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32

2022-02-23

  第232章 道歉
  人体有九窍。

  而实际上从武道的角度而言,这些地方天生又是闭塞的。

  在冲击Martial Artist 之前,如果能够开窍,就能打通闭塞,让武道的根基变得更为坚实,最直观的好处,就是让Human Race Martial Artist 本就超过了平均值的innate talent 变得更加terrifying 。

  但开窍也存在着极大的风险。

  即便是在资源innate talent 都不缺的情况下,开窍的success probability 也不足一成。

  所以它并没有被写进教科书里推广。

  根据Shen Qian 到目前为止的了解,能开七窍以上的就已经是a giant amongst men ,八窍则是as rare as phoenix feathers and unicorn horns ,至于九窍,基本都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对应到这本《远古Human Race 史》上的记载,也是如此。

  虽然远古先贤发明“开窍”的secret technique ,但能成功的也是少之又少,其中尤其有一个禁忌。

  其实Human Race 根据“Supreme Great Perfection 十方造化体”发明开窍的初衷,是为了让Human Race 出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Perfection 体。

  因为十种Perfection 体之中,其余九种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缺陷,唯独“十方造化体”是公认的堪称perfect and without blemish 的Perfection 体。

  Human Race 若能cultivation 出“十方造化体”,将直接无视Life Level 的限制,能够触碰的领域就会更多。

  可惜……任凭Human Race 如何尝试,却全都是失败。

  因为Human Race powerhouses 无力的发现,Human Race 虽然天生聪颖,繁衍能力极强,但人体,却也好像有着一把无形的枷锁。

  这把枷锁不是人为施加,更像是万事万物平衡的法则。

  比如Marital Immortal Practitioner 生来就拥有悠久的lifespan 和强大体魄,但他们在perception 上就要差了许多,也极难繁衍后代。

  monster beast 更不用说,他们完全与cultivation 无缘,除非有其他际遇,否则一出生的时候就被bloodline 决定了上限。

  于是Human Race powerhouses 也只能放弃,以“开九窍”为最高标准。

  gradually ,所谓的“第十窍”的说法也就被遗忘。

  这其中有一部分属于Shen Qian 的猜测,但Shen Qian 估摸着应该pretty close 。

  假定这两本ancient book 的记载都是真的话……

  Shen Qian 的心脏“peng peng ”跳了起来。

  那就意味着,他很有可能是since ancient times Human Race 之中第一个开了十窍的Martial Artist 。

  再想到在武科武大的时候,在system 的操控下,由精神内核为引,十窍全开,那种实力暴涨的状态,难道就是传说中的“Supreme Great Perfection 十方造化体”?
  Shen Qian 越想越觉得这个probability 很大。

  至于他为什么无法一直维系那个状态,Shen Qian 觉得还是因为自己本身的realm 不够,或者说肉体还是过于孱弱。

  因为根据《Innate Perfection 体图解》的零星记载,以及一些推演式的话语,“Supreme Great Perfection 十方造化体”的基础特征之一,就是生生不息、遇强则强。

  按照Shen Qian 的理解,那就是元气永不枯竭,像是永动机一样,但对于肉体造成的负荷可想而知。

  “所以system 其实当初开十窍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了十窍会带来的变化……不愧是你啊,步步为营。”

  Shen Qian muttered 。

  他其实很早就有感觉,system 从来不会做无用功。

  到了如今,历数所有经历过的AFK 事件,那种“system 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的感觉更明显了。

  总之不管如何,经历过此次之后,Shen Qian 等于又多了一张极其强力的底牌,比起”影刃”更加terrifying 。

  只是这张底牌的运用却需要谨慎,毕竟一旦用过之后就会陷入极其虚弱的状态,等同于最后的手段了。

  ……

  当Shen Qian 离开江中军武图书馆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不过图书馆门前还是brightly lit ,更让Shen Qian 诧异的是,还有不少人聚集在门口,黑压压的一片不知道在干嘛。

  对此类热闹从来无干的Shen Qian ,走下台阶之后正要绕路,却听到了一道大喊声。

  “Shen Qian 出来了!”

  人群骤然一阵骚动,然后“crash-bang ”的都涌了过来,将来不及反应的Shen Qian 团团围住。

  one silhouette 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面色沉凝,正是叶世聪。

  “你……”

  Shen Qian 正皱眉的时候,叶世聪却在Shen Qian 愕然的目光之中将头颅低垂。

  “Shen Qian ,对不起。”

  “你这是唱的哪出?”Shen Qian 不明所以。

  紧接着,赵克一、耿千秋、萧晔and the others 都走了出来,全都面带愧色。

  “Shen Qian ,我们都知道了,之前是我们是错怪你了,你千万见谅……”

  赵克一闷声说道。

  “知道什么了?”Shen Qian 隐约猜到了什么,不过他看几人羞赧的模样实在有趣,于是故作茫然的问道。

  “他们知道你前两天一个人去了苏科武大。”

  李嘉琪也挤开人群走了出来,不忿的看着他们说道,“我就说Shen Qian 不是那样的人,你们现在信了?”

  赵克一and the others 默然,脸也红得越加厉害。

  Shen Qian 见差不多了,也就没有再逗他们,摆摆手said with a smile :“算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事。”

  “那是你不知道他们之前说的有多难听!”李嘉琪兀自有些气愤。

  “such is human nature 罢了,就这样吧。”Shen Qian 是真的不在意。

  考上全国武状元之后,他可以说是一路从非议之中走过来的,经历的多了,到如今不说“心如止水”。起码也是“稳如Old Dog ”。

  “那你以后还会接受我们的挑战吗?”赵克一咳嗽一声,不太自然的问道。

  Shen Qian 闻言didn’t know whether to cry or laugh ,怪不得他们愿意放下面子跑到图书馆这里等着道歉,原来是在惦记着这个。

  “我这人从不记仇,挑战当然可以,不过……得加钱。”Shen Qian said with a smile 。

  “没问题,加多少你说了算!”

  赵克一and the others 都是大喜过望,满口答应。

  此时来图书馆门口等待Shen Qian 的,大多是之前公开以各种形式诋毁过Shen Qian 的,见Shen Qian 好似真的不在意,得到谅解的人群也就逐渐散去。

  最后只剩下赵克一and the others 。

  而Shen Qian 从众人的口中,也算是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本来今天是武科武大再次上门挑战的日子,而赵克一and the others 也做好了充足准备。

  谁知一直等到late in the morning ,都不见苏科武大的人露面。

  察觉到不对的江中军martial arts 生们自然纷纷开始打听,毕竟总会有一些老乡或是以前的校友去了苏科武大。

  然而不打听还好,一打听情况就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所有联系上的苏科武大同学,要么支支吾吾,要么含糊其辞,给江中军武众人的感觉就是,他们好像知道点什么但又碍于某种隐情不肯说出来,甚至还觉得江中军武的人是在没事找事。

  最后还是有一个苏科武大的学生实在被问得烦了,忍不住骂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Shen Qian 不是比我们更清楚吗,你们这种行为叫做杀人诛心,懂不懂!”

  那学生骂完之后就把电话挂了,搞得打听情况的军martial arts 生一脸懵逼。

  不过众人还是捕捉到了关键词。

  “Shen Qian 。”

  又有些机灵的跑去了苏科武大的校园论坛上,找到了一些零散的信息,再加上孜孜不倦的继续打探以及一部分来自校门口目击者的信息,终于拼凑出了部分事实真相。

  Shen Qian 竟然独自一个人去苏科武大踢校了!

  而且……很可能横扫了苏科武大的一年级。

  不然的话,无法解释为什么苏科武大在Shen Qian 去过之后就偃旗息鼓了,不仅连约好的挑战“遗忘”了,也没有再次上门挑衅。

  总之,这个可信度极高的消息飞速传遍了全校,再加上Shen Qian 确实在那天请假之后不知所踪,一切都对上了。

  于是,就有很多之前骂过Shen Qian 的同学心生愧疚,这才有了来图书馆专门等待Shen Qian 想要当面道歉的一幕。

  “Shen Qian ,话说你这样打上门去,他们就真的让你全身而退了?”

  耿千秋此时忍不住问道。

  “对啊,他们的高年级学生也没有出手?”

  叶世聪也是满脸好奇。

  “唔,反正没有什么大事。”Shen Qian 也懒得跟他们吹嘘什么,含糊说道。

  “嘶……那这苏科武大的学生素质还挺高的啊!”

  赵克一感叹了一句,随即looked thoughtful ,“听说你一个人扛着一座碑就进去了,想想都有点帅啊!”

  Shen Qian 听出了不对劲,见其他人也是eyes shined ,一副be eager to have a try 的表情,他顿时警惕起来。

  “你们想干嘛?”

  Shen Qian 脸色一正,“你们难道就不奇怪我明明只去了一天,怎么却消失了三天吗?”

  众人startled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被群殴了一顿养伤去了!”

  Shen Qian rolled the eyes ,“你们也不想想一个人去踢校是何等嚣张的行为,这次他们还算留手了,如果你们再去一次的话,哼哼……”

  赵克一and the others 一想想可能的场面,都是缩了缩脖子,顿时冷静了不少,打消了装逼的念头。

  想想也是,苏科武大何等地位,怎么会容忍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又闲聊了一会,约定改日和他们切磋后,Shen Qian 打发走了赵克一and the others ,以及欲言又止的李嘉琪。

  他当然知道李嘉琪想说什么,不过怕麻烦的Shen Qian 只能装作没看出来了。

  他可没时间真的去履行什么班长的职责,事实上到现在他都还认不全班上的同学……

  等李嘉琪and the others 都离开后,Shen Qian 一转头,却是又看到了一道熟悉的silhouette ,正立在路灯下含笑注视着他。

  “曲白Senior 。”

  Shen Qian startled 之后打招呼道。

  “你在苏科武大到底经历了什么?”曲白却是面带探究的问道。

  “为什么这样问?”Shen Qian laughed 。

  “你变得不一样了。”曲白若有深意的说道,“虽然我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但确实有一些变化。”

  “我以前也小看Senior 你了。”Shen Qian 同样大有深意的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laughed heartily 起来。

  “既然你不方便说我也就不探究了。”两人并肩向前,曲白shrugged 说道。

  “曲白Senior ……认识一个叫做白斐的人吗?”

  Shen Qian 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给他透露一些信息。

  “白斐?”曲白瞬间停下脚步,目光灼灼的看着Shen Qian ,“看来你见到他了……他真的没死?”

  “你真的知道他?”Shen Qian startled 。

  “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可是我们那一辈的Legendary 之一,我也曾经和他交过手,只是后来听说他死在了‘门’那边,后来有些零星的传言说他没有死,didn’t expect 是真的。”

  曲白感叹了一句,随即极感兴趣的问道:“他……如何?”

  “很强,近乎Mountain And Sea 。”Shen Qian 给了一个公允的评价。

  然后曲白就没了声音,只是奇怪的看着Shen Qian 。

  “怎么了?”Shen Qian 疑惑道。

  “这么说,你真的和他交手了?”

  曲白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我倒是对你更感兴趣了,你既然能和一个近乎Mountain And Sea 的人交手,那你又有多强?”

  Shen Qian didn’t expect 曲白的角度如此刁钻,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岁末之战,看来远比我想象的有趣。”

  曲白也没有追问的意思,又patted Shen Qian 的肩膀,随即大笑着离去。

  Shen Qian 目视着对方的背影消失,忍不住muttered 。

  “我好像也低估你了啊,Senior ……”

  ……

  时光如流水,眨眼又过了一个星期。

  无论是因为田立清的一番话语,或是可能的奖励,也或是那种和所有peerless genius 碰一碰的期待感,都驱使着Shen Qian ,在暂时平静的日子里也没有松懈下来。

  除了每日的例行上课和撸铁,Shen Qian 再次来往于体测馆和铜人阵Secret Realm 之间。

  关于铜人阵Secret Realm ,之前Shen Qian 就已经学完了七十二绝技,却还需要掌握至少Seven Sects 禅功和三门心经。

  禅功和心经的难度其实说不上多难,但因为它们并不是直接的战斗技巧,更多像是一种心境上的打磨和精神上的辅助,所以Shen Qian 也实在快不起来。

  只能依靠时间去磨。

  好在Shen Qian 毕竟已经凝聚了精神内核,又有大佬高送了一截,perception 极高,所以估摸着一个月内完成进度问题不大。

  至于他自己的体能方面……

  bang!
  此刻随着Shen Qian 一拳锤爆了对面的Liu Changqing ,一行数据也在专业体测机的界面上跳了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