忽的laughed 。

  “这段时日外界对你非议众多,而今天我苏科武大精英尽出,却成了你的背景板,凭什么就我苏科武大一家要遭这个罪……”

  “年轻人,记得when the time comes 遇到其他高校的所谓天才们,也给我将他们fiercely 按在地上摩擦,尤其是Flower Martial 那群bastard ,千万别客气!”

  “啊,您这完全是……”Shen Qian 错愕之下差点就脱口而出。

  却didn’t expect 田立清帮他补全了没说的话。

  “心理不平衡?”田立清coldly snorted and said ,“没错,是有点,那又如何?”

  一句“那又如何”问得Shen Qian 哑口无言,得,您是顶级Mountain And Sea ,您说了算。

  当然说正经的,Shen Qian 隐约感觉里面可能还有其他原因,只是田立清没有说的意思,他自然也不好多嘴问什么。

  “前路漫漫,且行且看……就送到这吧。”

  伴随着一阵淡笑,当Shen Qian 再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苏科武大的校门之外,all around 除了站岗的保安空无一人。

  而在苏科武大的校门口,也挂上了“校园暂时封闭,暂不接待访客”的牌子。

  Shen Qian 回想着刚才田立清所说的话,刚刚走出几步,眼前又是一花,一阵半熟悉的幽香传来,身穿black 长裙将肌肤衬得雪白的程青青出现在了他面前。

  “Second Senior Sister ……”Shen Qian 看清来人顿时sighed in relief ,随即眼前便开始一阵阵的发黑。

  “you brat 没事吧?”

  程青青蹙眉看了一眼Shen Qian ,又看了一眼封校的苏科武大。

  “发生什么事了,我只远远看到你打败了三四人,然后感知就被田立清出手屏蔽了,若不是相信田立清的为人,你要再晚出来一分钟我都要杀进去找你了……”

  “……”Shen Qian 只是定定的看着程青青,一言不发。

  “你怎么了?”程青青被Shen Qian 看得有些不自在。

  “抱住我。”

  “en? ”

  程青青先是startled ,随即slim eyebrows ,莫名还有些脸红。

  她的第一反应是因为上次的事件,让Shen Qian 变得胆子肥了很多。

  “smelly brat ,连你Second Senior Sister 也敢调……呃……”

  程青青嗔怪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见Shen Qian 眼睛一闭,直挺挺的朝她怀里倒了过来。

  Shen Qian 其实早就撑不住了,在system AFK 结束之后他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能若无其事的挺到现在,完全是靠残余的意志在撑着。

  田立清出于礼貌没有查探Shen Qian 的身体,否则他可能会古怪的发现,只要随便再派一个大一的新生,轻轻戳一指头就能让Shen Qian 倒下……

  程青青subconsciously 接住了Shen Qian ,这才发现Shen Qian 是真的晕厥了过去。

  程青青知道自己刚才误会了Shen Qian ,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之余赶紧抱紧了Shen Qian ,用spirit strength 略一查探Shen Qian 的身体状态,随即程青青忍不住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Fuck, 你丫这是劲尽人亡的节奏啊,和人干有什么区别……”

  ……

  意识在深沉之中不断飘荡,很久很久之后,才逐渐上浮至清晰。

  或许是因为太过于疲惫的缘故,Shen Qian this time 没有做梦,完完全全的体验了一次深度睡眠。

  这让刚刚清醒过来的他,连睁开眼皮都感觉有些沉重。

  回想起了之前所有事的Shen Qian ,干脆也就继续闭着眼睛,率先查看起了身体的状态来。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在和白斐那一战之中,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那种奇异的好似可以让实力一直暴涨下去的美妙感觉,记忆犹新。

  就好像他骤然打开了某种封印,或者是某把无形的锁,变成了一个全新的自己。

  只是当Shen Qian 的spirit strength 在体内绕了一圈之后,他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

  非要找个词汇来形容他的身体状态的话,那就是……干涸。

  除了dantian 处能看到一丝丝元气的影子,他的体内完全是空空荡荡,干净的就好像从来没有元气存在过。

  不仅如此,他发现自己的四肢百骸也完全处于脱力的状态,就连血管里流淌的血液都有点干薄的趋势。

  他看了一眼元气的质量,realm 依旧是中Martial Artist 五段左右。

  也就是说,他的真实battle strength 没有什么改变,那种状态可能是临时性的。

  而且很可能和他开了十窍又凝聚了精神内核有关。

  想了想,Shen Qian 还是睁开了眼睛,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迫切需要去图书馆查阅一些资料,或许才能彻底搞懂其中的一切原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