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35

2022-02-26

  第235章 迷雾
  江中军武,东南校区保卫科值班室。

  已经是夜深人静,保卫科的三栋小楼只有一处亮着灯火。

  虽然江中军武号称有十大Mountain And Sea 保安,听起来排场十足,但实际上也是无奈之举。

  因为江中军武的校区实在太大了。

  按照方位划分八个区域,就需要八个Mountain And Sea 坐镇,再加上机动巡守的一人以及坐镇大门的一人,十个Mountain And Sea 其实也只是刚好够用。

  随着轻微的air-splitting sound ,one silhouette 落在了三楼的走廊上。

  他卸去了披着的斗篷,露出了江中军武的保安制服,然后走进了那处亮着灯火的办公室。

  拿起桌上尚未冷却的热茶喝了一口,Old Hu 头发了一会呆,然后扣动了办公桌底下的一个按钮。

  随着机关转动的声音,书柜向两边滑开,露出了一个暗室来。

  Old Hu 头走进暗室,借助着微弱的壁灯,凝视着暗室的墙壁。

  墙壁的正中挂了一幅江中军武的地图,上面有着极为详尽的各种标注,还有一些在正式地图上不会出现的暗道小径。

  apart from this ,地图的周边还贴满了各种资料。

  有许多都是十年前的。

  “你刚才是悄悄去了老校区吧?”

  在Old Hu 头走神的时候,一道声音突兀在角落之中响起。

  Old Hu 头吓了一跳,转身警惕看去,“谁?”

  但很快,他又放松了下来,因为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的他已经辨认出了那道声音。

  果然,一个穿着军武制服的少年缓缓从阴影之中走了出来。

  “you brat 怎么会在这?”

  Old Hu 头先是皱眉,随即又是complexion changed ,“不对,你是怎么进来这个房间的……我刚才为什么察觉不到你的存在?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

  看着Old Hu 头脸色变幻如临大敌的模样,Shen Qian 摇摇头,“只有我。”

  “真的?”

  Old Hu 头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他可是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
  怎么可能察觉不了Shen Qian 的存在?
  除非……

  Old Hu 头骤然抬头,双目如电般向Shen Qian 看去,随即Old Hu 头不由骇然。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看穿Shen Qian 。

  什么鬼!

  意识到了什么的Old Hu 头彻底呆住,他愣愣的看着Shen Qian ,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你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了?”

  因为极度的震惊,Old Hu 头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没有。”Shen Qian 摇头。

  “那怎么……”

  “我身上的秘密多了去了,要是谁都能看透我,那我这全国武状元未免也太名不副实了吧?”Shen Qian sneered 。

  Old Hu 头一想也是,多半是Shen Qian 有着某种隐蔽method ,这小子一向mysterious and secretive 的,倒也能够解释。

  “我们去外边坐吧。”

  Old Hu 头关掉了灯,带着Shen Qian 出了密室。

  Shen Qian 喝了一口Old Hu 头递来的茶水,见Old Hu 头又支起锅开始煮泡面,Shen Qian 不由strangely said :“你都Mountain And Sea 了还吃这个?”

  “you brat 懂个屁,我吃的不是泡面,是情怀。”

  Old Hu 头夹了一口面放进嘴里,缅怀的说道,“当年我们在军武上学的时候,可比你们现在惨多了,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食堂,口粮也管制的非常严格,就只能吃个七分饱,美其名曰锤炼意志。”

  “那时候常常半夜饿醒,就靠着悄悄藏点泡面撑了过来……她下面才好吃哩,old fogey 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味道。”

  “胡大爷,你口中的她叫什么名字?”

  Shen Qian 听到这里,忽地心中一动。

  “茵茵,她叫茵茵……林巧茵。”Old Hu 头muttered ,“是不是很好听?”

  Shen Qian nodded ,“是很好听。”

  同时他拿出手环发了一条信息给Ding Yi ,“Aunt 是叫什么名字来着?”

  Ding Yi 回的很快,Shen Qian 看了一眼Ding Yi 回复的“林巧茵”三个字,脸色顿时古怪了起来。

  前段时间在Northern Martial 听Ding Yi 说她mother 的故事的时候,Shen Qian 就觉得哪里怪怪的。

  现在终于对上了。

  很显然,Old Hu 头一直念念不忘的女人就是Ding Yi 她妈。

  两人应该是军武时期的同学,毕业之后林巧茵选择留校任教,而身为舔狗的Old Hu 头也留了下来当保安。

  后来林巧茵嫁给了Ding Yi 他爸,Old Hu 头升级战狼,继续死不悔改的舔了下去。

  谁知道这一舔,还真等到了林巧茵离婚。

  可惜Old Hu 头还没来得及绽放第二春,就发生了十年前那件震惊全国的大事。

  ……以上都是Shen Qian 脑补的真相,但还原度应该极高。

  真他妈狗血啊!
  收起杂念,Shen Qian 问道:“你刚刚是不是悄悄去了老校区?”

  ”en. ”Old Hu 头也没有隐瞒,slightly nodded ,“这个月终于轮到我值守东南区域,这里距离老校区最近,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怎么样?”Shen Qian 忍不住问道,“你看到那道‘门’了?”

  虽然Shen Qian impossible 因为Old Hu 头几句话做什么犯傻的事情,但内心,他对于A-Rank 的“门”还是极感兴趣的。

  “看到了。”Old Hu 头nodded 。

  “你……进去了?”

  “怎么可能!”

  Old Hu 头rolled the eyes ,“先不说那道‘门’已经被封印,而且还有王侯布下的Formation 守护,就算这些都没有,你以为A-Rank 的‘门’想进就进吗?”

  “光是它逸散出来的时空乱流,都能轻易让Mountain And Sea 负伤!”

  “唔……”Shen Qian shrugged ,“那这么多天你到底探查出来了个啥,我看了看你密室里的那些东西,也没有什么干货啊?”

  “你当平阳伯不存在吗?”

  Old Hu 头的白眼翻得更高,“虽然我已经在东南区值守了大half a month ,但也只能趁平阳伯外出的时候才敢去查探,这么多天总共then went 四次,而且每次都不能逗留太久,能有如今的进度已经很不错了。”

  “even more how ……”

  Old Hu 头嘿笑一声道,“虽然关于‘门’本身的收获很少,但unexpected harvest 却是远超预期。”

  “说来听听?”Shen Qian 也拿起筷子夹了一口泡面。

  “you brat 不是对这些事不感兴趣吗?”Old Hu 头瞥了一眼Shen Qian ,“虽然你最后还是来了江中军武,但老子知道,你肯定不是为了来帮我的。”

  这一点是两人都有的默契。

  不然的话,也不会开学至今一个多月,今天却才是两人的第二次见面。

  “不出意外,我毕竟要在这里待四年,多知道一些总没坏处。”Shen Qian 随意找了个借口。

  他没有说江璇的事情。

  只是Shen Qian 有充足的理由怀疑,江璇听到的那个声音,很可能和江中军武的这道“门”有关。

  甚至……和江承夜有关。

  Shen Qian 今天来这里,也是想试探一下,看看Old Hu 头有没有查出什么东西来。

  “我去了四次,却遇到了两个人,而且都是女人,你说有没有趣?”Old Hu 头倒也没有再卖关子,said with a smile 。

  “谁?”Shen Qian 更好奇了。

  “一个是军武教授,也是你的Senior Sister ,程青青……”

  “Second Senior Sister ?”Shen Qian 一惊,“她去老校区做什么?”

  “谁知道呢。”Old Hu 头shrugged ,摸出一瓶可乐丢给Shen Qian ,“另一人你更想不到。”

  Shen Qian 本来想推辞,但鼻子一动,却闻出了可乐瓶里装的其实是酒,他也就不动声色的接了过来。

  “总不会是澹台沁吧?”江中军武的Female Powerhouse Shen Qian 熟悉的不多,因此said without thinking 。

  “不错。”谁知Old Hu 头却是nodded 。

  嗯?
  这一下轮到Shen Qian 愣住了。

  “你确定你没看错?”Shen Qian 皱眉问道。

  “大家都是挑平阳伯不在的时间去的,身形上也没多少收敛,这两个女人都太好辨认了。”Old Hu 头affirmed 。

  Shen Qian 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Second Senior Sister 和澹台沁都会进入老校区?
  most likely ,都是为了那道“门”。

  可……她们为什么也要和Old Hu 头一样,刻意避开平阳伯呢?

  除非,她们也有着其他不为人知的目的。

  Shen Qian 骤然感觉这件事更加扑朔迷离了起来。

  Shen Qian 依稀记得之前校园网上还讨论过,澹台沁一直征战在外,从不在Human Race 内部任职,却陡然空降江中军武担任了Vice Principal ,这本身就透着一丝古怪。

  再深想一下。

  澹台沁出自梅苑,背后站的其实燕山公,Second Senior Sister 可以代表大佬高,再加上on the surface 的平阳伯,这就牵扯到了三个王侯……

  而当初江承夜又是受拾荒者的蛊惑推开了“门”。

  那道“门”,到底有何特殊之处?

  就算澹台沁和程青青不是因为王侯的指引,而是完全自发的行为,但也至少说明,那道“门”里有值得她们探究,或者说吸引她们的东西。

  Shen Qian 思绪转动的飞快,这一刻他还陡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澹台沁对他施展“问三生”的时候,他看到了white clothed 人,程青青和他“灵魂交融”的时候,他也看到了white clothed 人……

  那么,澹台沁、程青青和那个mysterious 的white clothed 人是不是也有着某种联系?

  自己呢?
  自己在其中又充当了什么角色……

  换做以前,Shen Qian 根本不会想那么多。

  但在发现自己锻造了“十方造化体”之后,Shen Qian 已经感受到了system 的“deep plans and distant thoughts ”。

  这一刻他都不禁怀疑,他来到江中军武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选择?

  要不……转学得了。

  Shen Qian 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他不喜欢太复杂的局势,那意味着烧脑又费力。

  而且江中军武出没的大佬实在太多了,system 根本给不了他足够的安全感。

  要么,就快点变强吧。

  什么都是虚的,只要实力够硬,一切自然迎刃而解。

  这么一想,Shen Qian 也就失去了和Old Hu 头继续扯淡的心思,临走之前状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话说Old Hu 啊,你也是老牌Mountain And Sea 了,你说如果肉体强度超过了元气强度会发生什么情况?”

  “这还用说吗?”Old Hu 头不假思索的道,“如果元气强度不够,肉体力量几乎impossible 再提升了。”

  “那怎么解决?”Shen Qian startled 之后来了兴趣。

  他只是随口一问,didn’t expect Old Hu 头竟然一阵见血。

  “我年轻的时候有个战友,他就是这种情况,因为意外喝下了dragon blood ,导致肉体过强,元气的cultivation 几乎起不到任何效果。”

  Old Hu 头回忆道,“后来他好像是用某种特殊方法增强了元气……”

  ……

  一直到回到自己的7号别墅,他还在思索Old Hu 头所说。

  可惜那人只是Old Hu 头的战友,而且两人早就断了联系,具体那人是用什么方法增强的元气不得而知。

  但,这却为Shen Qian 提供了思路。

  至少说明,这种问题的确是有办法可以解决的。

  这么想着,Shen Qian 就掏出了golden 小球,再次登入了百王殿。

  个人消息界面的提醒不断响彻,Shen Qian 进入martial skill 讨论区一看,仅仅过了大半天的时间,他的帖子下面已经盖了快两百楼。

  虽然实际上百王殿impossible 有这么多人回了他的帖子,里面可能还有很多是同一个人发的贴。

  但不管怎样,如此多的回复,说不定Shen Qian 能在其中找到所需。Shen Qian 耐心地一条条看了下去,仔细琢磨着众人的探讨。

  只可惜,随着时间推移,Shen Qian 内心的失望却越来越甚。

  不可否认,这些人都已经很用心的在思考,以他们的经验和智慧,自然也提出了很多解决办法。

  但这些解决办法,要么有极其苛刻的条件辅助,要么就需要王侯出手,还有一些priceless and unique rare treasure Shen Qian unheard-of ,连百王殿的宝库都搜索不到。

  当看完了所有的回帖,lightly sighed 的Shen Qian 正准备退出登录。

  眼前的界面却是刷新了一下,一条新帖子弹了出来。

  发帖人是“维纳斯”。

  她在之前就已经回过Shen Qian 的帖子,或许是因为Shen Qian 没有理会她,她意识到自己的答案并不能让Shen Qian 满意,因此又陆续回了好几个帖子。

  只是,都和Shen Qian 想要的东西相差甚远。

  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执念,见Shen Qian 一直没有理会她,此刻却是又发了条新帖子出来。

  “元气不够强你就先让元气蜕变啊,你都说了只是假设了,反正这种情况现实也impossible 发生,既然肉体都能提前达到Mountain And Sea 的门槛,那元气为什么就不能提前蜕变?这也算正确答案了吧!”

  这几句话不像是学术的答案,更像是赌气似的发泄,但Shen Qian 却愣住了。

  Shen Qian 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