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34

2022-02-25

  第234章 放风
  女子不是only one 个关注了“Martial God ”的百王殿成员。

  事实上就在Shen Qian 的帖子发出的瞬间,就有不少于二十个人收到了社区的消息提醒。

  而半个小时后,几乎大半百王殿的成员都通过口口相传,知道了这件事。

  起初有不少人,都认为“Martial God ”纯属idle pain in the balls ,才会提出这样一个impossible 在现实之中发生的问题来。

  但当众人看到“Martial God ”提出的回报的时候,却是又忍不住怦然心动。

  “解答任意一个疑惑。”

  这是建立在“Martial God ”之前的表现上。

  任何关于martial skill 的疑难杂症好似都难不住对方。

  “这种疑惑仅限于‘martial skill ’吗?”有人在下方回帖。

  “不限。”“Martial God ”的回答简短,却能引起无限遐想。

  不过更让众人重视的是第二种选择。

  即……炼制任意一款Mountain And Sea 级别以下的medicine pill 。

  百王殿的成员,除了已经位列王侯的那几位,谁不需要medicine pill ?
  几乎每个人,都有某种特定的需求。

  但这市面上有太多medicine pill 都是有价无市,尤其是到了Mountain And Sea 阶段,更是如此。

  一是因为Mountain And Sea 级别的medicine pill ,主medicine ingredient 都极为难寻,大部分都位列禁区深处,乃至海外,甚至是“门”里。

  二是因为……够资格炼制Mountain And Sea medicine pill 的,起码也得是Alchemy Sect 师。

  Alchemy Sect 师不难找,虽然不多,但只要是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总会认识一些。

  可……要排上队就难了。

  如果去Medicine Refining Master 协会的官网查询一番就会发现,即便是邀约最少的Alchemy Sect 师,预约都已经排到了两年后。

  而此时“Martial God ”却提出可以以成本价出手炼药,且是任意medicine pill 。

  这绝对是无法忽视的诱惑。

  “如果炼制失败怎么办?”又有人回帖问道。

  “你只需要出一株medicine ingredient ,medicine pill 必定会送到你手上。”

  平淡却又饱含自信的话语,再加上“Martial God ”贴出的一张照片,瞬间让众人打消所有疑虑。

  照片虽然遮了半截,看不见具体的持有者信息,但那golden 徽章边缘Seven Stars 般的火焰,却是彰显了持有者的身份。

  七星Alchemy Sect 师!

  众人惊叹,但又觉得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

  以“Martial God ”表现出来的学识,加上疑似顶级Mountain And Sea 的身份,再拥有一个顶级的副系职业,一点都不奇怪。

  总之,在疑虑尽去之后,众人也是真正开始思考Martial God 提出的这个问题。

  Shen Qian 默默等了一会,很快,就有两三个人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Shen Qian 看了一下,却是有些失望。

  最先回帖的三个人之中,除了ID叫做“维纳斯”的那个mysterious 女性,提出了也许某种上古secret technique 能解决这个问题之外,其他人说的都没有什么意义。

  至于是什么上古secret technique ,“维纳斯”也只是提出了一种方向,所以也不具有太大的参考意义。

  Shen Qian 想了想,要等待事情发酵,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还需要时间,他本来也不指望一下子就能得到答案,干脆就先下线了。

  手环震动了起来。

  Shen Qian 瞄了一眼,却是杨令节和Ouyang Fei 都发来消息,问Shen Qian 要不要把握最后的时间一起出去转一转。

  Shen Qian 先是不明所以,等翻了翻班级群里的公告,才算是明白了过来。

  三天之后,来自军队的教官就将正式入驻江中军武,同时,所有军武的学生也会正式加入军籍,以后更是要真正下放到军队之中历练。

  可以预见,when the time comes 江中军武才会真正迎来军武院校该有的气氛。

  而这三天时间,显然就是军martial arts 子们最后的“欢乐时光”了。

  通情达理的余守巳也是直接由教务处下发了通知,放假三天。

  Shen Qian 看了一眼信息时间,估摸着杨令节和Ouyang Fei 早就结伴出校了。

  左右也无事,cultivation 暂时也变得没了意义,Shen Qian 也就收拾了一下,决定出去散散心。

  ……

  “去哪呢?”

  漫步在Jiang Prefecture City 的街头,Shen Qian 开始思索这个问题。

  他突然有些茫然。

  在Jing City 的时候,好像哪里都是去处。

  来了江中之后,Shen Qian 却几乎一直沉迷于cultivation 之中,此时骤然空下来,他才发现竟是变得无事可做。

  其实他在Jiang Prefecture City 还是有个“家”的。

  之前他让晚宁在Jiang Prefecture City 买了一套平层公寓,此刻刀九和晚宁就待在那里。

  只是Shen Qian 觉得去那里也没什么意思,还得抵御来自肯定不会拒绝他的晚宁的诱惑……

  这段时间Shen Qian 偶尔自省了一下,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他招惹的女人已经够多了,想起来就脑阔疼,暂时还是别乱了。

  “就是这家Martial Arts Hall ?”

  “没错,来了个新陪练,长得贼水灵,就是可惜只接女Martial Artist 的单子……”

  “加钱也不行?我还不信了,走,进去看看!”

  两个青年从Shen Qian 旁边跑过,径直进了旁边一栋brightly lit 的建筑物。

  Shen Qian startled 之后停下脚步,这才发现他unconsciously 走到了一个Martial Arts Hall 的门口。

  Martial Arts Hall 名为“thunder ”,看规模只是私人Martial Arts Hall ,而不是像Nine Provinces 一样的连锁。

  类似这样的Martial Arts Hall ,Jiang Prefecture City 里大大小小估计不下百家。

  Shen Qian 也没在意,瞥了一眼之后径直往前走去。

  ……

  thunder Martial Arts Hall 内。

  此刻在员工等待室,一个middle-aged man 正怒气冲冲的瞪着对面的一个少女。

  “你为什么又不接单?人家都愿意付双倍了,你还在矫情什么!”

  “雷总,我……我不想接男Martial Artist 的单子……”

  穿着训练服的少女略微低头,双手绞着衣袖,虽然有些瑟缩,但还是坚定的说道。

  “接单哪还有分男女的!”

  雷总怒道,“我们这是正规Martial Arts Hall ,你是去陪练,又不是让你去陪睡,能有什么问题?”

  “我……就是不想。”少女咬着嘴唇摇头道。

  “之前让你去按摩部你不去,是你自己要求来陪练部的,现在陪练也做不好,我留你做什么?”

  雷总said with a sneer ,“行,你不接是吧,那就不用做了,收拾东西滚蛋!”

  “……好。”少女沉默之后nodded ,转身就要走。

  “你……”雷总见少女竟然真的毫不妥协,他差点气晕过去,大吼道:“你要走可以,但你这属于违规辞职,得赔钱!”

  “要……要赔多少?”少女一愣。

  “二十万。”雷总coldly snorted and said ,“你拿得出来吗?”

  “我……”少女脸色有些苍白。

  “既然拿不出来,就给我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干活,走,去训练场,客人还等着呢!”

  雷总冷笑说完,就伸手要来拉少女。

  正在少女not knowing what to do 的想要后退的时候,雷总的身形却是骤然一僵。

  他骇然的低头,才发现一只不知何时出现的手,轻轻捏住了他的手掌。

  下一秒。

  咔擦!

  伴随着清脆的骨折声响,雷总的手掌瞬间折断。

  ”Ah!”

  没有理会疼得满地打滚的middle-aged man ,Shen Qian 略显无奈的看着惊喜逐渐从脸上绽放的少女。

  “小璇,你怎么会在这里?”

  Shen Qian 本来都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只是某种冥冥中的牵引下,他又用spirit strength 扫过了Martial Arts Hall ,这才发现了江璇的存在。

  关于那冥冥之中的牵引,倒也很好解释。

  在凝聚了精神内核之后,从某种角度而言,Martial Artist 就达到了ancient book 里记载的“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的状态。

  对于一些祸福因果,都会开始有模糊的感知。

  甚至Shen Qian 都在想,他看似随意的在Jiang Prefecture City 里闲逛,最后却走到了thunder Martial Arts Hall ,大概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我……对不起。”

  江璇支吾了一下,最后却是低垂下了头颅。

  Shen Qian 摇摇头,其实用屁股想,他也知道江璇出现在Jiang Prefecture 多半是和他有关,他上前揉了揉少女的脑袋。

  “没关系,其实能在Jiang Prefecture 看到你,还挺高兴的。”Shen Qian laughed 。

  “真的?”江璇lifts the head ,清瘦的脸颊上是晶亮的双眸。

  ”en. ”

  见Shen Qian nodded ,江璇也好似去掉了某种负担,展颜一笑,开始讲述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

  其实和Shen Qian 猜测的大差不差。

  在Shen Qian 离开Jing City 之后,江璇也终于下定决定从Nine Provinces Martial Arts Hall 辞职,在不需要说明的原因驱使下,她选择来到了Jiang Prefecture 。

  经过Shen Qian 的指引,江璇重新踏上了Martial Artist 道路,又因为innate talent 和Shen Qian 提供的strength potion ,短短两月就已经breakthrough 了Beginner Martial Artist 。

  成为Martial Artist 的江璇,也如愿在thunder Martial Arts Hall 找了一份陪练的工作。

  “我想着这样能节省不少资源,而且听别人说战斗才是最快提升的途径,所以就……”江璇有些sorry 的说道。

  “为什么不跟我联系?”Shen Qian 问出了唯一的疑问。

  “我不想再去打扰你。”江璇小声道。

  “既然如此,那你来Jiang Prefecture 干嘛?”Shen Qian faint smile 。

  “我……”

  江璇顿时说不出话来,只是红晕从脖颈一直蔓延向上。

  “先等我一下,把杂事处理好。”

  Shen Qian 没有再继续调戏江璇,body flashed ,出现在了门边。

  地板上,捂着断手正准备趁两人聊得兴起悄悄从门边溜走的雷总,惊恐的lifts the head 来,“你……你想干嘛?”

  “起来吧,谈笔生意。”

  Shen Qian 踢了踢旁边的凳子。

  雷总clenched the teeth ,干脆也就光棍的往椅子上一坐,等着Shen Qian 开口。

  “你刚才为什么不喊人?”Shen Qian 先是curiously asked 。

  “老子高Martial Artist 八段,已经是这里的最powerhouse ,在你面前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喊其他人又有什么用?”雷总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你倒是很识相。”

  Shen Qian 诧异的看了一眼对方,随即shrugged 。

  “你刚才逼迫她的行为让我生气,所以断你一只手算是教训,虽然从道理上来说,在商言商,你的做法没什么问题,这也是我愿意坐下来和你谈一谈的原因。”

  “谈什么?”雷总此时也冷静下来。

  “你等着。”

  Shen Qian 说着把手环掏了出来放在桌上,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刚刚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对面传来了一个略显兴奋的清脆女声,“啊,狗男人,你终于想起我来了,你在哪,Jiang Prefecture 吗,我现在就去找你……“

  “咳,先别闹……雷总,我要收购你这家Martial Arts Hall ,这是我的财务助理苑幼,你和她谈细节就行。”

  一听有正事,苑幼倒也立刻安静了下来。

  “收购?可是我……”

  “你没得选择,相信我。”Shen Qian 平静的打断了皱眉的雷总。

  雷总startled 之后,眼神再一次扫过Shen Qian 年轻的脸颊,随即默然。

  “苑幼,谈好之后就直接付钱,我先出去走走。”

  Shen Qian 又对手环里的苑幼叮嘱了一句,然后拉起还有点懵的江璇的手,直接离开了thunder Martial Arts Hall 。

  ……

  长江的风带着一些湿气,吹拂在漫步江边的少年男女身上。

  星夜漫天,少女欲言又止。

  “别说那些矫情的话,反正你欠我的一辈子也还不清了,就当帮我经营一家Martial Arts Hall 打工还债吧,我可是要看财务报表的。”

  Shen Qian 知道江璇想说什么,他也懒得再去重复一些无意义的话,直接从源头上终结了这个话题。

  江璇果然没再说话,好一会,就在Shen Qian 再次想开口问问少女的武道进境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如蚊呐般的细微声音。

  “……我也可以devote one’s life to 的呢。”

  然后少女就停下了脚步,又一次垂着头,用手指绞着衣角,似在紧张的期待着什么。

  阿西巴。

  Shen Qian 正在思索怎么回答才能显得自己不是很渣的时候,少女突然groaned ,随即面露痛苦之色的捂住了脑袋。

  “你怎么了?”Shen Qian 皱眉扶住了江璇。

  “那……那个声音,它又来了……”少女断断续续的说道,额头也渗出了汗滴。

  “什么声音?”Shen Qian startled ,凝神细听却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我……我不知道,它最近才出现的……”

  “它在说什么?”Shen Qian 用spirit strength 略一查探,发现江璇的大脑神经确实在疯狂跳动,他赶紧solemnly asked 。

  “它……它让我去推开一扇什么‘门’……啊,好痛!”

  江璇疼得完全蜷缩在了Shen Qian 怀里,惨叫声也变得尖锐起来。

  “门”?
  Shen Qian 听到了这个关键词,瞬间眼睛一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