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ed To Be Steady But Became A War God Chapter 236

2022-02-28

  第236章 Shen Qian 又又又失踪了
  Land of Extreme North ,World of Ice and Snow 之中。

  狂暴和人脑袋差不多大的冰雹在疯狂的下落,击打得大地阵阵战栗。

  然而在那冰雹雨之中,却有一个曲线惊人的女人盘膝而坐,漫天冰雹好似有spirituality 一般,又或者是畏惧着那个女人身上的恐怖气机,纷纷避开了她。

  冰面下,一Dao Body 形超过三十米的巨大影子游曳而来,悠闲的姿态就好像在巡视着自己的领地。

  直到,它发现了在several hundred meters 外坐地的女人。

  一顿之后,巨大影子以比来之前十倍的速度转身逃离,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女人睁开金blue 的眸子,瞥了一眼影子逃离的方向。

  换做平时,她不会放过这种送上门的堪称价值连城的Mountain And Sea monster beast ,但此时,她却有些提不起兴致。

  一切,都源于她手中握着的golden 小球。

  为了解答“Martial God ”的问题,女人自觉已经穷尽了毕生所学,但这种问题实在是过于刁钻,到现在她已经发了十几个帖子,却依旧没得到“Martial God ”的回复。

  有些泄气的女人在烦躁过后,正打算起身继续寻找七Life Pill 的药引,golden 小球却是震动了一下。

  “你的回帖已被采纳,点击查看详情。”

  她意识连接百王殿,看了一眼消息提醒,略微错愕之后,女人兴奋的站起身来,重新进入了论坛。

  当她看到果然是自己的回帖被“Martial God ”采纳的时候,她几乎忍不住尖叫出声。

  自“Martial God ”现身论坛以来,这还是对方第一次给了她正面的回应, 以至于让她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你想要什么样的报酬?”“Martial God ”给她发了一条私信。

  “我要一颗七Life Pill , 主药‘幽灵水母’我已经采集了一株。”定了定神,女人赶紧回复道。

  “可。”

  “Martial God ”的回复虽然简短,却也终于让女人彻底安下心来。

  她有些犹豫,因为据她所知, 似七Life Pill 这等级别的medicine pill , 炼制时间恐怕will not 短,少则数月, 多则about a year , 甚至三五年都有可能。

  可她等不了那么久了。

  更别说,但Ordinary Pill 药炼制还有一个success rate 的问题。

  她害怕自己把希望寄托在“Martial God ”身上最后却落得futile 。

  正当她想要侧面询问一下“Martial God ”的把握, 以及能否尽早为她炼制的时候, 私信界面又弹出了一条信息。

  “你把药引寄到这个地址,再给我一个收件地址,十天之内‘七Life Pill ’会送到你手上。”

  女人有些呆滞。

  她不知道对方哪里来的自信,毕竟她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用十天时间就炼制一颗Mountain And Sea medicine pill 。

  但如果是真的……

  可惜, 任她如何再试探, “Martial God ”却是都没有再回复了。

  “你到底是谁?”

  已经无数次出现在她心头的疑问, 和患得患失的情绪, 再一次将她淹没。

  实在是这颗七Life Pill , 对于她来说太重要了。

  ……

  “竟然是要七Life Pill ,这个‘维纳斯’只怕不是弱者啊。”

  Shen Qian 收起了golden 小球, muttered 。

  随着最近博览群书, Shen Qian 对于Mountain And Sea 的认知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Mountain And Sea ,可以说是武道生涯之中最为特殊的一个realm 。

  它不仅仅是强弱的dividing line , 也是凡人和超脱的dividing line 。

  虽然武道出现至今仅仅两百多年,还没有Mountain And Sea 老死的实例, 但据科学研究表明,Mountain And Sea 的lifespan 最少也在三百年以上。

  此外, Mountain And Sea 其实一个比较泛的概念。Mountain And Sea 之中的小realm division ,以及各种门道, 可是远比Martial Artist 阶段要复杂太多。

  据Shen Qian 所知, 七Life Pill 就是作用于Mountain And Sea 的一个特殊阶段, 应该是和所谓的“three immortal souls and seven mortal souls ”有关系。

  一旦触及到那个领域,在Mountain And Sea 之中绝对算得上是powerhouse 了。

  七Life Pill 唯一麻烦的地方在于保存, 一颗七Life Pill 炼制成功只有一个月不到的保质期, 这也是百王殿Exchange System 之中缺货的原因,往往只能try one’s luck 。

  诸如此类的medicine pill 很多, 这才是Mountain And Sea Realm 界最麻烦的地方。

  有太多太多cultivation 用的资源,都是有价无市。

  资源的稀缺性,要成为Mountain And Sea Martial Artist 以后才会有最深刻的体会。

  Alchemy Sect 师为什么会被Mountain And Sea powerhouse 尊敬,这也是原因之一。

  所幸Shen Qian 在这方面倒是不用担忧什么。

  就算百王殿提供不了,他也可以想办法自给自足。

  收起发散的思维,Shen Qian 将目光转回到自身的处境之上。

  9999Kg的肉体力量,实际上是一处dividing line 。

  对于没有开窍的普通Martial Artist 来说,唯有踏入Mountain And Sea 才能越过这根线。

  一旦跨过,Life Level 将迎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蜕变。

  “Mountain And Sea ”之名,本就出自《Mountain And Sea 经》。

  它在华夏文化的寓意之中,意味着extraordinary and refined 。

  以十窍之躯,中Martial Artist 的realm ,却是提前触碰到了这根线。

  所导致的结果,就是Shen Qian 的元气质量不足以再继续tempering 过强的肉体,而过强的肉体也阻挡了元气对于meridian 的进一步开拓。

  于是Shen Qian 卡住了。

  而“维纳斯”的几句质问,加上Old Hu 头的几句话,却是瞬间惊醒了Shen Qian 。

  为什么……不可以让元气提前蜕变呢?

  此前Shen Qian 之所以didn’t expect 这一层, 实际上是陷入了一个思维误区。

  因为正常情况之下,元气的蜕变都是按部就班的。

  breakthrough Beginner Martial Artist 凝结元气,breakthrough 中Martial Artist 和高Martial Artist ,元气也会随之得到一次迁跃,再到踏入Mountain And Sea ,元气化力,彻底质变。

  可……

  那是普通Martial Artist 走的路。

  他们之所以只能循规蹈矩,是因为他们没得选择。

  就算他们有着让元气得到增强的方法,但他们的肉体也不足以承载更强的元气,那只会让fleshy body 直接崩溃。

  但Shen Qian 不同。

  正常的道理原本就不适用他。

  于是Shen Qian 又去了一趟图书馆。

  针对性的查阅了资料之后,Shen Qian 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最初他想的是让元气强度提前达到高Martial Artist 的层次,但现在,一个更加大胆的念头却是在Shen Qian 脑海之中酝酿。

  为什么不可以直接……

  元气化力!

  他已有接近万斤力量的体魄,又有Mountain And Sea 才可凝结的精神内核。

  他既不用担心自己的肉体承载不了更为强大的Essence Power ,也不用担心会掌控不住体内的Essence Power 。

  他只需要从技术角度去思考,怎么在没有breakthrough Mountain And Sea 的前提下,成功让“元气化力”即可。

  元气化力,正常来说只发生在踏入Mountain And Sea 的时候。

  其中有内外两个因素,外力就是来自“道海”的牵引,Inner Strength 则是一种名为“升元丹”的medicine pill 的辅助。

  medicine pill 好说,但“道海”牵引要如何用其他力量代替,这才是最大的难点。

  “道海”是什么地方?
  那是万法之源,是Mountain And Sea 也要苦苦寻觅才能踏足的法则源头。

  唯有在“道海”的牵引之上,Shen Qian 体内的元气才能进入沸腾状态,从物理学角度而言,就是元气的分子结构被改变,拥有了重组的可能。

  也只有这时候“升元丹”才能发挥出作用,将元气化成Essence Power 。

  Shen Qian 翻阅了太多资料,却也找不到什么好的方法。

  可能,只剩下最后一个方法了。

  ……依靠system 解决。

  之前Shen Qian 遭遇困境的时候,system 没有反应,大概率是因为AFK 指令不够明确。

  如果Shen Qian 以“元气化力”作为AFK 目标,system 未必找不到解决的方法。

  即便,这同样是一件颠覆了武道认知的事情。

  Shen Qian 隐约有一种预感,一旦成功,这将是他自“开窍”之后,最大的First Transformation 。

  现在唯一让Shen Qian 纠结的是时间问题。

  两天之后,江中军武就要进入军管模式,when the time comes 所有规章制度都会变得严苛,此外,他也要正式进入军Martial Artist 序列开始历练。

  Shen Qian 重新看了一眼校园网的通知,只怕接下来都会忙碌无比。

  两天……够他完成AFK 吗?

  按照过往经历来看,非常悬。

  可一旦错过了这两天,正式进入军队以后,只怕更没时间了。

  因此Shen Qian 略一思索,还是决定开启AFK 。

  只是得提前和余守巳打个招呼,万一出现意外情况,起码不至于完全失控。

  ……

  “什么?”隔着手环Shen Qian 都能感受到余守巳的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你他……你又要请假?”

  “cough cough ,余主任,可能,只是可能……两天时间实在太仓促了,我这不是怕万一我赶不回来,线和你通个气。”

  Shen Qian 只能讪笑。

  虽说在入学之前余守巳就给Shen Qian 承诺了许多隐性的特权,但Shen Qian 也知道自己有点过分了。

  开学才一个半月,他光是请假都快请出half a month 了。

  站在余守巳的角度,确实很难理解。

  “Shen Qian ,请假也要分时间,我警告你啊,这次是真的不行!”

  两人日渐熟悉,余守巳说话也就不再那么客气。

  “你知道两天后是什么日子吗,是你们正式进入军队历练的日子,when the time comes 可不仅仅是江中军武,连武道部和军部都会来人……”

  “我知道这次情况特殊,可我的情况更特殊啊,余主任,您多担待,我尽快赶回来!”

  Shen Qian helplessly said 。

  “不行,这次绝对不行,你现在来我办公室,我好好跟你说一下这次的严重性,你知不知道你这次……”

  “余主任,迟了,我已经出发了……”

  “你到底在哪,我去接你?我还不信了,华Xia Country 土,还有我余守巳两天来回不了的地方!”

  “喂喂,余主任你听得到吗,Aiya ,信号突然有点差……”

  “Shen Qian ,你少给我玩花……”

  “嘶,好大的monster beast ,我先挂了,回头再说啊!”

  Shen Qian 趁着余守巳发飙之前赶紧挂断了电话,然后将手环调成了飞行模式。

  他此刻还在自己的别墅之中。

  不过已经将一切必要item 都准备妥当,又提前洗了个澡。

  took a deep breath ,Shen Qian 不再耽搁,打开AFK system 输入了指令。

  “在不破Mountain And Sea 的情况下,元气化力。”

  数秒之后,来自system 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AFK 请求已接受,system 分析中。”

  之后,system 就陷入了沉寂。

  Shen Qian 也不急,他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当初开窍的时候,system 也分析了很久。

  但只要AFK 请求被接受,就说明system 至少并不是束手无策。

  只是如Shen Qian 预料的一般,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

  二十多分钟之后,Shen Qian 终于再次听到了system 的提示音。

  “AFK 目标已生成,system 自动寻路中……”

  伴随着眼前一黑,已经有心理准备的Shen Qian 很安详的失去了意识。

  ……

  日升月落,眨眼两天时间便流逝。

  伴随着特殊的号角声,江中军武从晨雾之中苏醒。

  校门口的Grand Plaza 上,早已有一列列军Martial Artist 沉默等待。

  从他们肩上的军衔来看,这些军Martial Artist 俱都是军官,虽然级别不算高,但那股solemn killing aura ,却让陆续赶到广场上的军martial arts 子们keep quiet out of fear 。

  不过大家倒也早就有心理准备。

  知道从今天开始,属于他们的军旅生涯就将正式拉开序幕,而广场上这些军官,就是将带他们上路的第一期特训的教官。

  以班为单位集结的军martial arts 生们大多很安静,但也有发出骚动的,比如大one after another 班所在的阵列。

  一班的助教李乐正在和分配给一班的教官们交流,听到后面传来了议论声音,他不由frowned 。

  “都安静一点,今天就要正式加入军籍,看看你们的样子,有半点军Martial Artist 的模样吗?”

  李乐一向比较随和,罕见的严词scolded 。

  “Teacher Li ,Shen Qian 是不是又请假了?”

  但李嘉琪却实在忍不住了,出声问道。

  李乐startled ,他看了看众人探究的目光,又看了看第一排明显空缺了一个的位置,眉头瞬间皱得更深。

  看了看表,李乐没有回答李嘉琪,而是步伐匆匆的离去,很快,李乐在主席台后方找到了正在打电话的余守巳。

  “余主任,请问Shen Qian 同学有没有跟您请过假,已经过了集合时间,我看他还没有到……”

  等余守巳挂断电话,李乐赶紧上前敬礼问道。

  “我已经试过了,但我也联系不上他。”

  余守巳转过身来,却同样是brows tightly frowns ,“从两天前开始他的电话就一直打不通,他的亲戚朋友我能问的都问过了,没人知道他在哪。”

  “可是不是说军部的周司长要亲自参加这个入伍ceremony 吗,而且我记得Shen Qian 同学还要作为新兵代表发言的啊,那也是军部点名的吧?”

  李乐有些急躁的说道,“他怎么能at this time 缺席?”

  “这个little bastard ,我已经警告过他了,看来他根本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听进去!”

  余守巳也既是愤懑又是无奈。

  他就纳闷了,Shen Qian 明明不像一个分不清轻重的人,到底什么事情能比今天的入伍ceremony 更重要?
  (本章完)